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60章 阴沉木

第260章 阴沉木

商定之后,左少阳顺便帮瞿老太爷复诊,发现正稳步康复,口眼歪斜和言语都已经比较正常了,这得益于用药及时准确,特别是那棵千年老山参的功劳。

又说了几句闲话,这才告辞出来。

他们回到药铺里,倪智还老老实实跪在药柜后面凳子上抄书背书,草儿依旧躺在地铺昏迷不醒,左少阳开了药铺门,听到响动,隔壁李大壮乐呵呵跑了过来:“老爷、太太、公子,匾额已经雕刻好了!”

左贵等人大喜,忙跟着过来观瞧。只见那金边青底的大匾上,凸纹雕刻“拥军楷模”几个大字,还有上下题字,都跟大将军书法形似而且神似。那刀砍斧劈的的气势跃然匾上,如同大将军亲笔题写在匾额上自动生成凸纹雕刻一般。

左贵捋着胡须连声赞道:“好!李师傅当真是能工巧匠,刻得栩栩如生。嘿嘿嘿”

李大壮憨厚地笑了笑:“多谢老爷夸奖。”

“挂上!马上挂在药铺大堂供桌上,这可是我们家光宗耀祖的宝贝啊,马上挂上!”

李大壮答应了,找来梯子,先把挂匾额的撑架栓索弄好了,然后准备上匾。只是苗佩兰出去买药了不在,正好对面杂货店的蔡大叔出来瞧热闹,请他帮忙抬匾,又借了他们家一架梯子,两人一边一个,小心翼翼将匾额抬了上去,挂在了大堂正面供桌正上方。

一众人站在大堂里,上看下瞧,越看越高兴,乐得左贵咧着嘴捋着胡须呵呵直乐。

大将军亲笔题写的墨宝,自然不能挂出来,万一损毁了那可是大罪过,所以,左贵已经请装裱匠把墨宝装裱起来,放在了一个精致的木盒子里交给左少阳自己保管。

挂好匾额之后,李大壮便回病房开始制作病床了。他觉得不赶紧把活干完,愧对左少阳给的那么多的馍馍。

乔巧儿在父母的搀扶下,也来到药铺大堂瞧热闹。左少阳忙道:“你的伤不宜挪动,赶紧躺回**去!”

乔巧儿笑道:“我不!反正你说了这夹板只是暂时的,等你想好了用什么替代之后,就更换过来,既然要更换,那就不妨了。”

“什么话!这夹板固定不牢固,一旦错位,又得重新整骨,很痛很麻烦的!”

“我不怕!都说你技术好,整骨不痛的。”乔巧儿莞尔一笑,道:“对了,你想好用什么给我固定接骨了吗?”

“还没呢。”

“你准备怎么固定?能说说吗?我一起帮你出出主意。”

“行啊,”左少阳在腿上比划着,“我要用几根骨针这样穿过你的大腿,然后外面做一个支撑套和牵引杆,用来固定和牵引,现在问题是,我找不到合适的材料来制作这种骨针。”

乔巧儿想了想:“用铁或者铜会生锈,用木头最好。”

“是啊,这我也想到了,当初华佗就曾经用柳枝接骨。但是,我们现在需要固定的是大腿骨,需要承受很大的重量,而骨针又不能太粗,要比筷子头还略小一点。这种木头必须足够硬,而且潮湿环境下不会腐烂。”

乔巧儿歪着头脑袋琢磨着,望着大堂上挂着的匾额,突然灵机一动,说道:“李大哥不是木匠吗?他应该知道什么木头适合你的需要啊?”

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左少阳一拍脑门:“我当真是闭门造车,都忘了请教专家了,对!这种事肯定要问木匠才最有权威了!走,咱们过去问李大哥。”

乔老爷夫妻搀扶着女儿,跟着左少阳回到隔壁李大壮正在做木匠活的留诊病房里。

左少阳对李大壮道:“我想找一种木材,用来制作一种接骨用的骨针,插入大腿钻进骨头里,支撑固定腿骨,这种骨针必须耐潮,长时间在湿润环境里不会腐烂,特别是硬度必须很高,做成比筷子略细一点的,用手折不断的才行。你知道什么木材合适吗?”

李大壮想了想,道:“很多木材都耐潮,这个好办,就是硬度。做硬弓的柏木,硬度很大,一般的刀剑根本砍不烂。不过,做成筷子还要小的木杆,我估计还是能折断的。硬度比柏木还高的木材,听说南海一种叫铁檀的,树心的硬度非常高,比柏木还要硬得多,做成的硬弓,一般大力士都拉不开的。不过咱们这一带没听说有这种木材。对了,我听说北疆一带产一种叫铁桦的木头,非常坚硬,比钢铁还硬,可能是最硬的一种木材了。只是我从来没见过。合州也没听说有这种木材。”

左少阳苦笑:“你就说咱们合州有的木材。”

“这个,让我想想啊。”李大壮思索着,“要硬度够硬的话,——阴沉木!只有这种木头符合少爷的需要。做成筷子,一般人绝对折不断!而且耐潮,放在水里几年都不会腐烂,剖开了里面都还是干干的。”

“阴沉木?”

