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51章 无好药可医

第251章 无好药可医

啊?肿了?“倪大夫急忙快步讨来弯腰杏看一冻是公,“代上的夹板’乔巧儿这几天没来复诊,所以他并不知鲨腿肿的事,一瞧之下,眉头也紧蹙起来:“前几天还没肿得这么利害,今儿个怎么肿成这个样子了?”左少阳轻轻用手摸了摸,隔着纱布都能感觉到一股灼热。..心中更是一紧,脸上却还是很轻松的样子’道:“我给你摸摸脉。”

“好啊。“乔巧儿甜甜一笑’伸手出去?

左少阳一手托着她的手腕,一手诊脉,发现脆浮数,心巾稍稍一宽,又道:“把舌头伸出来我瞧瞧舌象?”

乔巧儿大大方方把舌头伸了出来,见舌苔菠黄一左少阳又问道:“现在除了伤口痛之外,还有什么不好的感货?,“身上觉得很烫,可是又怕冷,还头痛,口渴。

“嗯,二便情况如何?”

“还行。”乔巧儿说到这个,稍稍省些不好意思?左少阳点点头,四诊和参,这才是化腋初起的卫分证,看来倪大夫清创还是比较彻底的,伤口感染还不算很严重?但由于倪大夫等古代医者都没有无菌术知识’所以不可能达到无菌清创的要求?感染是难免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好在古代医者对伤口感染的对症治疗也有办法’但是,关于伤口走黄的治疗是在明清时才得到了实质性提高的,而在唐初,治疗伤口感染的办法不多,效果也不好。这就是倪大夫这样的名医也担心乔巧儿的伤情的原因n左少阳道:“你的伤口需要重新处理,这种骨折不能用夹板’得改用外固定器,…”

州说到这里,左少阳顿住了,在古代治疗开放性骨折的一个巨大的障碍这时才浮现在他的面前!

在现代医学条件下,对开放性骨折进行彻底清创之后,一般采用内固定,也就是用接骨板、髓内针、钢针、螺丝钉进行内固定,并在外面用外固定器巩固。但是,对于受伤时间比较长,创口感染需要随时处理引流,软组织损伤”肿胀严重的开放性骨折兰则不宵使用内固定,而应采用外固定。

外固定就是在用骨圆针或者螺纹钉穿入骨折这近两端骨干上,外面用固定器使骨折复位并固定的一种方法n这种方法最早出现在二十世纪初。

对于乔巧儿这种已经感染肿胀的严重的开放牲骨折;不能使用夹板或者石膏固定,最好的办法,就是使用外固定器进行固定?

在现代工业技术条件下,固定器都采用尼友或者合金铝等高强度抗腐蚀的现代材料’在唐初’则是不可能的n

古代常用金属是铜和铁,这两样在没有现代工艺进行防腐处理的情况下,耐腐蚀性很差,如果用来作为骨折图定器,是不可想象的’到时候病患不是死于骨折,而是死于固定器腐蚀下的感染n

如何进行这种开放性感染骨折的固定,左少阳学过骨伤学,知道该怎么做,但是,现在是在古代,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材料来制作固定器要穿入肌体骨骼的骨针。

见左少阳说了一半停住了,乔巧儿瞧着他,微笑道:“没关系,不管用什么”你只管用就走了n一——倪大夫说你治疗骨折很有办法,前些日子,就是敌军攻打合州我受伤那天’也有好此人受伤了,骨头断了,都来找你治,不仅治好了,而且还不痛,都说得很神呢?”左少阳苦涩一笑,心想你这骨折比他们的难处理十倍?没有适合的骨折固定器,这可怎么办?

说不得只能先进行伤口处理和抗感染用药,然后再想办法进行骨骼固定。左少阳微笑道:“你既然放心让我治,那我就帮你治?我先给你开药,这是治疗你伤口疼痛肿胀的,然后我再重新帮你处理伤口n”

说罢,左少阳转身走到长条几案后面,提笔要写方子?

乔老爷和乔夫人不懂医,家里被一把火炷得精晋……这此天又愁吃饭的事情,对左少阳的事只知道他被大将军封为“拥军楷模,“其中原因别的没注意,只注意到他捐了十斗粮食,大将军树立他为楷模,由此椎测大将军肯定会照着他们家,说不定便有多余的余粮?这才跟倪母商量用女儿换粮食。

乔老爷平素生病,也是只在惠民堂找倪大失看病,所以只知道倪大夫的医术高明,别的郎中如何均不知道。现在见左少阳真要给女儿治病,不禁着急了,他带女儿来贵芝堂’名义上是找左少阳求医,实际上是来相亲的,想不到这小郎中胆子真大,倪大失治疗的他都不放在眼里,j要亲自动手重做,忙瞧了倪大夫l眼n

