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78章 死连环

第278章 死连环

左少阳也跟看来到门外,见状也大吃一惊,让苗佩兰挽扶着自己,拉着拐杖下了台阶,来到尸体旁蹲下,用手摸了摸脉搏,早就没有了。

老者和大胸女都各自冲出了房门,见此情景,大胸女尖叫了一声,捂着脸不敢看。

左少阳扭脸望向少妇那间依旧紧闭的房门,心头一沉,急道:“兰儿,快去看看那少妇!”,苗佩兰冲到门口,推了一下,门从里面闩上的,飞起一脚,将门踢开。迈步进去,又猛地站住了。大胸女正好站在旁边,探头往里一瞧,只见那少妇脖子上吊着一根白绫,直挺挺悬挂在横梁上!

啊——!

大胸女尖声惊叫,声音撕破了阴霾的雪夜。

第278章?死连环苗佩兰只是一惊,立即冲上去抱住尸体的脚,叫道:“快,把她放下来……”

左少阳手提单刀冲进屋,挥手一刀,将尸首头上部的白绫砍断,尸体软软地落在了苗佩兰的怀里。

苗佩兰将尸体横放在地上,左少阳将刀递给她,伸手摸了摸颈动脉,又翻看了一下瞳孔,摇摇头:“已经死了!”,老者惊恐地瞧了瞧两具尸体,道:“肯定是这少妇气恼那兵士坏她名节,用箭射死了他,然后上吊自杀了……”

左少阳道:“找一下弓箭在哪里。”

苗佩兰一眼看见少妇住的禅房墙角果然扔着一张弓和一壶箭,正是他们丢失的白羽穿甲箭。上前拣了起来,拿给左少阳看。

左少阳问老者和丁小三:“这逃兵不是在你们屋里睡觉吗?怎么死在外面了……”

老者道:“他本来是在屋里睡觉来着,睡到后半夜,他起床出去,我这人年纪大了,瞌睡浅他一起身我就醒了,问他去哪里。他说上茅房。我就没理他。可是他一去好半天也没回来,我觉得奇怪”生怕出什么事,正好丁家小兄弟也准第278章?死连环备上茅房就让他看看。

丁兄弟出来之后,便惊叫,我赶紧出来,便看见这家伙死在雪地上了,脑袋插了一支箭……”

左少阳见丁小三吓得缩成一团,蹲在屋檐下呜呜哭,便道:“你别怕,说说当时怎么回事……”

“我……我出来准备上茅房小解,走到这里,便看见雪地上有什么东西黑乎乎的,好像是个人,我就大着胆子走近了瞧,便看见他脑袋插着一支箭,死在那里了………”

左少阳问大胸女道:“这少妇就在你隔壁,你听到什么异常的声音吗……”

“没听到。真的?……”大胸女苍白着脸,哆嗦着道,“我也是听见丁兄弟叫喊,被惊醒了,跑出来委看的。——栅到底是谁杀了他们啊?凶手是谁啊?这么残忍……”

老者捋着胡须道:“事情已经很清楚这少妇才是真正的凶手!————她丈夫平时虐待她,抢她吃的,还打她她早就怀恨在心,这次见她丈夫又去勾搭这大胸脯女人,新仇加旧恨,又是在这远离尘世的绝顶之上的风雪夜里,加上这逃兵的诱奸,两人便勾搭成奸,尝到偷情的滋味之后她便想杀死她丈夫,好另嫁他人于是乎,便偷了弓箭一箭射死她丈大之后。她又假装哭泣,没想到天网恢恢,左公子稽查凶手死揪住逃兵不放”逃兵为了自保,把跟她的丑事给供出来了。她还是要脸面的,无脸见人,又恼恨这逃兵,所以射死了逃兵,然后上吊自杀了。毗我说的没错吧?左公子……”

左少阳没理他”对苗佩兰道:“去把大殿里的灯笼拿来……”

苗佩兰跑进大殿,拿来灯笼。左少阳提着灯笼拉着拐杖走到院子里逃兵尸体旁边,用灯笼仔细查看地上的情形。然后抓住尸体的肩膀,小心地想把尸体抬起翻转过了,刚抬起尸体上半身,他就停住了,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然后把尸体放回了原位。

左少阳又提着灯笼进了少妇住的禅房。先仔细看了尸体脖颈上的勒痕,又让苗佩兰将一根凳子放在桌子上,搀扶着自己爬上去,查看横梁上的情况。

看完之后,左少阳出了房门”他有些奇怪地朝了禅大师的禅房瞧了一眼,道:“大师呢?大师怎么没出来?这么大的响动,怎么还没醒?去看看……”

苗佩兰见事情如此诡秘,手持单刀根本不敢离开左少阳半步。

丁小三和大胸女都吓得惊恐地蹲在地上尖叫,显然神志收到了刺激。

老者走到禅房窗下”高声叫道:“大师!子禅大师……”

