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90章 艰难的日子

第290章 艰难的日子

左贵轻咳一声,示意苗佩兰把店铺门关上,招手让做左少阳跟着进了炮制房,关上房门,这才低声道:“忠儿,家里的存粮吃完之后,我去找智空方丈取粮食,他说你走的时候交代了,这些粮食要是供我们家、你姐夫家、瞿老太爷家、苗姑娘家、桑姑娘家和乔老爷家一共二十八口人四个月的粮食。勉强够四个月的,不能一次给我,生怕出危险,所以只能按天供给。因为瞿老太爷和茴香他们已经拿了一些粮食,所以头一个月,每月只给我们每天一斗粮食,后两个月,每天再给一斗五升粮食。三个月过去了,战乱还没有平息,就送我们逃难去。所以还得留下一个月的粮食供逃难路上用。”

左少阳点头道:“没错,当初我是这么跟他这么商量的。”

“可是,你和苗姑娘走了之后,要供养的人多了很多啊。”左贵苦笑道。

“啊?多了哪些人?”

“倪大夫一家四口人、对面杂货店蔡大叔家父子两个、余掌柜家三口人、李木匠一家人六口,赵三娘家三口,外带你母亲新收了奴婢草儿,后来有增加了樊黑脸和他八个快饿死的兵,总共多了二十七个”

“啊?樊黑脸不是有官粮吗?”

“根本不够吃的,好多官兵都饿死了,樊黑脸来求情,说他知道我们藏有粮食,不会告发的,只希望我们能留下他那八个快饿死的兄弟,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兄弟饿死。我想到当初若不是他把你的事迹上报上去,大将军也不会赏赐咱们,也不会宽容咱们周济亲朋好友。再说也不忍心看这几个兵士活活饿死,就答应了他们每天来家里吃饭。”

“那赵三娘呢?她为什么也来找吃的?我卖了九斗米给她,足够她一家三口吃三个月的”

左贵叹了口气:“她家那九斗米超过限量了的,为了掩人耳目,就将六斗米转移到她公公家了,瞒过了征粮。后来去要,他公公被砍头了,兄弟几个分了家,那粮食也分了,没人愿意退给她的。这还不算,还趁她不在家的时候,翻墙进去,把剩下的两斗米都偷走了”

“这些畜生”

“唉,人饿极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不过那些粮食也没能让她公公家的人过得了多久,没一个月,就饿死了好几口人。”

左少阳道:“原先是二十八个人的粮食,现在增加了二十七个人,总共四十五个人了,每人每天不到四两,难怪不够吃。”

“要是只有这些也就罢了,可是,后来又得知薛郎中等一些同行快死了,看着可怜,周济了他们一些,后来赶造绷带,药材不够,需要人手上山采药来换粥。这样算下来,除了增加的二十七个人之外,每天差不多还要多出三四十个人的口粮”

“上山采药换粥?采什么药?是三七吗?”

“嗯,”

左少阳喜道:“那就是说,咱们已经跟官军签约了?”

上次说好这件事之后,左少阳便出城采药去了,结果一去两个多月,也不知道这件事究竟办成了没有。

左贵道:“签约了,第二天就签约了。交了一百贯的定金,一个月前,我们已经把所有的一万卷全部交货了。”

“这么快啊?”左少阳惊喜交加。

“是啊,那时候官军担心敌军会马上进攻,官军特别看重咱们止血绷带里止血和镇痛效果,说使用了咱们的绷带,一般情况下伤员还可以继续战斗,官军因为上次受伤的太多了,兵力不够,想着法增加军力,所以这绷带对他们来说简直是个宝贝,那傅队正天天来催货,要急着先配给前线守城的兵士们。简直没办法。”

“那就想办法加快制作速度呗。”

“是啊,你走的那天,我们就搬到瞿家老宅去了。芷儿组织了苗家、瞿家、你姐夫家,还有咱们家,一共二十来个人,老的老小的小,全部都叫到院子里帮忙制作绷带。炮制药材的,裁缝绷带的,敷药的敷药,各负其责,我就专门负责配药,只是三七供应不上。”

“增加采药的人手啊”

“可不是嘛,只能这样了,正好薛郎中他们没粮了,我就跟他们商量,请他们上山帮忙采药,我给他们提供食物,——当然是跟我们一起吃药粥。他们答应了,上山采药换粥,这样三七才接上的。”

左少阳这才明白采药换粥是什么意思,为了这,又凭白多了三四十个人,道:“那加起来咱家供养的就九十个人了摊下来每人每天还不到二两难怪你们都饿得浮肿了。”

“这还是家里有你上次买的食用药材加着吃,才坚持到现在呢。”

“为什么不跟智空方丈说,每天多给一些粮食?”

