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62章 求购

第262章 求购

上次偷听梁氏和倪母谈话,让白芒寒知道自己误会了左少阳,对他冷漠的感觉已经如艳阳下的冰雪,很快融化了,现在又听他居然为了救一位非亲非故的难民的性命,而自己以身犯险.上山采药.他对待素不相识的普通病患.尚能如此,可见宅心仁厚,当真有悬壶济世的一颗善心.以前认为他医德败坏.乘人之危云去.现在才知也是错误的。

白芷寒心中感到十分傀疚.想着努力调合两人以前冷冰淡漠的关系.便展颜一笑、故意用轻松调侃的语气微笑道:“我是少爷你的奴俾.自然也等着你回来。不然我服侍谁去啊?”。

这还是左少阳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一个微笑着说活的白芒寒.只觉得她的微笑便如春风一般温暖、仿佛春暖花开之时.飞过屋檐的燕子,又如青青山坡上翩翩起舞的蝴蝶。那样的恬静.充满温情。不觉看呆了。

正在这时,乔老爷迈步进了大堂,一脸沮丧说道:“余掌柜太没道德了、要高价,一文都不肯让。”

左少阳忙迎了上去,问道:“他要价多少?

“四千贯!

“什么?”左少阳大吃一惊,“四千贯.太过分了吧?、

“可不是嘛,我说你买这阴沉木,听说当时也只用了两千贯.现在怎么要这么贵的价钱呢?他说这阴沉木当时他已经买得很便宜,他当初在京城那家卖阴沉木的家具店里看见过、比这抉小一些的一块阴沉木.

还没加工的材料价就卖三千贯。他又请了名匠雕刻,所以现在这阴沉木做的茶桌价值已经大增.现在拿到京城.至少可以卖到五千贯。他只要四千贺已经是看在老交情的份上了。”

“你没说只要三双筷子这么一长溜就可以了吗?”

“说了.我说我不全部整个买下来,就买能做三双筷子的就行了.反正做的这个茶桌有好几条腿、割一条直一点的腿就足够了。他还是不干.说这茶桌是请的京城来的名匠花了大半年时间才雕刻成形的.就是这个样子.要是锯掉一条腿,就很难看了.价钱就大大降低了。所以要么整个出售,要么不卖.绝不锯一条腿卖的。、

乔夫人忙道:“你没告诉他买过来是准备给女儿按骨救命用的吗,.

“我也说!余掌柜说.就是听说了我买回来按骨救命用.才松口卖给我,否则,绝对不卖.他也不缺这钱急用他还说…….还说不要相信别人的哄骗、说从来没听说过用木头接骨的。,四千贯可不是一笔小数字,现在救出来的钱财很少,远远不够这个数的。乔夫人迟疑片刻.道:“要不,先给他欠帐,等平叛了,联系上两个孩子之后、让他们出钱帮忙。”

乔老爷苦着脸道:“要是四十贯甚至四百贯.他们两个还能那得出来,四千贯.让他们两把全部家当都变卖了,加上我们变卖所有剩下的田产,恐怕也只勉勉强强够.总不能因为巧儿一双腿。就让两个孩子倾家荡产吧?”

乔夫人也傻眼了.垂泪道:“这个怎么办?”转头问左少阳“左公子、还有别的办法吗?.

左少阳苦笑道:“这是最好的办法,李大哥能想到的木材中.铁桦和铁檀咱们这里都没有,别的木材虽然有耐潮的,但硬度都达不到,只有阴沉木了。”

乔夫人哭道:“我去求他去……、

乔老爷跺脚道:“行,你别去了,我说都没有用,你去又有什么用!人家说了.他两腿断了,后半辈子设什么指望了.就指望这张阴木做的茶桌当传家宝,不是为了我们救人.人家绝对不肯想让.更不愿意毁损。”

左少阳忙道:“听说这余掌柜双腿被打断了.情况怎么样?,“很惨!他是趴在软塌上跟我说活的,背上、大腿上全是杖伤.已轻找惠民堂倪大夫给处理了.就是一双膝盖被打碎了.倪大夫说了、

他这两条腿.就算是神仙也治不好了。后半辈子只能坐轮椅了。”

左少阳心头一动:“你带我去找他.我看看他的腿伤还有没有救,说不定这阴沉木做的按骨装备.他也用得着!

乔老爷一听,顿时喜上眉梢、连说好。

当下由苗佩兰搀扶着.跟着乔老爷.三人来到衙门旁边的余掌柜家,余掌柜家就在玉器店的后面.一栋大宅院是左少阳见过最大的.

