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55章 无奈的自卑

第255章 无奈的自卑

眼珠一转,笑道:“找一个合法的方式转移财;贴自储顺新如通过值得信任的第三人。..”

老爹左贵捋着胡须道:“你说详细点。”

“具体我还没想好,嗯……,这样吧,等我想好了再跟你们说,这之前你们不要答应乔老爷家什么就行了。”

左贵和粱氏都点头答应了。

说完话,左少阳推门出来,见苗佩兰也正好从对面炮制房出来,急声道:“左大哥,草儿姑娘拉了小半马桶的东西,都是些野菜青草,还有麻布啥的。但是还是一直没醒。---怎么办?”

左少阳赶紧和老爹左贵、粱氏都进了炮制房,见草儿躺在地铺上,依旧两眼紧闭,一动不动飞左少阳在床边坐下,拿过革儿手腕诊脉,片刻,道:“脉象微弱欲绝,用人参粉调稀粥喂她吃。小半碗小半碗的,不要着急,她肠胃已经被损害,经不起的。”

“我知道了,可是人参,哪里有啊?”苗佩兰道。

左少阳倒是有三棵人参,是萧飞鼠从隋掌柜那偷来送给自己的,这个不能告诉别人,没法用,想了想,道:“等一会让芷儿去誓家要一点人参回来好了。反正翟老太爷身体已经大好,那又是极品千年老山,参,只需要一点点就可以了。”

左贵老爹皱眉道:“不好!那人参是换芷儿的,芷儿都到咱们家忙里忙外的了,我们这时候去要就算一点点也不妥当,送了就是送了不能要回来!,!

“哦”左少阳心想,跃然不能用誓家的老山参,只能在自己的三棵人参中想办法了,眼珠一转有了主意,便对苗佩兰道:“这样吧,先喂稀粥,朵一些肉末在里面一起熬。”

安排好之后左少阳他们三个出来。只见倪大夫的儿子倪智可怜巴巴站在那,瘪着嘴望着他们,眼泪汪汪的,想哭又不敢哭。

“你干啥呢?“左少阳问。

倪智吸了一下鼻子,望着左贵道:“师父,我……,我做什么啊?”

“你还小什么都不用做。“左贵道。人家送儿子来是来避难来的,自然不能真当学徒使唤。

“我不小了,我今年都七岁了!”倪智说了几句话之后,胆子大一些了。

“呵呵,七岁太小了不用做什么的。”

左少阳从父母的反应猜到了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了,便道:“听师父的话,以后别捣乱,乖乖呆着,饿了就吃渴了就喝,你师父教你什么,就用心背别的活不用你干。”

“哦……”

左贵又觉得,让这孩子无所事事也不好便问道:“你认字了吗?”

大户人家的孩子读书早,这倪智点点头。

左贵从屋里找来一本《黄帝内经》递给他:“读给我听听。”

倪智接过,翻开慢慢地一字一句读了起来。有些字不认识,但多数都认得。

左少阳道:“你没事就抄书吧,一边抄一边背,不认识的字就来问我。一就坐在柜台便凳子上抄。”

倪智答应了,拿着书走到高高的柜台后面,爬上凳子跪在那里,熟练地取过砚台,倒了一点清水,拿着松烟墨条开始研墨。研好墨,便一笔一划抄了起来,边抄边背。

这时,门口进来乔老爷,哈着腰对左贵老爹道:“左郎中,您忙完了吗?我有点事跟您和尊夫人商量。”

“好的!”左贵答应了,带着粱氏跟乔老爷去了隔壁。

左少阳见父亲出去了,急忙返回炮制房,关上门,拄着拐杖朝苗佩兰过来。

苗佩兰见他进来,神情有些慌乱,下意识往后躲。左少阳瞪眼道:“你躲什么?”

“说……,没什么啊”苗佩兰低着头道。

左少阳压低了声音道:“你赶紧帮我爬上阁楼,我的垫褥下面有半棵极品老山参,你扯一根须下来,研成粉末加进稀粥里,等一会给草儿姑娘服下!”

这半棵极品老山参是上次左少阳配人参四逆丸剩下的。由于这老山参年头久远,药劲十足,一次一根参须都用不完。

苗佩兰忙爬上阁楼,在左少阳指示下,从铺垫下面找到了那半棵老山参,拿下来交给了左少阳七左少阳抓住她的手将她顺势拉进怀里,搂住她的小蛮腰低声道:“你躲我做什么?,!

“没…………,没有啊!”苗佩兰想挣脱他的怀抱,可是又不干太用力,生怕碰疼了他的伤口。

左少阳使劲把她搂紧,吻了吻她的红唇,虽然自己的嘴唇已经肿胀,感觉不灵敏,还是能察觉苗佩兰的嘴凉凉的,便把她的脸扳过来一看,见她眼圈有些发红,好象偷偷哭过,忙低声道:“兰儿,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你测才肯赏偷偷哭过,到底怎么了?”

