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93章 采药活命的名医

第293章 采药活命的名医

由于左少阳不在,左贵老爹的医术虽说比以前好一些了,但还是没有根本性改变,所以并没有新的病患留诊。现在留诊的病患,只有乔巧儿和余掌柜。

乔巧儿一家人住在老爹他们原来的房间里,乔巧儿正在**昏睡。乔老爷勉强陪着笑望着他:“左公子,你快给巧儿看看吧。”

听到说话声,乔巧儿睁开了眼,望见左少阳,眼睛立即睁大了,惊喜道:“哥你回来了你咋去了这么久?”

“有点事被绊住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难受死了,全身发热,口渴得很,出汗哗哗的,伤口也疼得很,烫得很。——天天盼着你回来帮我治伤,你就不回来,问他们,只说你有事。哼”

“呵呵,我看看你的舌头。”

乔巧儿忙把香舌吐了出来。左少阳看罢道:“苔黄,你大便不很顺畅吧。”

“岂止是不顺畅,每次上茅房简直就是受罪”乔巧儿在左少阳面前说话有些没遮拦。

“嗯,骨头呢?感觉如何?”

“已经能下床慢慢走动了,脚也能吃一些力了,就是伤口痛得厉害。”

左少阳道:“我给你看看。”

揭开被子,乔巧儿的裤子已经按照左少阳的要求剪掉了一条裤腿,这样方便换药。查看之后,发现伤口肿胀还是比较明显,伤口仍然有脓性分泌物流出,自己没能及时把紫背天葵子采回来给她用药,所以伤口感染没有能治愈,但是,前面配置的药还是起到了相当的作用,至少两个多月过去了,伤口没有恶化很厉害,但是比刚来的时候严重一些了。

左少阳看罢,微笑道:“放心,我回来了,很快会帮你治好,吃了药,你大便会正常的,而且连续用药最多半个月,伤口就能愈合。”

“真的?你不会是骗我的吧?”乔巧儿甜甜笑道。

“当然没有骗你,我这两个多月不是去闲逛去了,把你需要的药采回来了。我这就给你开方煎药。然后给你伤口冲洗换药。”

“太好了哥回来了,我就放心了。”

左少阳回到大堂,提笔写了一个方子,以黄连解毒汤为基本方,加入紫背天葵子、半枝莲、白花蛇舌草和生大黄。

写完方子,把丁小三叫过来:“你以前在回春堂是做什么的?”

“回少爷的话,是负责柜台拣药的。”

“那好,以后你还负责药柜拣药就行了。”

“是,少爷。”

左少阳把方子递给他:“上面有几味药是新药,别的药铺没有的,我上次采回来了。”说着,左少阳走到药柜前,在几格空着的药抽里找到了新药,分别写了名字,把标签贴在上面,教丁小三辨认了几味新药。然后把药拣了煎熬送服。

接着,左少阳来到隔壁,查看余掌柜的伤势。

余掌柜侧身朝里睡着,他夫人坐在床边的圆凳上,两个孩子在旁边一张**躺着。见到左少阳进来,余夫人忙起身福礼:“左公子来了。快请坐。”到旁边拿了一根凳子过来。

左少阳谢过,看了看空空荡荡的留诊病房,整整齐齐拍着两排木床,这是李大壮打的,工艺还真不错。只是留诊的伤兵都归队了,百姓也治愈走了。没有新的病患,留诊病房就变得空荡荡的,成了余家专用病房了。

左少阳瞧了一眼余掌柜,低声问余夫人道:“余老伯睡着了吗?”

“我没睡”余掌柜瓮声瓮气道,却没有转身过来。

左少阳道:“老伯伤势如何?我来复诊看看。”

余掌柜这才慢慢转身过来,一张脸已经肿得跟猪头似的,左少阳吃了一惊,饥荒开始之后,他见过太多的这种浮肿了,低声道:“老伯应该多吃一点……”

“我知道啊,可是吃什么?每天就两顿稀汤,都能当镜子照,里面的野菜都能数得清——对不起,我心情不好,乱发脾气,没有针对你们的意思,你们从牙缝里挤出粮食来,救了我们一家四口,我已经很感激了……”

“老伯不必客气,我先看看你的腿伤,再想办法找些粮食。”

“唉,城里哪里还有什么粮食,连树皮都吃光了。算了不说了,死就死好了。”

左少阳掀开被子,查看他的伤腿,骨折恢复很不错,能自由弯曲伸展,只是也浮肿了。另一条腿已经残废,萎缩变形了。

旁边余夫人说,余掌柜已经能下床拄着拐杖慢慢走动。

左少阳道:“骨折恢复得很好。再过两天就可以拆除外用固定器了。”

