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33章 风雪求助

第233章 风雪求助

清风寺没什么香火.破破烂烂的,寺庙的门从来都不关,左少阳扛着米一步一挪进了寺庙大院.见大堂一边的禅房里还有灯光。喘着粗气走上青石板台阶,来到禅房前门口,将米袋藏在屋角.这才上前拍门。

“门没问.进来吧!”里面的人也不问是谁,直接让进去。

左少阳推开禅房门,一阵寒风灌入.屋里本来就昏暗的灯光更是一暗.让人怀疑灯已经灭了的时候、忽而又一亮,这下看请了。

只禅房间里一张木桌,都己经开了一道缝.上面放着一盏油灯,黄豆大的亮光在寒风中摇曳。靠里是一张硬板床.床头一块木头枕.

床尾一床薄薄的葛麻被。床的当中盘膝坐着一位老僧,脸上满是皱纹,小眯缝眼,都分不清哪一道是皱纹哪一道眼睛。吊八字的花白浓眉牵拉在眼角.身上穿的衣袍脏得跟餐厅的拖把一般.花花绿绿的打满了补丁。

左少阳站稳了,抱拳拱手道:“敢问大师法号是“…?”

他嘴唇和舌头都肿了,说话含合糊糊的、这老僧却还是听清了、

合什道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一“老袖智空。、

左少阳一喜.回身把屋角的米袋提着.挪步进了屋里.把掸门关上、放下米袋.拄着拐杖上前两步,躬身一礼:“智空方丈.我有一位老哥,留了一块玉佩给我.让我有事可以来清风寺找您。”说罢、从怀里模出玉佩递了过去。

智空方丈伸出瘦骨嶙峋的手、接过玉佩、扫了一眼,缓缓点头,把玉佩还给左少阳.道:,公子可是散面贵芝堂的小郎中左忠左少阳?

左少阳又惊又喜:,方丈大师认识我?”

“你以散来过小寺观光,又是邻居,如何不识。给你玉佩这位老哥.临走时已经托付我关照你们.没想到老袖还没去找你,你倒先了.呵呵,左施主也算与佛门有缘了。

左少阳听说萧芸飞已经事先打了招呼.更是惊喜.心想这件事有门了.咧着嘴傻笑。

智空又道:“左施主雪夜夜临小寺,有什么需要老袖帮忙的吗?、

左少阳回头看了看紧闭的禅门,艰难地咽了一声口本.又上前半步.俯身下去.声音几不可闻:“大师,实不相瞒,为了度过这次兵饥荒,我倾尽所有,买了将近一百五十斗米.今天官军下令……”

“我知道了。”智空大师打断了他的话.“你是想让我帮你藏这些粮食.是吗?”

“正是!“左少阳指着脚边的那大半袋米:“这里大概有四五斗是布施给贵寺的.请大师收下。

智空手里捻着佛珠,淡淡道:“小寺有吃的,这些粮食还是左族主留着吧。我已经答应萧老哥关照你们的.这个忙就不能不帮了。一一一粮食在哪里?”

左少阳一听大喜.拱手谢过.低声道:“在我们药铺炮禅房的地窖里”

“带我去!,“是!一一要不要请其他几位大师一起帮忙运?粮食有点多。,“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除你我之外,不要告诉第三人,走吧。”,、

左少阳忙拄着拐杖,带着智空.冒着大雪回到药铺,轻手轻脚来声炮制房。指了指开着的地窖口。轻声道:“全部在下面!”

智空撩起衣袍散襟扎在腰带上,爬上灶台、慢慢下到了地窖里,左少阳正要探头往里看,忽然,一袋米从下面腾空飞出,越过灶台,啪的一声轻响.灶台前的空地上!

这一袋米是十斗装的,也就是将近一百二十斤,想不到这慢腾腾又干又瘦的老和尚竟然将它从下面扔了出来、而且恰好落在灶台前的空地上.力气之大让人砸舌,这份巧劲更让人膛目。

没等左少阳反应过来,粮食已经一袋接着一袋从地窖里往外扔.

片刻功大.所有的粮食都扔出来了.高高地磊在空地上。由于智空扔出米袋,都是很淮地落在空地上、一层层磊着.没有碰到墙壁或者别的物件.所以声音都很轻。

左少阳拉开门缝往外看.见父母亲卧室那边并没有什么动静.外面风雪声这么大,吹的呜呜响.里面的声音有很轻.,所以没有惊醒他们。

智空大师将米袋全部扔了出来.然后授腾腾爬出地窖,两手分别抓起两袋米夹在腑下,不见如何动作,便已经到了后门外。

左少阳忙跟着出来,风雪中已经看不见老和尚的身影了。忙一瘸一拐往前走,才走了没一半的路、智空大师已经飞奔回来,左少阳忙拦住:“大师、我干什么?”

