大唐小郎

第198章 分一口

第198章 分一口

祝药柜说这话的时候,正好桑小妹端了茶进来,听到这话,俏脸微变。祝药柜有些尴尬,忙打着哈哈道歉。

桑小妹知道他是个大嘴巴,有口无心的,但这话还是让她心里很不舒服,勉强一笑,侧脸看了看左少阳,心中黯然,只怕他就是这样想的,所以才这么若即若离,不冷不热。

桑小妹把茶盏放在了左少阳的面前的竹桌上,退到一边。

祝药柜又道:“不过,听说你们药铺诊金药费都很便宜,可以说是满城里最便宜的,所以好多人都去你那里治病去了。对吧?”

“是的。”

“那你可赚不到多少钱。太便宜了,得提高些你要是心疼那些苦哈哈,可以灵活掌握,临时减免诊金药费嘛。不然太吃亏了。现在药材价格早就翻倍涨了,你还那么便宜收费,本钱都赚不回去的”

左少阳吃了一惊:“药材涨价了?”

这些天他们一直在使用药铺存留的药材,因为以前药铺生意不好,药材用量不大,所以存货比较多,一直没进新货,也就不知道。

祝药柜道:“当然了,现在叛军把合州通道堵死了,什么东西都在涨,连柴火都涨到五十文一担了。我们药材商的进货渠道也就堵死了,药材进不来,价格可是翻了翻的涨了,虽然没有米面涨得那么吓人,但也翻了好几倍了。药材现在是只出不进,药材一天天减少,唉,我现在都要求药铺买药材限购了。要不然,药材断了,药铺可没法看病。”

“那是……”左少阳心头一凛,前面自己只注意粮食了,这方面倒是忽略了,忙道:“我想跟你买些药材,数量可能比较大,行吗?”

“行啊,你医术好,药在你手里应该更能发挥作用。不过,不是老夫瞧不起你们贵芝堂,以现在的药材价格,你们的钱恐怕不够买多少的。”

“我知道……”左少阳本想说用粮食换,瞧见朱掌柜在旁侧着耳朵听着,所谓财不外露,忙转口道:“能买一点算一点呗。有什么办法。我回去就去买,可以吗?”

“没问题,这样吧,你要是钱不够,可以先赊着,反正你在我药行也有一股的红利,分红的时候,我直接扣除就行了。”

左少阳大喜:“太好了这可真是多谢了。”心想这样一来,可以节约宝贵的粮食,这祝老爷子还真是够义气。

祝药柜捋着胡须笑道:“不用谢药材给了你,才能救更多的人嘛。你想买多少买多少。对你不限购。我这就写张条子给你,你拿去给我儿子看就行了。”桌上还有刚才写文契的笔墨纸砚。祝药柜提笔写了张纸条,递给左少阳。

左少阳谢过,接了过来折好放在怀里。

这时,白芷寒、苗佩兰和黄芹回来了,茶肆的财产不多,很快就登记好了。

左少阳接过登记本慢慢翻看,冷眼瞧着白芷寒:“你在敷衍了事?”

白芷寒表情淡淡的,没说话。

黄芹忙道:“不会啊,我看白大哥这账记得很工整啊,一条一条很清楚嘛,比我婆婆记得帐还要清楚呢。”

左少阳拍了拍账本:“流水账可以这样记,现在是登记茶肆所有财产,要把不动产、动产、存货、现金、外债、欠债等等,一项项都列清楚了,你倒好,大杂烩,你让我怎么看?”

白芷寒伸手过来接账本,低声道:“我重新去登记……”

“算了,回去再重新誊抄吧,搞什么搞,这点事都办不好”

黄芹扯了左少阳一把,低声道:“总共就这么点东西,用得着这样分开一项项列吗?又不是大户人家几千万的家财,白大哥已经做得很好了,你就别挑眼了呗”

左少阳没理她,把几本账本扔给白芷寒,转身对祝药柜拱手道:“老伯慢慢喝着,我先走了。”

“好以后这茶肆是你的了,我想这茶喝起来就更舒坦了,哈哈哈”

左少阳带着苗佩兰和白芷寒走了。

桑老爹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抬脑袋望着茶肆,眼圈都红了,哽咽道:“完了……,一辈子的积蓄,就换了五斗米……,就算完了……”

“知足吧你”祝药柜冷笑道,“要是没有小郎中这五斗米,你们全家就等着饿死吧再说了人家小郎中额外解决了你家两个人的口粮问题,还每个月额外开四百文工钱给你们,年底分红,你们家又占了一大半的利润,这五斗米价值增加了何止一倍?只有小郎中这小傻瓜,看着三妹便脑袋昏了,才这么出价,换成旁边这位朱掌柜,绝对连你家茶肆和三妹一并换了,再把你们其余的人扫地出门。嘿嘿,我说的没错吧?朱老汉?”

