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70章 五眼六通

第270章 五眼六通

兵士又问那丁小三:“你呢?你是做什么的……”

“回军爷的话,小的是个店伙计。城里闹饥荒,店掌柜没吃的了,就把我们这些伙计给辞退了,我饿得实在不行,出城采野菜,遇到了了禅大师,说山上他的寺庙里有吃的,就跟着上来了。”,“那你们吃到了吗?”,“嗯,吃了,我们是昨天上山来的,一天两顿,每顿一个馍馍。还有一碗青菜豆腐汤……”

“还真有豆腐啊……”

“是,味道很不错的……”

兵士咕咚咽了一声口水:“厨房在哪里?我去瞧瞧看吃的弄好没有……”

“就在隔壁紧挨着的小房子里,大师做好了会送来的……”

“那早就饿死了,我去看看……”

说着,兵士抓起单刀,出了屋子,经过隔壁房间时,里面传来那男子的声音:“我可警告你,等一会馍馍送来了,你再敢当着大师的面把馍馍吃掉,信不信老子掐死你……”

“贱妾不敢了………”那女子鸡鸡低声哭着,哀求道:“贱妾真的好饿啊………”

“你饿老子不饿?三从四德懂不懂?孝敬丈夫是你的本份!等老爷我吃完了你再吃!你这么瘦,一天吃半个足够了!剩下给老爷我。不许让别人知道,持别是不准让大师知道。听见没有……”

“听……,听见了……”,兵士哼了一声,提着刀子想进屋,转念一想,得意地笑了笑,扭头从窗下走过,来到厨房外,推门进去,大师却不在”炉灶上放着两格笼屉。冒着热气。

兵士掀开盖子闻了闻,香气扑鼻,只是还没蒸熟,笼屉旁边放着一个篮子,里面还有几今生馍馍。他回头看看门外没人,从笼屉里拿了一个塞进嘴里,一口咬下,馍馍还没熟,咬着粘牙,但他还是两三下就吞掉了。从篮子里取出一今生的放进了笼屉里”然后把盖子盖上,快步出门。

来到门外,正好看见大师从大殿里抱着一床被子过来,兵士忙迎了上去。大师看见他,笑道:“你来的正好,我正要给你送被褥过去呢。拿着吧……”

兵士忙接过,谢了之后,抱回了屋里。

老者和丁小三都蜷缩在通兢上,裹着被子。那丁小三问道:“军爷,馍馍好了吗……”

“还没呢……,我没去看,我去找大师要被子去了。应该差不多了吧……”兵士把被子整整齐齐放在通铺上”拍了拍,对老者和丁小三道:“有那么冷吗?裹着被子,难看死了。对了,咱们来人家寺庙有吃有住的,也该去参拜一下佛祖才好……”

那老者忙道:“是啊,就在对面大殿里,整个寺庙就一尊菩萨,我们昨天来的时候就已经参拜过了,军爷您去吧……”

兵士提着单刀迈步出来房门,穿过院子”来到正殿前。

这时,天已经差不多黑了,云雾中又飘落下稀稀落落的雪花,地上雪白一片。

那兵士缩着脑袋走到正殿前,将两扇门哗的一声推开了。

大殿里,苗佩兰正蹲在地上整理地铺,大师刚才已经拿来了几床被褥给他们,他和左少阳睡在大殿右侧帐幔后面,两个女的睡在左侧帐幔后。大殿前的供桌上放着一盏油灯,本来就只有豆大的一点灯光,那兵士把两扇大门都推开了,一股寒风卷着雪花吹进来,油灯顿时一暗。

苗佩兰反应很快,抢步上前用身子挡住了寒风”油灯这才又重新亮了。苗佩兰回头瞪了那兵士一眼。

兵士急忙转身把两扇大门关上,讪讪道:“还没睡呐?忙啥呢……”

大胸女没好气道:“怎么?盼着我们睡着了,你好多吃几个馍馍……”

“哪能呢。嘿嘿,我听先前来的两个人说了,一天两顿,每顿一个馍,这一天两个馍还行,比在军队里强,他妈的,以前一天还一个馍,这几天,每天才半个馍了,听说再过几天,馍就吃光了,只能吃野菜了。还是这寺庙里好,这大师,慈眉善目的一看就是好人”自己舍不得吃,拿出来周济咱们,这才真是菩萨心肠呢!所以,我来拜拜佛祖,感谢他的弟子救了我们性命……”

兵士把单刀放下,抬头看了看大殿上的佛像,这油灯光线太弱,大殿里黑咕隆咚的,佛像还盖着黑绸,看不出是什么神佛,也懒得细看,在草垫蒲团上两膝跪倒,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合什念道:“佛祖,求你老人家保佑我有得吃有得喝,有米饭有大白面馍馍,有鸡鸭鱼肉………”念到这,

斜了旁边两个女人一眼,咕咚咽了一声口水,低声念道:“有田有地有女人睡!

