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94章 以田冲债

第294章 以田冲债

“呵呵,”左少阳笑了,“多谢你,倪大夫,你让我做出了一个可以说非常重要的决定。谢谢”说着,快步出了厨房,

趁着左少阳出门了,倪大夫立刻将剩下的半碗稀粥递给了儿子倪智。倪智接过悄无声息几口喝光了。

倪大夫看了看锅里还剩的稀粥,有一种冲动想上前再舀一碗,可是,他只是脚尖动了动,又停住了,叹了口气,把碗放在了灶台上。拿过锅盖盖上,拉着儿子出了厨房。

左少阳跟坐在长条几案后面的老爹左贵说了有事相商,两人便进了炮制房里。

左少阳道:“爹,我希望能用衙门的五十亩地冲抵官军欠我们的债。”

“可是……”

“我已经想到办法怎么找人来帮我们种地了”

这是左贵不愿意接受这五十亩地冲抵债务的主要原因。一听这话,忙问道:“什么办法?”

“咱们家这一个多月都在施舍药粥济民,城里很多饥民都得到过咱家的恩惠,只要我们要求在施舍药粥时,告诉大家我们这个想法,希望他们在这场战争平息之后,能租赁我们家的田地种地。我想,只要条件够优惠,会有很多人愿意帮我们的。我问过兰儿,她说一个壮劳力能同时种五亩地。这样,如果我们换了这五十亩地,加上原先的八十亩,总共一百三十亩,只需十六个壮劳力就行了。”

左贵老爹一听这话,捋着胡须沉吟片刻,道:“这办法……能行吗?”

“不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左贵老爹苦笑道:“战乱结束,百姓很可能会外出逃荒,除非我们能提供吃的,否则,就算肯帮我们,也留不住多久的,人家也要活命啊。”

左少阳愣了一下,这话倒也是,总不能让人家留下来吃野菜帮自己种田。想了想,又道:“只要帮我们几天也行啊,帮我们翻地耕地,把秧苗插下去,剩下的中耕除草、灌溉排水,施肥杀虫,以及将来的收割,都比较好办了。”

“嗯,那也行,只要把种子撒下去,能长成什么样就什么样,能收多少粮就收多少吧,也好过撂荒着。再说了,这笔钱本来就是用你的药方制作的绷带换回来的,你既然想换良田,就按你的想法做吧。而且,一旦官军走了,这笔帐咱们可不好去京城要去。不如将就眼前吧。”

左少阳大喜:“好我这就去办”

左少阳兴冲冲出来,见到白芷寒,便道:“你跟我来,咱们去一趟州府衙门。”

白芷寒答应了,又道:“少爷等等”

左少阳疑惑地瞧着她。只见白芷寒跑进厨房,一手揭开铁锅,伸手抓了一把锅灰,抹在冰晶玉洁的脸蛋上,成了个大花猫,这才出来道:“行了,走吧。”

左少阳笑了,迈步出门。

门外梁氏见他要出去,忙问道:“忠儿,天快黑了,马上要起更了,你这是上哪里去?”

“我有急事,很快就回来。”

苗佩兰道:“我也陪你去吧。”

“不用了,又不是打架,去那么多人做什么?”

左少阳带着白芷寒来到州府衙门,

说着话,左少阳带着白芷寒已经匆匆走远了。

街上乞讨的饥民已经少了很多,多半都已经饿死了,随处可见倒毙的死尸,剩下的饥民,也都饿得不成*人形了。一个个歪在地上,无助地听着死神脚步的临近。

左少阳没有办法救他们,只能带着白芷寒迎着心肠从他们身边走过,来到州府衙门口,这里值守的兵士还站得笔直,只是也没什么精神头了。

左少阳上前跟一个卫兵拱手道:“这位兄台,我是贵芝堂的小郎中左忠左少阳,有急事要找大将军亲兵护卫队的傅队正,能否麻烦通传一下。”

那卫兵一听贵芝堂三个字,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忙点头哈腰道:“您就是左楷模吧?”

现在城里好多人都这么叫自己,这个拥军楷模在军队里知名度还挺高,军士们对他都有一种亲切感。

左少阳忙拱手微笑点头:“是我。”

“您稍等,小的这就立马给你通报进去。”

“有劳兄弟了。”

那卫兵是个小头目,低声陪笑道:“左楷模,另外有点事想跟你商量商量,是这样的,我们兄弟几个两天才吃了一顿饭,饿得头昏眼花的,听说你们贵芝堂每天中午放药粥,虽然难吃,但还能保命,我们也想去排队等粥的,只是当官的不让,说那是给百姓的。唉,您能不能私下赏我们一点吃的,救我们一救啊?”

