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34章 怎么帮你

第234章 怎么帮你

左少阳拍拍伤腿,笑呵呵道:“我腿没大问题.大伙别起来了.都躺下睡吧.我明早再来复诊一一宵禁了.芷儿该回去了。.

“哦.”白芷寒答应声,迈步出门。

左少阳对苗佩兰微微一笑:“你也早点休息。,“嗯,,苗佩兰每次看见左少阳.都是羞答答的,看着让人怜爱。

左少阳点点头,带着白芷寒回到药铺.把门关上。

白芷寒见他一身疲惫的样子,精神却很好,脸上笑吟吟的,也不多问.服侍他宽衣解带躺在自已的地铺上,自己拿着油灯慢慢上了阁楼油灯放好,盘膝坐在阁楼的搁板**.左手受伤了.只能用右手单手脱衣裤.

,很是费劲.半天也脱不下来。

左少阳本来朝里闭着眼的,见怎么半天也没熄灯.还西西索索的便转身过来瞧了一眼.见她那费劲脱衣裤的样子.有些好笑,便挣扎坐了起来:“你下来.我帮你脱.脱好了再上去睡!”

白芷寒本来穿的是女装.自杀更伤之后,身上的衣裙被血弄脏了,清洗之后换了一身男装胡服、这种服装以窄袖紧身为特点,里面填充丝棉之后.单手脱起来就更麻烦了。平素很容易的事.可一手受伤不能乱动,所以费了半天劲都脱不开。

白芷寒一听左少阳要帮她宽衣,俏脸飞烫,轻轻银牙一咬,跪爬起来.整了整衣衫,单手扶梯下来.走到左少阳床铺前.跪坐在地铺的床沿上,背对着他。

左少阳见她前襟盘扣已经解开了.便伸手帮她褪下紧身夹袄外衫,里面是一件月白色的中衣。这中衣也是紧身的.便一并帮她褪下。

这中衣是绸绢的.滑过香肩,如同水面上掠过一道鸿影,轻巧地滑落下去.露出后背雪白肌肤,润滑如软玉.皎洁如明月,香肩细腰,曲线玲珑.跌宕起伏。一段白绸裹住酥胸,在后面打了一个合欢结。

此刻的白芷寒、秀发披肩,浑然没了白日的冰冷.显得那么的柔媚娇弱。大半个身子都**在他面前。左少阳感到热血上涌.不听话的东西蠢蠢欲动.头有些发晕,口干舌燥如要冒出火焰似的.艰难地咽了一声口水,抓住她的束胸结带,轻轻一扯,悄然无声.束胸滑落,似乎听到她胸前一对快活的小白兔脱离束缚的透气声.从侧后方能瞧见滚圆的半个酥乳。

左少阳全身热血奔涌如惊涛骇浪,那话儿哗啦一声便站起来一种原始的冲动让他想环抱住白芷寒,按在**圈圈叉叉。他知道不管自己怎样,白芷寒都不会说个不字。虽然她内心或许并不自愿但诺言已经让她无法选择。

可是,他还是用了十二分的力量,把自已的目光调开,艰难地说了句:“解开了……!、

白芷寒跪坐起来,单手捂住胸前,一言不发走到样子前,慢慢地一步步爬上阁楼.西西索索把衣裤都脱了,只穿着贴身小衣.呼的一声吹灭了油灯,艰难地钻进被子里。

屋里便安静了下来。

左少阳心中还是如万马奔腾一般,有一种挥之不去的遗憾.那是一种眼睁睁看着美味从嘴边溜走的感觉。他确信这一点与感情无关。

那与什么有关。

他对显而易见的答案感到不好意思接受。转了个身.面朝里闭着眼睡着。

白芷寒被褥的那幽幽的女孩的体香却让他难以入眠,话儿也倔强地挺立着、更让他难堪。

左少阳先是数绵羊,可是都数了上千只了,还是燥热不已,无法入睡。便想着苗佩兰的娇躯,想着跟她亲热时的感觉,想着她的山歌、,心情这才渐渐平静下来、慢模地,终于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大早.左少阳听到白芷寒的声音轻轻在耳边道:“少爷一一!少爷一一!.

左少阳睁开眼.便看见白芷寒放着胡服,用手捏着对襟,俯身望着他。那道雪白的乳沟象调皮的孩子.从小衣的衣领出可爱地露出小脸。

左少阳忙闭上眼问:“怎么了?、

“老爷叫起床了、说有事,这胡服太紧了,我一个人穿不了,你能不能帮帮我?,“嗯,扶我起来!、

白芷寒放开手.搀扶他坐起来.这下好了,小衣散开,滑腻圆润的两座乳峰尽在眼前。白芷寒的乳峰比苗佩兰的要小巧一些,形状却更是完美.粉红的**凸起.像两颗娇美的小樱桃。

左少阳颤抖着手便要抓过去.白芷寒凤目合上,若有若有的一声轻叹.嘴角一丝无奈的微笑。

左少阳的魔爪在距离白芷寒乳峰零点零一寸的地方停住了因为这时,大堂外传来苗佩兰快乐的笑声:“老爷早!太太早。左大哥还没起来呀?”

