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66章 冲上去

第266章 冲上去

他们说话这工夫,苗佩兰已经把三具尸体都扔进了河里,四匹战马除了摔下河谷受伤的那一匹之外,剩下三匹趁乱已经撒腿往回跑走了。苗佩兰指着河谷上摔伤的战马道:“这马怎么办?”

左少阳道:“这可是上好的粮食,把他它杀了,肉割下来藏起来,等我们采药回来再运回去。——动作得快一点,那几匹战马跑回去,我担心敌军很快就会来查看情况。”

李大壮道:“好,我来”

他正要下河谷,苗佩兰脸色一变,道:“来不及了敌人已经来了”

左少阳吃了一惊,侧耳细听,果然隐隐听到马蹄声轰鸣。急忙道:“快上坡躲起来快”

苗佩兰捡起地上一副弓箭,背上背篓,跟李大壮两人搀扶着左少阳,爬上了小山坡,钻进了树林里。

刚钻进树林,便听见下面官道上马蹄声急,有人叫道:“下面有咱们的马,摔伤了,应该是这里了”

“搜四处搜”

听到这话,左少阳他们没命地往山上爬。随即听到下面敌军叫道:“山坡上有脚印”

“追可能是伤了咱们兄弟的敌人,追上去将他们碎尸万段”

苗佩兰急忙站住往下一看,却原来山坡上树林茂密,遮住阳光,下面的积雪难以融化,积雪都很深,他们慌不择路往上爬,地上便留下了成串的脚印。

苗佩兰把背篓和弓箭递给李大壮,弯腰将左少阳背在背上,没命地往山上爬。李大壮虽然是男的,却也没她动作快,气喘吁吁跟在后面,越落越远,苗佩兰只好站住等他上来,一手拉住他往山上爬。

她背一个拉一个,在积雪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往上逃,速度还是很快,下面追踪上来的敌军被摔下了,声音渐渐小了,最后都听不见了。苗佩兰还是没有停,喘着粗气往上爬。

眼看爬过半山腰了,左少阳想起出城时那军官说的话,山峦上都有敌军把守,对超过半山腰再往上企图翻山逃走的百姓,敌军会放箭射杀的,急声道:“佩兰,别往上了,上面有敌人,先倒退着踩原先的脚印往下走,等听到敌军声音的时候,就横着往鬼谷岭方向走,咱们要去采药的李大哥,你在后面用松枝扫掉地上的脚印,这样敌军就找不到咱们了。”

苗佩兰急忙答应,跟李大壮两人小心地倒退着踩着地上的脚印,慢慢往山下退,退了一会,又隐隐听见山下追上来的敌军虚张声势的叫着:“我看见你了,快出来,不然放箭了”“快点出来投降”

左少阳忙道:“好了,横着走李大哥扫掉脚印”

苗佩兰背着左少阳横着往鬼谷岭方向走,李大壮拣了一根松树枝,在后面扫掉地上的脚印。这样一直横着走出老远,都听不到敌军的声音了,左少阳才道:“行了,佩兰,敌军现在找不到我们了,放我下来,我自己走吧。”

苗佩兰虽然力气大,但是背着一百多斤的左少阳爬上山坡,跑了这么远的路,还是累得气喘吁吁两脚发软,听这话便把他放了下来,搀扶着他继续横着往前走。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便看见了金银花,果然漫山遍野都是。

他们开始寻找落花。因为现在花还没有开,但是地上有不少以前掉落的枯萎的花,有的落在石头缝或者刮到岩石下,躲过了日晒雨淋,枯萎了的,这种虽然是开过花枯萎的,但也比金银藤的解毒效果好。

山上到处都是金银花,很快便收集到了足够多的了,接着,左少阳又开始寻找需要的其他药材。

这鬼谷岭还真是个药材宝库,很快便找到了需要的半枝莲、白花蛇舌草等药,但是,长在高山上的紫背天葵子却没见踪影。这种药长在海拔一千到四千米的高山上,看来,只能爬这鬼谷峰了。

鬼谷峰已经能远远看见了,果然半个山峰都隐入云雾之中。十分陡峭,

左少阳抬头瞧着那山峰,叹了口气,对李大壮道:“这山峰爬上去再下来,至少要一天的时间,李大哥,你先把采到的药带回去,我担心草儿姑娘的病熬不过今晚上。草儿姑娘的药已经全了,回去就让我爹配好给草儿姑娘服下。我和佩兰爬鬼谷峰采紫背天葵子,估计要等明天早上才能返回城里了。巧儿姑娘的伤口化脓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你把现在采到的药先让我爹配好给巧儿吃,应该能很大程度上缓解化脓的。”

