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81章 黄雀在后

第281章 黄雀在后

老者哀嚎着:……我不行了一一一,一一,我真的不行了一一一一一一,妹子,那些东西都给你……,佛珠、粮食,还有金银珠宝……,都给你,我一件都不要……,只求你饶过我吧……”老者努力伸手想去取脖子上的那串五眼六通佛珠,可是手腕抬了抬,却没力气够到佛珠。

大胸女耸动的频率更加快了,嘻嘻笑道:“那怎么行?我昨晚费了好大劲,躲在被子里把奶子抹上药水,做之前又悄悄在嘴里含上催情丹,目的就是想让你快活舒坦啊。这药水和催情丹,是我们花船的闺中宝贝,专门让光顾的大爷们爽的,但一次不能用太多,含在嘴里的这催情丹,一次只能一小粒,我又不会数,结果把小半瓷瓶的都含在这里化成琼浆,送到了你嘴里。哥哥,别替奴家担心,这种催情丹只有男人用了才有效,女人整把吃都没问题的。嘻嘻嘻。

老者眼睛已经翻白了,嘴角白沫直流。

大胸女咯咯笑着,又道:“我抹在奶子和身上的这催情药水,本来嘛,花船上我们姑娘用”在**抹一点就足够了,不过”看在你那么喜欢我的份上,我把整瓶都抹了,全身上下都是,你这人又太色,到处都想亲,所以,这不能怪我哟。对吧大哥哥?

老者哪里还能搭话,已经出气多进气少,手脚抽搐了。

大胸女笑得更欢,耸动更快,笑声中充满了得意:“对了,老哥哥,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一…其实我不是石镜河花船上的小丫鬟,我原先可是石镜河的花魁,人称“白骨精”嘻嘻,知道这个名字怎么来的吗?我出道半年,就有五个男人死在我的肚皮上,差不多一个月一个!才得了这个名字,嘻嘻嘻,妈妈怕我影响生意,这才不让我接客了”让我专门调教姑娘们。你要是早知道,只怕也不敢爬上我的身上来了吧?咯咯……”

老者顿时两眼一翻,精关再也坚守不住,**。身子抽接了几下,便瘫软不动了。

大胸女打了他两巴掌:“别偷懒,继续来啊……”

老者两眼圆瞪,再无气息。

大胸女咯咯笑着,将一对大奶子耷拉在老者脸上,嘻嘻笑道:“我可不太放心,你别装死,你不是喜欢奴家的大奶子吗?就用这给你送终吧……”

说罢,往下一扑,一对**整个盖在了老者嘴鼻之上,同时两手抱紧了老者的头部”将他紧紧贴在双峰之中。

老者果然手脚又**了几下,然后再也不动了。大胸女大笑:“我说得没错吧,你这老家伙就是狡猾,得多让你享受一会……”

大胸女用一对豪乳整整将老者口鼻捂了两盏茶的工夫,这才起身放开,老者早已经被她的**活活憋死了。

大胸女满意地起身穿衣裙,嘴里还哼着小曲。整理好衣衫,伸手从老者脖芋上取下那串五眼六通佛珠,挂在脖子上,扭了扭身子,虽然没有镜子,却也像在镜子前臭美一般。然后拉开门走子出去。

扫了一眼院子里,空空荡荡的,那具男尸还躺在雪地里,大半已经被积雪覆盖。

大胸女哼着小曲,登上台阶,推开大殿门,迈步进去。

猛然寒光一闪,小腿一阵剧痛”她哎哟一声惨叫,摔倒在地。扭头一看,只见自己一只右脚怪异地翻转着,迎面骨已经折断,小腿扭成了一个不可能的角度,一条腿成了三个关节。

大胸女发出凄厉之极的惨叫,抬眼望去,昏暗的大门后面,赫然站着一个人,一个拉着拐杖的男人,手里握着一柄单刀,刀背上沾有血迹。正是左少阳。

左少阳笑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想不到吧?”,大胸女痛苦地抱着脚,呻吟着:“左公子……,你为什么……,要打断我的嗯…………”

“因为我的腿断了,你要跑了我追不上,所以打断你一条腿,让你做事不那么利索,但又还能走,嘿嘿。”,大胸女拼命忍着双脚折断的剧痛,恐怖地望着他:“你不是下山去了吗?”,“没错……”左少阳道:“我们是下山了,到了悬崖边才发现吊桥没了,可能是被昨夜的狂风吹下悬崖了。我们砍树架桥,可是桥怎么都架不过去,悬崖太宽了,想尽办法也不行,我们又编绳子,想吊下止,崖,可是”这悬崖实在太高,只怕没有可能槎绳索吊下去。我就杀了我干妹子,还有丁小三。现在就剩你,我打断了你的腿,不过,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让我不杀你,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他们?”你想通了,不愿放弃这此财富!你是要回所有佛珠、宝贝。还有粮食这些东西……”