左少阳从留诊病房回到药铺,迎面见到一个胖子从里面慢慢挪着步子走了出来,

近了看,其实不是胖子,而是浮肿了,脸都肿平了,花白的胡子稀稀落落的,一步一喘,背上背着一个箩筐,手里提着一个竹篮,用蓝布盖着。这只手被一个小孩托着搀扶着,却是父亲新收的徒弟智儿。他眼里都是哀伤。

左少阳见这浮肿的胖子很是面熟,不禁多瞧了几眼。

那人也站住了,慢慢抬起肿胀的脑袋望着他,两人都是一愣。这浮肿得跟大胖子似的中年男人,却是合州赫赫有名的倪大夫

倪大夫瞧见左少阳,勉强一笑,手里提着篮子不好拱手,便哈腰点点头:“左公子”

“是倪大夫啊?”左少阳忙拱手道,“你……,怎么浮肿成这个样子?”

倪大夫勉强笑了笑,却没说什么。

左少阳着急了,他知道,人如果完全没有粮食,会七到十天内死亡,外在表现一般是很快瘦弱,然后身体机能衰竭而死。但是,如果是半饥饿状态,则不会很快死亡,但长期的饥饿,人就会先消瘦,然后浮肿,再消瘦,再浮肿,反复几次之后,最后常因为心力衰竭而死。

饥饿引起的浮肿很好治,只要能持续正常进食,很快便会治愈,但是,这个治疗方案,在现在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

倪大夫现在这种浮肿,至少已经经历这种消瘦到浮肿反复几次了,他每天还要上山采药来换稀粥,他的体力已经透支穷尽,从目前他虚弱的情况来看,只怕再也经历不起这样的折腾。很可能会等不到下一次消瘦就会死掉。

左少阳忙拉住他的手,道:“倪大夫,你这样不行,快进来,我给你看看”

倪大夫知道,自己这浮肿不是汤药能解决的,苦涩一笑:“听说你两个多月前上山采药,一直没回来,都挺替你担心的,没事吧?”

“没事,我没事,你的事情大了,你这样只怕活不了几天的跟我来——智儿,搀扶你爹进屋来”伸手接过他手里的篮子,一手扶着他,智儿在另一边费力地搀扶着父亲,回到大堂里,径直来到厨房。

这里有刚才用山上带下来的粮食熬成的一小锅稀粥,加了人参的。左少阳盛了一碗,递给倪大夫:“来,吃吧”

倪大夫惊喜交加望着他:“这个……”

“不用说了,你再不吃东西,真的会饿死的你死了,你老母和瘫痪的弟弟怎么办?我可告诉你,你的儿子在我们这已经够麻烦的了,你可别想等你死了,让我们来照顾他们两个,要照顾你自己活着照顾”

倪大夫呆了一下,眼眶慢慢湿热了,颤抖着伸手过来,接过那碗粥,也不用勺子,直接凑到嘴边稀里哗啦喝着。

智儿轻轻扯了扯倪大夫的衣袖:“爹——,我饿……”

倪大夫忙将剩下的半碗粥递过去。却被左少阳一把拦住了:“倪大夫,这粥是给你救命的,要说饿,大家都饿,但是,这粥是给最需要的人。智儿现在还顶得住,你放心好了,这一碗粥他不吃,不会饿死,你不吃,就熬不过去”

智儿也听懂了,忙把手缩了回来。

倪大夫摸了摸儿子的头:“放心智儿,有你师父,你大师兄在,你就不会饿死。不管怎样,要记住你师父和大师兄的恩情。”

智儿点点头,眼睛却看着他手里的那碗粥,

倪大夫又喝了两口稀粥,眼圈红红的,叹了口气,道:“早知道有今天,我就不学医了,买田地种地去,有粮食吃,比什么都强”

“是啊,生存是人的第一需要”左少阳微笑道。

“不光是为了活着,现在粮价这么高,如果有好的环境,种田绝对是最赚钱的营生了”倪大夫道。

“是呀,我手里倒是有不少田,有的还是你送给我的,就没人种。”

倪大夫道:“你们左家后面这一个多月一直在放药粥济民,救活了不知多少人的性命,只要仗打完了,你们登高一呼,邀请大家来租佃你家的田地,我想肯定会有很多得到你们家恩惠的人来租佃的。也就五十亩嘛,再多十倍,估计也能租出去”

左少阳听的心头一动:“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采药换粥的时候,没少听人说你们家的好话呢,都说着如果有命活过这场饥荒,一定要好好报答你们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