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16章 兵败如山倒

第216章 兵败如山倒

左少阳只能起身.拿着盾牌火把继续在树林草丛中搜寻。

就在这时,忽听得身后城楼那边战鼓齐鸣.喊杀声震天响。左少阳他们三人都吃了一惊,猛回头.只见远处城门大开,从城门洞里往外冲出一队队兵甲.手持火把和各种兵力.狂喊着往小山这边冲来。

应该是官兵的预备队投入战斗了!

几个小山坡和官道上正在厮杀的官兵一见来了援兵,都是精神大震.更是疯狂地冲杀着。

左少阳却心头一沉,他知道、如果预备队都投入战斗,说明战斗已经到了十分严酷的程度了!而且己方很可能形势严峻!

左少阳手持盾牌爬上一块岩,举目往小山下眺望,无数的火把照耀下,看见敌军正往后且战且退,更是心惊.因为他看见.敌军退却并不慌乱,主要是骑兵在交替掩护.步兵后撒很快,而且有条不紊。难不成在诱敌吗?

左少阳不懂军事.更不懂舌代的战法.只是看着不对劲。但是他无能为力.只能做自己的工作。

既然敌军后辙,当然是救治伤员的最好机会.说不定什么时候敌军又杀回来.那就麻烦了。

这时.从城里冲出来的后备队已经往前追杀下去.双方战局很快往前推进,喊杀声也渐行渐远。

刚才双方拼死厮杀的几个小山包和下面的官道上.到处都是受伤在喊叫救命的伤兵,敌我双方的都有.而没有系红丝带的官军伤兵显然要多得多。

这小山上树木灌木丛生.到处郡是岩石,光线昏暗,不太好寻找伤员.而且还有被敌军伏击的可能,现在官道上横七竖八都是伤兵,那里更容易发现和救治.战场急救是先近后远,也就是先救最容易救治而又急需救治的伤员。以保证更多的伤员得到救治。

左少阳跳下岩石,叫道:“走!先救官道上的!”

三人跑下山坡,官道上的伤员到处都是.由于是刚刚战斗过的地方.不比小山上先前经过的地方.那里的伤员都经过了一段时间等待.很多都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了.这里的伤员却还能坚持一会。

城里的随军郎中出来了不少、已经有好些个郎中在这里救治伤员了。民壮担架队也跟出来了,随时将郎中急救之后伤员送回城里去。

左少阳救治的速度很快,先判断伤势.先救重的急的.他们一路往并救治,身后总有几个民壮抬着担架、门板跟着。

一路治疗的伤兵,或重或轻,大多数是金创外伤。奇怪的是,大多数伤兵都是手脚受伤,或者断手断脚。还有一些伤兵.是金创伤外加胸骨、肋骨等骨折复合创.也有的是钝器重击导致的内脏破裂等内伤,必须开腹缝合,这样复杂的创伤在古代条件下就很难办了,左少阳虽然懂得怎么治.但是这时候是救急的时候.不能因为救治一个伤员而放弃那么的多伤员。只能先把战场上的伤员进行紧急处理了.然后再回去给那些古代医者不会治疗的伤兵治伤当然、前提是人家得让自已冶。

不知道忙碌了多久,也不知道抢救了多少伤兵,左少阳两手早就沾满了鲜血.被寒风一吹,在冰天雪地里冻得都僵了,实在动不了的时候.就夹在腋下暖一暖.才能继续救治。

他急救箱里的止血绷带也用完了,后面民壮又送上来。送上来的止血绷带效果远不如他自己做的.但总比没有的强。而那一瓷瓶的参四逆丸也所剩无几,他不是最严重的他都咬牙不用.因为不知道后面是否有更需要的伤员。

这时.左少阳正跪坐地上,替一个腿骨被砍伤并腿骨粉碎性骨折的伤员包扎固定断腿、突然,他感到跪在地上的膝盖在发颤,一一不是太累了.而是地皮在颤抖!

紧接着,便听见轰隆隆的声音远远传来,如同涨潮的潮水一般.那声音越来越清楚了,却是无数的马蹄声,踩在地面,如同天上的滚雷落到了地上.震耳欲聋。

接着.又听见哭爹叫娘的呼喊声以及喊杀声。左少阳急忙站起来往远处黑夜里眺望。

这时.他身后的民壮们有熟悉这种声音的,立即吓得扔下担架就往回跑.一些随军郎中也开始住后跑。一个郎中跑过左少阳身边.面无人色地叫道:“赶紧跑!敌军骑兵杀过来了!快往城里跑!”

苗佩兰急声道:“左大哥!快跑啊!”一把拉着他就往前冲。白芷寒紧随其后。那伤兵嘶声叫着:“救命!救我啊!”

左少阳急声道:“等尊.还有那个伤兵!”

