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61章 爬高山采药

第261章 爬高山采药

“左少阳又芳高兴又嘉着急,现在找到了曼陀罗花,出买下来就行了”那止血绷带药品就齐全了”可是找不到金银花,草儿的病怎么办?治疗曼陀罗中毒,金银花是最重要的药材”必不可少,怎么办?上止,采?

先把曼陀罗花买过来再说”左少阳跟母亲商量,请她去那家胭脂水粉店”把她们所有的曼陀罗花全部买回来小粱氏答应了出门走了,左少阳问苗佩兰道:“你经常砍柴,知道山上哪里有金银花吗?离城里最近的地方……”

苗佩兰想了想”道:“鬼谷岭有”我去过那里打柴”那距离城里最近”而且沿着官道走,就在止,道边的山坡上,一片山都是,走快一点半个时辰能到小你想去采药……”

“没卖的只能上山采了”就是不知道准不准出城……”

“刚才我去城里找药的时候”路过城门”倒是看见不少人出城上江山去采野菜。女001

女001阅读网)应该可以的。不过,现在还没到金银花开花的季节”一般要谷雨前后才会开花……”

左少阳道:“先去看看”不行就害金银滑的藤,虽然解毒效果比金银花要差一点,但也聊胜于无……”

苗佩兰直:“那我去吧”你腿脚不方便……”

“好,还有几味药一起要采回来,巧儿姑娘伤口已经化脓,我要用一种新药来给她疗伤,要用到几味药铺没有的药,要上山去采……”

“你画图给我看,我去采啊……”

“这个……,我试试看……”

左少阳画些搞笑的简笔画或者六计图之类的还成,但是要画药材,就难以胜任了,药材画要求用色和外形描绘都要很准确而且,绘画画出来的跟照片以及实地看见的”往往不n样小左少阳折腾了好半天”画出来的图让苗佩兰看了,还是搞不懂小左少阳泄了气把笔扔在桌上:“算了”还是我跟你一起去吧……”

“可是你的腿……”

“休息了这几天,己经好很多了,挂着拐杖没问题的。

我只要采到几株给你看”然后我在路上等你,你去采就行了门对了”咱们附近的山峰,最高的是那一座……”

“就是鬼谷岭的鬼谷峰毕个山峰都隐藏在云雾里,传说那山峰上住着鬼怪神仙呢……”

“比你们老极村的干仞山还要高……”

“当然”比千仞山高多了……”

“那正好”咱们就去鬼谷峰采药。、”

“啊?”苗佩兰吃了一惊““那山峰太险了,别说你的腿有伤”就算没伤”也不容易爬上去的……”

“不是有你吗?不行你就背我上去!嘿……”

“行啊……”苗佩兰红着脸点点头”“可是为什么一定要去那么险要的地方采药呢?在附近不行吗?”,左少阳无奈地摇摇头:“给巧儿姑娘治伤的药中,有一味药叫做“紫背天蔡”,这种药生长在非常高的高山之上,一般的山坡不生长所以”只有去那里,才能采到这种药正好金银花也开在那里,顺便就一起采了……”

苗佩兰明白了”点点头:“我听你的……”

过不多久,梁氏回来了”后面跟着一个胭脂水粉店的伙计,推着一个推车”上面叠放着好几叮,大麻袋里面装得都是曼陀罗花。

把货卸在了炮制房里”店伙计推着空推车走了。粱氏告诉左少阳说她胭脂水粉点的掌柜说好了”用完了还托他们进货小这么多曼陀罗花做一万卷绷带的用料足够了小本来绷带里这种药的用量就不大,多出来的可以配置麻*醉药小这也是一个大头。

左少阳跟左贵老爹和粱氏说了自己要上山采药,他不敢说去爬鬼谷峰顶上去采药,只说去鬼谷岭一带采药粱氏一听就急了”抓住他的胳膊道:“这不行,现在外面敌军围城”不能出城!太危险了!绝对不行!”,“娘”先前贾老爷说过,对于出城的百姓”敌军只是撵回来”并不直接杀戮,我说我是采药的郎中”采了药就回城”他们应该不会为难的……”

“不行!万一他们不问青红皂白乱放箭怎么办?让别人去好了……”

左少阳苦笑:“有几味新药佩兰不认识”她经常在山上砍柴的都不认识”别人就更不认识了”我又画不出来”当面才能认出来。我不去就采不到……”

梁氏急道:“采不到就采不到,那么多病患,哪顾得了这么些”有药就治”没药就不治,娘绝对不让你去冒险……”

“草儿姑娘中了曼陀罗的毒”一直昏迷不醒,必须尽快找到药材解毒!如果再找不到,草儿可能熬不了两天了!”,粱氏本想说她只是个逃难的饥民,能救就救,头在救不了办没办法,犯不着为了她拿你自己的生命冒险,是是她生性善良”这样的话心里想了,却说不出口,着急地拉着儿子的手不放”望着左贵道:“老爷,你说说忠儿啊……”

左贵也是这样想的”却也不好明说”只能含含糊糊道:“忠儿”咱们尽力而为就行了,没必要…………”,“能采到药救命却不采,不能算是尽力了呀!”