李大壮道:“我还是陪少爷爬山吧……”

“你速度太慢,还比不上佩兰背着我速度快,万一遇到敌人,佩兰还得照顾咱们两个,还不如你先把药带回去。佩兰只照顾我一个,遇到敌人会相对轻松一些,人少也好躲藏。”

李大壮有些不好意思:“那好,我先把药带回去。少爷、佩兰,你们千万要小心啊。”

左少阳道:“你也要小心,遇到敌人不要慌,也不要硬拼,就说出来采野菜迷路了想回城。敌军一般不会射杀百姓。”

“好的。”李大壮答应了,背着一筐草药下山去了。

左少阳将拐杖藏在了积雪里,道:“这玩意不能用了,太显眼,刚才就引起敌人怀疑了,你搀扶着走就行了。后面我们万一遇到敌军,你千万别说话,装哑巴,以防敌人听出你的女声来。而且,不到万不得已,也不要动手。”

苗佩兰答应了,背着箩筐搀扶着左少阳,两人开始往鬼谷峰方向爬。

爬了好一会,突然,听到前面有人厉声喝道:“干什么的?”

两人大吃一惊,急忙抬头望去,只见对面站着三个敌军,都是弯弓搭箭瞄准了他们。原来是敌军的巡逻队。

左少阳不敢再说自己是小郎中采药,立刻高举双手,苦着脸道:“别放箭,我们是逃难的老百姓,城里没吃的,都快饿死了,想出去逃条生路,几位兄弟行行好,放我们过去吧?”

“谁也不准过去,立即回去,否则就放箭了”三人拉开了弓箭。

双方距离有十数步远,没办法偷袭,只能想别的办法,左少阳急忙道:“好好我们马上回去别放箭啊。”

说着,扶着苗佩兰的肩膀,慢慢往山下走。

走了一段路,左少阳回头看看,估计离那几个敌军岗哨有一箭的距离了,低声对苗佩兰道:“你拿箩筐我背着,然后你背着我,敌军岗哨不很密,两个岗哨之间有间隙,咱们从这里往上冲,估计就是敌军岗哨的间隙,不要停,只管往上冲两边距离差不多都超过一箭远,很难射中咱们。就算射中也力度不大了,不用怕,你速度快,咱们就跟他们比速度,往山上爬”

“好”苗佩兰深吸一口气,背着左少阳朝山上飞快地攀爬着,刚刚往上冲了一段路,便听到远处传来敌军厉声呵斥:“站住再不站住放箭了”

左少阳低声对苗佩兰:“不要停,加快速度”同时高声叫嚷:“别放箭,我们是派到衙门里的细作,我们有紧急情况要禀报,别放箭啊”

一个弓箭手有点愣,放下弓箭回头道:“是我们的人哟。”另一个弓箭手道:“先查问清楚再说,——喂,你们站住”

左少阳大声嚷嚷:“不行啊,我们有急事要报告,不能等……”

说话间,苗佩兰速度加到最快,转眼间边冲到上面去了。

那兵士终于反映了过来,大叫:“放箭他们不肯站住,肯定不是咱们的人,快放箭”

随即,几支利箭飞射而来,落在了他们几丈远之外。双方本来就相距差不多一箭远,苗佩兰的速度又很快,说话间便已经超出弓箭射程。

便在这时,左前方的敌军也发现了他们,大声喝令站住,左少阳故伎重演,又嚷嚷说是细作回来禀报情况,这一次敌军很快反应过来了,下令放箭,但是苗佩兰的速度很快,双方相距也差不多到了弓箭的最远射程,加之有树林遮挡,敌军弓箭手的箭大都被树木挡住了,没挡住的还没射到身边就坠落了。

敌军大呼小叫往上追。左少阳手里一直握着那张长弓,这弓只是一般兵士用的,所需力度并不太大,拉弓满月,回身大喝一声:“看箭”一箭射了过去。

他们捡到的这弓箭的箭,是一种白色羽毛的,射出之后,带着一道白光。

左少阳没学过射箭,而且双方相距百来步,自然射不准,不过他是从上往下射,箭去如虹,虽然箭高出敌军脑袋数尺,但扫落了一片树叶,树上积雪纷纷落下,下面的追兵吓了一跳,大声叫道:“小心啊,这厮有弓箭”

追兵速度明显放慢了,用树木遮挡着往上追,左少阳之所以大声叫喊对方看箭,就是希望敌军知道自己有弓箭,不敢太过逼近。

由于敌军害怕他们射箭,不敢太过逼近,这一来,就更追不上苗佩兰了。很快就被她远远甩到了后面。到后来连声音都听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