塌鼻子和大胸女互视了一眼”都扑喷一喜乐了,掩着嘴冲着他笑。顿时把这兵士勾得心花怒放,抓耳挠腮喜不自胜,恨不得马上过去将两个女子揽入怀里。

兵士跪爬起来,瞅了苗佩兰一眼,心想这女人虽然娇小,脸稍微有些黑,但比另外两个女人佐俏一些,不过,看他那目光凌厉,不像好欺负的,特别是还背有弓箭,还是别惹的好。

另外这两个女人丑一点,身材还可以,瞧她们那眼神,或许是春闺日久,寂寞难耐了,这山顶之上,只怕还要呆上一些时日,若没有女人,这日子还真有些难熬的。虽然丑了点,也比没有的强。

兵士涎着脸过去,坐在二女的铺盖边上,笑嘻嘻道:“你们两位都是丫鬟,只不过一个是大户人家的丫鬟,一个是花船上的丫鬟,还真是有缘哦?”,见他坐过来了,二女立刻摆出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模样,横眉毛竖眼睛的,只顾整理床铺,并不搭理他。

这兵士却是个花丛老手,接着涎着脸道:“这被子薄不薄啊?要不要我把被子给你们呀……”

二女还是不理他。

兵士把笑脸收了,故作神秘状:“先前老和尚说这鬼谷峰上并有鬼怪,都是那些接夫、猎户失足摔死了之后,以讹传讹说出去的。其实,这山峰为什么叫鬼谷峰你们不知道吧?就是说这山上真的闹鬼,以前跌死的樵夫、猎户,云雾之中看不到投胎的路,就整日里在云雾中飘啊飘啊,一边飘还一边拖长声音喊:“还——我毗——命来一——!”,”

就在这时,就听门咣当一声被撞开了,这时四周都已经漆黑一片,大殿里油灯摇曳,二女本来就被这兵士吓得脸发白,陡然听到这声巨响,都吓得一起尖叫。忙扭头望去,只见门口站着那丁小三,披着一床棉被,哆嗦着道:“大师……,大师说饭已经预备好了,请到禅房里吃饭……”

一听开饭了,兵士一骨球坐爬起来就往外跑,二女和左少阳、苗佩兰也跟着出来。左少阳他们其实还不是很饿”因为他们这次出来,是带着干粮了的。不过能有免费晚餐,还是要吃的。

天已经黑了,但由于地上到处都是积雪,积雪的反光还能看见近处的人影,丁小三裹着被子跑进了厢房,其他几个也跟着进去了。

那大妻住的禅房原来是寺庙僧人吃饭的地方,一张长桌子上面放着一盏油灯,摆着一个笼屉和一大碗青菜豆腐汤,两边放着两排土瓷碗,了禅正在用木勺往碗里舔菜汤。

那对夫妻,还有那老者都坐在了长桌旁边,老者还是裹着那被子,蜷缩着身子蹲在那里。

塌鼻女紧挨着丁小三坐下,都朝他嫣然一笑。丁小三红着脸挪了挪屁股,塌鼻子也跟着把屁股朝他挪了挪,丁小三再往旁边挪,塌鼻女又跟上。

丁小三连脖子都羞红了,站起身,绕过桌子,走到左少阳身边坐下。

塌鼻子哼了一声,没跟过来。眼睛一转,看见了了禅大师脖子上挂着的一串佛珠,不禁眼睛一亮,起身过去,坐到了了禅大师的身边,嘻嘻笑道:“大师”你这佛珠真好看,我能瞧瞧吗……”

“行啊……”了禅取下律珠递了过去。

塌鼻女小心翼翼接过,上下端详,只见这佛珠上满是小孔,晶莹别透,十分好看。轻轻抚摸着,眼中满是贪婪的神色,问道:“大师,你这佛珠是什么做的……”

“是一种名叫五眼六通的果子,产自西域,顶部有五个小孔,就像五个小眼睛,用来制作佛珠,很有寓意的……”

“是吗?什冻寓意啊?”,“五眼,即肉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六通,即神足通、天耳通、天眼通、他心通、宿命通、漏尽智证通。是菩萨依定慧力所示现的六种无碍自在妙用。呵呵”,“好神奇哟!我从来没见过这种佛珠哩,这玩意拿到市场上卖,肯定值不少钱吧……”

“阿弥陀佛,这是老衲花了整整十年化缘所得金银财宝,从一个西域高僧哪里换来的。呵呵呵”,“啊?十年化缘所得金银?那该多少钱啊?”,塌鼻女眼睛都瞪圆了,塌鼻子好象也不通气了,使劲吸了吸。

“呵呵,那些钱本来是老衲准备修建一座自己的寺庙用的,得了这宝贝,老衲便觉已经得了正道”万佛皆在心中,再不用拘守一寺一像了。这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