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82章 色字头上一把刀

第282章 色字头上一把刀

“为什么……”大胸女惊讶道。

左少阳道:“篱笆墙距离你们大概有五六十步远,而射箭是一项技巧性很强的运动,一般人知道怎么射箭,但是要想射准,特别是在那样的风雪之下,这么远的距离想射中一个人的后脑要害,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而山顶上就我们十个人,我和我妹子不是凶手,再除去你们两个,便只有六个人,这六个人里似乎没有谁具有这样的能耐,包括那个逃兵,如果他能在五六十步准确射中人的后脑,他就不用当逃兵了,在军队里青定会混得很不错。所以,从实施犯罪的可能性来看,没有人具有这个能力。既然远距离射死死者不可能,还就只有另一种可能了……”

“什么可能……”

“你射杀了他……”

“我?他就跟我在一起,我不可能拿着弓箭跑到菜地射他呀吧……”

“箭不一定用弓来射,直接用手握着,一样能扎进人的后脑,而且肯定比远距离射得更准……”

“可是,我没有弓箭啊。”,“当时我和小妹不在大殿,你完全能十分从容地拿走我们放在大殿的弓箭的,然后用箭刺死那男人。事实上,死者也是被我们带上山的白羽穿甲箭射死的……”

大胸女脸色一变:“那,那也不行啊,他是男人,我一个女人如何能刺得到他?而且他是后脑中箭,我们是在欢爱,女人背对着男人还可能,男人不会背对着女人的啊,一一对了,你还没成亲,不知道这些的……”

她说左少阳不知道行房时男女姿势却不知道眼前这位是穿越过来的,对男女之事虽然还没有经历,但现代社会性信息太丰富了,什么样的姿势不知道呢。眼见左少阳笑得有些讥讽,还以为不相信便努力扮出一个笑脸:“左公子别担心,奴家可以教你,现在山顶就我们俩了,有的是时间,奴家可以把每个姿势都让你尝试一遍!嘻嘻……”

“我可不想当第二个老者,被你活活掏空身子而死。”,“不会的,我一条腿都断了”怎么害得到你?如果你还担心就把我绑起来再做啊……”

大胸女虽然脸上在努力想笑得**一些,但是脚上的剧痛却让她的笑瞧上去十分的勉强。

左少阳没理她的诱惑,继续道:“说实话,当时我推断也不是很肯定,原因之一便是你说的男女做那种事的时候,男人不可能背对着女人,姿势不对,不过现在我知道了你狐媚的本事很高,能把男人身子掏空,让其精尽而亡,当时你用这本是,掏空那男人一身劲力让他虚脱无法反抗这也是轻而易举的。没错吧……”

大胸女勉力一笑:“左公子,我真没有杀那要的。再说了,我干嘛要杀他……”

“动机?很简单大师留下的整整一地窖的粮食,以现在的粮价来说,少说也值上万贯,还有那串价值千金的佛珠,还有那一箱不知道价值多少的大师数十年化缘所得的财宝。谁都会动心的。而这绝顶之上,天高皇帝远,杀了人往悬崖下一扔或者一把火烧了,谁会知道?正是图财害命最好的地方。要想独占这些巨额财富不杀人,便只有被杀……”

“你说我是为了贪财?那好就算这个理由能成立,或许我真的有这想法,可是我一介女流,真的做不到的。那人真的不是我杀的,肯定是别人杀的,你刚才也说了,会不会射箭,射得准不准,只是你的猜测……”

左少阳道:“你说的没错,我的确只是按照常理推测他们都不会射箭,或者说都不可能从五十步之外准确地射中一个人的后脑。因此,当时我虽然怀疑是你,但没有揭穿。因为这个推断还缺乏足够的说服力。但是,紧接着发生的事情,让我肯定了这个推断……”

“什么事……”

“你给**做的是否行房的检验……”

“这个怎么了?行过房的是能检验出来呀……”

“或许真能检验出来,也或许真能检验出是否在半个时辰之内行的房。但是,是否能证明**跟逃兵已经行房,其实并不影响认定逃兵是否有杀人时间。因为男女行房时间可长可短,半个时辰的时间,他完全来得及行完房再去杀人,如果他真的是凶手的话,但是,他一个逃兵真有这胆量射杀别人,他就不会当逃兵,而且,他要真是凶手,他就应该知道其实外面并没有凶手,也就不会借口刀子抽不出来而不敢跟着了禅大师他们一起出去寻找凶手了。另外,从杀人动机来看,他都已经占有了那**,有必要杀死他丈夫吗……”

