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37章 拥军楷模

第237章 拥军楷模

那将官走上青石扳台阶,马鞭倒转,拱手道:“敢问贵芝堂的小郎中左忠左少阳公子在吗?”

左贵和梁氏都吓了一跳,不知道这位将官找儿子做什么,莫非家里藏粮食的事情败露,官军找上门来了?梁氏吓得全身直打哆噪,左贵倒还算镇定.只是说话有些结巴.拱手道:“左忠便是”….便是犬子.不知将军找他……,找他有何贵干?”

“找他自然有好事情了!哈哈给.他在哪里?,左贵侧脸看了一眼左少阳。

左少阳拄着拐杖,拱手道:“我就是左忠.大将军请屋里说话吧。

左贵这才反映过来:“对对,屋里请、撞军屋里请!”

那将官笑道:“没时间坐了.左公子,请你先把牌匾接了。咱们还有事要办。.

“牌匾?”左贵瞧了一眼横在门都的那块红绸放盖的大长牌匾。

“正是!”那将官拱手道:“先做个自我介绍,末将姓傅.恭为平叛军统帅李大将军的亲兵卫队的队正。这次是奉李大将军之命,特来赠送李大将军亲笔题写的匾额给贵堂小郎中左贵左少阳的。”

左贵一家人面面相觑、又惊又喜.左贵忙躬身道:“犬子何德何能.得蒙大将军如此眷爱?”

“哈哈,左郎中,你也太小看令郎了.上次叛军进攻合州.令郎冒死上城救治伤员.贵堂还主动收治了我军伤员多人,悉心照料,精心治疗.让人倍加感动啊。更让人敬佩的,是前日我军与叛军在西城外大战.我军兵士伤者数千,令郎率人冒死出城营救,挽救了无数伤员的性命.最后不幸落入敌军包围.他吞勇杀敌.浴血春战,毙敌二十八人.自己也身负重伤!一一左公子.现下伤情如何?”左少阳想不到自己这点事情人家都了如指掌,想必是樊黑脸上报自己的先进事迹的结果,只是有些夸张而且把毙敌的事情张冠李戴了。

讪讪拱手道:“承蒙挂念.已经没有大碍了。”

“末将听我军随军郎中刘火长介绍,左公子当时回城,已经是命悬一线.想不到恢复如此之快,当真是医术高明.苍天有眼呐!”

左少阳嘿嘿干笑,道:“队正刚才说的两次救治伤兵和留诊伤兵的事情倒是有.只是.这连毙二十八人.这个.不是小人所为,不敢掠人之美。

傅队正笑了:“击毙二十八命敌军的.可是一位姓苗的姑娘?”

“正是.她刚才还在.刚刚有点事讲去了。”

“据上报情况的豹骑军第一团第三队的樊队正介绍,这位苗姑娘是公子的干妹子,是吗?”

左少阳想了想.自己先都的确是这么给樊黑脸介绍的,说干妹子也没错,便点头道:“是的。她是我的干妹子。”

“干妹子也是亲人嘛!”傅队正嘿嘿笑道:“你妹妹跟随你上前线救治伤员.击毙敌军,她一介女流.不能当官.妹妹的功能让哥哥承受.天轻地义的嘛。她杀的就是你杀的,你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对吧?”

“这个……,怕是不妥吧?”左少阳支支吾吾,他不想拎这个功劳想让苗佩兰也的一些好处。

傅队正左右看看.上前一步.鼓乐喧天中、把头凑到左少阳耳朵边.低低的声音道:“左公子,实话告诉你.现在军情严峻,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前日一战.我军大败,现在士气低落.大将军很着急.正好听说了你舍己救人英勇无畏的事迹.很是高兴,大将军需要一个英雄.一个能援奋军心士气的大英雄。这个人就是你!”

“啊?”左少阳吃了一惊。

傅队正道:“你这个典型是大将军亲定的!大将军不派军中负青犒赏的官员来,专门派我这个大将军的亲兵队正来颁发他亲笔题写给你的匾额、说明什么?说明大将军对这件事的高度重视!所以,你切不可太书生气,意气用事,一定要听从大将军的安排.大将军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要分辨.更不要让大将军难堪!切不可辜负了大将军的一片好意!要听从大将军的号令,协助大将军担负起振奋军心民心,同心协力保卫合州击败判军的重任!明白吗?”

左少阳听的心里发寒,既然大将军硬要把这个苗佩兰击毙二十八名敌军的功劳拱在自己头上.好树立一个大英雄的典型.自己一个平头百姓.哪能跟大将军较劲?看来只能硬着头皮厚着脸皮接受了.等自己得了好处、把苗佩兰应该得的那部分分给她就是了。

想到这里.左少阳道:“我明白了,我一定听从大将军安排!”

“嗯!”傅队正满意地在左少阳肩头拍了拍.“很好!放心.大将军不会让你吃亏的!

