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32章 无可奈何的选择

第232章 无可奈何的选择

街两边瞧热闹的人中.除了同情的目光之外,那些手里没杀粮的,或者有余粮已经卖给官军的.瞧这情景,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神情。

而手里有余粮也打算等天黑来了私下卖掉的人,却都是面如土色。

眼看街两边都挤满了,那领队的官兵停下手中的铜锣,高声道:“乡亲们.官兵进剿叛匪,是为了保一方平安.是为了咱们满城百姓。

眼下大军缺粮,城中一些有余粮的人,不同心协力同舟共济,反而乘囤积居奇、哄抬粮价.犹乱民心.这等行径与叛匪又有什么区别?”

这官兵头目很懂得煽动.看样子是军队里负责宣传的。口才还不错,嗓门也很大。顿了顿.环视一下四周、这才接着续道:“所以大将军号令征粮.要把全城多余了的粮食汇集起来重新分配,这样才能保征大军粮草.也才能保证全城百姓人人都有饭吃,才不会饿死。诸位相亲.这难道不是有利于全城百姓的好事吗?偏偏就有张铁匠这样要钱不要命的小人.以身试法,不遵从大将军号令.破坏剿匪.这种行径跟叛匪有什么两样?这种行为就是通敌、这样的人,就是咱们全城百姓的共同的敌人!是咱们大唐的敌人,人人得而诛之!”

旁观人群中有些个好事者便躲在人群后面起哄:“说得好!”“砍头!”“剁成肉酱!”“妻女充军”!……

那官兵小头目很高兴.鼓掌道“听听吧,这就是百姓的呼声!根据大将军的号令,依照百姓的心愿,我们要将这些违抗大将军军令的人就地正法!枭首示众!”

一听这话,那些个好事者更是得意,大声叫好起来,其他人一些幸灾乐祸的人.事不关己.就想瞧热闹,也跟着起哄。一时间一条街上乱哄哄的都是喊杀头的声音。

那头目见煽动效果达到了,满意地点点头,大叫一声:“行刑!,哗!一条徘上又都是掌声响起.夹杂着起哄声甚至叫骂声。

漫天大雪中,张铁匠挣扎回头嘶声喊着:“爹!娘!你们保重!孩儿要先走一步了……!”张铁匠的妻儿老小哭天抢地.磕头脑袋都是鲜血迸溅.却无人理睬。

一个兵士拿过来一条长扳凳放在张铁匠面前,张铁匠身边两个兵士抓住张铁匠的双肩.把他拱在扳凳上,扯开衣服露出脖颈。一个魁梧兵士,手提鬼头刀站在一旁.将鬼头刀在他后脖颈上比划了一下.

高高举起.大喝一声.一刀劈了下去。边听味察一声.斗大的脑袋滚落当场、一腔热血狂喷而出,洒在雪地上,猩红一片。

两个兵士将张铁匠的无头尸体往后一样,仰面倒地、两条腿还无意识地抽搐了几下.便不动了。

张铁匠的老娘已经昏死过去.老父跪地哀哭,妻儿跪爬过,抱着张铣匠的无头尸体恸哭。

药铺里.梁氏跟一滩烂泥似的,若不是朱贵一直扶着她胳膊,她早已经瘫在了地上。左贵自己也是全身筛糠一般抖个不停。

白芷寒单手扶着左少阳、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左少阳瞧着母亲这样.心中暗叹.地下这一百多斗粮食.只怕是保不住了!

果然,左贵吩咐关门.搀扶着梁氏往卧室里走.回头对左少阳道:“忠儿,你进来,我有括说。”

白芷寒搀扶左少阳到门边,放开他.左少阳拄着拐杖进了屋.把门关上。

左贵将梁氏搀扶在圆桌旁的圆凳上尘下.倒了一杯茶递给她喝了。

梁氏一口气喝干了.慢慢放下杯子,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

左贵回身望着左少阳.叹了一声、道:“忠儿,我刚才想过了,咱家不是还有很多药材嘛,我看其中一些药材也能充饥了.官军没说药材也要收.实在不行.咱们还有药材充饥。应该能度过去的。要不,这余粮.还是卖给官军吧……”梁氏抬起洞眼望着丈夫.欣喜地点点头。

仿佛溺水之后、奋力终于游到了岸边。

左少阳彻底无语了.二老这样.这秘密铁定保不住。黯然摇头道:“行.明天一早就拿去卖.反正最后期限是午时.来得及。”

左贵点点头:“好,那你回去歇息吧.明早请苗姑娘帮忙把粮食取出来卖给官军。”

“嗯.“.”

左少阳黯然转身出门.白芷寒忙过来搀扶他回到炮制房。低声:“少爷.你躺下歇息吧。你腿上有伤,不能爬高.就睡我**好了。。

“那你呢?你也受伤了!”