没人应答。

他转到侧面,猛然站住了,惊叫道:“大师禅房的窗户是开着的……”

几个人都绕到旁边一看,果然,两扇窗户洞所着,就像一张黑洞洞的大嘴。左少阳也高声叫了两声,还是没人应答。左少阳让苗佩兰上窗户看看。苗佩兰纵身上了走廊,来到窗台旁,往里瞧了瞧,啊的惊叫了一声,倒退了好几步”惊恐地叫道:“大师死了!被人……,被人把脑袋砸烂了……”

老者和大胸女、丁小三都忙上了走廊来到窗下,凑上前看了看,也吓得倒退好几步。左少阳提着灯笼伸进窗户里一看,只见了禅大师躺在靠窗边的床铺上,脑袋已经四陷变形被砸扁了,上面血肉模糊,旁边是一个脚盆大小的香炉,上面也是血迹斑斑。左少阳让苗佩兰拿来一根凳子,搀扶自己站上去,提着灯笼将房间查看了一番,然后才对苗佩兰道:“你翻窗户进去,小心别碰到任何东西,先看清门闩的状态之后,再把门打开,我从门口进去……”

苗佩兰答应了”翻窗进入禅房,左少阳他们绕到大殿门口,进大殿来到大师禅房门外。苗佩兰已经打开了禅房门。左少阳先观察了房间情况。发现原来放在佛龛上的那个香炉不见了。而床边多了一个带血的香炉,很显然,凶手是用这个香炉砸死了沉睡中的了禅大师。

左少阳提着灯笼走到床边,再次仔细查看尸体。

大胸女和老者的眼睛都滴流转,东张西望,还蹲下看床脚,末了,大胸女奇道:“大师脖子上的那串宝贝五眼六通佛珠呢……”

老者苦笑道:“肯定是被凶手拿走了……”突然眼睛一亮,说道:“会不会是在那逃兵身上?”,大胸女道:“不太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老者迈步往外走,“,那可是宝贝,花了了禅大师十年化缘所得金银啊,而且来自西域,肯定是无价之宝……”说话声中已经出了大殿,大胸女急忙也追了出去。

丁小三没走,一直站在门口抹眼泪。

左少阳奇道:“你不去找那宝贝佛珠,在这里哭什么……”

丁小三抽抽噎噎道:“大师对我们这么好,把我们领上山来,有吃有住,现在却被凶手杀了,而且还这么狠毒”呜呜呜,我下山一定要报告衙门,抓住凶手处死,为大师报仇!呜呜……”

左少阳问:“大师带你们上山的时候,没有遇到敌军吗?”,丁小三哭着道:“没有,我们当时也担心这个,问了大师,大师说他知道一条路,是敌军岗哨的空隙,他领着我们通过那个空隙上止,的。”,就在这时,大殿外面老者狂喜的声音传来:“哈哈哈!找到了!这宝贝佛珠归我了……”

大胸女的声音道:“大哥,能不能给我瞧瞧啊……”

“免谈……”老者声音里满是兴*奋,“老子找到的,就是老子的!谁也别想动!”,“我没想要,我就看看是啥稀罕宝贝。”,“那也不行……”

“这是大师的,不是你的,就算你找到了,也不能归你,咱们找左公子评理去……”

“这个……,好,听听左公子说什么……”

左少阳提着灯笼出来禅房门,来到夹殿上。

这时”老者拿着那串佛珠进了大殿,见到苗佩兰手里寒光闪闪的单刀,勉强一笑,道:“左公子,我刚才跑出去翻逃兵尸体的衣服”果然在他怀里找到了这串佛珠”是大师的五眼六通佛珠。果然是这小子干的,他肯定为了这串佛珠,潜入大卑房里,用香炉砸死了大师,窃取了佛珠,逃出来没想到正好遇到少妇,被少妇一箭射死。然后少妇上吊自杀了。一一这佛珠是我找到的”现在大师已经死了,左公子,这是不是该归我所有……”

左少阳苦着脸道:“佛珠该归谁,我说了不算,因为佛珠不是我的。不过,现在可不是诗论佛珠归谁的时候。这山顶小寺里,一夜之间就死了四个人,失踪了一个。连慈祥的了禅大师都被人害死了。我是没什么别的兴趣了,只等着天一亮采了药就下山。远离这是非之地。佛珠归谁我管不着……”

老者频频点头:“是啊,想不到一夜之间死了那么多人,少妇杀死丈夫,逃兵杀死大师,又被少妇杀死,而少妇又自己上吊死了,凶手全都死了,那塌鼻子女人偷了东西跑到外面,肯定也被冻死了,好,这才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罪有应得呢。…——不过,这些天战乱饥荒的,死的人更多,我是见怪不怪了。既然左公子不管这佛珠,那佛珠就归我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