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77章 雪夜男尸

第277章 雪夜男尸

左少阳冷冷一笑:“有什么不可能的?他们是夫妻做这种事很正常的。”转头对大胸女道:“你能检验出**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吗?”

“准确的时间查不出来,不过,可以肯定是半时辰之内发生的,否则嫖客会不认账。”大胸女挺着胸脯道。

逃兵得意地笑了:“怎么样?你们上山至少一个时辰了吧?这一个时辰里大家都在一起,刚才他们夫妻又分开了,他丈夫总不能分身两处吧?”

左少阳想了想,道:“那好吧,既然她替你作证。我相信你没有作案时间。——小三,麻烦你把他绳子解开吧。”

丁小三答应了,上前解开了逃兵的绳索。

逃兵活动了一下手脚,伸手道:“把刀子还给我吧?”

“不行”

“为什么?那是我的刀子”

“现在是我的了你有意见吗?”左少阳掂了掂手中的单刀,冷笑着望着他。

逃兵缩了缩脖子,两手一摊:“好,归你了”

左少阳道:“你要是留在山上,这武器对你没用,你要是想下山杀敌,山下有的是散落的武器,自己拿去。——现在大家都有证据证明自己不在场,可是,又有人被射杀了,而山下的人又不可能上来。所以,凶手还在我们中间为了自保,在我们下山之前,我只能扣留你的兵刃。”

“无所谓”逃兵嘟哝道,“一把破刀而已,喜欢就拿去好了。”

这时,苗佩兰回来了,说道:“她现在在禅房里,已经不哭了,说都是她丈夫害得她这样,不想给丈夫守灵,尸体随便咱们怎么处理。然后她就上床睡觉了,说明日再决定怎么办。”

左少阳道:“好了,大家各自回房休息,明早我们下山之后,禀报衙门,他们应该会派人上山来处理的。尸体只能暂时存放大殿上,等待衙门来人察看现场。大师,你看行吗?”

了禅点头合十,又道了一声佛号。

大胸女道:“那我可不敢睡在这,左公子,你们不怕吗?”

“活人能害人能杀人,那才是最可怕的,死人都死了,不能动不能说,有什么好怕的。”

大胸女吐吐舌头:“你们厉害,我可不敢住这里了,大师,我睡哪里?”

逃兵是个老油子,被打断了鼻骨,牙也掉了,还不忘占便宜,嬉笑道:“跟我们睡啊,我们那床宽敞着呢。”

大胸女啐了一口,白了他一眼。

了禅道:“要不,你跟那位遗孀同住如何?”

“我不”大胸女摇头道,“我作证证明她的确跟别的男人通奸了,坏了她的名节,她肯定恨死我了,我跟她睡在一起,她会掐死我的。我可不想死。——要不,我睡厨房吧?”

“厨房太小了。摆不下一张床。”

“我不怕,不用床,我就地上打地铺就行。先将就着,等把尸体抬出去了,我还睡大殿就是。”

“这样也行。那就委屈女施主了。”

商量妥当之后,各自离开了大殿,准备回去睡觉。

逃兵跟着大胸女出了大殿,拱手低声道:“多谢妹子救命之恩,帮我洗刷了冤屈,免了牢狱之苦,断头之祸。多谢了”

大胸女扭头过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嫣然一笑,也低声道:“那你想如何谢我呢?”

逃兵眼睛一亮,真是灾星刚去,色心又起,笑嘻嘻低声道:“妹子想让哥怎么谢,哥就怎么谢只要是哥身上有的,从上到下,要什么都给就算要哥脖子上的脑袋都给”

“哦,这可是你说的哟”

“当然”

“别着急,咱们在山上慢慢过,来日方长”大胸女瞧着他,吃吃笑着,“奴家今儿个累了,想早点脱了衣服歇息,唉,这身子酸死了,要是有个人按按就好了……”迈步走下台阶去了。

逃兵眼睛更亮了,瞧着大胸女扭得跟拨浪鼓一般的腰肢,甩得跟驴磨似的丰臀,咕咚咽了一声馋涎,屁颠屁颠也跟着走了。

大殿里,了禅大师放下手里的灯笼,拿来一床白布单盖在尸体上,将尸体拖到了对面墙角。喘了口气,走过去关上了殿门。对左少阳道:“左施主,你觉得,这凶手到底是谁?”

左少阳低头沉吟道:“现在不好说,大家都有证据证明不在场,但是肯定有人的证据是假的,只是我不知道是谁。不管是谁,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真凶迟早会落网的”

“阿弥陀佛,左公子所言极是。那就早点歇息吧。老衲也回房睡觉了。老衲告辞”

了禅提了灯笼正要回房,苗佩兰急声道:“大师稍等”

“女施主有何吩咐?”了禅转身过来道。

苗佩兰瞧了一眼对面墙角的那具白布单盖着的尸体,打了个激灵,勉力一笑:“呃……,大师能否把灯笼……借给我们呀?”