苗佩兰抬起俏脸望着他,眼眶里噙满泪水,嘴角轻轻**着,显荐在极力抑制心中的悲伤。

左少阳心疼极了,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苗佩兰哭。忙吻干了她的泪花,柔声道:“记得你的山歌里唱的吗?咱们两生生死死不分离!有什么事,有什么话,你一定要跟我说,不能自己一个人闷在肚子里难过,好吗?”

苗佩兰使劲点点头,吸了吸鼻子,勉力笑道:“哥,测才我想过去告诉你草儿的事,在门口无意中听到了你和老爷、太太说的话。你心里有我,我就知足了,老爷太太也不嫌弃我只是个打柴的山野村姑,允许我做你的小妄,我已经很满足很满足了。真的,哥,我不求名份,只要能跟你在一起……”

左少阳明白了苗佩兰是为这个哭泣,心情激荡,搂住她道:“兰儿,我心中只有你一个,我不想三妻四妾,只想跟你长相厮守一辈子!咱们两快快乐乐在一起就行了!我会说服老爷、太太他们同尊的!”

“不不!”苗佩兰不停摇着头,双手拖住了他的脖颈,俏脸贴着他的脸,脸上的泪水凉凉的:“哥,你一定要听老爷、太太的话,他们说的是有理的,你必须先娶一个门当户对的原配正妻,然后再纳兰儿为妾,这才是规矩……”

“我不管什么规矩,我也不想娶别人……!”

“不不”苗佩兰慌了,一把推开了他,眼泪不停流淌,“如果因为兰儿,让老爷生气不认你了,断绝父子关系,兰儿一辈子也也不会开心的……”

左少阳呆了,伸手过去,拉住她的手,柔声道:“兰儿不哭,这件事咱们慢慢在想办法,总能说服……”

“不!”苗佩兰坚定地摇摇头,一双泪眼望着他,“你要是不答应,或者为这件事还跟老爷争执,想办法逼老爷同意你让兰儿做正室原配,那兰儿……只能离开你,一辈子不见你!”

“为什么?”

“因为兰儿不想成为罪人!”苗佩兰挣脱他的手,后退了一步,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苗佩兰是叮,古代封建思想约束下的农家女孩,对门当户对的门户观念是接受和认可的,也因此有一种天生的自卑,无意争夺正妻原配的地位,只求能跟心上人在一起,于心足矣。现在左少阳父母已经同意他们在一起,虽然只是妾,但已经让她心满意足。得知左少阳跟父母因此吵闹,而父母威胁不听将断绝父子关系,苗佩兰又是着急又是害怕,又不知道怎么劝说左少阳听从父母的安排,所以才暗自流泪,现在听左少阳还这么坚持,便把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左少阳慌了,上前抓住她,把她拉进怀里,紧紧抱着。他知道苗佩兰性格十分倔强,认准的事情不会让步,以她直爽的性格,也不会搞什么以退为进的花样来达到目的,她说的肯定是她心中真实想法。

这就更让左少阳很为难,如果自己坚持,不仅不能让苗佩兰得到正妻原配的地位,反而会逼得她永远离开自己。

左少阳搂紧了苗佩兰,低声道:“兰儿,我答应你,好吗?”

苗佩兰大喜,搂紧了左少阳的脖颈,亲了亲他肿起的嘴唇,眼中含着泪花开心地笑着使劲点头。

左少阳搂着她的小蛮腰,爱怜地拧了拧她的脸蛋:“我就怕委屈了你!”

“没有啊,兰儿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就开心着呢”

“我以后娶了妻子,你不吃醋吗?”

苗佩兰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般,婉儿笑道:“怎么会呢?兰儿只是妾,妾吃妻的醋,拿还成什么话?,,“你还真想得开!”左少阳苦笑,他知道,苗佩兰男尊女卑的思想根深蒂固。

苗佩兰微笑道:“我见哥跟巧儿姑娘挺说得来的,既然老爷、太太也满意,怎么不娶了她呢?,,左少阳嘿嘿一笑:“怎么?你着急着过门给我生个大胖小子了?”

苗佩兰大羞,轻轻打了他一下:“巧儿姑娘是不错嘛,我也觉得她挺好处的。当然,白姐姐也不错的,人很漂亮。”

“相比较,你更希望我娶哪一个?”

“兰儿不敢混说,哥愿娶谁就是谁。”苏佩兰低声道n

“嗯,巧儿姑娘性格比芷儿好一些,应该更好相处。”左少阳道n

既然苗佩兰只能当妾,那原配得是个性格开朗心地善良活泼的,二女共侍一夫,两人相处才能融洽,关系会好处理得多,如果正妻刁蛮凶悍,或者冷若冰霜,这关系就不好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