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92章 亡的亡

第292章 亡的亡

左少阳吃惊道:“不是商量好了,请倪大夫过来当坐堂大夫换粮食的吗?他没来吗?”

左贵老爹道:“来了,我们没那么多周济的粮食,只给了他两个人的,本来是给他和他老母的,可他拿回去全家平分着吃,我看他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后面就浮肿了,这才怀疑,追问之下才知道了,就说不能再给他粮食,他可以接两个人来我们这一起吃饭,接谁他自己定。他就把他老母和残废的弟弟接来了,说三个人吃两个人的饭,苦苦哀求,没办法,只好留下。加上他儿子倪智,一家四口在我们这吃住。其余的人最后都饿死了,——唉,想着让人难过,你母亲为这哭了好几夜,很想帮,可是……”

“爹,你们已经很尽力了,再帮,自己都得饿死。”

“唉,看着人活活饿死却帮不了,真是心伤啊。”

“倪大夫呢?我怎么没见到他?”

“他上山采三七去了。——这些天,很少有病患来求医,大家都忙着想办法糊口,生病也顾不上了。但听说他在我们药铺坐堂,还是有些病患来找他看病的,但是不多,而且只付银钱,不能给粮食,因为官军规定了,不准变相买卖,包括用粮食来支付药费啥的,都不行。其实病患自己也没有多余的粮食交药费的。因为病患少,他一天里大部分时间都闲着,他不愿意每天这样闲着在我们家吃饭,听说我们药铺要三七,他就让我们转告找他求医的病患,傍晚时分再来找他。白天的时间他就上山采药回来给我们。我劝他别去了,他没答应,说我们救了他一家四口,他得想点办法回报。”

左少阳有些黯然,想不到堂堂名医,饥荒战争年代竟然沦落到靠挖药材养活自己的地步。

左贵老爹又道:“其他郎中见他每天上山挖药,问了原因,他说用来换药粥,这些郎中便也跟着上山挖三七来跟我们换,可是咱们家的稀粥不多,能帮的都帮了,凡是药铺郎中挖回来的三七,我们都是首先收的,而且,绷带定做任务完了之后,不需要三七了,也不敢说,生怕断了他们的生路。就这样,还是好些郎中的家人给饿死了。”

“都有谁啊?”

“灵仙堂的徐郎中一家,妙手医馆的王郎中一家,都饿死了。仁寿堂的薛郎中,他年迈体衰,上不了山挖药材,他徒弟阎郎中,就是那个说话很难听的那个,自己上山挖三七来跟我们换稀粥,一口不吃给他师父吃,自己差点活活饿死,给人抬来了,我这才每天让他换粥的时候,自己先喝一碗,然后才让他拿粥回去,这才保住了他的命。可是他和他师父两家人老小十几口人,全都饿死了。”

左少阳感叹道:“这石郎中,平时看着不怎么样,关键的时候,还这么孝敬师父,宁可自己饿死,也把粥领回去给师父吃,真是人不可貌相,疾风知劲草啊”

“可不是嘛。”

“对了,先前听父亲说,咱们药铺对面杂货店的蔡大叔父子两,也在咱们家吃饭,怎么回事?”

“唉,你蔡大叔也是个耿直善良的人,不愿意拖累别人,尽管住在咱们家对面,却不上门求救,他不想拖累咱们家。结果,一家老小七八口,一个个饿死了,最后是你姐姐要到对面杂货店买东西,敲门半天没人应,我们破门而入才发现的,只有他跟他儿子还剩一口气,其余的都饿死了,抬回来抢救,才活下来的。”

“姐夫他们呢?没事吧?”

“他们口粮吃完之后,我就马上把他们一家人接到家里来了,反正我们搬到瞿家老宅,那里地方宽,能住得下。他们一家都没事,只是跟我们一样也浮肿了。不过,听你姐夫说,衙门民壮、捕快和衙役,饿死了许多人。其他的都浮肿或者消瘦,根本没办法干活了。你闻街上这么臭,那是很多尸体腐烂了不能及时运出去造成的。”

左少阳想不到饿死情况会如此严重,不觉一阵胆寒,问道:“余掌柜家也在咱们家吃吗?”

