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38章 血染的路

第238章 血染的路

“让我…….当典型?”左少阳一时没回过神来。

“对!”傅队正乐呵呵笑道:“这是当务之急。所以、大将军指令我带了这两袋米和猪肉、鸭蛋来、这其中的一袋大米,还有猎肉和鸭蛋,是大将军搞赏给你们的。一一不用担心.这个不在你们口粮限量范围内。另一袋粮食.是请你们装装样子,当作你们的粮食拿去卖给官军,我会带队给你披红挂彩,敲锣打鼓送你去.大将军的牌扁也会抬着跟随游街。

满城转上一圈之后.差不多就正午了,正好把粮食送到州府衙门广场,那里有收粮点.把粮食卖给他们,卖粮的钱当然就归你们了。也是大将军的赏赐。左公子.你意下如何啊?”

左少阳明白了.大将军是花钱买典型。如果说前面硬把苗佩兰的英雄事迹安在自己头上.好歹苗佩兰是自己的干妹子,也还靠点谱.现在直接伞粮食给自己,再让自己卖给军队.以此树立一个踊跃相应大将军号召的拥军典范.那就纯粹是造假了。

不过,模范典型.很多都需要塑造加工.才能光辉伟大起来。自古如此。

正如刚才傅队正说的.大将军现在需要一个拥军典范,又选定了自己.必须让这个模范更光辉一点.才能起到榜样的号召力。

这可是个又出名又得利的好差事.何乐而不为呢。左少阳忙拱手笑道:“这个…….嘿嘿.小人坚决听从大将军号令。”

“很好!那咱们就走吧!、

说着.迈步出门,吩咐兵士进去把一袋大米抬了出来,放在那匹战马上绑好.几个兵士取出红绸很快便把那战马背上的一袋大米披红佳彩。连马头都挂了朵大红花。

傅队正站在药铺门口.左右看了看.高声道:“是谁负责这一片征粮啊?”

他是大将军的亲兵卫队队正.那可是大将军的心肝豆辫才能充任.

负责这一片征粮任务的几个军官一路跟来拍马屁了听他们说话,不敢凑近.只是远远给着腰候着。听到召唤.赶紧屁颠屁颠跑了过来。

缚队正撇着嘴上下打量了一下:“你们是负责这条街征粮的?

“是的,小的参见队正大人。、

“嗯,”傅队正马鞭一指贵芝堂的牌匿.又指了指几个兵士捧着的那面匿额.说道:“贵芝堂的小郎中左公子多次拼死救治我军伤兵.奋勇杀敌,一人击毙敌军二十八人!现在,又拿出十斗余粮卖给我军。大将军称赞左公子为“拥军楷模”!现在.本将要陪同左公乎去卖粮,沿途宣扬左公子的拥军事迹......”

那几个军官一边听着,一边朝左少阳送上满脸献媚的微笑。

傅队正接着说道:“尔等负责这一带征粮,要负责保护好贵芝堂的平安周全要是出了什么岔子.嘿嘿.自己提脑袋去见大将军好了!听清了吗?”

“是是!”几个军官点头给腰忙着答应.“队正放心.我们一定保护好贵芝堂我们以脑袋保怔.绝对洽出任何差错!”

“那就好!”傅队正转身对左少阳道:“以后你们堂有什么事.尽管吩咐他们几个就是。”

“不敢!”左少阳忙拱手道“应该的!、左公子尽管吩咐那几个军官冲着左少阳一个劲点头给腰“有啥事.

左公子尽管吩咐.呵呵呵”

傅队正吩咐随从兵士给左少阳披红挂彩.又牵来一匹战马.也是披红戴彩.对左少阳道:“上马吧!”

左少阳感觉自己跟着新郎官一般.反正有兵士牵马.也不担心.只是腿上有伤不好用力,几个兵士搀扶着才慢慢上了马.抓住马鞍梁侧头望去,只见爹娘、苗佩兰、白芒寒他们都在门口笑着望着他。

特别是苗佩兰笑得最开心.便朝她扮了个鬼脸。

傅队正也翻身上马.马鞭一挥.鼓乐又喧天响了起来。抬牌匾的走在最前面,后面是左少阳.侍队正故意拖后一个马身的距离,好让他更突出一些。

在傅队正身后,两个大嗓门的兵士骑着马,每当队伍行进到街口的时候,很多人出来围观.锣鼓声就停下来,这两个人便开始大声宣讲左少阳的先进事迹.这两人能说会道.跟说书一般添油加醋.把个左少阳的事迹猫侩的是天花乱坠。

