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50章 棘手的开放性骨折

第250章 棘手的开放性骨折

白芷寒开门出来的时候,左少阳正忙着诊病。听到响声,回头一看,冷声道:“你病还没好就起来吹风,是想加重病情好继续偷懒?”

白芷寒现在已经知道自己误会了他,听他话中带刺,并没有以前那样听着难过,反倒有些好玩,微微一笑:“少爷,奴婢吃了你的药,已经大好,穿得又暖和,没事的,不想躺了,起来走走清爽一些。——谢谢你!”

左少阳有些奇怪,要往常,自己说话刺她,她会很冷漠地不搭理,今儿个怎么不但不冷漠,反而话语温柔,还说了声谢谢,当真奇怪,扭头瞧了他一眼,正瞧见她嫣然一笑,如春花绽放,格外好看。瞧得不禁心中砰然一动,忙转身过去,清咳一声道:“那就站在屋角去,别在风口上吹寒风!”

“哦——”白芷寒答应了,拿着针线筐走到屋角,拿了根小板凳坐下做针线活,不时抬眼看看他,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左少阳接着诊病。

这时给草儿熬的汤药已经熬好了,端过来,温了之后,用鹤嘴壶灌了进去。

灌完汤药,左少阳对苗佩兰道:“你把她抱到炮制房里去,让二草和三草在那里守着,她一旦醒了就会要拉肚子,因为我们给她服了泻下药,等一会她拉肚子你帮忙照顾一下。”

苗佩兰忙答应了。

这时,便听到大堂外有人高声道:“左郎中在吗?”

二人忙抬眼望去,却是惠民堂的倪大夫抱着儿子,后面跟着倪母和倪夫人,在后面,跟着一对中年夫妇,衣着华丽,搀扶着一个拄着拐杖的女孩。

那女孩也就十四五岁,脸色苍白,眼睛大大的,滴流乱转。嘴唇有点薄,尖尖的下巴,有点像动画片里的狐狸精。身材娇小,胸脯刚刚隆起,穿着一件翠绿的丝绸夹袄,湖色的百褶长裙。一条右腿弯曲着,足不点地,腋下拄着一根拐杖,另一只手由一个中年妇人搀扶,身后一个男子,胖胖的,一脸忧色跟着慢慢走了进来。

梁氏立即便知道是乔老爷一家来了,急忙迎了上去,白芷寒急忙放下针线盒,上前搀扶着那姑娘慢慢来到小床边,扶她小心地躺在小**。

左贵忙对那矮胖中年人道:“乔老爷来了!快请坐!

乔老爷勉强一笑,拱手道:“多谢多谢。”乔老爷两口子在床边的圆凳上坐下。

倪母乐呵呵介绍梁氏道:“乔老爷,这位是左郎中的夫人,这位腿受伤的,就是小郎中左忠左少阳。是他们家的宝贝儿子。医术可高明了,商会我外孙子病重,得亏小郎中救治,才保住了一条性命,说起来小郎中还是我们家智儿的救命恩人呢!”

左少阳干笑了两声:“老太太客气了。”

乔老爷捋着胡须上下打量了一下左少阳,见他虽然嘴巴肿得跟两根腊肠一般,说话也含含糊糊的,但已经听倪母解释是因为救治伤员受伤的,以前说话啥的都没毛病,人也长的很清秀,现在看来,眉宇气势还是很不错的。便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夫人,都缓缓点头。

乔老爷介绍了自己的夫人,又指着**躺着的姑娘道:“这位是小女,单名一个‘巧’字。前儿寒舍被敌军细作纵火烧毁,小女在二楼粮仓救粮,因为楼梯被火烧断,小女便从二楼跳下,正好摔在一楼下面花园的石栏上,腿断了。前经惠民堂倪大夫医治,效果不错,倪大夫又推荐说贵糖小郎中左公子治疗烧伤烫伤有奇效,已经治好了不少伤者,建议我们登门求医,好让小女尽快康复,便过来了。还请左公子施救。”

左少阳拱拱手,转头看了看床榻上的乔巧儿,正巧遇到乔巧儿也望向他,二目一碰,左少阳忙吧视线调开,乔巧儿却是嫣然一笑,道:“左公子,听说你上前线救治伤员受了重伤,这嘴也是那次受伤的吗?看来,人家说你在战场上用嘴咬敌军,怕也是真的啦?”

左少阳讪讪笑道:“我哪有那么近狠啊,都是别人胡编的,我这嘴嘛……,”他回头看了一眼苗佩兰,苗佩兰微黑的俏脸一红,扭转头去了。左少阳顺着视线又瞧了一眼白芷寒。白芷寒表情虽是淡淡的,脸颊却泛起了潮红。

乔巧儿瞧瞧苗佩兰,又看看白芷寒,接着吃吃一笑,瞧着左少阳眨眨眼,道:“我明白了!”