左少阳啪的一声抽了自一个耳光紧闭双眼低声道:“转过身去!”

白芷寒仿佛轻舒了一口气.马上跪转身.背对着她。

“怎么帮你?”左少阳闭着眼问。

白芷寒没说话,把雪白的束胸塞在他的手里。左少阳捏了捏.知道是束胸.跟苗佩兰的一样.只是质地要好得多。

古代女孩的束胸,如果自己打的话,都是在前面打好结.然后拉到后面、再调整好就行了,白芷寒左手重伤.使不上劲.又担心伤口缝合崩裂.只能让左少阳帮忙。

左少阳伸手摸索着将她放在肩上的胡服夹袄和里面的中衣、贴身小衣都解下来这时候,白芷寒应该是完全**着上身了、左少阳双眼闭得更紧了,嘴里唱着歌.拿着那束胸从后面绕过她的小腹.上抬想住她的**。

双手一阵温软.很有弹性.左少阳用脚趾头都知道碰到了什么一错误估计了她双峰的高度!忙又往前伸展一些.低声道“帮我摆正!

白芷寒握住他的手调整位置.轻声道:“好了!”

左少阳感觉到她的手也在发抖.忙往后一拉,白芷寒自己调整了一下束胸的位.颤声道“好了!的打个结就行了。、

左少阳忙打了个合欢节,然后摸索着拿起她的贴身小衣给她穿好然后依沃穿上中衣、外衫胡服夹袄.低声道:“行了吧?、

“帮我扣前面的扣子,我一只手没办法……、

白芷寒没有转身过、左少阳只好咬咬牙,闭着眼从后面两手环抱着她.摸索着替她依次扣上小衣、中衣和外衫的对襟盘扣。这一次他已经充分估计了她乳峰的海拔,所以没碰到。又问道:“行了吗?

“还有腰带、我一只手也没法系。”

白芷寒站了起来.转身对着他。拿过左少阳的手,握住腰带。左少阳虽然紧闭双眼.也知道眼前面对的是白芷寒的什么地方.感觉那话儿都要腾飞了.急忙嘴里又唱了起来、这一次的声音很大:有心放水放到沟。

有心连妹连到头。

要死和妹一起。

见到阎王不低头。

唱完山歌.腰带也系好了.听见白芷寒西西索索整理的声音.然然低声道:“好了.可以睁眼了左少阳睁开眼、住前白芷寒跪立在自己面前.嫩滑的俏脸红扑扑的:“少爷,芷儿扶少爷起来穿衣。”说着要搀扶左少阳站起来,可是左少阳那话儿一直不肯低头,只要站起来.铁定出丑,忙道:“就这样穿吧。”

白芷寒似乎知道该如何让左少阳去火.淡淡道:“刚才少爷唱的歌真好听.是苗姑娘教的吗?,左少阳呆了一下:“是啊、嘿嘿,我把哥改成妹而已。

是那天在山坡上教我的。”

“能再唱一遍吗?我想听听。、

“行啊。、

左少阳又唱了一遍。

这一招果然管用.左少阳唱着山歌,想起那天山坡上跟苗佩兰的生死缠绵.心中充满柔情.脑海一片恬静.那帮儿也乖乖的睡着了。

左少阳一边唱一遍在白芷寒的帮助下.自己穿好中衣,在她搀扶下站了起来,套上夹袄长袍.穿好靴子。白芷寒道:“我手上没劲没办法帮你绾头发.等一会我整好被子、让苗姑娘进来帮你吧。”

“行白芷寒动作很麻利.虽然只用一只手.还是很快便把铺盖整好,放在一边了。

白芷寒拉开门,见苗佩兰正在打扫大堂,微笑道:“苗姑娘早。你能帮少爷绾头发吗?我去洗脸。,“好啊!等会我也帮你梳.你手受伤了不方便。,“好的,多谢你。”

苗佩兰进来,瞧见左少阳.脸又红了。这一次左少阳比他还不好意思,为刚才自己的不坚定而愧疚.温亲地望着她“兰儿昨晚睡得好吗?

苗佩兰摇摇头,笑了笑。

“为什么?.

苗佩兰回头看了看门口.羞涩地笑了笑,没回答。

“快说啊!、

“嗯……”苗佩兰又看了一眼门口,这才低低地说道:“心里老想着你在做什么,伤口疼不疼,所以睡不着……、

左少阳心中一暖.更觉对不起她.伸手过去要拉她的手。苗佩兰急忙躲开,抓住他的胳膊,低声笑道:“别闹了!快坐下,我帮你梳头!老爷和太太都在外面等着呢.可能找你有什么事。”

左少阳立刻想起来.昨晚上说好了的今早上把粮食卖给官军.现在天才刚刚亮.老爹左贵和母亲梁氏己经等不及了。心里早已经想好了该怎么跟二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