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71章 绝顶寒夜

第271章 绝顶寒夜

,塌鼻女咕咚咽了一声口水:……想不到大师竟然身藏如此贵重之物,你就不怕人家偷了去……”

“佛珠不过是帮助修习佛法的器物,劝人为善的,若不告而取之人得之,能因此感悟佛法,却也不失为一件功德,也算是物有所归了。

了禅微笑着伸手过来。塌鼻女念念不舍地将佛珠递还给了了禅:“大师说得是。小女子受教了……”

这边塌鼻子跟了禅说佛珠,那边大胸女却对那男人手里的扳指更感兴趣。盯了好几眼,索性坐了过去。

大胸女坐在了那对夫妻的男子身边,嫣然一笑。那男子也回了一个微笑,这微笑显然充满了暧昧。

苗佩兰搀扶杜文浩坐下后,然后跑过去帮了禅盛汤分馍馍。总共十个人,正好十个馍馍。分好之后,便急不可待地吃了起来。

那对夫妻男的大口大口吃着手里的馍,眼睛却盯着他妻子手里的馍。妻子吃的很慢,很小口跟小口地吃着,仿佛在细嚼慢咽,可是,却是一副谗涎欲滴而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那兵士瞧着那对夫妻,见那男人跟那大胸女眉来眼去的,旁边那少妇低头委屈地小口小口吃着馍”嘴角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他刚才已经吃了一个馍馍了,把手里的馍塞进怀里。然后端着汤碗慢慢喝汤。

左少阳扫了他们一眼,淡淡一笑,低着头把馍馍吃完了,也喝光了海。苗佩兰也吃完了,跟了禅告辞之后,搀扶着左少阳离开了禅房,慢慢往大殿走。

左少阳道:“兰儿,冷不冷……”

“不冷,你呢?”,“我也不太冷,要不咱们上峰顶去看看吧?都到了鬼谷岭主峰上了,距离峰顶也就那么点距离,若不上去看看,岂不是可惜了?”

“嗯……”苗佩兰点点头”虽然觉得天黑了上峰顶”又有积雪,不太安全,但左少阳的话他从来都是言听计从的。说道:“我背你上去吧……”

“不用!你搀扶着我上去就行了。

慢慢走走,没问题的……”

“好的……”苗佩兰搀扶着左少阳慢慢往山顶上走。

从寺庙到山顶,应该有路,只是现在地上堆满了积雪”已经找不到路了,而且四周很黑,虽然有积雪的反光,却也看不出多远。

两人踩着深深的积雪往峰顶上走,四周有怪声传来,听不出是什么动物的叫声,反正很渗人。

苗佩兰有些紧张地四处望着。左少阳笑道:“别担心,这鬼谷峰孤悬一处,只有一架吊桥连通,平素吊桥都是拉起来的,下面的猛兽上不来的。所以不用担心……”

苗佩兰展颜一笑,接紧了他的胳膊。

左少阳顺势把手搭在她肩膀上,一半是借力,一半是亲昵。苗佩兰托着他的胳膊,两人相依相偎慢慢走到峰顶。

这峰顶四周没有了树林,只有齐膝高的青草,两人站在峰顶,环顾黑涛涛的四周,啥也看不见,更别说会当凌绝顶的感觉了,只有冷飕飕的感觉。

苗佩兰侧身站在左少阳迎风的一面,用身子挡住寒风。左少阳拦住她的小蛮腰,脸颊贴在她的脸蛋上,低声道:“兰儿,知道我为什么深夜叫你上这山顶来吹寒风吗?”

苗佩兰如何不知,只是姜涩一笑,低下头。

左少阳吻住她的被寒风吹得有些冰冷的红唇。苗佩兰仰着脸踮着脚,勇敢地迎接着他的吻。虽然寒风凛冽,却挡不住他们的热吻。

良久,左少阳松开她的红唇,把她紧紧搂着,说道:“我想和你在一起,单独在一起,就在这绝顶之上的山巅,天底下便只有我们两人,就像住在仙宫里的一对神仙眷侣,那该多好啊……”

苗佩兰抬手搂住他的脖颈,娇躯贴近了他:“我也想,可是,家里的人………”

左少阳叹了口气:“是啊,我们要牵挂的人太多了。现在宁静一刻便好一刻吧……”

苗佩兰闭着眼,依偎在他怀里,感受这份温情,不去想更多的事。

左少阳环顾四周,说道:“我们现在置身于云雾的黑夜,云雾已经看不清了”再加上黑夜。就算黑夜过了,还有云雾”还是看不清。这场战争也是这样,我虽然知道在几年之后,我们都会过上很好的日子,就好比我知道这黑夜和云雾之外的山脚下,肯定是群山环抱一样。但是却看不见他们,或者说不知道如何才能看见他们。”,苗佩兰伏在他的怀里,似懂非懂地听着他自言自语。

