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57章 不慈悲的老和尚

第257章 不慈悲的老和尚

左少阳心头一漂.心想这老和尚当真是秀才不出门知天下事,怎么这些他都知道。刚才智空问的.也是他疑惑的问题.当下道:“我也稿不懂,请大师指点。”

智空摇头道:“老粕也不清楚。.

左少阳简直哭笑不得,装得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搞到最后居自自己也不知道.苦笑道:“原来大师是开玩笑的智空大师又摇摇头“叛军的意图的确难猜。

.只是.不要是什么祸害百姓的阴谋才好。”

唐初的人对李世民还不了解,因为他刚当上皇帝.但是左少阳却道.李世民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皇帝之一,创立了古代历史上最富足的时时期之一.史称。

贞观之治”,现在己经是贞观二年.幸福生活就在眼前.这场叛乱。

以李世民的雄才伟略,迟早会平息的。

左少阳笑了笑,道:“不用担心,一切都会过去的日子会一天天好起来的。”

智空方丈转过身瞧着他.低声道:“左施主.听老种一言.不要再再随意施舍粮食救济他人了。

左少阳笑了:“你们佛家不是讲究慧悲为惊与人为善吗?想当年年.佛祖割肉喂鹰.投身饲虎.大义凛然.怎么大师反倒劝我不要救济他人起来?”

“阿弥陀佛!善哉!”智空方丈单掌合什宣了一声佛号:“左施主主心地善良.宅心仁厚.乐善好施,舍己为人、已经领悟了我佛家真义.只是.救人也要量力而行,割肉喂鹰倒也不妨但舍身饲虎.非太智慧的菩萨不能为、领悟佛家慈悲之心,不能照抄照搬.生微硬套如果因为救人.把自己一家性命都送了.也不是佛家慈悲的本意了。”

左少阳心头一凛.缓缓道:“大师能不能说的明白一点?”

智空方丈扫了左少阳一眼、叹道:“左施主,老钠替你收藏的.

应该差不多是你家全部粮食了吧?”

“嗯.

“你现在需要供养多少人?、

连粮食都交给智空帮着保管了、自己照顾的人也就没有必要隐瞒低声道:“我家人包括奴婢雅致儿共四口.我姐夫家七口,我干妹子佩兰一家六口.我奴婢芷儿外祖父一家五口,嗯,还有清香茶肆桑小妹妹和嫂子两人,嗯……,现在还得加上乔老爷一家三口。对了还有我爹新收的一个小徒弟,也得保证他活到饥荒结束。就这么多.一共二十八口人。”

智空方丈微微一笑:“左施主寄存米袖这里的粮食不算多。如果只有你们家三口.那怎么都够了。但是想照顾解救这么多人东分一点点细分一点。估算到不了这场灾难的尽头.到头来只怕是救不了别人,还把自己一家人的性命搭上!”

听了方丈这话左少阳感到一股寒意袭满全身。

大唐开国之初粮食严重紧缺。全国普遍缺粮,粮价一直高居不下.便是明证.各地一般都只能自己靠自己如果出现饥荒,国家的救济只是杯水车薪而已而且.在古代只靠骡马运输长距离远途贩这粮食,成本非常高.时间上也施得很久,粮食运到都要翻上好几倍价格.普通百姓根本买不起.而且时间耽误很长,粮食运到的时候,往往已经俄死很多人了。

合州这场战争结束之后.合州本地的田地因为耽误农时而颗粒收的话.合州其他县的粮食只怕不够救济的.而要从其他州县调运粮食.成本又太高百姓买不起。所以,今年合州饥荒几乎可以说已成定局。

这就是说,自己要储存的的粮食不能是三四个月了,至少是一年半.才能维将到明年秋收产粮。

现在手里全部的粮食.包括大将军给的十斗米,再加上先前已经分给苗佩兰家、翟老太爷家和侯普姐夫家的,算下来只够二十八坚持三个半月的!远远不够支持到一年半的秋收!

左少阳感到全身发谅,自己以并只考虑如果度过这场战争.而没有考虑战争之后的饥荒。

如果按照一年半的饥荒计算,现在手里的全部粮食最多勉强够六个人的!舍去其中一些人不管?这显然是行不通的!也没办法接受。

没办法.只能先度过战乱的饥荒然后逃难到外地去!

这样的话,如果按四个月的底线来计算口粮。那就刚好够二十八口人的。

前提是不能再卖粮食了,也不能再增加人了!

