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72章 菩萨旁边

第272章 菩萨旁边

男人几口把馍馍吃光,端起碗一口气把菜汤他喝光了,还才意犹未尽舔舔嘴唇,转身对妻子柔声道:“吃完了吗?你不是临睡要出去小解吗?走吧……”

那少*妇点点头,跟着那男人出了禅房。对面的兵士立刻揣着那馍馍跟了出来,刚到门外,就听见啪的一声耳光响,黑暗中看见不远处那少*妇捂着脸低声饮泣。男人低声骂道:“你个贱人,刚才敢跟为夫耍花样,叫你记住了……”啪地又是一耳光。

女人捂着两边脸,拼命忍着不敢哭。

男子低声道:“等会老老实实在屋里睡觉,听见没有……”

“听……,听见了……”,女人哭着道。

“你个贱人,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抬手又是一耳光抽了过去。

兵士重重地哼了一声,装模作样要抽刀子,却又抽不出来,自言自语道:“他奶奶的,这刀砍人太多,是不是被血水锈住了,得找个地方磨磨刀才行……”

那男人吓了一跳,也不敢回头,扯着那女人转身进了禅房。

接着,塌鼻女和大胸女从禅房出来,瞅了门外兵士一眼,相互嘻嘻一笑,塌鼻女对大胸女道:“,姐姐先回去,我方便一下就来……”

“我也去,一起去吧……”

“这个……,姐姐先去吧,我还不很急,想先在外面逛逛,然后方便了再回去睡……”

大胸女顿时明白了,瞅了旁边兵士一眼,笑道:“行啊,外面黑,雪地里冷,宽衣解带的当心着凉哟……”说着话,嘻嘻笑着扭着腰姿往大殿走去。

兵士贪婪地盯着她曼妙的腰姿,咕咚咽了一声口水。

这时,老者和丁小三也从禅房出来了,塌鼻女忙凑上去,对那丁小三媚笑道:“哥哥,奴家想去小解,可这夜黑风高的”怪怕人的,你能不能陪我去一下啊……”

丁小三涨红着脸道:“姑娘嗯……”这个……”,兵士一拍胸脯:“我陪姑娘去好了……”

“不用!这位小兄弟陪我就行了……”说着,塌鼻女一把拉住丁小三的胳膊:“走嘛,奴家求你了……”

丁小三涨红着脸,逃也似的跑进了禅房。塌鼻女扭着身子一跺脚”重重地哼了一声,这才扭转身回大殿去了。

兵士提着刀走到对面的一棵大树下,装着小解的样子,左右看看没人,闪身躲进了树后。院子里便静了下来。

了禅在禅房收拾好碗筷,跟那对夫妻打了个招呼,便端着一盆的碗筷出了门。

大胸女从大殿里推门出来,见了禅端着一盆碗筷出来,忙迎了上来伸手去接:“哎哟,这些人也真是的,吃了饭连碗筷都不管,还要等人家大师来洗!大师,让我来吧……”

“不不!女施主你们来到小寺,便是小寺的客人,如何能让客人洗碗呢,老衲来就走了,老衲年岁虽高,却还没到动弹不得的地步。女施主尽管回去安歇吧……”说着”端着一盆碗筷进了厨房。

那大胸女便扭着腰姿回大殿去了。

过不多久,禅房门一开,那少*妇的丈夫出来了,东瞧西望看了看没人,蹑手蹑脚来到大堂”从门缝里往里一看,只见那大胸女解散了头发,正拿着一面铜镜端详着梳理秀发,那秀发跟瀑布一般,从头顶倾泻下来”飘过后背腰间,发梢一直垂到了地上,随着她皓臂梳头的动作,而左右摇摆,像一个翩翩的少女,在婆娑起舞。

那男人瞧见大殿里就那大胸女一人,先前那瘸腿男人和他妹子,还有那塌鼻女都不在,不禁心中大喜,拉开门进去,小声道:“姑娘,我来了!”

大胸女似笑非笑瞥了他一眼”继续梳着头。

男人跪在她身后,从后面试探着伸手绕过她的纤腰,去摸她的**。

大胸女腰身一扭,咯咯笑着躲了开去,嗔道:“旁边就是菩萨,外面就是你娘子,也不怕丑……”

“见到你,我魂都不要了,还怕丑吗?来吧我的心肝,你不就等这个嘛,把我欲火都撩拨起来了,还装什么,赶紧快活要紧……”搂住她将她扑到在地铺上,一张嘴在她脸上乱啃,一只魔爪盖在她硕大的**上不停揉槎”就好像小孩子搂着个大冬瓜。

大胸女快活地呻吟着,在他身下扭动着,伸出手去揉搓他**那早已经不听话的小兄弟。

男人心肝宝贝叫着,去扯她的衣裙。大胸女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嗔道:“,你想要我的身子?”,“你这不废话嘛,宝贝,我都耐不住了……”

