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67章 鬼谷峰

第267章 鬼谷峰

这上面已经没有了敌军岗哨,再往上奔出一段路之后,苗佩兰又学着先前的做法,踩着脚印倒退着下来,可是往下退了一段路,还是没有听见追兵的声音,他却不知这些追兵以为只是逃难的灾民拣了一副弓箭而已,也不知道他们在下面官道上杀死了四个敌军,所以没有死命追击,追了一段路就懒得追,退回去了。

苗佩兰还是不放心,又背着左少阳倒退着横着往旁边走,边走边用松枝扫掉地上的脚印。横着走出数里,这才又折往上攀登。

左少阳让她把自己放下来走,苗佩兰担心敌军追上来,一口气又往上爬了好半天,这才把左少阳放下来。累得她一屁股坐在雪地里直喘粗气。

他们已经来到鬼谷岭的主峰鬼谷峰下,抬头看去,还是看不到云雾深处的主峰。

苗佩兰休息了一会之后,起身砍了一根粗树枝,做了一根简易拐杖给左少阳拄着,自己在旁边搀扶着她,又开始往主峰上攀爬。

一路上,左少阳搜寻着有可能生长紫背天葵子的地方,但是没有见到踪影。

都快爬到云层处了,四周的群山都已经在脚下,积雪也越来越深,还是没有发现紫背天葵子。估计是还没有到达紫背天葵子生长的高度。

两人索性加快步伐往上爬。山峰越来越陡峭,到后面,左少阳腿伤已经上不去了。苗佩兰便背着他往山上爬。同时一路用树枝扫开积雪搜寻着。

不知爬了多久,两人都累得腰酸背痛的时候,发现四周的云雾变得稀薄了,远远看着还能瞧见数十步远的树木,再往上爬了一段,周围的云雾又变得浓浓的如牛奶一般。

云雾中,突然苗佩兰惊叫了一声,一把拉住了左少阳:“小心”

左少阳忙站住,定睛一看,只见几步远的地方,出现了一道悬崖。

苗佩兰道:“我去看看”说罢,小心地试探着往前走到悬崖边,望下看了看,回头道:“下面也是云雾看不见底啊。”

“扔块石头听一下声音,看看有多深?”

“好”

苗佩兰拣了一块石头扔下悬崖,两人竖耳倾听,那石头扔下去竟然如石牛入海,听不到声响回应

苗佩兰和左少阳面面相觑,这悬崖太深了,掉下去,只怕得粉身碎骨

苗佩兰道:“不会是走到山顶了吧?”

“你再往前扔一块石头,看看对面有没有峭壁。”

“好”苗佩兰拣了一块石头,用力朝对面云雾中扔去。便听到当的一声响,好象砸在了石壁上,接着有稀里哗啦石块落下去的声音,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听不见了。

左少阳道:“看样子对面也是悬崖,也就是说,应该还有路过去的。咱们沿着悬崖往前面走,看看能不能绕过去。”

两人顺着悬崖边往前走去,走了好半天,越走越往下了。

左少阳道:“不对,咱们回头走吧,看看另一边有没有路。”

两人又返回往,在浓雾中摸索着沿着悬崖边往另一边走,刚走了没一会,苗佩兰突然站住了,低声道:“哥,好象有人说话”

左少阳急忙站住不动,仔细听了听,也低声道:“是有人说话,而且不止一个人”

“会不会是敌军?”

“不太像,”左少阳侧耳又听了一会,“谈论的好像是佛教的事情。莫非是和尚?先躲起来”

两人藏身在一块大石头后面,那声音近了,一个女子的声音道:“大师,你们寺庙里真的有吃的吗?”

“当然,女施主不用担心,有老衲吃的,就有姑娘吃的。”

另一个男人的声音道:“可是我们一共有三个人哟,加上你就四个了,有四个人的粮食吗?”

“有,是老衲和诸位师兄弟多年来下山化斋得来的谷米。后来诸位师兄弟有的圆寂了,有的还俗了,有的云游去了,到最后只剩老衲一个人还在山上修行。听说山下两军对垒,百姓生灵涂炭,老衲出家之人,慈悲为怀,所以下山助人,看到需要帮助的人,就领上山来吃住,等安全了,再送他们下山。老衲已经接送很多批人了,上一批的还剩四个没走,留在小寺里呢。”

那女的又问:“你们寺庙来去自由吧?”

“嘿嘿嘿,女施主问得好生奇怪,老衲不是官府,如何能强留人在寺庙?自然是来去自由的了。”

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咯咯笑道:“太好了有些什么吃的?”