“嗯,阴沉木是地下挖出来的木材,非常坚硬,因为太硬了,所以做家具相当困难。一般的木匠师父都不敢接这样的活。怕做不好还损坏了这价值连城宝贝。”

李大壮所说的阴沉木,是一种很独特的木材,是万年之前的名贵巨型古木因为地震、山洪等埋在了地下,在缺氧高压环境下,经过上万年时间的挤压碳化而成,跟石头一样坚硬厚重,色泽乌黑发亮,木质油姓大,非常耐潮,不腐不朽,而且还有一种异香。

这种阴沉木是做极品家具的最佳材料,但是因为非常难得,所以价格昂贵之极。

一旁的乔老爷忙问道:“你知道这种木材哪有卖的吗?”

李大壮道:“没见过合州和附近州县有卖这种宝贝的,听说京城倒是有一家,但是价格贵得吓死人。”

“京城啊?”乔老爷傻眼了,钱他还出得起,可是京城太远,而且现在出不去。急道:“左公子刚才不是说了必须咱们合州就有的吗?”

“有啊!”李大壮笑道:“咱们合州余掌柜家有这么一张阴沉木做的茶桌,只是不知道还在不在。”

乔老爷忙道:“余掌柜?是衙门旁边开玉器店的余掌柜吗?”

“是啊!我听说的,说是有个农家老头,有一天从地里干完农活回来,路过一条洪水暴涨的河沟,看见河沟边上有一块乌黑古怪的大木块,可能是山洪从山上给冲下来的。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木头,抱着沉甸甸的,便扛回家去准备当树根劈柴火烧。可是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劈不开,放在火里也烧不着,便扔在了屋角。正好有个货郎经过在他们村卖东西看见了,要出钱给他买,开始就出价十文。老头准备卖的,这老头见他神色不对,便起了疑心。就试着抬价,这货郎一直抬到一贯钱。老头觉着不对劲,怎么都不肯卖。”

左少阳笑道:“这老头倒还精明。”

“可不是嘛,老头跟儿子把这块木头抬到咱们合州瓦市一放,立刻引来很多人围观,有识货的便认出了是阴沉木,来了不少买家,出价一路飙升,老头倒也沉得住气,一直不肯点头。最后,玉器店的余掌柜出到了两千贯,才最终把这脚盆大小的阴沉木买了下来。就这样,余掌柜还一个劲说赚到了呢。”

乔巧儿道:“那种地的老人也发了呀,河沟边就捡到了两千贯。”

“可不是嘛,听说老人陡然而富,地也不种了,举家迁走了,听说去了京城了。”

乔老爷道:“这么说,这阴沉木现在在余掌柜手里?”

“是啊,听说余掌柜从外地请了一个很有经验很高明的木匠来,把那块阴沉木按照原先的样式,雕刻成了一张小茶桌,平时来了贵宾,才拿出来款待喝茶。除了他那有阴沉木,还没听说别人有。这玩意太贵重,一般人家也买不起。”

左少阳又问李大壮:“除了这阴沉木,还有没有别的便宜一些的木材,够硬而且耐潮的?”

李大壮想了想,摇头道:“别的木材耐潮湿的倒是很多,只是可能做成筷子折不断,这样的硬度的只怕没有了。”

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去想办法买阴沉木了。乔老爷跟这余掌柜很熟,当下道:“我去求他,把这阴沉木茶桌卖给我!”

左少阳道:“不需要太多,只用能做三双筷子的就够了。切割一长溜下来就可以了。”

“好!”乔老爷急匆匆走了。

既然骨针有了眉目,就可以定制外用固定器了。他画了一张外固定器的草图,又画了手摇骨钻等骨科手术特别用具,依旧找了上次定做高压锅和手术器械的那家铁匠铺,上次定做的很好用,觉着这家手艺不错。

虽然敌军围城,但是生意还得做,曰子还得过。这铁匠铺还开着门。左少阳把把草图交给铁匠,跟他说了要求之后,说急着要,让加班做,加了工钱优先做,估计起更宵禁之前能做好送来。

左少阳回来之后,乔老爷还没回来。

过了一会,苗佩兰回来了,跑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说:“我满城所有药铺都跑了一遍,没有金银花卖。不过在发现草儿姑娘的地方,找到了好多曼陀罗花。是在一家胭脂水粉店旁。我拿了那花问了店主,说这种花是他们从南方采购回来调配别的花做各色胭脂水粉用的,货运到之后,曾进行挑选,把一些坏的和不好的扔在后面屋角了,草儿应该吃的就是这些他们扔掉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