智空方丈见他脸上阴睛不定、知道说到了他心里去了.捋着雪白的胡须道:“左施主.现在还想卖粮食吗?,先不卖了。”左少阳苦笑道,“现在的粮食,勉强够我们二十八人度四个月的。如果三个月战乱还没有平息.我就把粮食分给大家.到时候请大师,帮忙。帮我们突破卦锁线外出逃难去。、

智空方丈点点头:“好,老衲会尽力的。”

左少阳躬身道:“多亏大师指点。否则,只怕救人不成反害己多谢!告辞了!

左少阳拄着拐杖.撑着红油纸伞,一瘸一拐慢慢往自家药铺后门小巷走去。

左少阳慢慢走回药铺.房门开着.白芷寒一直站在门里等着他.见见他回来.伸手过来接过她手里的雨伞.等他走进去后.把后门关上左少阳拄着拐杖回到大堂。左贵和梁氏坐在长条几案后面说话.

见他进来,抬手把他叫了过去。

梁氏问道:“外面下雨雪,你的伤还没好,怎么到处乱走啊?

“我气闷的紧.想出去走走。.

左贵见他脸上没有笑意,低声道“刚才乔老爷问了我们婚事的事情、我们说还没有跟你说,让他们等等一“你想到办法了吗?”

“嗯!”左少阳点点头,“咱们进屋里说吧。”

二老答应了.让白芷寒在外面照看,三人进了左贵他们的卧室关上门。

左少阳对左贵道:“父亲.你等会告诉乔老爷就说巧儿姑娘的腿伤还没治好之前.这件事暂且不谈。三个月它后如果那时候我对巧,儿姑娘满意、就迎娶过门.否则.这事就作罢。”

左贵捋着胡须和梁氏对视了一眼,一起缓缓点点头.低声道:“是啊.巧儿姑娘的腿伤是个不大不小的问题,如果将来治不好,瘸了.褪有残疾,就不适合了。忠儿这主意好.先看腿的情况再决定。”

左少阳道:“不是腿的问题,我是想用这三个月观察一下巧儿姑娘到底如何。、

“那粮食还卖给他们吗?

“不卖了,让他们跟咱们一起吃就行了。我算过了.加上他们一家.咱们的粮食也够吃的。但是不能再增加了.否则就不够了。、

梁氏道:“那万一三个月之后不满意.不结亲了.怎么办?”

“跟他们说好,三个月后结亲,就拿三十亩良田冲抵这三个月的饭钱。

左贵老爹皱眉道:忠儿.我实在不明白你换这么多良田做什么大家都巴不得把田脱手,你咋尽往怀里捞呢?收六十贺银钱不好吗,”

左少阳知道.现在良田便宜,将来肯定巨额升值,能换成良田最好.相当于趁房价低投资房地产摇头低声道:“听我的.绝对没错!”

左贵叹了口气:“也罢.反正是你的粮食.你爱怎么折腾怎么折折腾好了。。

梁氏道:“最好是三个月之后,巧儿腿治好了,我们忠儿也对巧儿满意、就迎娶过门成亲田地也不用要了,皆大欢喜!不过得让他们立个字据。空口无凭,到时候不认账就麻烦了。”

左贵点头道:“嗯.先小人后君子。我就这么去跟乔老爷商量好。

梁氏又道:“那白姑娘呢?我觉着白姑娘也很不错的,心灵手巧的…“.、

左贵老爹苦笑:“正妻原配只能有一个的!”

梁氏道:“要不这样吧,若三个月里忠儿觉着芷儿不错.巧儿也错错.干脆取芷儿做正妻,巧儿和佩兰姑娘做小妾。这样最稳安了!”

左贵老爹道:“人家乔家得愿意让闺女做人小妾才行.以乔老爷的身份.估计没这可能。还是巧儿做妻,巧儿做妄的好。反正芷儿说了.为妻为妾都行。两边都满意。”

“老爷说得在理.忠儿.你的意思呢?、

左少阳道:“还有三个月时间,到时候再说吧。别催我。.

“行!”左贵老爹道.“你确定她们两中的哪一个我们不干涉你自己定。、

“多谢父亲!,说好之后,三人出来,左贵和梁氏去找乔老爷说话。

左少阳尘在长条几素后面发呆。

此刻他眼前浮现的却是桑小妹的身影。桑小妹为了自己.可以说在全城都闹得尽人皆知了,若自已不要她.只怕将来她可真嫁不出去,既然自己娶了正妻之后.要纳佩兰为妾.那不妨把桑小妹也纳过作妾好了,一霎两妾.也不为多不过父亲对桑家很抵触.这件事还是先不说为好,先把正妻问题解决:了.后面纳妾的事情都好办,纳谁不纳谁的.父亲不会反对的白芷寒怎么办?她的确发了毒誓要伺候自己一辈子.甚至以自杀表明态度.照这样看来,如果自已不要她.她真的会一辈子孤身一人的.难不成真的就这样听任她孤单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