其他几个卫兵也是陪着笑,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左少阳知道,衙门通报是要给钱的,现在能有粮食,那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左少阳已经知道这个规矩,忙对白芷寒道:“你跑回去拿两个馍馍来,给几位兄弟吃。”又对那小头目歉意地笑了笑:“真是抱歉,家里也快揭不开锅了,只能给几位两个馍馍。”

几个卫兵已经是惊喜交加,这时候哪怕有一个馍,都能救活一条命,高兴得差点没跪在地上磕头了。那小头领忙不迭谢过,然后喜不自胜地踉跄着跑进去通报去了。

州府衙门距离贵芝堂只有几条街,那小头领出来报告说傅队正有请,左少阳却不着急进去,又等了一会,白芷寒气喘吁吁跑了回来,天气热,她又穿着紧身的胡服,跑得汗流浃背的,一张俏脸抹着锅灰,被汗水一冲,更是稀里哗啦不成样了。

不过,比他更狼狈更好笑一百倍的也引起不几个卫兵的兴趣,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白芷寒从怀里掏出来的两个馍馍上面了。

左少阳将两个馍馍递给那卫兵小头领,那小头领眼泪都下来了,双手接过,哽咽着说道:“左楷模,你当真是我们兵士的亲人啊……”

“快别这么说,我们进去了”

“好好,您请——我领您去”卫兵小头领撕了一小半馍馍,将其余的给了那几个卫兵,一边嚼着一边领着左少阳他们进了州府衙门。

这还是左少阳第一次进来,因为合州是州府所在地,城里就有两个衙门,一个是整个合州的州府衙门,一个是州府治所地石镜县的县衙门。州衙门比县衙可大多了,高墙碧瓦,气势森严,只是,没见到什么人影,或许是为了省点力气,又或者是已经饿得动不了了,当然,最大的可能是许多人都饿死了。

那小头领带着左少阳和白芷寒来到会客厅,让了座,左少阳坐下,白芷寒站在他身后,那小头领这才低声谢过退了出去。

有仆从奉茶。又等了片刻,门口卫兵高声叫道:“傅队正到——”

左少阳忙起身垂手而立。只见傅队正背着手慢慢走了进来。瞧见左少阳,勉力一笑:“左公子,听说你上山采药,就一直没回来,还以为你……,呵呵,有惊无险吧?”

“托队正的福,侥幸逃得性命,”左少阳拱手道,瞧这傅队正,依旧面容不改,还是跟着大将军好,至少不会饿肚子。

“嘿嘿,请坐,”傅队正示意左少阳坐下,自己在当中太师椅上落座,道:“公子有事吗?”

“是,我是来跟队正商量绷带欠款的事情……”

“这个我已经跟令尊说得很清楚了,”傅队正打断了左少阳的话,“这笔货款不在我们军饷范畴之内,而且数量很大,无法从别的地方筹措。所以,有两个办法解决,一个呢,等我们班师回朝,向兵部请求下拨这笔钱,实不相瞒,这个可能会很麻烦,京师兵部那帮人的办事效率你是知道的,拖个一年半载也未必能把钱拨下来,有耐心可以慢慢跑,慢慢催;二个办法呢,就是用衙门出售的撂荒田冲抵。这样有个好处,回去之后大将军通告一声兵部和户部,将这笔债冲销就行了。你很省事我们也很省事。大将军希望你们采纳用后一种办法。”

左少阳微微一笑,正要说话,傅队正生怕他不答应,忙又补充了几句:“当然,现在地多人少,找不到人种地,而且,田税也很高,这些都是很不利的,也正是因为这,很多人不愿意买田。但是,也要看到,一旦找到人种地了,产出粮食来了,那可就是相当值钱了,现在粮价这么高,卖粮食一准赚钱的,嘿嘿。——你意下如何啊?想不好没关系,回去可以再商量商量,反正一时半会我们也不会离开这里的。在我们得胜班师回朝之前,你都可以做决定。只要你们同意了,马上就可以到衙门办手续。大将军一句话的事情。”

左少阳道:“田地折抵债务,怎么个折抵法?”

傅队正一听,喜道:“按衙门售价啊。一亩两贯,五十亩冲抵欠你们的一百贯。”

左少阳道:“好,我们愿意用田地折抵”

傅队正大喜:“你能做得了主吗?要不要回去跟令尊商量一下?”

“这就是家父的意思。”左少阳道。

“好我立刻向大将军禀报,然后马上通知衙门,明天一早你直接去州府衙门找户房签文契,清点交割田地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