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15章 能救一个算一个

第215章 能救一个算一个

左少阳用手指沿着腰椎抚摸、果然发现腰椎不对劲.估计是骨折了.后腰的血槽有点深,片刻便把他的手掌全染上了鲜血。必须进行伤口处理.否则流血也会要了他的命。

左少阳拿出金创止血药粉瓶子.到了一些在他后背伤口上.取了一张三角止血纱布.将后背伤口包扎了。

回头对白芷寒道:“招呼民壮来抬人!、

白芷寒立刻大声呼叫远处的民壮。

两个民壮提着担架跑了过来,左少阳道:“不行.他是腰椎受伤不能用软担架.必须用门扳之类硬的!”

一个民壮急忙回头喊道:“门板!快把门板送上来。,又堵两个民壮扛着门扳跑来了这时.远处又有人叫道:“民壮!快来抬人!”却原来是随后上来的几个随军郎中也已经进入阵地,开始拎救伤员了。

左少阳把那伤员的外衣扯过来.揉成团.递给白芷寒道:“等一会我们把伤员放上门板.你就把这衣服团放在他的腰下,把腰部垫高,明白吗?”

白芷寒点点头.接过揉成团的外永等着。

左少阳跪在伤员身边,两手稳稳耗住伤员的臀部、对另那两个民壮道:“你们两胞住肩部和腿部.咱们三人一起把他抬起来.注意一定要平平的.不能乱动!然后平平地放在门极上!”

两个民壮忙答应了,三人抱好这伤员.左少阳喊口令一起用力.将伤员平稳地抬了起来,放在了门扳上,白芷寒瞅淮机会,把衣服团垫在了伤员的后腰部。

左少阳道:“有没有绳子?,两个民壮摇摇头。

左少阳道:“以后抬门板来救人,一定要带上绳索或者布带.好固定伤员.明白吧?一一现在去死人身上取下腰带,把伤员身子捆在门扳上.然后抬走!

两个民壮忙答应了,忙从旁边的尸体身上找腰带。

左少阳举着火把继续寻找伤员。地上有一些带着红丝带的叛军伤兵.也在哀求救命.本来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应该救.但那是在有空余时间的时候,敌我都有伤兵等着救援.自然先救自己人。

走没多远.他便看见一个脖子上没有红丝带的官兵.也是一个半大的孩子,蜷缩在地上.两手死死掐着受伤的大腿.痛苦地呻吟着。

左少阳蹲下问道:“我是随军郎中.你哪里受伤了?,“腿!我的腿被砍了上刀……,这声音十分孱弱.左少阳伸手朝他紧紧插着的大腿处模去.着手处一片粘稠的湿滑。将火把凑近一瞧,只见一条右腿已经成了血葫芦一般.裤子全部被鲜血湿透了,连地上都是一大摊的鲜血。

左少阳心头一沉.拿火把照了照他的脸.见他脸色苍白,额头冷汗淋漓,摸摸手心,冰冷如铁,鼻翼不停煽动.张着嘴喘着粗气,眼神已轻涣散。一一病人已经出现严重休克症状,必须立即止血.否则,只怕性命不保!

左少阳将火把递给旁边的白芷寒,从急蔽箱里取出剪子.快速剪开伤兵受伤大腿的裤子,只见伤员大腿处,长长的一道血口子,裂开了、跟一张血盆大口一般!鲜血咕咕外冒,但是.流速己经比较缓慢了,。

左少阳更是心惊.这是血统过多的征象.他急忙掀开急救箱里取出一根止血带,对那伤员道:“把手放开.我帮你止血!、

那小伙子慢怪放开了手.全身如烂泥一般软软瘫在哪里,嘴里孱弱地呢有着喊道:“我要回家……!妈妈…….我要回家……!、

左少阳用止血带将伤口上部死死捆扎之后,立刻取出止血钳,拔开伤口寻找血管。这伤口很宽大.是被横着砍了一刀、差不多三分之一的腿部肌肉都被砍开了、但是,由于流血过多.血管已经萎缩.退进了伤口断层里,而光线又不好,一时无法找到血管。

左少阳把牙一咬,将左手伸入伤口里模索,凭着自己的印象,终于找到了那萎缩的动脉血管,揪住扯了出来、用止血钳钳住扯出,对白芷寒道:“快!拿一根桑麻线把血管捆住!”