“我伤在手.没事,能上楼梯.就睡你阁楼上。、

“那也行。”

“我去打水给你洗漱。

“不用了,今天心情不好,不想洗,只想早点睡。”

“哦,那我帮你宽衣。”

“等一会。”左少阳转头瞧着她.低声道:“既然你都以死明志.把自己当作左家人、我也就把你当自家人了,有些事情.也就不用瞒着你。一一帮我把灶台上的那口铁锅取下来。”

白芷寒答应了.帮着左少阳特铁锅抬到一边,左少阳伸手将灶台底部的几块砖取下来,露出下面一块铁板.再将铁扳取开,便露出下面一个洞口。

左少阳道:“你看看下面是什么?”

白芷寒提着灯探头往下一看、只见下面整整齐齐码着十多袋的粮食.又惊又喜又是惶恐地望着左少阳。

左少阳道:“下面的粮食,是我卖方子赚钱买的.这些粮食可以救命.但现在很可能是引火烧身的祸水。大将军的命令你已经知道了.

一一每人最多只能有一斗粮食.超过者.超出一斗砍家长的头.超出三斗.砍全家的头.包括奴婢。“白芷寒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左少阳先前要执意赶自己走,其实不是真讨厌自己.而是不忍心连累自己丢掉性命。不禁心中一暖,感激地瞧了他一眼。

左少阳表情却是淡淡的:“好了.你现在如果.一一我是说如果不是要赶你走.一一如果你自己改变主意了.我就把卖身契还给你.

你没必要跟着我们一家人冒险。“白芷寒也淡淡道:“多谢少爷的好意.我现在是左家的奴婢,自然跟老爷、太太和少爷同生共死。我敢于自杀.就不怕被砍头!”

左少阳愣了一下.微笑道“好。既然你视死如归当我没说一一嘿嘿。我刚才只是试探一下你是不是真心做我们左家人、其实、我刚才太太已经决定了,明早就把这些粮食全部卖给官军。一家人就等着饿死吧!睡觉!、

他把洞口恢复原状.两人把铁锅放回灶台。

白芷寒道:“老爷、太太.都是好心人,老天爷会眷顾咱们家的。,“嗯,我爹娘是好心.我是狠心人?不过也对,当初你就骂我心肠狠毒。乘人之危.全无医德.铁石心肠。唉.但愿我这恶人不会拖累你们。

白芷寒岔开了话题:“我给少爷宽衣。”

白芷寒替左少阳解开衣带,脱下夹袄、便听吧塔一声件东西从左少阳怀里掉落在床铺上白芷寒忙拿起一看.只见是一块小小的玉佩。玉质一般,当中还有一条隐隐的红丝暗纹。

左少阳一眼望着那圣佩.不禁眼中一亮:“给我!,白芷寒忙把玉佩递给他。

左少阳接过玉,紧紧攥着,急声道:“芷儿。帮我穿衣服!

白芷寒也不多问,马上帮他把衣服穿上.搀扶他站了起来,拄好拐杖。

左少阳想了想.低声道:“你现在到佩兰她们屋里去呆一会.

什么都别说,等我去叫你,你再回来。,白芷寒点点头.什么都不问.拉开药铺门出去隔壁杂货店苗佩兰他们房间去了左少阳两手将灶台上的铁锅揭起放一边,打开下面地窖的盖子,找来一根绳子和一个布口袋,把口袋扔下地窖,又把绳子一头扔下去.然后手脚并用爬上灶台,小心地沿着地窖的梯子下到了下面。这个平时根本不费多少劲的话.竞然累得他一头大汗.但是现在他要做的事情绝不能假手于人.他不想再牵连任何人.也不想再出什么差错。

借着炮制房透进来的灯光,舀了大半鞋米。然后用刚才扔下来的绳子,将米袋捆好,顺着梯子艰难地爬上来.费力地将那大半袋米拉了上来。也不把铁锅放回.就这样敞开着。

接着.他本着这大半袋米,拄着拐杖、慢慢来到厨房。苗佩兰一家人已经搬到隔壁杂货店去了.厨房没人住.他轻轻开了后门,扛着米出到后巷。

雪比先前更大了.地上的积雪已经到了脚踝。

寒风吹过小巷、呜呜作响,仿佛有个隐形的鬼怪,躲在夜空里吹着法螺似的。

冒着漫天飞雪,挺着凛冽刺骨的寒风、吱吱嘎嘎踩着积雪.左少阳艰难地扛着那大半袋米.慢慢沿着小巷往清风寺走。

他一路听着动静.心里砰砰乱跳,风雪太大,巷口的岗哨都不知道躲到哪里避风雪去了,巡逻的官兵也不见影子。左少阳已经没有选择.艰难地梆动着脚步往前走。小巷尽头拐角便是清风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