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91章 死的死

第291章 死的死

左少阳道:“咱们这次卖绷带给官军,可算发了一笔横财了”

说起这件事,左贵顿时不笑了,苦着脸道:“发什么财啊没拿到什么钱”

“啊?怎么回事?”

“刚开始说得好好的,钱货两清,可是一个多月敌军不进攻,官军也放松了,也不来催货。最后一批货交了之后,我去找傅队正要货款,傅队正打官腔,说军饷实在抽不出这笔钱,剩下二百五十贯,只能等平叛之后班师回朝再给。还拍胸脯保证不会赖账。唉,制作一万卷绷带用的纱布,总共用了一百贯,预付的一百贯已经被刘火长扣下用来打点关系了,买绷带等用的钱都是赊购的,人家天天上门要债,我被逼得没办法,求傅队正好几次,最后还许诺给他二十贯好处,他才带着我去找人说了,又给我们还了一百五十贯,剩下的一百贯,只说没这笔开支,要等班师回朝才能给了。”

“钱拿到手了吗?”

“拿到了,一百五十贯还了一百贯的买绷带等赊的债,二十贯给了傅队正好处,只剩十贯了。还有一张一百贯的欠条。就这么些。”

左少阳有些傻眼:“咱们忙了一个多月,就赚了十贯?那一百贯班师回朝才给?我们难不成还要追到朝廷要去?京城衙门可不比县城衙门那么好办事,我们人生地不熟的,这钱只怕要泡汤啊。”

左贵也愁眉苦脸点头,叹了口气:“唉,早知道这样,当初也懒得去招赔本赚吆喝的事情了。刘火长他也挺同情我们的,说打点的钱都跟人家说好了的,不能拖延,不然以后可不好办事。他也说了,等官军回了京城再去要钱,简直比登天还难,现在建国之初,百废待兴,哪里都要用钱,这笔钱十有八九要黄,他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就给我出了个主意。”

“他能出什么馊主意?”左少阳没好气道。

“这主意是不怎么好,所以我一直犹豫着没去做。”

“什么主意?”

左贵捋着胡须道:“他说如果我们同意用朝廷待售的五十亩田来冲抵这一百贯欠债,这件事就好办了。他说,他听傅队正说,大将军是这个意思。”

“什么?”左少阳又惊又喜,“用五十亩田冲债?这办法可行啊”

“可行什么”左贵老爹道,“回来一商量,都觉得这主意不好,特别是你姐夫,坚决反对。他说咱们合州本来就田多人少,加上这场仗打了都两个多月了,饿死了好多人,一旦平叛了,粮食不可能马上运进来,合州没有粮食,大量的劳力只能出外逃荒,还找谁来种地?没人种地,咱们这么多田拿什么纳税?”

“这个……”左少阳皱着眉思考着。

左贵又道:“你姐夫还说了,这场仗现在僵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根据得到了密保,朝廷在北边征战突厥的战斗不是很顺利,一直找不到突厥的主力决战,也是拖着不敢撤回来。所以这边平叛的事情,还是只能指望咱们合州这数万老弱病残,但是大家都知道,叛军是没有打,真要打,咱们不够人家吃的。现在也闹不明白叛军究竟想干什么,围着也不打也不放,这场仗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左少阳原先以为叛军是围点打援,想利用合州地形优势打围剿前来增援的朝廷主力,可是两个来月了,朝廷也没派兵来,叛军也不打出去,好象把叛军给忘在这了似的。真是闹不明白了。

左贵又道:“估计平叛的时候,也过了播种的季节了。又要耽误一年,这一年要白交税,现在的税是‘五交一’,五亩地要拿一亩的收成来交税,不管你种没种都要交,咱们现在有八十亩地,加上这五十亩冲抵债务的田,那就是一百三十亩,要交二十六亩收成的税,我们算了一下,要交五百多斗稻谷就算按照打仗前的粮价计算,要交一百八十多贯的税咱们哪里找这么多钱来赔?所以,这五十亩地绝对不能要,要了就是烫手的山芋,吃不得也扔不得。就算低价卖,这时候只怕也没人会要的。还不如留着这一百贯的债,到时候想办法打点关系要回来,哪怕要回一半,也比拿五十亩地砸手里一文不赚还倒贴钱划算。”

左少阳有些傻眼,虽然自己知道,现在投资田地,将来肯定赚钱,可是,现在的田税这么高,如果找不到人耕种,只怕还没等到赚钱,就已经赔得血本无归了。这件事暂时先搁下再说,反正也不着急。