白芷寒将手中火把递给苗佩兰,很快从急救箱里取出一根桑麻线.将左少阳止血钳夹着的血管绑扎住。

左少阳伸手去找其他血管。在这时.就听白芷寒望着这伤员直愣愣望着夜空的双眼.轻声道:“少爷.不用救了.他已经死了……,左少阳一惊.忙转身过去,捧起他的头,果然两眼圆睁已经固定,瞳孔已经散大了,模了模颈动脉.已经没了搏动。

这兵士急性大失血.耽误了太长时间、在没有输血条件情况下,可以说是无法救治的。左少阳心中黯然.伸手将他直勾勾圆瞪的双眼眼皮合拢。

三人继续搜寻又发现一个官兵,仰面躺在地上.一手拿着一柄大刀.另一手拿着一根火把.两眼翻着.口大口喘着粗气.哑着嗓子有气无力喊着,“救命…….救我啊……”

左少阳举着手中火把一瞧,见他脖颈上没有红丝带,是官兵、往下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只见这官兵的一条左腿齐膝已经断成两截、断腿处扎着一根腰带.断口血肉模糊.散发着一股皮肉烧焦的味道!但已轻不流血了。

很显然,这兵士左腿齐膝被敌军砍断,血流不止,但这官兵十分凶悍.自己用腰带把断腿扎紧.然后伞火把将断口烧焦止血。

左少阳不敢冒然过去.因为人在战场上这种拼死搏杀的环境中,又是受了重伤.神志不清的时候,随便靠近很容易被误伤。忙大声道:“我是随军郎中.我过来给你治伤.你把刀放下!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那人只是两眼无神地乱叫着救命,不停喘着粗气.却不回答。

左少阳举着盾牌小心地靠近、放下右手的火把,怪慢伸手过去想去拿他的单刀,免得他神志昏髓之下回到乱舞,伤了自己。

就在他的手刚碰到那单刀、这兵士突然怒吼一声:“杀!”当头一刀劈向左少阳!

左少阳吓得急忙举起盾牌抵挡,苗佩兰在旁边早防着这一招,眼前那兵士举刀要砍.右手单刀翻转刀背、一抬海底捞月!

她从小到大练的就是泰山压顶和海底捞月这两招,成千上万次的反复之后,熟练之极.快速无比。这一招使出.对方就算是面对面搏击.陡然遇到,粹不及防之下,也难抵御.更何况对方神昏之下出刀.哪里懂得防御,一刀背正好砸在那兵士手中的单刀上,那单刀脱手飞出,带着哨音.瞬间便没入了黑暗之中。

苗佩兰一刀背砸飞对方单刀.顺势跨出.一脚踩在那火把上.以防这伤兵用火把伤人。

左少阳叫了一声好,急忙扔掉盾牌,开始给伤兵检查伤势。

只见这伤兵面色苍白,四肢不停震颤.额头冷汗琳琳,张着嘴,却进气少出气多.脉搏散乱,这是典型的失血过多引起的血厥虚证.在缺乏输血条件下,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用中药养补气血。而养补气血最好的药.当然就是人参!

幸亏左少阳有先见之明,事先配置了一瓷瓶的人参四逆丸。专门对抗失血性休克的!

眼见这兵士再不救治.铁定死于失血性休克!左少阳从急救箱里取出人参四逆丸,又取了一壶淡盐水.掐开那兵士的脸颊,将药丸塞进去.捏着他鼻子往嘴里灌水。

那兵士神志不清.失血过多口渴,便咕咚咚喝了几大口。

在低血容的失血性休克治疗中,补液非常重要.在没有静脉滴注手段情况下,虽然只能通过口服了.但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缓解休克。

药灌下去之后,伤口也被兵士自己烧蕉不流血了,左少阳目前能做的就这么多.吩咐白芷寒呼叫担架上来。两个民壮很快跑来、将那伤放在担架上抬了下去。他们继续举着火把在横七竖八的死人雄里寻找伤兵.很快又发现个头部被砍一刀.头破血沸昏迷不醒的伤员忙蹲下取下他的头盔.给他头部止典包扎。

便在这时、远处小山山坡上冒出十几个脖子上系着红丝带的叛军手将弓弩.瞧见他们立即拉弓放箭!

“小心!”苗佩兰大惊,闪身档在左少阳面前.举着盾牌挡着、与此同时.白芷寒也举盾牌闪在左少阳前面档着.一阵乱箭射来.呼呼插在盾牌上.那声音着实令人恐怖。

左少阳正要把那昏迷的兵士拉到盾牌下.就在这时.一支利箭电闪而至,噗的一声.射入兵士的头顶.紧接着.又是几支利箭飞速而来噗噗几声.扎入这兵士的胸脯肚子.和大腿上。

左少阳心头一谅.完了,没救了这时.那小队敌军一边射箭一边往这边冲。苗佩兰一手将着盾牌,一手拿刀,从盾牌边观察着敌军逼进,她不敢冲上去,因为一离开.左少阳便失去了遮挡,他的盾牌方才扔到一边了.这会儿也没空过去拿。

便在这时,斜刺里冲上来十几匹战马.正是官军兵士,大声叫着手持圆盾.挥舞长刀.朝敌军冲去。

那十几个敌军并不慌乱.立即转身朝树林跑乱原来他们隐蔽在树林里、专门偷袭。

眼见敌军被官军击退.苗佩兰这才舒了口气.回头道:“左大哥他们跑了。.

左少阳单膝跪在那兵士身侧.略一严查.发现那头部重伤的伤兵已经中箭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