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35章 最大的一场雪

第235章 最大的一场雪

苗佩兰站在他背后帮他梳着头。左少阳又闻到了那淡淡的春天才有的嫩草香.心中感觉柔柔的.便把身子靠在她的娇躯上。

苗佩兰轻轻打了他的肩膀一下,却不挪动身子.依旧让他靠着。在少阳的头正好枕在她双峰之间.感觉好软好舒服.轻声道:“昨夜我也想你来着……”

这句话说的时候有些亏心.但说出来了、便觉得并没有说谎.的确是想着她才平静了心情,最后才睡着的。

苗佩兰飞快地瞟了一眼门口、低声道:“老爷他们在外面呢!.

“怕什么?

“你不怕我怕!”苗佩兰帮他把头发梳通.挽了个发譬.用布带缠好、戴上幞头.“好了!、

左少阳站起来晃了晃脑袋:“嗯.真好!、

“你刚才唱山歌来了?”苗佩兰仰着脸瞧着他.似笑非笑问道。

左少阳有些心虚道:,是这个…….上次你唱的,我记住了两句也不知道对不对。

怎么.

你听见了?”

“嗯,、

苗佩兰眼中满是喜悦.“唱山歌,唱的必须是真心想的!

左少阳明白她的意思.温柔一笑,伸手在她滑嫩的脸蛋上爱怜地轻轻拧了一下:“当然是我心里想的……

这时听到门口白芷寒的声音道:“好了吗?少爷,老爷和太太要跟你说事。

“好了!你快进来让兰儿给你梳头!.

不。兰儿出来帮我梳吧、老爷和太太要在炮制房给你说话。

苗佩兰朝他顽皮地眨了眨眼晴,快步出了炮制房。

片刻.左贵和梁氏迈步进来.梁氏把门关上。

没等二人说话,便听到门外一阵铜锣响,接着传来昨天那个官兵拖长了强调的声音:“诸位乡亲.今天上午.可是最后半天卖粮的日子了.交了粮.在粮食紧张时,官军会统一放粥济民的,保证人人都有饭吃.绝对不会有人饿死的,这一点请乡亲们放心!大将军对那些顾大体识大局的乡亲,将家中余粮拿出来支持官军剿匪.深表感谢,也请你们放心、官军很快便会消灭叛匪,粮食很快就能运进来.大家不会饿肚子的!”

听着这话,左贵和粮食互视了一眼,都面露微笑,缓缓点头。

只听那军士在外面又接着叫道:“大将军也奉劝那些心怀侥幸心理的刁民.不要做美梦了.想囤积粮食谋取暴利是绝对不允许的,这种人一旦被撅出来,立刻砍头,没有任何商量余地!注意了!大家注意了!很快就要到午时了、午时一过.官军就要挨家挨户投查了。如果发现谁家余粮超过了限定口粮.大将军已经下令、一律以通敌论.不必上报,当场斩首!某首示众!切不可为了一点点蝇头小利,就把身家性命全都搭进去哟!……”

这军士非常有煽动性,左贵和粮食虽然已经现在就决定把粮食卖合官军,但听了这话,还是一阵阵心寒,梁氏急声对左贵道:“老爷.嗅们赶紧把粮食拿去给官军吧?”左贵点头:“忠儿和茫儿都更伤了、就请苗姑娘帮忙,咱们三人一起把粮食取出来吧?,“等等!”左少阳瞧了一眼紧闭的房门.压低了声音道,“爹娘!家里的粮食.除了三斗口粮之外,其余我都让萧大哥连夜运走了。

“什么?”左贵和梁氏都瞪大了眼睛.左贵一时没反应过来:“萧大哥?那个萧大哥?”

“就是上次帮咱们买粮的那个萧大哥。”左少阳伸手捋了捋下巴.装出捋胡子的样子。

左贵这才想起来,惊声问道:“他把粮食运到哪里去了?、

左少阳耸耸肩:“这个我可不知道。昨夜你们睡了之后.正好萧大哥来找我.我跟他说了这件事.萧大哥这场仗少说也要三个月,以后这些糠食就是救命的.现在卖给官军.不出三个月,咱们家都得饿死!他说他有好地方存放,官军绝对找不到、等以后我们需要粮食、他再一点点给我们送来,所以我就答应了让他搬走。他就全部搬走了。不信你们可以自己看。”

这么大的事情,关系到一家人的生死的问题、左贵自然不会轻易相信左少阳的话.他把铁锅提了起来.爬上去.顺着楼梯下到她窖里,果然.地窖里空荡荡的、堆满地窖的粮袋全部不翼而飞.一点都没剩下。