“是.多谢傅队正提携!”左少阳拱手道。

“嘿嘿嘿.你这小郎中不错,一点就透.是个可造之才。”傅队正转过身,一挥手,鼓乐都停了下来。

傅队正对左少阳道:“左公子.请给大将军亲笔题写赐予你的牌匾揭募吧!”

“这个,一一还是我爹来揭吧?”

“那不行.这牌匾是大将军亲笔题写赠送给公子你的。旁人不能代劳。““这样啊…….那怎么揭啊?我没遇到过这种事哟。”左少阳讪讪笑道。

“呵呵呵.别紧张.就上前恭恭敬敬作揖,然后把上面的红绸揭开就行了。”左少阳笑了.

左少阳笑了。拄着拐杖要下台阶,白芷寒忙过来一只手搀扶他,白芷寒穿着胡服男.还把脸抹灰了,那傅队正也没怎么在意,还以为是贵芝堂的药童。

左少阳一瘸一拐走到牌匾前,先恭恭敬敬作了个揖。这才抓住一侧的红绸,看了一眼傅队正。傅队正点点头。左少阳这才轻轻把红绸揭了下来。

红绸掀落,露出一抉金边青底的大匾.匾上贴着一副题写在宣纸上的题字.斗大的四个朱红大字写的是“拥军楷模”!

上款竖行小字写着:“右骁卫大将军.紧跟着有一方印章、乃是古篆.细辩之后.连猜带蒙应该是“赵王李元景印”

下款竖行小字写着:“题嘉贵芝堂郎中左忠少阳。”另起一行小字是日期:“贞观二年春”

“拥军楷模”

左少阳歪着肚袋瞧着.这称呼也太俗了点吧?莫非这位大将军是个大老粗?那也应该有师爷帮着出点子啊。而且这笔字,刀劈斧砍一般.虽然霸气,但是太过张扬.比不得老爹左贵的字四平八稳.圆润含蓄。不过人家是大将军题写的.就算是鸡爪的一般.那也是珍贵的墨宝。忙又拱手致谢。

左贵也踱过来.拱手细瞧这牌匾上的题字.摇头晃脑吟哦了一遍.不住嘴地赞道:“好字!挥洒自如、气势怯宏、磅礴大气.大将军好书法啊!”

傅队正微笑道:“两位可知、咱们的大将军是谁吗?

两人都忙摇头表示不知。

傅队正大咧咧道:“咱们大将军可不得了,那是当个皇上的亲六皇弟.高祖皇帝封的赵王。当今皇帝即位之后.又获封为右骁卫大将军。此番皇上软派大将军率军平叛剿匪,足见对大将军的重视。”

左少阳这才明白,这李元景原来是当今皇帝李世民的六弟赵王爷。

他对这赵王爷还是第一次听说.既然李世民让他带兵打仗,这位王爷打仗应该是有两下子的。只是,他下令征粮.不粮就砍头.这性格也太暴虐了些。

傅队正又道:“事出仓促.大将军写好之后来不及装裱,就连着匾额一起抬来子,让你们自己找工匠携刻装袜悬挂高堂就行了。,左贵忙躬身答应。

傅队正指了指大堂,问左贵道:“大堂里面有人吗?,“这个……,有几个伙计……”

“除了你们父子二人.其他人全部回避!、

“是是!左贵忙跑进屋让樊黑脸、苗佩兰一家人都躲到厨房外的后巷里去。

然后跑出来道“都回避了。

傅队正点点头.转头往远处看了看.似乎在找什么东西,随即招了招手。左少阳也忙抬头望去,只见远处有人牵着一匹战马,马上驮着两个大筐、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远处那兵士牵着马快步过来了。到了药铺门前.傅队正低声道“抬进去!

几个兵士上前,卸下战马上的两个筐子.抬进了药铺里傅队正这才拱手道:“两位.咱们屋里说话。”也不礼让.自己当先迈步进了药铺。左贵忙跟着进子药铺。白芷寒搀扶着左少阳进了药铺,然退出店外,把店铺门拉上。

那两筐东西就摆在大堂里。上面的盖子已经掀开了.里面确是两大袋东西.也不知道装的是什么。

傅队正马鞭一指箩筐里的东西.对左少阳和左贵低声道:“左公子.这里装的是两袋白米.一袋十斗,总共二十斗。另外还有一片猪肉和一筐鸭蛋,是大将军给你的搞赏,给你补身体用的。”

左少阳和老爹左贵都是又惊又喜.忙要拱手致谢。傅队正摆手道:“不着急.听我说完。一一大将军要树立你这个拥军典范.只是面救治伤兵击毙叛匪还不够.而现在我军最缺的就是粮食,所以.

大将军想用这些粮食.把你塑造成一个踊跃卖粮给官军的典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