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65章 身份暴露

第265章 身份暴露

那军官在城楼上来回走着对下面的饥民们大声道:“大家就在附近山上采摘就行了,千万不能往双槐镇和太和镇那边去,敌军驻守在那边,以前逃往那些方向的百姓,不少人被乱箭射死了,所以千万别过去。另外,不要上山,更不要企图翻山逃走,因为探马已经查明,整个合州四周的山上,都有敌军布防,从前几曰情况来看,敌军对半山以下采掘野菜的百姓不伤害也不干涉,但是,对于过了半山的,会驱逐下来,对企图翻山逃走的,会射杀。所以希望乡亲们不要冒险!”

那军官反复说了几遍之后,这才下令开城门。

城门一开,城楼下人山人海的饥民开始慢慢涌动着往城门楼方向挤。两边的兵士大声呵斥着不要乱。

因为左少阳有拥军楷模的头衔,旁边的饥民都不敢挤他,带着女扮男装的苗佩兰和李大壮三人顺利地出了城。

这些饥民们一出城,立刻便四散开了,争先恐后往四周的山上跑。也有一部分沿着官道往双槐镇方向跑。看样子这部分百姓不信邪,还是寄希望于敌军不杀百姓,准备逃进双槐镇去,好得一条活路。

左少阳腿伤了走不快,所以三人慢慢落到了后面,沿着官道往前走。走了半个时辰左右,前面便是一片峡谷。苗佩兰道:“左大哥,马上到鬼谷岭了。”

他们走的官道是沿着石镜河修的,一边是山坡,一边是河谷,奔腾的石镜河穿入鬼谷岭,河道变窄,流速很急,撞在河边巨石上,轰鸣震耳。

左少阳只能大声问道:“鬼谷岭上都是金银花吗?”

“很多,开花的时候,一片山银白色的很好看的。”

“在哪啊?”

“在山谷里面的山坡上,这里看不见的,要进了山谷才能看见……”

刚说到这,便听见远处人声嘈杂,一大群饥民争先恐后往回跑,惨叫声哭泣声不绝于耳。正是抢在前头准备逃往双槐镇的那伙饥民。

三人都吃了一惊,站在路边观望。苗佩兰已经放下背篓,悄悄摸出了柴刀拿着。

饥民们跑过身边,左少阳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一个饥民认出了他是拥军楷模,急声道:“左楷模,快回吧,鬼谷岭山口那驻扎有敌军,凡是靠近的百姓都会放箭,已经射死了十几个了!正用骑兵追赶我们呢!”

左少阳抬头一看,果然,远远看见一队骑兵驱赶着百姓过来了,一支支飞箭射过来,没有朝人群射,只是驱赶而已,对跑出队列往山上跑的,便放箭射死。

李大壮急声道:“少爷,咱们也快跑吧?”苗佩兰没吭声,只等着左少阳的决定。

左少阳摆手道:“等等,别着急,敌军好象没再接着追了。站在了原地。”

“是吗?”两人都忙踮脚远眺,果然,敌军已经勒住马头,只是大声吆喝着、警告着。

等这些饥民都跑过去之后,敌军勒马准备回去,左少阳道:“走!”

李大壮吓了一跳:“少爷,别过去了,敌军会放箭的!”

“不去,我们就采不到需要的药!”左少阳仔细观察了一下,低声道,“我们就这样过去,他们应该不会直接放箭的。跟在我后面,看我的,如果能蒙混过去,就过去,否则,他们只有四个敌人,佩兰,你注意,只要看势头不对,立刻动手!他们都是弓箭手,只有弓箭没有刀剑,我们只要贴近,他们的弓箭就发挥不了作用。——你们两别说话,把背篓都放下,照我的样子做!”

说罢,左少阳一手拄拐,一手高举快步往前走,嘴里大叫着:“不要放箭啊!我有话说!”

苗佩兰也赶紧把背篓放下,见他举着一只手,便也跟着高举一只手跟在后面。李大壮很惶恐,但也不好独自逃跑,一咬牙,放下背篓,也学着样子举着一只手跟上。

那四个敌军弓箭手骑兵见三个难民举着一只手过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见他们只有三个人,其中一个还是拄着拐杖的瘸子,身上也没有武器,听他说有话,便勒马站住了,也不警戒,等他们靠近了,才厉声道:“干什么?”

左少阳忙站住了,陪笑道:“我是郎中,我有两个病人快死了,我想上山采药,这种药只有后面的鬼谷岭上才有,几位兄弟能否通融一下,让我们过去采药,采了药我们就回城里去,绝对不乱跑。”

几个弓箭手商量了一下,一个高声道:“郎中采药也不行,立即回去!”

左少阳拄着拐杖举着一只手又往前走了几步:“求你们了,这药很重要,如果采不到,两个病人都会死的!”

