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199章 守活寡

第199章 守活寡

黄芹还是第一次听见白芷寒说话,虽然很冷,而且有些娘娘腔,但是听着说不出的好听,乐道:“白大哥,我们两能吃完四个的。”

“吃得完就自己吃,吃不完剩下多少,或者送人吃了多少,下一顿就照扣多少。这是我家少爷定的规矩”

桑娃子拿着那半个馍馍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桑母嘿嘿笑道:“乖女儿,别怕,小郎中舍不得你饿死,说是这样说,到时候一准会给你多送吃的来的。这个娘就吃了”说着便把馍馍往嘴里送。

白芷寒霍地转头过来,冷冷盯着桑母:“住手我警告你,我家少爷说了,你们三个,无论是谁,只要敢吃她们的一口饭菜,哪怕是喝一口汤,就立刻把她赶出茶肆再不许踏入茶肆一步不信就可以试试”白芷寒话语冰冷如刀。

桑母愣了,瞧了一眼手里的馍馍,她可不想流落街头,而且现在手里还有差不多五斗米,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讪讪把那馍馍放在碗里,对桑小妹道:“还是你吃吧,娘吃饱了。嘿嘿”

桑娃子见状,也忙把半个馍馍放回了黄芹的碗里。

桑小妹和黄芹早已经饿得眼都绿了,立刻风卷残云一般,将四个馍馍,一叠咸菜,一瓷罐子白菜汤,吃了个干干净净。摸摸肚子,还觉得没吃似的,这是过分饥饿的感觉,肚子其实已经吃饱了。

白芷寒起身收拾碗筷,黄芹忙道:“白大哥,让我来”帮着把碗筷都收拾了放进篮子里。白芷寒提着,也不理他们,转身扬长而去。

黄芹站在门口傻呆呆地望着她的背影远去,桑小妹吃饱了,也有了精神,用胳膊肘捅了她一下,低声笑道:“哎悠着点,当心瞧得眼珠子掉下来”

黄芹扑哧一笑,打了她一下,也低声道:“你说他英俊不?”

“谁啊?”桑小妹明知故问。

“废话,当然是白大哥了?”

“喂你可是名花有主的人当心我哥吃醋把你撕了”

黄芹鄙夷地瞧了一眼大堂里畏畏缩缩的桑娃子:“他要是有这脾气,我也不会有这心思”

“啥心思?瞧你这**荡样难不成你还想瞒着我哥偷人?”桑小妹瞪了她一眼。

“你放心,偷人我是不会的,可架不住我心里喜欢嘛,哦,男人看见美女,哈喇子流一地,人家还说他风流倜傥,我们女人呢,看见英俊小伙,多看几眼便是**荡?——哎,你还没说呢,白大哥是不是很英俊啊?”

桑小妹想了想,道:“是挺帅气的,就是……,就是太冷酷了点,没个笑模样,眼睛跟刀子似的,能把人割了。”

“你懂什么,这叫冷酷这样的男人才最迷人了像你那左郎中那样的小白脸,绵绵叨叨的滥好人一个,才没劲呢。我就喜欢这样刚毅的男人唉你哥要是有他一成就好了。”

“我哥不好吗?对你百依百顺的。”

“呸”桑小妹轻啐了一口,“他是男人,有点男子气好不好?跟个娘们似的,他要有本事,就别让我守活寡……”

桑小妹大吃一惊:“你说什么?我哥……,让你守活寡……?”

“嘘……”黄芹示意她小声点,侧脸看了看左右,低声道:“这事可千万别跟公公婆婆说,要是别人知道了,你哥会羞死的”

桑小妹拉着她的手:“难怪你嫁给我哥这么久了,连个子息都没有,可怜的嫂子,真苦了你了”

黄芹勉强一笑:“这都是命”

“找郎中瞧了没?”

“没有……”黄芹又看了看大堂里萎缩着坐在角落的桑娃子,低低的声音道:“你哥不肯找。”

“到底怎么回事?”

黄芹咬咬牙,低声道:“是你问起来了我才说的,你可千万别告诉任何人,包括公公婆婆和你哥”

“嗯,我不说就是。”

“你哥他……,他好象对男女之事没兴趣”

“啊?”桑小妹俏脸都红了,惊讶道。

“是洞房花烛夜,他碰都不碰我,自己背对着我睡得呼呼的,让我一个人孤单睡了一夜”

“我哥他……,害羞呗”

“开始我也是这样想的,过了好几天了,他每晚都是这样。我想这样可不行,就厚着脸皮当他的面脱光了睡,他还是无动于衷,脱了衣服背对着我睡……”

听黄芹说这些闺房男女之事,桑小妹红晕满腮,连脖子都羞红了,可是事关桑家香火,爹娘又不知道,不能不听个清楚明白,所以忍住羞低着头听着。

黄芹续道:“又过了几天都是这样,我实在忍不住了,就主动撩拨他,大着胆子去摸他**,你猜怎么着?”