“来不及了!、

“咱们离城至少有数里路了,这时候来不及跑回城了.咱们跑不过战马的”左少阳急声道,“不能把他放在路上.会被战马踩死的!把他他施下官道.然后咱们躲起来!”

二女一听.急忙转身回来.帮着他一起将那伤员抬下官道,放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拣了一面盾牌盖在他身上。

左少阳扭头看旁边一个小山坡,是一片小松林,急声道:“往山上跑!钻树林!”

树林是对付骑兵的最好天然屏障。二女跟着他往小山坡的小树林里跑。

刚跑到小山丘的半腰,官道上已经潮水一般涌过来无数的兵士.脖子上都没有红丝带、显然都是官兵.跑到最前面的、是官兵中的骑兵.后面是步兵.却原来是官兵全军大溃败!

官兵们丢盔卸甲,狼狈逃窜、天空中一支支利箭从后面划着弧线飞射过来、潮水般逃走的官兵不时有人中符.惨叫例下。而后面的人全然不硬踩上去,继续往前跑。

左少阳第一次看见什么叫做“兵败如山倒”.这种情况下,就算再勇猛的大将,也没办法止住这湘水般的败兵溃逃。

三人站在树林边上,惊恐地望着山下官兵大溃败。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小山坡的另一边,有稀里哗啦撕裂树枝灌木的声音.还有狂喊叫的声音.那声音响成一片.很快,满山遍野都是这声音。

左少阳他们三人抬头望小山坡顶上看去,只见山顶上也出现无数人影昏暗中看不清楚.但是从整个局势判断.很显然,也是官兵溃败下来。

左少阳正要转身沿着山腰往外跑.便看见远处人影攒动,已经满溃逃的兵士。就在这时.只听合州城方向战鼓齐鸣、两边山头上如春笋一般冒出无数的兵士.手持火把,摇着挂旗呐喊着,飞箭如雨一般射向溃败的官兵!

这下完了,陷入了敌军的四面包围!

后面是追杀的叛军。黑暗中到处都是喊杀之声.不知道哪里才是安全的地方。

苗佩兰急声道:,左大哥,怎么办?”

“躲到小树林里去!”

三人便往小松林里钻。只跑了没多远,从山顶溃逃下来的官兵已轻如潮水一般先后冲入小松林!

耳听着很多人冲进小树林,这种混乱场景太危险了,左少阳手指一棵合抱粗的大私树,道:“上树!快上树!”

白芷寒急道:“我不会爬树啊!”

苗佩兰道:“我先上,然后拉你们上去!”

“好!快点!”左少阳急声道。

苗佩兰扔掉手里盾牌和单刀.三两下就爬到了树上.一手抓住一根树枝、倒转身伸手道:“把手给我!”

左少阳脱下后背的急救箱、扔在这棵松树下.上前两手抓住白芷寒的纤腰:“你先上!”运劲往上一举.白芷寒借势往上一纵身.抓住了苗佩兰的手。

苗佩兰单臂将她拉了土去、放在树枝上!

就在这时.冲进来的官兵已经冲到了树下,人挤人,惨叫声挥刀呼呼声,不绝于耳。

苗佩兰急声道:“左大哥.快把手给我!”

左少阳跳起来正要抓苗佩兰、黑暗中一个逃兵冲过来、慌不择路,正撞在他跳起来的身上.咚的一声,将他撞飞了出去。

“左大哥!”苗佩兰嘶声叫道,两脚一蹬,如护犊的母豹.跃向空中.就在左少阳即将落地瞬间将他抱住.空中一拧腰、将左少阳转到上,随即,她的后背重重撞在满是山石的山坡上、骨碌碌、两人抱着一路沿着山坡往下滚。最后,扑通一下.掉进了一个凹坑里。

这坑里满是积雪.还躺着几具兵士的尸首.血肉模糊也分不清是哪一方的。旁边散落着几件兵刃和盾牌。

左少阳摔得头昏眼花、五脏六腑都脱了位一般,四肢剧痛欲折.。亨哼唧唧根本无力爬起来。

苗佩兰护住左少阳落地的那一下撞在山石堆上.摔得够呛,所以一时也没能起身.耳听着山上溃逃冲下来的官兵散乱的脚步如同发疯的牛群。已经没办法了.只能翻身将左少阳压在身下.顺手抓过旁边散落落的一面盾牌档在后背上。

随即.就听着咚咚声不绝于耳,躺在下面的左少阳感觉不停有人踩过他们身上,苗佩兰紧紧抱着左少阳,忍受着乱兵溃逃跑过时的踩踏。

幸亏背上有长盾护住,不然两人只怕都会被潮水般的人流踩死!

先是惨叫声喘着粗气相互拥挤逃跑的声音,过不多久.就变成了喊杀之声.和指挥包抄截击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