“不行!说了不行就不行!立刻回去,再往前就放箭了!”一个弓箭手挥了挥手里的长弓。

左少阳站住了,正要继续恳求,一个弓箭手突然咦了一声,纵马过来,上下打量着他:“你是郎中?”

“是啊?”

“哪里的郎中?”

“贵……,嗯,我是惠民堂的郎中学徒。”

剩下三个弓箭手也纵马过来,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先前那弓箭手点点头,继续上下打量着左少阳,对其他三个弓箭手道:“你们没听说吗?前几天城里官军封赏了一个什么‘拥军楷模’,是个年轻郎中,是什么贵芝堂的,听说那小子上阵救治伤员,这也就罢了,还一个人杀死了我们二十八个兄弟,为此腿上负了重伤!——会不会是他?”

左少阳暗自叫苦,大声嚷嚷道:“我怎么会杀人呢?平素我连鸡都没杀过……”眼角瞧着苗佩兰,苗佩兰便利用左少阳说话吸引敌军注意的空档,从旁边悄悄靠近。

那几个弓箭手盯着左少阳,叫道:“把他们都带回去严刑拷打便知道了!”

说着,刚才挥舞长弓的弓箭手立刻抽出箭准备警戒,其余三人纵马过来抓人,他们三人中因为李大壮的身材最高大,两人抓向李大壮,另外一人抓向左少阳,而暂时忽略了瘦小的苗佩兰。

这个忽略对四个敌军却是致命的。

苗佩兰手中没有武器,唯一的柴刀放在了远处的背篓里,不及取来,眼看那弯弓搭箭的敌军骑马站在路边,下面就是奔腾的石镜河。

苗佩兰一个箭步冲上去,两掌猛力推出,嘭的一声,将那搭箭警戒的敌军连人带马撞得飞下官道,惨叫声中,落在河谷边的石滩上,正好头朝下,顿时脑浆迸裂而死。战马也摔伤了起不来,长声嘶叫。

剩下三个敌军大吃一惊,勒马回头看,苗佩兰已经箭步上前,一把抓住一个敌军腰腿,运劲一抡,将这敌军从马上扔了出去,远远落进了石镜河奔腾的河水中,几个沉浮便不见了。

另一个敌军已经取出弓,来不及抽箭,纵马用马头挡住苗佩兰不让他过来,这敌军注意力全在苗佩兰身上了,不留神旁边的李大壮,从后面扑上去抱住那敌军,将他摔下马来。头盔也飞了,李大壮抓住他头发,将他脑袋往地上撞,这一带官道又是开凿石壁修出来的,地上都是石头,李大壮力气也很大,没几下,那敌军脑袋已经头破血流,脑浆迸裂而死。

苗佩兰扭身要去抓最后一个敌军,可那敌军已经拨转马头往回跑,便听嘭的一声,马失前蹄,连人带马摔在地上,脑袋正好撞在路边一块巨石上,脖子断裂,也当场死去。

却原来是左少阳见他纵马要跑,急忙将手里拐杖伸出一拌,将那敌军拌了个马失前蹄,冲力太大,摔死在路边的巨石上。那战马爬起来,飞奔着跑了。

这几下鹘落兔起,三人先有准备,几乎同时发难,合力将四名敌军弓箭手击毙。厮杀之时,忘了害怕,眼看三具尸体躺在当场,这才感到后怕,苗佩兰已经经历过这种场景还好一些,左少阳本来就是医生,看惯了生死,也经历过生死搏杀,但是李大壮是第一次遇到,还亲手杀了一人,此刻两股战战,无力地坐在了地上。

左少阳对苗佩兰道:“赶紧把尸体都扔进河里去,别让别的敌人看见,咱们就惨了——对了,记得把耳朵割了,回去有赏金的!”

苗佩兰忙摇头,让苗佩兰杀敌她敢,那是因为敌军要杀自己或者自己的心上人,迫不得已出手,但是要她去割敌人耳朵邀赏,她却不干。

坐在地上的李大壮一听有赏金,急忙一骨碌爬起来:“我来割!”敌军身上只有弓箭没有刀剑,李大壮跑过去把两个箩筐拿了过来,取出柴刀,大着胆子把路上两具尸体耳朵都割了,又下到河谷里把摔死的那尸体耳朵也割了,问左少阳道:“少爷,这耳朵割下来了,怎么办?”

左少阳道:“回去之后交给樊队正,让他帮忙去邀功请赏。一对耳朵一贯钱呢!”

李大壮惊喜道:“是吗?太好了,正好咱们三人一人杀了一个,每人一贯,嘿嘿,可惜佩兰扔到河里的那个给冲走了,要不然还可以多得一贯呢!”说着把耳朵放进了箩筐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