“说了,方丈不同意。”

“为什么?”

左贵老爹叹了口气:“智空方丈说了,这是你萧大哥临走之前交代了,说我们一家人太心善,这也想照顾那也想照顾,到头来谁也救不了,还把自家人性命搭进去,让他有机会的话帮帮我们,别让我们饿死了。他听说要照顾这么多人,一个劲摇头,说这些粮食是供四个月吃的,现在就吃完,以后大家都得饿死。也得亏智空方丈这么坚持,你母亲才再也不增加救济了,这两个月大家也才能活下来。而且还有剩余的粮食。虽然大家都浮肿了,但至少还活着。”

左少阳明白了,原来这一个多月来,四家人便是野菜熬粥过来的,难怪都是干瘪消瘦一脸菜色。他现在也明白了,刚才母亲听说自己要给黄芹她们送两个馍馍的稀粥去,为什么会一脸为难的神色,因为家里已经不堪重负。

他也明白了白芷寒为什么不给桑家再增加粮食,因为桑家每天八个馍馍还是不加野菜的,而这边的这么多人,只能吃稀粥熬野菜。自然不能再给桑家追加,白芷寒也知道,追加的,肯定会落入桑母她们肚子里,她没办法阻止桑小妹不拿粮食给父母吃。

左少阳道:“上次咱家放粥,没人领,后来呢?有人领吗?”

“怎么没有,就像你当初说的,一个月的时间,山上敌军封锁的半山腰以下能吃的野菜都差不多采挖完了,城里饥民没得吃的,想起咱们家那次放的药粥了,就来哀求施舍,你母亲见门前那些饿得快死的老老小小的饥民可怜,就跟我商量,做了一锅药粥给他们吃,这下麻烦了,来了很多饥民,围得药铺水泄不通的,乱糟糟哀求救命。我们都害怕了,躲进了老宅里。傅队正立即派了大批兵士来贵芝堂门口警戒,这才没出乱子。你母亲可怜那些饥民,天天哭,没办法,我经过跟傅队正商议,傅队正同意我们用家里的药材熬粥济民。但不要加粮食,其实,我们家哪里还有什么粮食可以加,自己需要照顾的九十个人都已经没得吃的了。”

“官军没怀疑咱们家有粮食吗?”

“怎么不怀疑?来搜了两次呢”

“啊?搜出来了吗?”

“没有,智空方丈都是当天的粮食当天给,而且都是晚上悄悄地直接送到我们住的小院里,没人看见他进来,连我们都不知道,反正早上起床,就看见床头或者厨房什么地方放着一小袋粮食了,马上加药材熬粥,然后大家吃,吃完了就没了。所以官军来搜了几次,都没搜到。施舍给饥民的药粥里加的粮食,智空方丈都已经帮忙磨成粉,我们直接熬在药粥里面,用汤勺找,一颗米都找不到。加上官军定做绷带,我们拿了一百贯给刘火长打点关系,那傅队正从中有了不少好处的,所以他明知我们藏有粮食,但也睁只眼闭只眼,派人来搜索,也只是装装样子,东瞧瞧西看看就算搜过了,更没有为难我们。”

左少阳舒了口气:“还好,有钱能使鬼推磨。”

“可不是嘛。”左贵老爹道。

“后来呢?咱们家绷带任务做完了,就不用供应那三四十个采挖药材的人吃的,应该能吃好一点了吧?”

“不行啊,那些大多是同行,像祝药柜、倪大夫、薛郎中他们,他们也都有骨气,不肯白要东西吃,只能继续用药材换粥,要是不给他们换粥,不用两天,只怕都得饿死所以,绷带任务完成之后,我们没有告诉他们,继续给他们换,三七又不能食用,没人挖,山上挺多的,他们上山挖三七回来换粥。三七太多了,堆得炮制房都放不下了,就放在瞿家老宅的后院空房里了。也得亏有了这条生计,这些人虽然饿得不行,都浮肿或者消瘦了,至今命也都还在。因为我们在给他们换药材的药粥里加了比较多的粮食,才保住了他们的命。我和你母亲是苦了点,有时候想着,救了这么多人的命,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是,舍己救人,这次爹的仁义医德全城都知道了。咱们门口挂的那付联句,这次在父亲身上真的体现的淋漓尽致了”

左贵老爹咧着嘴有几分得意地笑了,只是笑容里有些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