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69章 地窖里的宝贝

第269章 地窖里的宝贝

那兵士笑道:“大师,你这地窖的机关平素都是关闭的,了禅笑而不答。

大胸女瞪眼道:“喂!你问这些做什么?想偷粮食啊?”

兵士讪讪道:“不是啊,我也就随口这么问一下。大师对我们这么好,周济我们,等于救了我们的命,怎么能作出这等无良之事呢……”

这通道很短,一众人很快通过,便到了地下室里。

只见一大间地下室,整齐地堆放着一袋袋的粮食,前面放着两口大缸,一口盛着大半缸的精米,一口装着大半缸的白面。

左少阳打量了下一这地下室的藏粮,敌摸了一下,比自己藏粮至少多一倍。也就是说,应该有四五百斗,也就是有五千斤粮食以上!而且人家的都是精米和精面,比自己的黑面、糙米可值钱多了。

一众人都瞧得热血沸腾,兵士眼睛都瞪圆了:“哎哟妈呀,有了这么些粮食,老子就不担心饿死了!”,塌鼻女两眼放光,喃喃道:“我要有这么多粮食,这辈子就吃穿不愁了……”,大胸女也欣喜地望着,说道:“看见有这么多粮食,咱们住下也就心安了。等个一年半载的,仗打完了再下山。怎么吃都够了……”

左少阳道:“咱们出去吧,看见这么多粮食,我都担心我的眼珠子瞪得掉下来了……”

众人都笑了。了禅微笑道:“粮食虽多,但还得苹省,因为需要接济的饥民太多了。得为后人考虑。”

大胸女吐了吐舌头:“那是那是”能保住性命就行了。知足常乐嘛。一咦,还有一口箱子,这是什么宝贝?”

大胸女看见米缸旁边还放着一口箱子,藏在米缸侧面,地下室只有了禅手里的灯笼”刚好被米缸挡住了隐藏在阴影里”所以没注意。了禅手灯笼这么一动,便露了出来。见这箱子是铁皮打造,四个角还包了一层更厚的铁皮,锁扣上上面挂着一把沉重的大铜锁。

了禅道:“这是老衲这些年化缘得的银钱,准备过些年,等天下太平了”用来重修寺庙的……”

“哇!大师这么些年化缘得的银钱,肯定值不少钱吧。”,“呵呵,这么说吧,老衲准备修建一栋堪比我大唐皇家寺院的“法门寺,的寺院,嘿嘿”筹措的资金还差一些,却也差不太多了……”

众人一听,眼睛都瞪圆了。法门寺可是皇家寺庙,堪称大唐第一寺”规模宏大,气势恢宏,富丽堂皇”这了禅竟然说他这一箱宝贝是用来准备修建这样一座寺庙的,而且资金已经筹措大半了,那这一箱宝贝,只怕比那粮食还要值钱得多了。

众人都有些目瞪口呆,不过没打开箱子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或许是这老和尚吹牛的也未可知。

塌鼻女咽了一声口水,道:“大师,你这这么多宝贝,你就不怕人来偷来抢啊?”,大胸女道:“你这人真是的,大师都说了”这里有机关,不怕贼抢的……”

“是……”了禅笑了笑”指着墙上一个凸起的按扭道,“喏”这是里面的机关开关,用力往下一按,就会落下铁闸门,从外面是打不开的。等强盗走了,再按一下开关,铁闸门就会打开。外面也有机关开关,老衲有事下山的时候,才会启动机关,关闭铁闸门,外面的人也进不去的。”

“原来如此。”

了禅打着灯笼,领着众人出了地下室,然后把铁门锁上,盖板盖上。领着出了门”来到两排禅房前。迈步进了最外面一间。

这是一间大通铺,木板搭的一排。上面散乱着一些被褥。

了禅道:“小寺简陋,诸位施主只能将就了。男施主住这边,女施主住隔壁。”

塌鼻女道:“隔壁不是住着一对男女了吗?是夫妻吗?”

“是,原先你们没有来之前,他们夫妻住在隔壁,现在恐怕只能男女分开住了。小寺总共只有这几间屋子,大殿是供奉菩萨的,旁边小屋是老衲住处。这两间是小寺的禅房,适才那对夫妻住的那间紧挨着的是一小间厨房。另外,后院菜地还有一小间茅厕。实在没有更多的房舍可供居住。”

大胸女瞅了那夫妻进去的那间房一眼,嗲声嗲气道:“算了,人家小两口住着,强行分开也不好。咱们在贵寺避难,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只怕得长住些日子,我就住大殿里得了。一一供奉菩萨的大殿有门吧?”,“当然有。”

大胸女道:“那就好,那我和这两位姐姐就住大殿里得了,不影响大师修行吧?”,“不影响,呵呵,只是大殿有些空旷,四面漏风,只怕不能保暖……”

