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56章 正妻原配

第256章 正妻原配

二佩兰知道左少阳的用心,感激地笑T笑,盅!“其公二※:估娘人也挺好,心灵手巧,心地也很善良,特别是人长得那么俊俏。..”

“美不美不重要……”左少阳说完这句话,心里却反问自己一句“美真的不重要吗?””想想白芷寒沉鱼落雁的容貌,仙女嫡尘般的窈窕身影,自己又觉得有些心虚,便转开了话题,搂住苗佩兰道:“算了,现在不去想这些,反正原配也只是个摆设,爱谁谁,我心中只有你!跟你在一起,我们快乐就行了!”

苗佩兰轻轻挣脱:“不,哥娶的妻子,应该也是哥真心喜欢的女子才好,要不然,她不快乐,哥也不会快乐。”

左少阳心头一凛,抱住她吻了吻:“我的兰儿真善良,就想着别人,你什么时候也该为你自己多想想!”

苗佩兰莞尔一笑:“有你想着,兰儿就不用想了。”

“嘿嘿,那好,我来考虑,一将来的正妻,一定是首先能跟你要好,你觉着好的才行,要不然,就算天仙我也不要!”

“哥……”苗佩兰依偎在他怀里,声音有些哽咽。左少阳托起她的脸,疼爱地吻了吻她的红唇:“好了,先不说了。你等一会记得把人参碾成粉放在稀粥里一起熬了给草儿服下。我想到后巷走走,仔细理一理思路。你照看草儿,她这孩子命很苦,我们能帮的就帮帮。”

“你放心,我知道了,外面冷,早去早回。”

“嗯!”左少阳爱怜地拧了她结实挺翘的丰臀一把,苗佩兰一扭腰挣脱他的怀抱瞧着他满脸绯红。

左少阳笑了笑眨了眨眼,这才开门出了。

白芷寒听到响动,从厨房里闪身出来,望见他往后门走,便跟了上来。

左少阳拉着拐杖头也不回,道:“我到后巷走走,活动一下腿脚。你不用跟着,我很快就回来了。”

白芷寒忙答应了。

左少阳拉着拐杖从后门出到了小巷里。

天空灰蒙蒙的,又飘起了一朵朵的雪花,夹杂着小雨点落在脸上,冷飕飕的。

雪雨不是很大,左少阳懒得回去拿伞,拉着拐杖往前走,没走几步,后面传来白芷寒的声音:“少爷!给你伞!”

左少阳站住了还没回头,一把红油纸伞已经罩在了头上白芷寒柔荑握着青竹伞把递了过来。

左少阳接住,笑了笑:“谢谢!”

说罢,撑着雨伞沿着小巷往前走。由于全城大搜查已经完毕,先前部署在后巷的固定岗哨兵士们都撤走了,后巷里静悄悄的。

他一边慢慢往巷口走一边想既然苗佩兰坚持要自己按父母的意愿娶一个门当户对的正妻,目前可供选择的便是白芷寒和乔巧儿。两个人家都是父母很中意的门当户对的,罢了,反正只是为父母娶的门当户对的儿媳,就从她们两中间挑一个得了。

可是挑谁呢?

白芷寒虽然曾与苗佩兰一起救过自己的性命对她的印象有了一定的改变,而且相貌绝美,但是她冷若冰霜,性格孤傲自己心里真的不太喜欢;至于乔巧儿,认识才半天,她坚强活泼的牲格自己倒是很喜欢,可是只接触了半天时间,这些都只是第一印象,了解不深,是否适合做自己的妻子,恐怕还需要些时间来观察了解。

娶正妻可是终生大事,而且,正妻是否能和苗佩兰合得来,这是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白芷寒性格太冷,而乔巧儿又还不太了解,都还不能让他下决心娶为正妻。

想来想去,还是先继续观察了解吧。反正给乔巧儿治病,至少得三个月。

差不多也就能了解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这段时间,把一定的粮食变相卖给乔老爷,他们也能活下去。等三个月之后再做决定。乔老爷也是迫不得已才决定把女儿嫁给自己的。是为了一条活路,只要给了他们这活路,他们也不会急着要自己娶他们的女儿的。

问题是,如何把粮食变相卖给乔老爷?这个办法最好是连乔老爷都说不出话来的,这样即使他们想出卖自己,都拿不出实在的把柄,大将军那边才能睁一眼闭一眼。

现金交易显然是不行的,还是田产,反正现在谁也不想要田产,而自己已经认准田产将来绝对会升值,所以用田产换粮食应该是双方都愿意的选择。

把田产直接过户到自己名下肯定不妥,别人一看就知道是买卖,最好能把田产先转移到一个稳妥的第三人手里,等战乱结束之后,禁止买卖粮食的禁令取消了,再让第三人……户到自巳名下。

找谁合适呢?

