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63章 推崇

第263章 推崇

“真的吗?家余掌柜这家急声问道n

“是,左少阳道,“这各腿的杖击稍稍偏上,所以膝盖处径骨和脍骨髅没有骨折,但是,腿骨下端没腿骨髅碎裂成好几块,是粉碎性骨折。这种骨折很麻烦,即使复位之后,如果不采取适当的办法进行固定,很容易再次位移,使用夹板没办法进行理想的固定。现有的固定方法,都不能完成这种骨折的固定要求,所以,这样的骨折,也就没有康复的可能,残疾也就难以迹免。”

余掌柜冷笑:“说了半天,还是等于没说!”

“余老伯别着急,我还没说完呢。”左少阳微笑道,“不过”我从一位老铃医那里学来了一些接骨的办法,很有效,可以给老伯试试。”

余掌柜淡淡道:“是吗?

“是的,老伯的骨折跟巧儿姑娘有些相似,都是大腿骨骨折,所不同的是她的骨折处在中段,只有一处骨折”但是有开放性创伤,而老伯的,是在下端以及股骨髅处,有多处骨折除是粉碎性的,是闭合性骨折。两者治疗各有各的难处,但有一样相同,便是你们的伤都有软组织损伤,肿胀严重,不能使用夹板固定,但可以使用一种外用固定器进行固定,我可以给老伯解释一下老铃医教我的这种接骨办法,老伯可以听听是否可行……”

“好啊……”余掌柜压根不相信,但听听也无妨。

“能拿纸笔来吗?我画图之后好讲解。”

余掌柜量儿子忙去取来纸笔,左少阳在圆桌上画好示意图,指指画画说道:“我会给老伯服用一种汤剂,可以让老伯昏睡而感觉不到疼痛,这样就能顺利进行整骨,这这尴这……”

余夫人惊喜问道:“听说你给人接骨”病人都感觉不到痛家原来是服用这种汤剂啊?还说你有什么仙丹呢!”

“呵呵,”左少阳笑了,接着解释道,“我会在你的股骨髅和骨干上钻空除穿入需要的骨针家插入骨头里,然后用手法进行牵引复位”完了之后,用根据称骨折位移的情况,将压垫放在适当位置,用小夹板进行外固定,再把这个支撑杆固定”调解伸缩管都使牵引力恰好维持在骨折断端良好的对位上就行了。当然,还要用药防止穿透的伤口化胳。过一段时间,等断骨接好之后,再把固定器拆除就行了。使用这种接骨方法,你可以很快进行康复练习,如果顺利”你的右腿应该能恢复原先功能。

将来拉着拐杖也能行来,不用整天坐在轮椅上了。”

余掌柜一家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接骨法家乔老爷也没有听说,都有些傻眼,听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不禁面面相觑。

左少阳知道他们不相信自己的技末,虽然自己前面已经有过一些成功的接骨案例,但是都是使用夹板等传统接骨法。这种外固定器进行骨折固定接骨的办法”也是现在近百年才出现的最新整骨科技成果,古提自然不知道。

左少阳现在已经学会保护自己,绝不强求家否则一旦失败,会惹来无尽的苦恼。所以明白说道:“说实话,这种接骨方法我也是第一次使用,虽然我知道肯定有效,但是我不敢保证一定不会出错,我只能尽力而为,在我做手末之前都如果你们同意由我实施这种接骨手末,我会把相关风险告诉你们家让你们知道可能出现的后果,如果你们同芯出现这些后果的时候”不追究我的责任,我才能给你们治疗。”

“什么后果?”余掌柜问道。

左少阳便把手末风险包括麻醉风险都告诉了他们。

听完了之后,余掌柜没乔老爷更傻眼了,本来就不太信任的”现在这么一说,就更没了主意。

左少阳道:“不着急,你们可以慢慢想除我先回去了。”

说罢,留下乔老爷他们一起商量,左少阳由苗佩兰搀扶着,两提离开了余掌柜家。

左少阳估计他们会同意的除所以不急着返回药铺,先来到衙门找到了姐夫侯普,说了自己晚上要加班做手末,托他跟巡夜的捕快说一下,铁匠铺的加班做好器械之后,帮忙送一下。

侯普当即答应了,带着他找到了范捕头说了,范捕头满口答应,指派了一个捕径宵禁之后等在铁匠铺里,等他们做好了,帮忙送到贵芝堂。

说妥之后,左少阳又来到铁匠铺,告诉铁匠,追加定做一副外固定器。做好之后交给等候的衙门捕快送来。又追加了工钱,铁匠自然答应了。

回到药铺,药铺里有几个病人,父亲正在诊病,都是些外感病,左少阳感到有些果,躺下休息会。

天黑关城门之前,木匠李大壮的三个兄弟汗流浃背地回来了”一人背了个背筐,里面或多或少装着采挖回来的三七。

称了之后总共有四斤,梁氏他给了他们四个馍馍,这样,加上李大壮每天工钱八个馍馍,他们一家五口人,一天就有十二个馍馍吃。光吃馍馍都差不多能吃个半饱了,如果在加上野菜,就更没问题了。