朱掌柜干笑两声,瞧着旁边的极有风韵的黄芹哧溜吸了一声口水:“你没说全,——还得加上这位小媳妇。嘎嘎嘎”

黄芹厌恶地往地上啐了一口,冲他翻了个白眼。桑娃子只是嘿嘿傻笑着。

桑母哪管这些,连着两天没吃饭,都快饿晕了,左少阳前脚走,她后脚就进了厨房做饭去了。

饭很快就做好了,菜早就吃光了,连咸菜都吃完了,只能吃干饭,就这样,桑母、桑老爹和桑娃子三人也很快每人便连干了三大碗白饭

桑小妹和黄芹看得直流口水,黄芹不停到门口踮脚张望:“咋还不送饭来啊?不会把咱们给忘了吧?”

桑小妹道:“不会的……”

话音刚落,便听见门口黄芹惊喜交加道:“来了白大哥来了提着篮子,肯定是送饭来了”说着话,黄芹迎了上去:“白大哥,你来了。把篮子给我吧。”

白芷寒把篮子交给了她,在茶肆大堂门口的一张竹椅上坐下。从篮子里把饭菜都拿了出来:“这饭菜是你做的吧?”

白芷寒没理她。

“闻着就是那么好吃,一准是你做的”黄芹咽了一声口水,笑嘻嘻道。

白芷寒还是没理她。

黄芹以为她在生闷气,便低声道:“白大哥,没事,小郎中那人其实心底挺好的,对家人对病患都很好,我认识他这么久,这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训人呢,你别在意啊。”

白芷寒还是没理他。

黄芹只好讪讪笑了笑,招呼桑小妹过来吃饭。

桑母他们已经吃完饭了,也许是太饿了,锅子都铲了个干干净净吃光了,还是觉得只吃了个半饱。听到他们说话,都围拢过来。后院祝药柜和朱掌柜也出来瞧。

黄芹打开饭盒盖子,瞧见里面只是四个黑面馍馍另外还有一小碟咸菜,一小瓷罐的白菜汤。

黄芹大失所望:“黑面的啊?——白大哥,说好了不会亏待我们的,怎么让我们吃这个?”

白芷寒还是望着外面不理睬。

桑母等人有些幸灾乐祸地嘎嘎笑了起来。

桑小妹忙道:“嫂子,想必左公子他们家也是吃的这个……”

“没错”祝药柜捋着胡须笑道,“老夫可以作证,别说现在是饥荒时期,就是叛军没来之前,他们家也是吃的这个,我那天晚上去他家商量买他们方子的时候见过。就是吃黑面馍馍,而且当时还夹杂了桑白皮野菜呢现在只是黑面馍馍,没有野菜,已经好多了。这才是居家过日子的主意。”

说到这,祝药柜转头瞧着桑母,冷笑道:“回头再瞧瞧你们,今天你们三人这一顿,至少吃掉了三斤米照你们这么吃,这五斗米最多够你们吃十天的我看吃完了你们怎么过指望叛军十天就被消灭,粮食就源源不断运进来?一百文钱就能买一斗米。做梦吧你”

桑母和桑老爹、桑娃子面面相觑,都是心中一寒,连着两天没吃饭,饿得实在抵不住,这才不顾一切猛吃,回头想想祝药柜的话,一点没错,这可是用所有的家产换来的吊命的粮食,吃光了,可就再没什么东西换粮食了。三丫头现在有了保障,绝对不会答应用婚姻换粮食给他们三个的。

桑老爹对桑母讪讪道:“要不,这袋米还是我来保管吧……”

桑母咆哮道:“放你母亲的屁我可告诉你们几个,谁敢动这袋米,谁就是动老娘的心肝——今下午开始,喝稀饭熬粥一人一两米,吃不饱就喝凉水”

桑老爹哭丧着脸答应了,眼睛盯着桌上的黑面馍馍,咕咚咽了一声口水,生怕再看下去要伸手去抢了,背着手回屋了。

桑母偷眼看了看白芷寒,见她面朝大门外,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悄悄对桑小妹道:“好女儿,娘还没吃饱呢,这两个馍馍你肯定吃不完的,分一个给我吧?”

桑小妹苦笑着拿起一个,递给了桑母。

桑娃子一见有门,也涎着脸对黄芹道:“媳妇,这两个馍馍你吃不完的,给我点吧,我还饿着呢半拉就成”

黄芹没好气白了他一眼,伸手拿起一个热馍馍,掰成两半,把一半递给桑娃子。

桑娃子笑嘻嘻接过,两人拿着馍馍正要往嘴里送,便听见白芷寒冷冷的声音道:“等等——既然你们一顿吃不完两个,下午就只送两个半馍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