清风寺智空方丈!

智空方丈是萧飞鼠推荐的,说有什么难处就找他,自己托他帮着隐藏粮食,这么危险的事情,人家二话不说就答应了,藏得稳稳当当,官军搜遍了全寺愣没搜出来。古代寺庙都可以有自己的田产房产,有些大寺庙不仅有房产、田产,还有自己的买卖店铺。这些财产大部分来源于善男信女的布施捐赠。先跟智空方丈说清楚,然后让乔老爷把田产捐赠给清风寺,将来再转到自己名下。

这主意大妙!左少阳很是振奋,拉着拐杖一瘸一拐慢慢进了清风寺。众

清风寺里己经冷冷清清的,连和尚念经的声音都没有。他走到大殿前,高声叫道:“方丈大师?智空大师?”

身后传来一多佛号:“阿弥陀佛,左施主找老衲有事?”

听声音正是方丈智空,他赶紧回头一瞧,却看不见人影,定睛四处一瞧,这才发现,智空在钟楼上的小阁楼里。急忙一瘸一拐过去,仰头道:“方丈,我找你有事啊!”

“稍等!”智空的身影消失了,片刻,便出现在阁楼下面楼梯口。

左少阳撑着伞走进阁楼,低声道:“大师,咱们找个地方说话吧?”

智空微微摇头:“不用了,寺里的师兄弟们都在后殿罗汉洞里闭关辟谷潜修。庙里没人,就在这说罢。”

“是!”左少阳看看门外,低声道:“大师,我明明看见你把我的粮食藏在大殿菩萨肚子里,怎么官军搜不到,粮食被你转移走了吗y”

“你昨天看见的河水,跟今天看见的河水一样吗?”智空微笑道。

左少阳愣了一下,笑道:“大师还会辩证法啊?”

“什么是辨证法?”智空奇道。

“没什么,嘿嘿,反正粮食安全就好。NP——我接大师有点事。”

“左施主是用粮吗,老衲马上给你取。”

“不不,暂时还不用,大将军给的十斗粮食和上次留下的三斗粮食,还够吃一阵子的。我是想麻烦大师一件事。”

“左施主请说。”

“我想拿一些粮食给城里的乔老爷换田产,但大将军不准买卖粮食或者用粮食交换财产,但我又不得不帮他家。所以,想请大师帮忙,我把粮食给他,让他把田产捐赠给贵寺,等将来禁止买卖粮食的禁令取消之后,您再把田产转给我。您看行吗?”

智空方丈捻着佛珠点点头道:“你的粮食如何处置自然由得你,中间过老衲一道手也是小事,老衲一定尽力帮忙。只是,有一件事,老衲不能不提醒你,让你有个思量才好。”

“什么事啊?”左少阳见他神情凝重,不禁心头一惊。

“左施主,你恐怕至少要先保证你和家人一年半以上的口粮,多余的,再考虑出售的问题。

左少阳又吃了一惊,急忙问道:“一年半以上的口粮?这场仗要打一年半吗?不可能吧?”心想以季世民的文治武功,不可能让国内的这场叛乱一年半还没平息。

智空摇头:“不是战乱,而是我们合州一带的饥荒,估计要持续一年半之久。”

“啊?”左少阳又吃了一惊,“大师的意思是……?”

智空轻叹一声,道:“这场仗打完,春耕播种时节已过,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今天咱们合州只怕是颗粒无收了,明年开春如果能如人愿,顺利播种,那也要到明年秋后才有粮食产出,所以,至少要一年半的口粮,才能熬到明年秋天。”

左少阳想到的是今天田地只怕种不了庄稼了,所以打算种药材。但是对于饥荒则没有考虑这么远,想着战乱结束后粮食就能大量运进来,百姓就能重新过上正常生活,却没想过农时已经耽误,本地不产粮,光靠外地运粮进来,在唐初全国各地都是粮荒的情况下,加上古代极其落后的交通运输方式,那是很不现实的。

左少阳勉强笑道:“大师,合州因为被敌军围困,无法下地插秧种田,但是,合州以外的其他地方,比如涪州、渝州、樟州等地,没有听说闹叛军,那里的农事应该不会被耽搁,只有附近田地有粮食产出,就算价格高一点,应该也能缓和饥荒的。”

智空方丈道:“请问左施主,叛军为何能攻克合州而不克?为何不准百姓逃难离开此地?为何只杀伤官军而尽可能不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