左贵在墙壁上连着拍了拍.也没发现什么破绽.这才爬了出来.瞧了一眼左少阳,然后满炮制房找寻了一遍,拉门出来,进了厨房,翻箱倒拒到处找。除了米缸里的三斗米之外、还是没一点踪迹。

这可是一百五十斗的粮食,可以堆满半间屋子.如果藏在屋里。不可能找不到。而屋里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一遍.果真没有左贵进了炮制房.望着梁氏.又盯着左少阳,低低的声音道:“忠儿.这可不能开玩笑.这关系到咱们一家生死的问题.你和你萧大哥你们把粮食藏在哪里了,赶紧告诉我们.还来得及把粮食交上去。再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这件事完全出乎意料.梁氏也是紧张得话都说不利落了:“这个…….是啊…

忠儿.你可千万别……,逗笑啊……,可是不能开玩笑的……”

左少阳嘿嘿笑道:“娘,我真没开玩笑,萧大哥自己把粮食运了.藏在什么地方我根本不知道。”

左贵突然想起一件事,沉声道:“芷儿呢?芷儿昨晚也睡在炮制房.她知道这件事吗?”

“她不知道,当时萧大哥点了她昏睡穴,她昏睡过去了,整个事情一点不知道。一一对了.实话告诉你们,萧大哥会武功.而且相当高.他要藏什么东西不让官军发现,那简直太容易了。

所以你们不用担心.官军找不到这些粮食。”

梁氏急得都快哭了:“忠儿,要不,你去跟萧大哥说说,求求他,让他把粮食退回了.交给官军吧?啊?”

“娘!他现在在哪里我都不知道我怎么联系他啊?他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从来都是他来找我、我没办法找到他的。真的!,梁氏傻眼了.哆嗦着眼泪簌簌而落.望着左贵:“老爷,这”…

这可怎么办啊,刚才惊慌一阵之后.左贵老爹冷静了下来.捋着胡须道:“怕什么?有什么怕的?现在已经这样了.反正咱们药铺里又没有超出限量的余粮、官军能把咱们怎么样?”

左少阳的宽慰母亲道:“是啊娘,咱们就当没这回事,反正现在萧大哥也不知道把粮食运到哪里去了.找也找不到他,只能这样了,官军只要在咱们药铺找不多超出标淮的余粮,就不会把咱们怎么样的、放心好了。到时候你还是跟芷儿去翟家呆一会.这边我和爹照料。等官军拽查完了走了.您再回来。

梁氏心里没主意.望着丈夫左贵不知如何是好。

左贵道:“行了.听忠儿的.午后你就跟茫儿去翟家看看翟老太爷。

顺便在那边坐一会聊聊天。

官军也要搜查他们家.你帮忙照应一下。

梁氏是个热心肠,听了这话、点点头,她主要是昨天看见张铁匠别当街砍头.吓坏了.现在逐渐冷静下来之后,想着也对,反正家里没有多余的粮食,官军也不会把一家人怎么样的.心中稍安。

一家人开门出来.苗佩兰和白芷寒刚才看见左贵跟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找.不知道他在找什么.有些担心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此刻见三人出来、左贵阴着脸.梁氏脸上还有泪水,更是担心,只是左少阳笑冷冷的.甚至还有几分得意、又更觉奇怪。却不方便询问。

左少阳见白芷寒又用锅底黑把脸抹得跟花猫似的.有些好笑,不过她真的容貌太过惊人,若不这样.自己没办法给病人诊病.因为病人都瞧她去了。

左少阳要到留珍病房给伤病员们复诊,白芷寒要过来搀扶.左少阳道:“你也有伤,就算了,还是佩兰搀扶我好了。,“芷儿是你的奴婢.自然由雅致儿搀扶。一只手没事的。“白雅致坚持用一只手在住了左少阳的腋下。

左少阳只好任由她搀扶.苗佩兰则搀扶他另一边.到了门口,推开药铺门。

左少阳往外一瞧,哇!整个世界一边银白!远处的山坡上,近和的房顶上,树上.大街上.都铺着厚厚的白雪,房檐吊着半尺长的冰凌.地上的积雪足有半尺深!只怕是穿越过来之后见过的最大的一场雪。要在往常、沿街的店铺伙计早就出来打扫雪了.此刻家家户户坚闭房门,没人出来扫雪。

昨天张铁匠被砍头的地方、那一大摊血早已经被积雪覆盖.看不出半点痕迹、街口处、官兵的收粮点还在那里.不时有人提着粮食袋子去卖米。然后唉声叹气地回去。

大街上的官兵不厌其烦地一遍接着一遍地瞧着铜锣叫嚷着,一队队官兵在大街小巷巡逻,盘查每一位经过的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