“行啊。”了禅笑了,把灯笼递给了苗佩兰:“老衲就睡在隔壁禅房,两位有什么事尽管叫老衲就是。”

“多谢大师”

了禅微微佝偻着背,慢慢踱回房间,关上房门,随即咣铛铛地上了门闩。

苗佩兰把灯笼放在供桌上,然后搀扶左少阳回到地铺躺下。这一次,不用左少阳恳求,苗佩兰自己就跟黄花鱼溜边似的钻进了他的被窝里,娇小的身子紧贴在他怀中。

外面风雪似乎已经小了很多,但还能听到风吹树梢的沙沙声。仿佛黑夜里,有人在大殿里走路,拖着长长的衣裙。

左少阳感觉到怀里苗佩兰娇躯有些发颤。他是学医的,见惯了死人自然不怕,苗佩兰却是古代的一个普通小女子,古人大都相信有鬼,而且认为刚死的人,鬼魂并没有离开,就在身体四周游荡。刚才左少阳说了不怕,依旧住在大殿里,苗佩兰本来想说搬个地方的,可是一来没合适的地方,二来,左少阳决定的事情,她从不反对。但是胆小还是胆小,并不因此就变得不怕鬼了,只能蜷缩进他怀里发抖。

左少阳爱怜地搂着她,轻轻抚摸她的秀发:“别怕,没事的。”

苗佩兰点点头,竖着耳朵听了一会没别的动静,胆子也大了些,低声问道:“哥,偷了东西逃走的那个女人,如果没有下山,会不会冻死啊?外面这么冷。”

“如果她还有命活着的话,那是要被冻死的”

“啊?你的意思,是她已经死了?”

“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肯定已经死了。”

“为什么?”

“你想啊,了禅大师和那老头去吊桥看了,吊桥是从这边拉起来的,也就是说,这女人没有过吊桥下山,她就一定还在山上,现在外面这么大的风雪,她如果没有地方躲避,绝对死定了。而了禅大师在这山顶修行多年,山峰又不大,他肯定对山峰已经了如指掌,哪里有个窟窿他都肯定知道,所以,这女人如果是真的藏起来了,了禅肯定能找到她。先前了禅估计可能去的地方了禅都找过了,都没有,那就很可能没有藏起来。而且,她如果真是个小偷,她应该知道,在大风雪里等死,还不如回来自首,把东西还了,或许还能获得失主的原谅,就算不能,主动退赃将来也很可能不会被处死。为什么要活活等着冻死呢?除非她已经是死人。所以我推断,这女人肯定已经死了尸体或许已经扔下了悬崖”

苗佩兰听他这么一分析,更是害怕:“那就是说,这凶手已经杀了两个人了?”

“可能凶手不止一个,当然,也不排除一个凶手连环杀人的可能。——不管这些了,咱们明早就下山回去。”

“嗯”苗佩兰紧紧依偎着左少阳,努力不去想发生的一切,可是,大殿上就躺着一个死人,而她不怕敌人,却是很怕鬼的,女人都这样。再厉害的女人,也会怕黑怕鬼。

左少阳搂着她,出了这件事,尤其是旁边还停放着一具尸体,苗佩兰又怕成这样子,他也没心情温存了。有些后悔说留在大殿上,自己无所谓,却没考虑到苗佩兰的感受。不过,除了大殿,也没有能让两人容身的单独的空间。除非分开睡,这又是苗佩兰不愿意的。特别是这种时候,她绝对不会把自己放在一边。

虽然害怕,但是躺在左少阳怀里,苗佩兰感到了心中的充实,所以恐惧也就慢慢地淡了,不知不知中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突然,外面传来一声惊恐万状的尖叫,苗佩兰最先警觉,一骨碌坐爬起来,那柄单刀就在两人的枕头下,唰的一声抽了出来,盯着大殿门口。

左少阳爬起身,又听到外面尖叫声,急声道:“是丁小三——你快去看看”

苗佩兰答应了,把手中单刀递给左少阳,拿了柴刀冲出了殿外,又听到丁小三的尖声惊叫,定睛一看,借着雪地的反光,看见丁小三靠在禅房廊下,惊恐万状叫着。在他数步远的院子里,赫然躺着一个男人,身上已经稀稀落落的落满了雪花。看身影还能辨认正是那色迷迷的逃兵,后脑处赫然又是一支白羽穿甲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