倪大夫倒是没有任何惊诧,上次倪大夫的儿子病危,倪大夫束手无策,当时左少阳也是用了大大超过剂量的药把他儿子给治好的,打那以后,倪大夫坚信对于左少阳来说“一切皆有可能,’。

既然人家倪大夫都没有动静,乔老牟就更不好说什么了,眼睁睁望着左少阳。

左少阳提笔正要写方子,又停住了。

他想到,治疗开创性骨折卫分证首远方剂是五味消毒饮。而五味消毒饮走出自清朝,使用了很多种后世才出现的新药,包括野菊花、紫花地丁、紫背天蒂子、半枝莲和白花蛇舌草。前面三味药都是这个方剂不可或缺的,特别是后面两味药,是针对乔巧儿这种伤口红肿灼热很严重的情况对症增加的,是必须使用的药材。由于这些药唐初都没有作为药材使用,所以药铺里没有,只能自己上山采。而现在敌军就在城外,加之左少阳腿部受伤不方便,难以上山采药。

那这个方子用不了,又该用哪一个呢?左少阳皱眉思索着,想来想去,决定用桃红四物涛。

桃红四物汤出自元朝,也是骨伤科治疗瘀血阻滞病证的常用方剂,使用的方药差不多都是唐初有的,当然,其中的熟干地黄是唐朝中后期才作为药材使用,但地黄作为药材早就使用了,熟干地黄只是经过专门方法炮制的地黄,由于熟地黄是常用药,所以左少阳以前炮制药材的时候’已经顺便炮制了。药铺里就有。

只是,这个方剂原先主要是用来治疗妇科的血虚兼血瘀证的,对妇女经期超前,而且有血块,色紫粘稠,腹痛,效果很好,骨伤科也用来治疗四肢骨伤出现的血虚血嘉证。

左少阳提笔写了方子,左贵在一旁道:“你处理伤口,我去拣药。”

一旁的乔老爷看着左少阳提笔准备写方,犹豫半天,才落笔,心中有些不屑,想人家倪大夫,笔走龙蛇,想也不想,胸有成竹,那才是真正的行家,这小郎中毕竟年轻,经验不够,不禁暗自有些摇头。待看见左贵居然自己拿方拣药,让儿子处理伤口,很是惊讶,轻咳一声,想建议还是请左贵处理为宜,耳边便听见倪大夫也是轻咳一声,仿佛已经看出了他的用意,斜眼瞧了他一眼,缓缓摇头,乔老爷又忙把话咽下了。

不等左少阳吩咐’白芷寒已经拿来了急救箱。所有的外科常用器械都消毒之后放在了这里,还有常用外伤药和绷带等。

苗佩兰前面看左少阳治疗创伤也有经验了,只要处理伤口之前要用药水洗手,也不等左少阳吩咐,便帮他调配好消毒药水端过来,让他清洗了双手。

左少狙微笑点头对苗佩兰道:“你真聪明,当我的助手很合适嘛。”

躺在**的乔巧儿嗤的一声笑了:“左公子,你也忒偏心了吧?刚才那位漂亮姐姐也帮你伞东西,你连半句夸奖的话都没有,还给人家冷脸瞧’这个皮肤有点……,嗯,这个大眼睛姐姐只帮你端了一盆水,你就满脸是笑夸赞人家,好生偏心”’

苗佩兰皮肤有点黑,多少是个缺憾,乔巧儿很乖巧,不愿意用这来称呼人家,见苗佩兰眼睛大大的很有神,便改称她“,大眼睛姐……”苗佩兰听了,有些不好意思,对乔巧儿却多了几分有了好感。

左少阳很喜欢乔巧儿这见人熟的活泼开朗性格,说话也轻松了,笑道:“,你这小妮子懂什么,那位漂亮姐姐,是我的奴婢,自然谢不着。这位大眼睛姐姐,是我的干妹子。帮了我’自然要谢谢了。”

乔巧儿吃吃笑道:“这样啊,我还以为那漂亮姐姐是你的心上人,自家人嘛,就不用谢了,这位大眼睛的姐姐,是你的朋友或者客人,所以才要分生谢一声哩。

左少阳听她这么说,不禁有些尴尬,生怕苗佩兰生气,瞧了她一眼,却见她还是微笑着并没往心里去,苗佩兰是个心胸开阔的女孩,不会象林黛玉那种多愁善感的。

左少狙忙转开话题,道:“你的伤口都痛得这么利害,你还有精神说笑?”

乔巧儿笑道:“‘正是因为痛,所以才要说笑啊,说笑了,就不会注意伤口,痛就轻一些了。”

“呵呵,这倒也是’行了,我马上帮你处理伤口,处理完之后,疼痛应该会减轻一些的。”

“真的?太好了!’,乔巧儿兴高采烈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