“为什么没必要,长相厮守哦……”

“嘿嘿,这逃兵似乎不像是个情种,对他而言,但凡是个女人都行,好比你和那个塌鼻女,他也同样色迷迷垂涎着,那**相比你们两人,并没有什么出色的地方,何况年纪还比你们大一些,身材也没你们好,狐媚工夫也比不上,他只不过是借着人家受委屈肚子饿,想乘机占点便宜罢了,这样的心理,指望他为了这样的女人而杀掉她的丈夫,不觉得太牵强了吗?”,大胸女靠在供桌上,忍着痛,莞尔一笑:“想不到左公子分析问题头头是道,看东西看得那么准。您恐怕不是郎中,而是衙门捕快吧……”

“嘿嘿,我是郎中,我们行医的,望闻问切,这望诊是第一位的,从病人的神色、体型、皮肤颜色、大小便、痰、说话声音,尤其是舌苔的各种变化等,能推断出病人的病位和病性,这就需要准确仔细的观察……”

大胸女道:“如果你真观察清楚了,你就该知道,我不是凶手!我检验逃兵跟那**行房,只是我知道怎么检验,不能由此就推出是我杀了人吧……”

“光凭这一点当然不能”,”左少阳微笑道,“你利用你这个所谓的技能,想帮逃兵找到不在场证据,虽然我知道这证据有漏洞,但我还是承认了,因为我想知道你这么帮他,究竟想做什么。我原以为你只是想跟这逃兵有芶且之事,却没想到,你是为了杀死**……”

“啊?”,大胸女慌了,“杀**?**是因为与逃兵通奸被揭穿,羞愧之下上吊**的,不是被人杀害的……”

“这正是你主动说出你会检验是否行房的目的!你通过检验,来坐实逃兵与大胸女行房了,从而让大家误认为大胸女会羞愧难当,那样一来,她上吊**就顺理成章了,可是,我知道,**其实并没有跟逃兵通奸。你的栓验也是撒谎骗人……”

“我没撒谎!她是跟逃兵通奸了……”

“我问你,你是如何检验的……”

“这个是我的秘密,不能说……”

“你不说我也知道,处女、**行房一般都能检验出来,但是有过性经历的女人,就像这位**,只要不是新婚燕尔,发生性行为之后,**一般不会有特别的改变,至于你们花船上的天天当新娘,夜夜入洞房的姑娘们,久经沙场,更不可能有什么明显变化,所以,你们检验所谓是否行房了,无非是检验女人下体是否存有男人行房后留下的体液。没错吧……”

大胸女很是惊讶:“原来公子知道这方法……”

“这有什么稀奇的”,”左少阳冷笑道,“既然你承认是用这种方法检验,那你为什么要没有做检验就断言他们两人行过房?”,“我检验了呀……”

“你只是让**脱了裤子看了一眼,就让她穿上了,没错吧……”

大胸女又吃了一惊:“公子如何知道的……”

“很简单,我叫我妹子去照顾**的时候,曾经把她叫到身边叮嘱她去好好问问你是如何检验的。我妹子回来告诉我说**说的,你只看了一眼就出去了。男人是否在女人体内留下体液,你只看一眼就井断定?莫非你有**眼,能看穿肚子?”,大胸女有些慌乱:“我猜的,她这种女人”肯定会跟要人行房的,不用检验我都知道!”,“这就是说,你承认是说谎了……”

“是……”大胸女点头道:“就算我说谎,也不能证明我杀了人啊……”

“任何人说谎都有他的理由,你为什么要说谎……”

“我……,我看不惯她……”

“错……”左少阳道,“你说谎的目的,是想一箭双雕。其一,可以让逃兵感激于你,略加勾引,便能让他为你所用。其二,等你害死**的时候”别人就只会以为是她是羞愧**……”

大胸女身子一颤:“公子,我没有杀那**。她真的是上吊**的……”

“不是……”左少阳断然道,“是你伙同逃兵,用绳子套住她的脖颈,将她拉上房梁勒死的……”

“公子是有证据还是推测的……”

“当然有证据。

我已经仔细检验过**死亡现场”发现**是被人拉上房梁类死的,而不是自己上吊而死。因为套住脖颈拉人上吊而死,人体的重量会让绳索或者在房梁上产生很明显的摩擦痕迹。而自己上吊的话,房梁上不会有这种痕迹。我检查了房梁,找到了清洗的新鲜摩擦痕。说明她是被人拉上去吊死的,而不是自己套好绳索上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