“我清清白白的身子让你糟蹋,有啥好处……”

“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快点宝……”

大胸女抓住他的手,柔荑在他中指玉扳指上磨挲着:……那好,把这个给我就成了”……

“嘿嘿,你冒口还不小嘛,这玉扳指可值五贯钱呢!”,“不乐意算了!”,大胸女拍开他的手,便要挣脱他的搂抱。

那男人被这女子一对胸器撩拨得欲火浑身,哪里还顾得这个,再说了,他以前也算小康之家,只是想不到这场战争会导致粮荒,家中粮食吃光了,不得已才逃了出来,他也是花丛老手,没少为女人花钱,这玉扳指虽然比较贵,却还是舍得拿得出来。便脱下玉扳指”道:“我给你!一一不过,在山上这些日子,你可得夜夜陪我睡?”,大胸女一把夺过那玉扳指,爱不释手翻来覆去端详着:“你放心,只要我们还在山上,我的身子都是你的……”

“那就来吧……”男人又扑了上去。

“等等!那瘸腿两兄妹还有那塌鼻子的女人可能就要回来了,还是换个地方……”

“没事,那瘸腿兄妹一看就不是真兄妹,肯定是一对狗男女,此刻也不知躲在哪里快活呢!那塌鼻子女人,看上了那小家伙,说不听又去找他也钻树林风流去了,一时半会回不来的!咱们动作快一点就没问题了,就算撞见又有什么?不怕……”

“你不怕我怕!这是佛堂!你不怕佛祖怪罪我还怕呢!咱们到大殿旁边的屋檐下去,哪里安静,也没雪……”说着爬了起来。

“外面好冷的…………”

“怕冷你别来呀!嘻嘻……”大胸女摔着一对**,扭着纤细的腰姿钻进了雅幔往大殿后门走去。

“你这……”男人低声笑骂了一句,乐滋滋跟着出去了。

苗佩兰搀扶着左少阳回到大殿。却没看见人,弓箭也不见了,觉得有些不妙。但又估计可能是谁拿去防身去了,想着第二天就要下山,也懒得去找。

左少阳道:“饱暖思**欲,各有各的事情。咱们也做咱们的事……”

苗佩兰俏脸红了,搀扶他坐下了地铺上。寒冬腊月的,又是借用的寺庙的被子,也不好脱衣服睡觉,便和衣而卧躺下,苗佩兰帮他盖好铺盖,自己坐在地铺上,脱了鞋子躺下,盖上被子。

两人的床铺紧挨着,供桌上的油灯光线本来就很昏暗,加之长长的帷幔垂落下来,挡住了大半的光线,两人睡的地方,成了一个昏暗的角落,只能看见对方的轮廓。

两人静静地躺着,外面风雪肆掠,刮得呜呜直响,仿佛一个隐形的妖魔,在夜空里煽动着翅膀吹着法螺,让人毛骨悚然。

左少阳低声道:“兰儿……”

“嗯?”,“我冷……”

苗佩兰想也不想,起身道:“我把被子给你……”说罢要将被子拿过来。

“不!被子给了我,你盖什么……”

“我不冷,我经常晚上不盖被子的!”

“瞎说……”左少阳道,“,你钻进我被子里来,我们俩盖两床被子,不就暖和了吗?”,“啊……”苗佩兰终于明白左少阳的意思了,顿时脸颊跟火烧一般,心里忤忤乱跳,明明知道大殿里一个人都没有,却还是忍不住左右看了看。

“快点啊,没事,不会有人看见的!”

“可是………”苗佩兰又看了一眼旁边盖着黑调的佛祖,诺诺道:“这是佛堂耶………”

“佛堂怎么了?我们只是抱着取暖好睡觉,又不干别的,佛祖总不能让大妻两个不能抱着睡吧……”

这一句“夫……”把苗佩兰的的矜持打破了,心中一软,跪趴起来,把自己的被子盖在他身上,又左右看了看,这才掀开被子,跟小鱼儿似地钻了进去。

一进被子”苗佩兰立刻像只冰水里的虾米”蜷缩着身子一动不动。左少阳的手摸到了她的膝盖”顺着往上摸,摸上了腰肢和强直的后背,不禁哧地一声笑了:“你是睡觉还是打架,这么紧张做什么?”,苗佩兰唔了一声,稍稍放松了身子。

左少阳故意打了个哆嗦,牙齿咯咯打颤。

苗佩兰忙抬头:“是不是很冷啊……”

“嗯……”冷死了……。”,左少阳故意连身子都在哆嗦。

苗佩兰急忙把手伸出被子,替他掖好被角,然后缩手进来,把他的胳膊搂进怀里:“现在好一点了吗……”

“我的身子冷,刚才爬山顶,可能凉着了,好冷了,唉,上次咱们在山坡上遇到敌军包围,那时候你搂着我,我躺在你怀里,真的好暖和。现在想想,真是怀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