左贵顿时语塞六想了想”道:“要不行”我去采吧”你说什么药就行了……”

左少阳苦笑:“有几味药是不常用的新药,爹你也不知道的”我又画不出来”说不清楚”必须自己去了才知道……”

“这样啊”左贵老爹也傻眼了。

粱氏却还是不放手,上次儿子出去上前线救伤员,差点死了”这次再不能让他出去冒险。可是又不知道怎么阻止,急得直掉眼泪。

左少阳知道,要想说服母亲同意自己出城采药,只能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了”便道:“娘”这次采药”除了给草儿姑娘解毒的药之外”还有几味药是给巧儿姑娘疗伤的”我担心她的伤口有可能进一步恶化”所以要尽快找到这几味药给她治疗。不然”可能会有危险……”

乔巧儿以儿媳妇的候选人之一,梁氏一听有些为难了,道:“你不是给巧儿姑娘用了药了吗?”,“那个药以替代用药,是没有这几味药的情况下,迫不得已暂时用的”我担心效果不好,一旦伤口恶化,巧儿姑娘就有可能没命!所以必须尽快找到这几味药……”

粱氏道:“这药……”真的这么急吗……”

左少阳苦笑:“娘,我对自己的命还只看得很重的,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会冒这个险小我们不去远的地方”就在前面鬼谷岭一带”来去也就一咋,多时辰”不去别的地方”能采到就采”采不到我们就回来……”

“这叮,”粱氏望着左贵”等他拿主意。

左贵听说其中有药是给巧儿疗伤讥,也觉得不让儿子去不行”捋着胡须道:“上山采药爬坡上坎的,你的腿伤”

左少阳笑道:“我t就在鬼谷岭,沿着官道去,就在官道旁边小坡上”平路我自己走,陡峭的地方”让佩兰背我就行了。佩兰力气很大的……”

苗佩兰俏脸微红”道:“老爷放心,我会照顾好左大哥的……”

听他这么说”左贵和粱氏都不好说什么了。左贵问道:“那你们什么时候去……”

“现在,采了就回来,到时候跟看城门的说一声……”

“不行……”梁氏一把抓住了左少阳的手““现在天都快黑了,天黑了爬山太危险了!绝对不行……”

左少阳只好让步:“那明天一早就去”这总可以了吧?佩兰说了,好多人出城上山挖野喜回来充饥呢……”

“那好,那就请李家大哥陪你们一起去!人多也有个照应……”

“那也行……”左少阳答应了们苗佩兰过去跟李大壮一说”李大壮当即满口答应明早陪他们出城采药。

左少阳跟左贵老两口说这件事的时候”白芷寒一直默默在一旁听着”一直用异样的目光瞧着他”等他们说完散了,这才抽空低声问左少阳:“少爷,你这么拼命,只为了救这草儿姑娘……”

“嗯,怎么了……”

“她,她只是咋,普通的逃难的,跟你非亲非故的……”

左少阳冷笑道:“非亲非故怎么了?非亲非故就可以见死不救……”

白芷寒俏脸一寒,淡淡道:“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现在满大街都是需要救治的逃难的人,你要救,有的是人给你救,想救多少人都有门干嘛非要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单救她一个……”

“你说的没错,现在是有很多人需要救助,从理智的角度来说”我用救草儿的这时旬和精力,去街上救助其他将死之人,的确应该能救更多的人”而且没有危险”可是”这草儿我见过”很佩服她小小年纪的气节”所以决定救她”就算没有这一面之缘”只是一个普通的病患”躺在药铺里病危了”我能救却不救”于心何忍……”

“救人先顾己,你自己的命都没有了”怎么救人……”

左少阳笑道:“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放心,我会注意的。能救就,救”不能救我也不会勉强六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

白芷寒深深凝视了他一眼”低声道:“但愿你记住你的这句话”你的家人还等着你平安回来!”,“那你呢……”左少阳随口调笑了一句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