左少阳拉门出来,见乔老爷夫妻和余掌柜家人站在店铺门口,朝他点头陪笑,显然已经得了消息说左少阳回来了,便过来想让他过去给病人复诊。左少阳现在还顾不上这个,反正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歉意一笑,示意让他们稍等,然后对萧芸飞道:“萧老哥,能进来一下吗?我有话说。”

萧芸飞似乎已经知道他要说什么,板着脸进了屋子,把门关上。

左少阳道:“萧老哥,你让我有事找清风寺的智空方丈帮忙,我把你帮我买的粮食寄存在了清风寺,智空方丈以我照顾的人太多,担心影响家人生活为由,限量供应我们粮食,你能跟他说说吗?粮食还是让我随意提取吧。行吗?”

萧芸飞摇头道:“抱歉,我知道你想帮别人,我们大家都想,都不忍心看着别人死,但是,帮人必须量力而行,只有在确保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再帮助别人,这才是有意义的。你们的粮食顾你们家就已经不错了,不够别人的。所以粮食不能超量给你,我要为你们家负责。当然,除非你能找到更多的粮食,才能帮更多的人。”

“可是,你也看见了,家里人还有亲戚朋友,都饿浮肿了,再不增加营养,会死人的。”

“那是你们家自寻烦劳本来粮食就不多,偏偏这个也想照顾那个也想周济,若不是智空方丈硬着心肠,任由你们家胡来,只怕你现在回来,已经见不到他们了”

“可是……”

“别可是了,现在已经快三个月了,后面战乱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你们的粮食也不剩多少了,还是想着该怎么办吧我不能眼看你们饿死”

左少阳苦笑:“唉,算了,那就还是吃野菜熬稀饭好了,反正我也不是没吃过。”

萧芸飞道:“你要愿意,每天可以跟我去吃。管你一个人的饭菜还是够的。”

“真的?行啊,少我一个,别人就能多吃一点粮食。——你那里不会也是野菜吧?”

“呵呵,当然不是,不过只能带你一个,别的任何人都不能带。”

“那是,我一个人蹭饭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哪还能多带人呢。”

“那说定了,我先回去预备,你给病人复诊,说说家里的事,等一会来接你。”

“今晚就开始蹭?”

“是啊,你不也没吃饭吗?”

“那好,多谢了”

萧芸飞告辞出门走了。

送走萧芸飞,左少阳接着跟父亲聊这两个月的事情,问老爹左贵道:“我看城外尸体成山,死了不少人吗?”

“是啊,”左贵叹息道,“真可谓惨不忍睹。你姐夫说了,刚开始衙门还是一天清理一次死尸,到后来,死尸太多了,天又热起来了,一天改成两次、三次、四次,都还清理不完,唉。回春堂的封郎中,就是来跟我们买方子的那个,一家人饿得没办法了,拿了全部家当包括药铺,跟人家换五斗米,结果被人举报了,封郎中和那家卖粮食的都被当街砍头,枭首示众,交易的粮食和药铺也都充公了。他一家人没了依靠,过没几天,全都活活饿死了。”

左少阳感到后背一股凉意,忙问道:“祝老伯他们恒昌药行呢?”

“他们粮食吃光了,来找我想办法,我也不敢卖粮食,也没有粮食卖,他们懂药材,我就让他们上山采挖三七来换药粥,就这样,他们一家人才挺过来了。对了,经常跟他们在一起的那个矮胖子,上次想娶桑小妹的那个……”

“金玉酒楼的朱掌柜?”

“对,他也被砍头了”

“是吗?”左少阳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怎么被砍头的?”

“家里没吃的了,他找到了官军的一个管粮食的,是他同乡,买了一点粮食,觉着这是发财的好机会,两人商议倒卖军粮,牟取暴利,得手了几次,后来被发现了。大将军知道他们买卖军粮,很生气,将所有涉案的人,包括朱掌柜全家,全部砍头,并枭首示众,朱掌柜别看平时凶悍,临死的时候都吓得屎尿失禁了。唉,真惨”

左少阳心中有些黯然,虽然很讨厌这朱掌柜,可听说他全家惨死,心里还是很难过。又问道:“惠民堂的倪大夫他们呢?”

“只剩倪母,还有倪大夫和他兄弟倪二他们三个人,另外还有在我们家的儿子倪智。其余的,两个媳妇,还有几个妾室,几个堂兄弟姐妹,全都饿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