大胸女道:“这好办啊,找些纸把缝隙堵上就行了。唉,我是石镜河花船上伺候姑娘的,什么苦没吃过?**这些天,雪地里都睡过觉,有间屋子避风已经很不错了。反正我睡大殿里”两位姐姐呢?”大胸女望着塌鼻女和苗佩兰。

左少阳这才知道那大胸女跟塌鼻子不是一路的,也是刚认识。塌鼻子道:“我也住大殿吧,我也是跟人家当丫鬟的,也能吃苦。再说了”漏*点风没关系。总比睡外面强。”,苗佩兰缩到左少阳身后,低声道:“我们也住大殿吧,不过我哥腿伤了,我要和他在一起,好照顾他。”

了禅合什道:“原来二位是兄妹啊?那无妨,大殿左右两边都有帐幔隔开的,若不嫌弃,两位姑娘住一边,你们兄妹住另一边,被褥小寺有多余的,都是以前修行的师兄弟们留下的。就在老衲禅房里,等一会吃过晚饭,就拿出来……”

左少阳微笑道:“行啊,反正我们也就将就一晚上,明早采了药就告辞下山了。”

塌鼻女道:“什么时候开饭啊?大师?”

“马上!老衲马上去做……”

塌鼻子道:“我来帮大师吧?”,“不用了,多谢女施主。馍馍我都已经做好了,只要上笼屉一蒸就得……”说着,了禅去厨房做饭去了。

先前来的少年又从屋里出来,见到左少阳,点头哈腰打招呼。

左少阳确定那少年认识自己,便拱手道:“小哥贵姓?”

“回左少爷的话,小的姓丁,排行老三,都叫我丁小三。是回春堂药铺的伙计……”

左少阳吃了一惊,回春堂掌柜封郎曾经找自己买过方子,这少年是他们药铺的伙计,既然是同行,说不定就认识,他现在的身份,就怕遇到熟人,忙招手示意,让他到一旁说话。

苗佩兰搀扶着左少阳走到篱笆墙边,远远离开众人了,这才站住,丁小三跟了过来,笼着手哈着腰。

左少阳道:“你认识我?”

“认……”丁小三点头哈腰道:“您是贵芝堂的左少爷。前些天捐了十斗粮食给官军,大将军封你为,拥军楷模”骑着高头大马抬着匾额游行呢。我见过左少爷您。”

“哦?”,左少阳一听这话,有些吃惊,他现在最怕人家认出他是那个什么“拥军楷模”,万一被敌军认出来,那可不得了。忙道:“,轻声点!”

丁小三会意,赶紧压低了声音道:“左少爷您放心,我不会跟别人乱说什么的……”

“那就好。你怎么跑到这来了?”

“唉,你也知道,城里闹饥荒,饿死不少人了,我们掌柜的说粮价太高,没粮食养活我们这么些个伙计,就把我们都辞退了。我在城里要了几天饭,也要不到,饿得实在不行了,就出城采野菜野果,想逃到别的地方去,被叛军给拦住了不让过去,我就在山上乱转,就遇到了了禅大师。说山上寺庙有吃的,就带着我们躲过岗哨”上山来了。你们呢……”

“我们上山采药,偶然遇到大师,所以也跟了上来,准备住一宿就下山回去。”

“城里都没吃的了,回去做什么?”,丁小三一拍脑门,“对了,我忘了您是大将军封的拥军楷模,大将军应该不会让你们饿着的。嘿嘿”

远处,了禅大师抱着一叠被褥站在大殿门口招呼他:“左公子,老衲给你们送被褥来了!”,左少阳忙答应了,朝丁小三拱拱手,在蒂佩兰搀扶下,回到了夹殿。

丁小”三也回到了禅房。

禅房里”兵士正跟老者说话,见他进来,抱拳致意:“这位小哥请了……”

丁小三见他穿着没了铠甲的军装,腰挂一柄单刀,情不自禁打了个哆嗦,忙都拱手陪笑道“军爷!”,兵士大刺刺坐在通铺上,扫了两人一眼:“你们两仙……”是祖孙……”

那老者忙陪笑道:“不不,只是昨儿个遇到的……”

“哦”两位是做什么的?”,老者道:“老汉原本家里有几亩薄田,雇有几个佃户帮着种,小日子过的满红火的,可惜来了叛军……”,”刚说到这,又想不知道这军爷到底是哪一边的,不能乱说,忙改口道:“来了好多兵士,也不知道是哪边的,村里房舍都被烧光了,粮食都被抢走了,我家也不能幸免,好端端一座大宅子,给烧了精光,粮食也没了。一家人只好逃荒,儿子媳妇想逃到双槐县城里去,路上被乱箭给射死了。老汉逃到了这鬼谷峰上,挖野菜采野果吃,得亏遇到了这位好心的了禅大师,领我上峰,提供吃住。要不然,老汉只怕迟早得饿死。”,

支持修真世界请到首发站或书店购买大唐小郎中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