“嗯。”左贵长叹一声:“余掌柜是个好心人,可这年头,好心就没好报。他们家老少四代同堂,三十多口人,粮食半个月就吃光了,又从来没吃过野菜,人口那么多,我们家也周济不过来,只能接济余掌柜和他夫人两个。他们俩在这边,咱们吃饭的时候,也就一起吃了,开始余掌柜抹不开面子不肯要,后来饿得狠了,他夫人又劝,便接受了。一家老小三十几口人,除了两个儿子接过来跟我们一起吃,其余的差不多都饿死了。没办法,我们只能做到这一点。”

左少阳明白了,先前萧芸飞说余掌柜很忧伤的样子,自己还以为是他忧伤腿瘸了,没想到却是家人差不多都饿死了。抬头看看老爹瘦的皮包骨的样,黯然道:“爹,你们已经做的很好了,很抱歉,在你们最艰苦的时候,我没能在你们身边……”

“你说的啥话,你们被困在绝顶上,也吃了不少苦呢。”

左少阳心想,岂止是吃苦的问题,还差点没命了,不过这不需要跟老人家说,免得他们担心。又问道:“对了,咱们最先卖粮食给他的那个开绸缎店的傅掌柜,他家情况怎么样?”

“还行,不过粮食快吃光了,咱们给他的粮食,加上野菜,省着吃坚持了一个来月,没饿死人,后来没粮了,来找我们说用绸缎店换,我们自然不敢卖。就让他上山采三七来换药粥,他们一家都上山采药来换,前两天我问了,好象没饿死,毕竟他们前一个多月都有粮食吃,身体还扛得住。”

左少阳道:“官军不是许诺说,将来口粮吃完了,会放粥济民吗?不是说征粮的目的就是打击奸商囤积粮食,让百姓人人都有饭吃,都不会饿死吗?那官军放粥了吗?”

“放什么粥啊,官军自己都饿死了不少人了,哪里还有粮食放粥?经常来咱们家的那个樊黑脸,一条壮实的大汉,都饿得皮包骨了,他肚量大,一口气能喝七八碗呢,只是稀粥太细了,都找不到米,其实跟白汤没什么两样,七八碗喝下去,肚子鼓鼓的,一泡尿就瘪了。他好几次都饿昏了。”

这个结果左少阳早就预料到了,只是真正听说这个结果之后,不免还是有些黯然。

听老爹说到放药粥,左少阳环顾了一下房间,这才意识到,房间里原来堆得满满的可以充饥的药材,全都没有了,忙问道:“那些充饥的药材还剩多少?”

“最多还能顶个七八天的,就全部光了。”

爷俩说起这些,两人心里都沉甸甸的。叹了一会气,推门迈步出来。

左少阳见到白芷寒站在那,她现在知道为什么白芷寒没有给清香茶肆追加馍馍的原因了,便走了过去,歉意地笑了笑:“芷儿,抱歉,我不了解情况就乱发脾气,让你受委屈了。”

白芷寒微微一笑:“少爷,今年开春之后热得快,你穿的丝棉夹袍太厚了,奴婢帮你换一件薄一点的夹袍吧?”

白芷寒不说,左少阳还不觉得,这么一提醒,果然觉得跟蒸笼似的,忙解开扣子道:“的确热。”

夹袍脱了之后,里面穿的是一件夹袄短衫,白芷寒道:“这短衫比较薄,我正好还没给少爷做短衫,就先穿这件吧。只是有点大了,少爷脱下来我给改一下再穿吧。”

左少阳知道白芷寒心灵手巧,裁缝针线活最为擅长,便脱下短衫递给她,先把夹袄穿上。见她两手都很利落了,想起先前她受伤的手,忙问道:“你的手伤好了吗?”

“早就好了。少爷的腿也好了吧?”

“完全好了。”左少阳见丁小三哈着腰站在一旁,便对老爹左贵和母亲梁氏道:“他叫丁小三,原来是回春堂的店伙计,他们掌柜的没粮食吃,把他撵出来了,在山顶上遇见了,见他挺勤快的,就让他到咱家药铺当伙计吧。”

现在这困难时期,左贵老爹从心里是不愿意增加人手的,但是这是儿子收的伙计,也不好拒绝。便点头答应了。扭头招手将梁氏背后的小姑娘草儿叫了过来,对左少阳道:“上次草儿吃了你的药之后,很快就好了,问了才知道,她爹娘弟弟全都饿死了。她没地方去,跪在地上哀求你母亲收留她当丫鬟,一文钱都不要,只要有口饭吃就行。你母亲见她可怜,就留下她了。”

左少阳点头道:“草儿很有志气,值得帮。”

这下子,家里又多了两张嘴吃饭。

左少阳让白芷寒接着给桑小妹喂稀粥。然后来到病房复诊。

樊黑脸的伤兵都已经治愈归队了,那场大战之后,官军知道不是叛军的对手,不敢再主动出击,叛军却也按兵不动,所以双方一直相安无事,没有新的战事发生,也就没有出现新的伤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