“怎么了?”桑小妹又羞又窘问。

“你哥那东西,只有蚕豆那么大我怎么弄都起不来……”

“别说了,羞死人了”桑小妹捂着脸,感到脸上飞烫,“你咋啥都知道”

“嘻嘻,我出嫁的时候,我娘告诉我的,教我怎么洞房,还拿了个男女合欢瓷娃娃给我瞧呢。我娘说姑娘出嫁,当娘的都要教的,将来你出嫁的时候就知道了。”

桑小妹这时已经顾不得害羞,问道:“我哥现在这样,那可怎么办?”

“我有什么办法?你哥又不让说。”

“要不,找小郎中看看?”

“算了,你哥说了,要是别人知道这件事,包括小郎中,他就没脸在呆下去了”

这下桑小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低声道:“嫂子,尽管我哥这样,你还是不能对不起他”

黄芹白了他一眼:“现在是你哥对不起我我总不能这样守活寡一辈子吧?”

“那……,你想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哎呀烦,不说了”黄芹转身进了茶肆。

————————————

白芷寒回到药铺,恒昌药行送药材的马车也到了,这是左少阳去赊购过来的,整整十大车的药材。

这些药材除了常用药之外,大部分都是可以食用的药材,比如桑白皮、莙荙菜、枸杞、马齿苋、沙参、茼子、茅根、荭草等等。

这一次左少阳简直是厚着脸皮在赊购药材,反正有祝药柜的不限购的条子,他又是恒昌药行的小股东,朱掌柜没做任何限制,随便他买,反正以后从他分红里直接扣就行了。

恒昌药行不愧为整个合州最大的药材批发商,药材堆积如山,左少阳将其中凡是能当野菜的药材全部要走了。

所以尽管城里开始闹饥荒,由于饥荒还没有很严重,特别是合州城里的医者懂医却不怎么懂药,所以没人注意到药材铺里的一些药材是可以当充饥的。除了左少阳。

左少阳在医科大读书的时候,读了很多医学杂书,曾经看过一本叫做《救荒本草》的医书。

这是明朝初年朱元璋的第五个儿子朱橚组织人编写的。当时也是开国之初,长年战乱,百姓生活异常艰苦,多以草根树皮果腹,因为不知道哪些植物能吃,因为误食而死者比比皆是。朱橚心生怜悯,便在京城开封设了一个植物园,种植了从全国各地寻访采集而得的各种可以食用的植物,经过测试属实之后予以收录成书,一共收录了四百多钟可以作为饥荒年代充饥的野菜。书中有大量的插图,都是医者和皇家画工根据实物绘制插图,详细描述了这些食用野菜的生长环境和加工烹调方法。

左少阳当时只是出于好奇,看过之后知道原来很多常用药材可以食用,也知道很多身边的植物可以当作充饥的野菜,当然,他当时绝没想过有一天会用上这本书。

整整十大车满满的药材停到门口,左少阳又发愁了,这些药材放哪里?一家人琢磨了半天,才决定把一部分药材放进药材仓库和厨房,其余的还是放在左贵夫妻的卧室里。堆得高高的,只剩床前一点缝隙。饶是如此,还有许多装不下,只能放在大堂里,挤占了一部分大堂的空地,这才装下了。

左贵老爹不知道左少阳买回这么多药材做什么,懂医的人不一定懂药,左贵老爹也不知道,这些药材绝大部分都是可以充饥的。

左少阳没有解释,在饥荒环境下,这些充饥的药材或许会发挥他的作用。未雨绸缪总是好的,反正这些药材都很便宜,这十大车也只花掉了他半年的分红也就是三十贯钱。

左少阳在恒昌药行问了药材价格,果然比以前贵了两三倍,左少阳把祝药柜说的话跟他说了一遍,左贵叹了口气,道:“祝老爷子说的没错,咱们也得水涨船高,这药费诊金就按城里药铺中等价确定好了,遇到家境贫寒看不起病的,就酌情减免。这样灵活掌握一些的好。”

一番商议之后,把所有的药材零售价和诊病诊金,出诊费用,都提到了合州药铺的中等价位。前来就医的病患见了,也都说能理解,所以提价并没有影响多少药铺的生意,因为左少阳治疗烧伤、骨折和金创伤,效果很好。只要有效果,多花一点钱也不冤,更何况跟其他药铺相比,也只是中等水平,算不得高价。

傍晚,白芷寒给桑小妹和黄芹送吃的,桑母和桑娃子再不敢跟桑小妹和黄芹要吃的,自己喝了一肚子稀饭之后,早早上床躺下了,免得消耗太多半夜里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