“不完全对,再猜……”

“你见吊桥断了,下不了山,只能在山上住,但是又怕别的人见财起意,先杀了你,所以你先下手为强”同时还可以占有所有宝贝……”

“对了……”左少阳得意地笑道:“看见吊桥不见了,我当时突然就想,山上就我们几个”有粮食有宝贝,只怕你们会被这些财宝诱惑,生怕我跟你们分赃,到时候会杀我,还不如我先杀你们。就剩我一个人在山上,那才安全。如果所以我杀了我干妹子,——她力气太大,如果见财起意要害我,我半点反抗余地都没有,必须先杀掉,反正只是个干妹子,下了山有了钱,要多少妹子都没问题。再有就是那丁小三,我也不能让他活着,所以我趁他们睡着的时候下手,把他们两都勒死了……”

“我答对了……”大胸女大喜,一脸媚笑:“那你饶了我的性命了……”

“嗯……”左少阳点点头。

大胸女欣喜若狂:“太好了,谢谢你左公子,这些东西我全部都不要了,一样都不要,全给你,包括我的身体,你要想,现在就可以来,来吧………”

“嘿嘿,你两各腿完整的时候,你都没兴趣,更不用说你现在一条脚都断了”吓死人了。就更没兴趣了。

我之所以用刀背打断你的一条脚,而不是直接砍断你的腿让你流血而死,你知道目的是什么吗……”

大胸女喘了一口气,呻吟道:“你刚才说了,想让我帮你做事……”

“又答对了,你可真聪明……”左少阳从门后面取出一条绳索,“这是刚才你在屋里用**折磨那老头致死的时候,我用大殿上的帐幔编的绳子,怎么样?我刚学的手艺,不错吧……”

左少阳说着,走过来,将绳子捆在大胸女的脖颈上,想了想,提起单刀,寒光一闪,在她左手腕上割了一刀。大胸女长声惨叫,哭着说道:“,左公子,无论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为什么要割断我的手腕筋络……”

“为了不让你逃脱,帮我办的事情,一只手就足够了,另一只手闲着也是闲着,所以割断了。这样安全。”,“你好狠的心……”

左少阳淡淡一笑:“比你连杀五人,我这真的不算什么……”

“啊?你说什么?我没杀人啊……”

“禅房里的老者怎么死的……”

“他……”大胸女立刻知道,左少阳一直在暗中监视她,这事狡辩不了,便道:“他是……,他是跟我行房时,连续不断地做了大半天,结果得了……”得了马上风死的,跟我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真的,左公子,你一定要相信我!”,“就算这个老者的死是他咎由自取,那塌鼻女呢?少妇和他丈夫呢?那逃兵呢?还有了禅大师呢?这几个人的性命,又怎么算……”

“……”大胸女大吃了一惊,“他们几个?不是我杀的啊……”

“行了,明人不做暗事,杀了就杀了,没什么。起来,帮我做事……”

“好好……”大胸女挣扎着站起来,踮着一条伤腿,捧着滴滴答答往下滴血的左手,“左公子,我帮你做事,我当你的奴婢,要我做什么都行,只求你别杀我……”

“你这么怕死,被你杀的那些人,难道就想死吗……”

“真的不是我杀的。左公子”你误会了……”

“误会了?那好,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我就帮你回顾一下你的凶杀经历,看看我分析是否正确。一一那少妇的丈夫被人杀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你干的。推论其实很简单,杀人的时候,我和我妹子就在隔壁,你一尖叫,我妹子和我就跑去了,立即对现场进行了初步搜索,我还特别要求妹子对地上的脚印进行搜寻,没错,那天风雪很大,但是,前后也就片刻时间,地上的脚印不可能这么快被掩盖,可我妹子他们却没有在现场找到脚印,树上也没有发现人影,凶手不可能悬浮在空中射箭,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凶手是在篱笆墙外面射箭的。”

大胸女脚上的伤痛得她额头冷汗直流,但她只能忍着,如果不说服左少阳相信自己没有杀人,后面等着的便是死亡。所以她注意听着左少阳的每一句话。听到这,忙点头道:“是啊,肯定是的……”

“可是这根本就不可能……”左少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