“白米白面,蔬菜豆腐。——豆腐是老衲自己做的,只是没有肉食。”

那男人道:“可以自己打猎嘛,我看见这山上还是有些野兔啥的”

“善哉施主不可妄动杀机,若要吃肉,施主还是不随老衲上山的好”

那男人嘿嘿笑道:“老子是当兵的,军营里粮食都快吃光了,剩下的都留给当官的了,老子不想饿死,出来找点吃的。正好你说你寺庙有吃的,老子就跟你上山看看,若真有,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这年头能活着就行了,不吃肉就不吃吧先把命保住再说。”

一个女人嘻嘻笑道:“出来找吃的?你该不会是逃兵吧?”

那男人色厉内荏道:“谁是逃兵了……?我,我这是饿急了,出来找口吃的,吃饱了才能打仗嘛”

另一个女人道:“大哥别着急,就算你是逃兵也没啥,这年头谁都想活着。没什么丢人的。”

那老僧道:“前面是万丈悬崖,三位施主这边请,沿着悬崖边往前再行一段路,便是吊桥了,要过悬崖到对面鬼谷峰,这吊桥是唯一的路。”

接着,说话声渐行渐远。左少阳和苗佩兰互视了一眼,站起身高声道:“大师大师请留步”

云雾中看不见身影,那兵士紧张地喝问:“谁?谁在那边?”

左少阳道:“我们是上山采药的,有事请教大师。”

那老僧宣了一声佛号,道:“施主这边来,小心,旁边有悬崖。”

“多谢大师提醒”左少阳拄着树枝拐杖,带着苗佩兰循声走了过去,云雾中渐渐便看见了四个人站在远处。一个身材瘦小的老僧,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僧衣,慈眉善目的,单掌合什望着他们。旁边站着三个人,一个干瘦的中年人,穿着军装短衫,只是外面的铠甲没有了,手里握着一柄单刀。

另外两个,是十七八岁的少女,相貌长得普普通通,但一个胸脯丰满硕大,另一个却是个塌鼻子。不过,所谓“十八妙龄无丑女”,二女的身材都还很不错的。二女背上各自背着个蓝布小包裹,缩在老僧身后,紧张地盯着苗佩兰手里的弓箭。

先前寻找药材的时候,左少阳已经将手中弓箭交给苗佩兰,苗佩兰本来把弓箭背在身上的,刚才听到人声,担心是敌军,所以取下来了握在手里,搭上了一支箭。所以这几个人见苗佩兰手中握着弓箭,自然害怕。

苗佩兰急忙把弓箭放下。左少阳单掌合什道:“大师,我和舍妹上山来采药,采一种名叫‘紫背天葵子’的药材,只是四周都是云雾,根本找不到需要的药。适才听说大师在鬼谷峰上修行,不知是否见过这种药?”

老僧道:“施主要采的这种药长的什么样?”

左少阳便描述了一下药的外形。

老僧点头道:“有,就在小寺周围,生长着很多这种野菜。能食用。老衲平素便拿来当菜吃,味道还不错。”

左少阳喜道:“没错可以当菜吃的。我们一路找上来,到处都找不到。这下可算找到了。”

“是,这种野菜整个鬼谷岭只有鬼谷峰顶的小寺附近才有。其他地方自然找不到。”

“太好了,不知道能不能采摘一些回去当药?”

“当然可以,野生野长,谁都可以采的。呵呵,施主请随老衲上山采摘就是。”

“多谢大师”

“老衲法号‘了禅’”

“哦,见过了禅大师”

“施主贵姓?”

“免贵,小姓左。”

“原来是左施主,这边请”

了禅领头走在前面。那大胸脯的姑娘问道:“大师,这山峰到处都是云雾,您是如何知道路的?”

“老衲从小就在这里出家,多年了走习惯了。呵呵”

那塌鼻女问道:“这山峰为什么叫‘鬼谷峰呢’,好怕人的,山上真的有鬼怪吗?”

“真有鬼怪,老衲还能跟你们说话吗?”了禅笑道,边走边说:“鬼谷峰上终年云雾缭绕,难得有云开雾散之日,有的樵夫、猎户上山,失足坠落山岩。家中人见他们一去不回头,以为遇到鬼怪给吃了,又有人看见云雾中的怪石、树木或者野兽,看花眼了,以为是鬼怪,便四处乱说。结果,以讹传讹,就成了鬼神之说了。”

左少阳笑道:“原来如此,不过这山终年云雾缭绕,的确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也难怪那些人会猜疑遇到鬼怪了。”

塌鼻女问道:“大师,你是否见过鬼怪呢?”

“未曾见过。”

“那大师,这世上真的有鬼吗?”大胸女怯怯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