“你到我禅房里等着.别的什么都不要做。”说着飞奔走了左少阳本想告诉他有官兵的巡逻队,可还没顾得上说,智空已经走远了.想想也觉得没必要,智空大师武功如此之高.就算夹着两袋米在这漫天大雪格护下.要想躲开官兵的巡逻队.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不用自己叮嘱。便一瘸一拐走到清风寺。

刚进寺庙大门,智空大师又夹了两袋粮食到了.赶紧让到一边跟着他来到大殿。

大殿上光线十分昏暗.若不是从智空大师的禅房里透出的昏暗油灯光.压根看不见大殿上有什么上次左少阳来过.记得大殿上是一尊两层楼高的大佛,很陈旧,油漆都剥落了,肩膀上的泥坯也掉了一大块.露出里面的木头桩子。身上披着的袈裟褴褛得不成样子,都看不清是袈裟还是烂破布。供桌上只有一尊大香炉,贡品一概皆无。

此刻四下里黑漆漆的,除了大佛的轻廓之外.别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智空没入大殿黑暗中,也不知他夹着两袋米跑哪里去了。正疑惑间,嗖的一声.从黑暗中蹦出一个人影来.持身形正是智空大师。

智空也没理他.一晃身就出了大殿没影了。

左少阳一瘸一拐走上前,模索着来到供桌前.瞪大眼瞧着.这才看请.那尊两层楼高大佛的一只手被挪开了.露出了圆圆的大肚子上的一个小洞。

左少阳眼晴逐惭习惯了黑暗、正瞪大眼睛琢磨这机关怎么弄的.忽听得后面脚步声急,正要回头.智空大师已经夹了两袋粮食来到他身边.也不见他如何使力.便腾空上了供桌.纵身到了小洞前,将两袋粮食分别塞了进去.然后钻进去,片刻又出来了、想必是进去整理出空间来。

接着智空又下了供桌.快步飞奔而出。

来来回回数次之后,智空在大佛身上拍了两下.隐隐听见吱嘎声,大佛肚子合上了.手臂也回到了原位。智空整了整大佛褴褛的袈裟.

然后纵身下来,对左少阳道:“屋里说话!”随后,迈步进了禅房。

左少阳忙跟了进去,把禅房门关上。见智空大师已经盘膝坐在**.气静神宁,仿佛根本没挪动过屁股一般。

左少阳又是佩服又是感激,正要说话、智空已经低声道:“我在你们药铺屋里留了三斗米.剩下的都运来放着了.总共一百四十七斗,对吧?“是。啊不是.我拿了四五斗过来布施给贵寺的.应该只有一百二二三斗——咦。

那半袋粮食呢?.

“我先前一起放进去了.老袖说了,老衲等几个师兄弟的饮食自有办法.不劳左施主挂心。、

“这..

这怎么好意思。,“答应萧老哥的事.老袖拼了性命也得办到的。.

左少阳听这智空大师如此推崇萧芸飞.想不到这老飞贼还有这本事,又是高兴又是感激.拄着拐杖躬身施礼:“多谢大师!给您添麻烦了。

“马上宵禁了.左施主请回吧阿弥陀佛!、

“是!,左少阳躬身施礼,拄着拐杖转身出门.将禅房门拉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出了寺庙。

风雪更大了,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

左少阳摸索着回到了药铺,已经冻得脸都木了,手都僵了,见厨房地上的踩进来的积雪都已经被智空方丈扫得干干净净的了.看不出曾经有人进来过。忙在门边跺了跺脚.抖掉身上的积雪,这才进屋.把厨房门闩上。

先四处看了看。父禅房里没有什么动静.想必是睡着了,又或者外面风雪声很大,没听见什么动静所以没出来查者。炮禅房已经重新归置好了.铁锅也放回了灶台上。想必是智空大师见他手脚不便,最后一趟随便帮他恢复原样的。

办好这件事,左少阳心情格外愉快,哼着小曲拉开药铺静门,沿首房檐走到杂货店门口拍了拍门。

里面同时传来苗佩兰和白芷寒的声音:“谁啊?,“是我!”

“左大哥!”苗佩兰惊喜叫道.新跑过去开门。

便在这时,听见远处传来二更的梆子声。宵禁开始了!

杂货店的大堂的门打开了.苗佩兰惊喜地目光望着他。她的身后.站着白芷寒。大堂里的地上分两排打着地铺.躺着一个个的伤兵和留诊的百姓。陪护的家属则盘膝坐在旁边,两眼无神.望见左少阳进来、都爬起来点头哈腰致意。留诊的病患们能爬起来的.都挣扎着要起来打招呼。问候左少阳的伤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