李大壮四兄弟感激涕零,表示第二天一大早就上山采,有经验之后”应该能多采挖一些换馍馍的。制作新绷带需要三七的量比较大,当然能采挖到越多越好了。

起更之后,病人看完病陆续都回去了。这时”铁匠铺的人来了,把先前定做的一副固定器送来了,左少阳检查之最,完全符合自己设计要求,很满意,叮嘱他们加班尽快把第二幅做好。

那铁匠满口答应”说有了前面一副制作经验”后面一副就快了。

现在粮食都分到各家手里了,所以左家、苗家没乔家都是分开吃饭。

白芷寒已经做好了饭菜,饭现在吃的是大将军给的白米饭,菜有大将军给的猪肉,还有上次买的大白菜。

饭菜都是白芷寒下厨做的,因为家里除了盐巴,什么佐料都没有,加上白芷寒左手受伤,饶是如此,简简单单一道猪肉炖白菜,也做得香啧啧的让人馋涎欲滴。

一家人坐下吃饭”倪智在家里已经断粮了,吃的野菜糟糠,他是娇生惯养的惯了的,哪里吃的这般苦,所以几乎没吃什么东西,饿得眼睛发绿,也正是因此”倪母觉着这外孙子只怕这样度不过这场饥荒除才迎着心肠厚着脸求上门,把孩子送到贵芝堂当学徒,混口饭吃。

连着几天都没吃到大米和肉了,倪大夫留在左家当学徒的儿子倪智吃得格外香甜,加之白芷寒做的饭菜味道又很香,更是让倪智嘴巴砸吧得跟小猪崽吃食似的,让人看着都很香。

左少阳也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饭菜了,将一大碗白米饭吃了个精光,舔了舔嘴巴”板着脸道:“看样子以后不能让芷儿做菜了!”

梁氏问:“为什么?

白芷寒也吃惊地瞧着他。

“做这么好吃,饭菜要不够吃了!”

大家这才知道他是在开玩笑,都笑了。左贵也微笑点头道:“嗯,这饭菜做得是很不错。芷儿的厨艺当真是一流的,就算金玉酒楼的大厨都做不出这个味道来!”

倪智小嘴眨巴两下,意犹未尽道:“姐姐做的饭菜比我们家的好吃多了,我都差点把舌头帮吞下去了。”

一家人又帮笑了。

白芷寒俏脸微红,道:“以后有了佐料配料,应该能做更好一点。

正说着话,有人拍门,白芷寒跑过去开门,却是乔老爷夫妻和余掌柜一家人,当然余掌柜是被家人用软榻抬来的。软榻枕头边,放着一个大包裹。

左贵没左少阳都迎上去便左贵让梁氏泡茶,余掌柜摆手说不用了,趴在软榻上,对左少阳道:“左公子,我没乔老爷商量过了,也托人问了那些到你们药铺找你接骨的人,都说很不错,还问了倪大夫,他不停夸赞你的医末很高明,很多地方已经超过他的医末了……”

左少阳一听笑了”倪大夫其实对自己接骨末了解不深,不过他儿子在自己药铺里混饭度饥荒,他敢说不行吗?只要他说行,便可以让很多人放心让自己施治,这倒是件好事。

余掌柜接着说道:“老朽思前想后,与其后半辈子躺在**,不如赌一把,赌对了,便能站起来,瘸看来也是好的,至于诸般可能出现的危险,也顾不得了,这叫做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所以决定了”就劳烦左公子施治吧!

左少阳忙问道:“那阴沉木?”

“抬来了,左公子自己选除反正也就是一张茶桌,锯掉一条腿,能换回人的一条腿,那就太划算了。再说了,这茶桌本来就是奇形怪状的才好看,断了一各腿,让人变换一下形状就可以了。”

“那太好了!我先看看。”

余掌柜的儿子拎过余掌柜枕边的那个大包裹,放在长条几案上打开”只见一张小茶桌乌黑铮亮除造型古雅”靠近了闻,有一种淡淡的幽香。伸手指轻轻一弹”有金戈之声。用手指甲在里面使劲花了一下,连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左少阳赞道:“果然好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