左少阳附身吻了吻她在寒风中飘散的秀发,叹道:“我刚才出来,突然有一种想法,便走到这高山古寺的绝顶之上,感觉一下这种茫然,看看能否有所感悟。可走到了这里,还是天地悠悠,茫然不知所往。兰儿,你在这绝顶之上,有什么感觉……”

苗佩兰嫣然一笑,扬起俏脸亲了他冰凉的脸颊:“只要跟你在一起就好。不管在哪里。”,左少阳搂住了她,附身又去吻住她的红唇。苗佩兰的香舌乖巧地吐进左少阳的嘴里,让他吸吮。

他们在山巅上吹拂寒风这么一小会,左少阳的嘴已经被寒冷冻木了,刚开始吸吮苗佩兰的香舌还没感觉,便加大了力量,一吸之下,扯动舌头的伤。”痛得他哎哟叫了一声。

苗佩兰忙捧着他的脸:“,怎么了?碰疼你了吧……”

左少阳亲了亲她水凉的脸颊:“没事,风雪大了,咱们下去吧……”

“嗯!”,苗佩兰搀扶着左少阳,小心翼翼往山下走。

风雪凛冽,带着雪花抽在脸上生疼。地上很快白茫茫一片。

这山顶的坡度比较缓,苗佩兰又习惯走山路的,有她搀扶,左少阳甚至连趔趄都没打一个,很快便下到了寺庙。

正殿里亮着微弱的灯光,苗佩兰把门推开了一道缝,让左少阳侧身进去,然后闪身也跟了进去,把房门关上。

左少阳两手都快冻僵了,放在嘴边哈着热气。苗佩兰帮他拍掉头上和肩膀上的雪花。左少阳扫了一眼大殿。“清清的一个人都没有,二女的地铺上的被子还折得整整齐齐码在那里。疑惑道:“人呢……”早知道大殿里没人,躲在大殿里亲热多好的,就不用爬上山顶吹寒风了。

突然,苗佩兰惊叫道:“我们的弓箭呢……”

左少阳扭头抬头望去,原先弓箭便靠在他们的地铺旁边的,现在不见了。

两人忙走过去四下里找了一遍,也没有发现。

弓箭被人偷走,两人都是心头一紧,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那兵士吃完饭,一直在慢慢喝汤。偷眼瞧着那对年轻夫妇,特别是那位少妇,眼睛色迷迷上下打量着那少妇窈窕的身材,弱弱的眼神和楚楚可怜的样子。

大胸女坐在他们身边,感觉到了兵士贪婪的目光,扭头瞧去,嫣然一笑,随即狠狠瞪了他一眼。

兵士忙讪讪把头低了下去。

那少妇的丈夫却没有注意这一切,他的目光只在妻子手里的那大半个馍馍上。眼见了禅扭头过去跟旁边的老者说话,桌子底下的手边过去在妻子大腿上拧了一把,随即手掌一摊,瞪眼瞧着她。

那少妇身子打了个哆嗦,瞅了了禅一眼,见了禅并没有注意这边,只得把手里的馍馍放下桌子,放在丈夫手里,可是她太饿了,舍不得放开手里的馍馍,那男人抓住馍馍,脚跟狠狠踩了妻子脚背一脚。

少妇哎哟叫了一声,松开了手里的馍馍。

了禅等人都望了过来,那男人忙陪了个笑脸,对妻子道:“这汤太烫了,你喝这么急作甚?没烫着吧?慢点喝……”

少妇摇摇头,哦了一声,低着头端着碗一勺一勺喝着青菜豆腐汤,把汤里的青菜和豆腐都吃了”汤也喝了个干干净净。

那男人大口吃着从妻子手里夺过来的馍馍。

坐在他旁边的大胸女吃吃笑着:“大哥想必是饿得紧了?”,男人有些尴尬地嘿嘿干笑两声,瞧了她一眼,目光落在了她胸前硕大的双峰上。

大胸女拿起手上的馍,掰了一半,送到嘴边,吐出小半截香舌,在馒头上轻轻舔弄,一双狐媚眼充满暧昧地瞧着那男人,先瞧他中指上的玉扳指,又顺着瞧到他的唇,再望着他那有几分英俊的脸颊,随着轻笑,故意将那对硕大的双峰颠抖着。

男人两眼放光,咕咚咽了一声口水,心领袖会地**笑着瞅着她。

大胸女眼波流转,柔荑转动,婉婉地将那舔过的半截粳头递了过去:“奴家吃不完,大哥要是不嫌弃,就给你吃了吧……”吃吃笑着,压低了声音又补了一句:“哥哥长得这么俊俏,饿坏了,奴家可心疼哩………”

男人笑得更是**邪,伸手过去接过那馍馍”顺势在她柔荑上捏了一把,拿回半个馍馍,也用舌头舔弄适才女子舔过的地方,低低的声音道:“姑娘,等一会我请姑娘出去踏雪寻梅,姑娘意下如何……”

大胸女嘻嘻笑着,飞了一个媚眼,低声道:“你不怕你娘子吃醋……”

“她敢……”男子被那媚眼电得全身酥麻,**欲火升腾,低声道:“等着我啊,小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