围观的百姓中听说他一个人杀了二十八个敌军、惊讶得眼珠子瞪得溜圆、这是人寒官军认可,绝对没假。见他运了十斗米给官军.又都议论壬分纷。

不管怎样,他们这满城几条大街走了一圈,这感召力还真明显.出来卖粮的顿时增多了。真是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来到州府衙门,这里已经围着很多热闹的百姓.指指点点说着,左少阳在兵士的搀扶下,下了马,早有兵士把那袋糠食抬了下来,左少阳装个样子抓住袋子一角.跟着把粮食送到了收粮点前。

收粮点的人早就得到了通知,准备了热茶,一个个热情的不得了。

过称称好之后.正好十斗,总共两贯钱。拿了个崭新的钱褡装了,放在左少阳的马鞍上。

忙完这之后,侍队正一行人送他抬着匿额返回贵芝堂,由于已经过了卖粮最后时限.一路上见到各条大街的兵士们开始挨家挨户搜查粮食了。

那些负责宣传的兵士.宣讲内容已经改了,改成了主动交出粮食来的.只鞭打二十,粮食罚没充公、但不砍头。如果被搜出来.则按照先前说的砍头并X首示众。

这大将军这是最大限度缩小打击面,过了午时还允许自首,从轻处罚,只是罚没粮食和打二十鞭子.只有顽抗到底私藏的,才处死。

走了没两条街,便看见了第一个被当街砍头的“刁民”!

他们过这条街的时候,已经行刑完毕了,雪地上一大摊鲜血.一具无头老妇蜷曲在雪地里,人头已经不见了.问了才知道已经被兵士用竹竿挑着满城游街示众去了。不禁一阵胆寒。

再往前走,几乎每条街都有被砍头的.有的已经行刑完毕,有的还没有、他们队伍过去,便避让在一边,等他们过去了才行刑。

一看官军是动真格的了,又有左少阳这样困为拥军而得到大将军表彰的先进人物的感召,一些心存侥幸的百姓便硬着头皮扛着粮食出来自首.粮食当即被官兵伞走,交粮的一家人除了小孩,全部被当街鞭筹。

随处可见跪在地上挨鞭子的百姓。去的时候鼓乐齐鸣.回来一路上听到的都是凄厉的惨叫和哀哭声.还甫一滩滩的鲜血.一具具的无头尸体。

看来、还真有不怕死想侥幸蒙混过关的.而这大将军也当真是说到做到。

快到贵芝堂那条街的时候,左少阳看见一家五口全部被杀死在大街上,有一个还只是几岁大的孩子。兵士们正从他大堂挖开的一个地窖里往外运粮食。堆在门口跟小山似的。

左少阳更是胆寒,这家人把粮食也是挖地窖埋在地下.如果自己没有得到大将军树立典型的保护.也心存侥幸没有把粮食转移到清风寺,那只怕跟这家人一样被挖出来,全家处死了。

回到贵芝堂这条街.兵士们从两头往中间搜,好几家人献出粮食自首,全家跪在雪地里被兵士们鞭打.惨叫声响彻整个大街。还有一家人,因为被挫出超标粮食而全家当街处死。

左少阳心想.这大将军也太残忍了.搜出粮食也就罢了.大不了才打一顿也行,怎么能杀头呢?本来对那大将军心存好感.一路上看见的惨象,让他心中的好感荡然无存了。

傅队正见他原先趾高气昂,踌躇满志的样子.这会工夫却垂头丧气的了,纵马上来,跟他并排前行.淡淡问道:“左公子怎么了?是不是这些血腥场景没见过.有些不习惯啊?”

“是啊.”左少阳勉强一笑“你们做郎中的,应该不会害怕血吧?.

“呵呵,单单是血.的确不会害怕、可是刚才还活生生的人,一刀下去.就尸首分离.这个…….还真没怎么见过,所以有些……”

傅队正点点头:“这些刁民,抗拒大将军号令.跟通敌有什么两样?既然是敌人.当然不能客气!对敌人的仁惹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左少阳没有吭声。

傅队正侧脸瞧了瞧他:“怎么?左公子对傅某这话.有什么不同意见吗?.

左少阳也是初生牛犊.心中极度郁闷乃至悲愤之下.脱口说道:“我只是觉得.这些百姓没有把余粮交给官军、不同心协力抗击叛匪.的确不对.这种紧要关头不配合官军作战,有余粮不拿出来支持官军.论罪也该杀。但是、所谓法不责众.咱们这一路.看见杀的百姓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这才刚刚开始搜呢.后面不知道要杀多少人。

特别是全家被杀的,家长也还罢了.老人妇女和孩子都杀.几岁的孩子没了头.看着真的很惨的!这些都是城里百姓,咱们大军来合州的目的.不也是剿灭叛匪,保护一方百姓吗?如果再这样杀下去、只怕会百姓心寒,一旦激起民变.后果不堪设想!i一我只是个小郎中,站不高看不远,目光短浅,有说错的地方.还请队正大人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