左少阳大囧:“你明白什么啊,我这嘴是……,是逃跑的时候天黑看不清,摔倒了,正好磕在一块石头上,把嘴唇给磕破了,舌头也咬到了,才这么着来着。”

“是吗,我也没说是被人要的,你着什么急呢?嘻嘻”

“谁着急了?我是怕你乱猜!我这当真是摔倒了磕到了石头上碰破的。”

“是吗?嘻嘻,那你门牙杂没事呢”

“这个……,我咋知道,”左少阳对这个说话直言不讳天真烂漫的女孩挺有好感的,笑了笑,调侃道:“莫非你希望我一嘴牙都摔掉不成?”

“我可没这坏心眼,我是觉着,你刚才说的不真不实!算了,不说了,还是麻烦你给我看腿伤把。”

“嗯,你的腿现在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痛死了!”乔巧儿皱眉道。

他们俩说话的时候左贵和梁氏都在仔细端详小**躺着的乔巧儿,这是准备说给自己儿子做媳妇的闺女,得好生看了看。觉得虽然比不上白芷寒美貌,相貌却也不差了,这相貌一关还是过了的,听左少阳跟她说得挺投机的,心中也暗自高兴。

一旁的倪大夫对左少阳拱手道:“左公子,俏姑娘这腿伤骨折很是有些棘手,断骨戳出体外,而且还附有烧伤,老朽虽然把骨头复位了,但……,唉,心中实在没把握,只能推给公子处理了。”

左少阳听得心头一沉,他这几天治疗的骨折,都是单纯性封闭骨折,还没遇到断骨戳出体外的开放性骨折,这种骨折皮破肉损,骨端外露,污物从外界带入伤口内,如果清创不彻底,肯定会造成邪热蕴结于伤口中,热甚成毒而引起化脓感染!

这种骨折,要兼顾控制感染,伤口愈合和骨折愈合三方面,不像闭合性骨折那样,只需要整复到位,固定措施得当,一般问题不大。这种开放性骨折的处理要比闭合性骨折复杂得多,特别是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天了,而且伤口已经感染,处理起来就更加麻烦。

左少阳虽然系统学习过骨伤学,也实习过,但从来没有亲自处理开放性骨折的经验,心里不禁也咚咚打鼓,讪讪笑道:“倪大夫你都搞不定,我哪有那本事啊。”

倪大夫捋着胡须呵呵笑道:“左公子就不要过谦了,你的本事,老朽可是直到的。”

倪大夫这次来,得到了母亲的交代,直到是来促成乔家和左家的婚事的,但就疗伤而言,他也正头痛,开放性骨折他以前也治疗过,但疗效都不太好,几乎都是治疗后没多久就化脓,相当一部分把化脓治好了,但伤骨却因此多次错位,最终愈合之后成了坡足。

还有一部分,无法控制化脓,最终导致变证而死。

乔巧儿这伤在倪大夫处理的骨折种算是最重的之一,治疗这几天,效果不明显,眼看着有变证的危险,他心中很是着急,却又没什么办法。

前些日子,他听说贵芝堂小郎中左少阳治疗骨折有奇效,整骨不痛,而且效果很好。另外治疗烧烫伤也很灵验,早就有心过来看看,只是碍于自己名医的面子,有点放不下架子。正好这次要借转医把乔巧儿说给左少阳为妻,送来见面,也正好看看左少阳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左少阳听他这么说了,他不知道这是两家准备介绍给他当媳妇的女孩,只当是一般疑难病案转医求助的。现在病人又送上门来了,总不能连看都不看就推出门去吧?拄着拐杖慢慢走到床边。乔老爷夫妻急忙起身让座。

左少阳没有坐,转身招收把苗佩兰叫了过来:“帮我把乔姑娘的裙子掀起来,把伤腿露出来我看看。”

“我来吧!”一旁的白芷寒说道。

左少阳道:“别介!你的手有伤,别把伤口震裂了,还是让佩兰来!”

苗佩兰正要过来,乔巧儿已经两手撑着床坐了起来:“没事,我自己来!只是腿伤了,我的手还能动。”说着,自己吧裙子撩了起来。

左少阳忙转身过去避嫌。

乔巧儿咯咯笑道:“你扭脸做什么?我穿着裤子呢!

左少阳这才转头过去,果见他长群里穿着一条宽脚口的夹棉裤,想想也是,者寒冬腊月的,只穿长裙可受不了。

乔巧儿慢慢把受伤的右腿裤管往上卷,这库管比较肥大,一直可以卷到大腿上。

露出雪白的大腿,腿上用白色纱布包裹着,看不见伤口,外面绑了三块夹板。已经肿胀得大了一圈,夹板深深勒进了肿起的皮肉里。

左少阳皱了皱眉,回头对倪大夫道:“伤腿肿的时候不能上夹板,否则血液流通不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