上次敌军细作潜入焚烧大宅院.也烧到了他们宅院,但是因为就在衙门旁边.跟衙门的民壮等都很熟.都来帮忙救火.所以没有烧起来.粮仓也没有什么损害,后来才有粮食开粥厂放粥济民、只可惜引起了官军的注意.征粮的时候.余掌柜因为藏了一部分粮食被摸出来.全家被鞭答,他自己杖责之外.还打断了双腿。

除了每人一斗的口粮.其余粮食全部低价征购走了.这还算大将军给了他面子没杀他的头。

因为口粮极少,宅院里绝大部分仆从都解散了.只有几个贴身丫侍女还留着。大宅院里冷冷清清的。

余掌柜住在后院,妻儿都在、正伤心哭泣.见乔老爷去而复返,还带了两个人来,有些意外.余掌柜认出了左少阳,知道他是贵芝堂的郎中.对苗佩兰却不认识。

余掌柜对乔老爷道:“乔翁,你还来做什么?你别指望苦苦哀求我就会松口。”

乔老爷道:“我没指望你松口,我是给你引荐一位名医,很可能能让你重新站起来的名医!”

余掌柜一余又惊又喜:“谁啊?”

乔老爷一指左少阳:“这位想必余翁认识……”

“认识,他不就是贵芝堂挂枝郎中的儿子吗?前几天大将军册封的的什么.拥军楷模,.怎么拥到我家来了?、

听这语气有些酸酸的.显然是余掌柜对两家的不同境遇的的不满。

左少阳躬身拱手单:“我对余老伯您仗义疏财.开粥厂放粥济民的善举十分的佩服。也为老伯您的遭遇深表同情。我跟乔老爷一起来.

没别的意思.只是想探望一下老伯的伤情,表示一些慰问之意。”

余掌柜听他说话谦卑.执礼甚恭,倒有些意外、语气也稍稍和缓了一些:“多谢.请坐吧!”

余掌柜的儿子忙拿来圆凳.让三人坐下左少阳道:“我能替余掌柜查看一下腿伤吗?”

“听说你给人接骨,一点都不痛.是吗?”余掌柜对贵芝堂近期发生的事情多少还是了解的“雕虫小技而已.如果于老伯愿意让我看看腿伤,我或许能想出治疗的办法来。.

余掌柜长叹一声:“唉,不行了.连惠民堂的倪大夫都说没得救,你一个小郎中又有什么办法呢?、

乔老爷在一旁道:“余翁,我家巧儿腿也断了,在惠民堂也看过,倪大夫也说了没治.骨折治不了肯定残疾。送到贵芝堂.小郎中说只要有阴沉木.可以把骨头接上……”

“哦?”余掌柜冷笑一声“我明白了.说到底,你们还是为了我的阴沉木茶桌来的。要是这样.就请回吧。

左少阳道:“余老伯.巧儿姑娘的骨折是大腿骨,而且有外伤,没办法用夹扳固定.如果不及时固定,只怕真的只能残疾一辈子了。但如果现在能及时固定.还可以有很大希望完全康复,跟平时一样行走”。

余掌柜冷冷:“他女儿的骨折,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用我的传家宝来帮他?

左少阳和乔老爷都知道余掌柜本来是个热心人.乐善好施.没想到因此倒霉.不禁粮食全部被挫走.自已也被打折双腿,以至性情大变,才说出如此冷漠的话来。所以也不生气。道:“这阴沉木价值千金.老伯不愿意拿出来,我们完全理解,自然不敢强求。不过.并不是所有的骨折都需要用阴沉木的、不知道老伯的腿伤怎么样,能否让看看.或许能替老伯想点办法。一一反正就这样下去也是双腿残疾.

为什么不让我瞧瞧,如果能想到办法,能让老伯重新站起来.岂不是好事吗,”

这话让余掌柜心中一动,他自然很不甘心自己下半辈子坐在轮椅上.但凡有点希望.还是不愿意放弃的,何况听说这小郎中近日替不少人治疗骨折.效果很不错,便有心让他看看。回头瞧了瞧夫人余夫人自然更是希望如此,抹着眼泪道“是啊老爷.就让左公子看看吧。人家主动送医上门.没有这本事是不会来的余掌柜的儿子也附和着劝余掌拒让左少阳看君余掌拒这才点点头“那就麻烦小郎中看看吧。,“好.老伯被打折的部位是膝盖吗?.

“是的,两条腿的膝盖都打烂了左少阳慢慢把余掌柜宽腿裤往上卷,露出两个膝盖。已经红肿变形.大腿上布满了杖伤。

左少阳小心地用手抚模伤处检查,良久.缓缓道:“余老伯这伤果然非常重,左边这条腿的膝盖股骨下端内外裸.胚骨和骸骨全部碎裂了,这种骨折难以整复.也难以固定、以我现在的本事.还没办法修复

余掌柜大失所望.苦笑瞧着他左少阳又道:“不过,老伯右腿的骨折相对要轻一些.我能把它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