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95章 蹭饭

第295章 蹭饭

“好的”左少阳道,“还有一件事,嗯,我想买点稻种,不知道行不行?”

“稻种啊……?”一说到这件事,傅队正脸就拉下来了,淡淡道:“这个,如果数量不多的话,应该问题不大吧。

“不多不多,我们家田地本来就不多。”

“那……,我禀报大将军之后再说。”

“好的。”

左少阳带着白芷寒回到了药铺。瞧见萧芸飞在药铺里,见他回来,微笑道:“老弟,咱们走吧”

左少阳还在想如何找人种地的事,听他这话,一时没有回过神来,问道:“去哪?”

“你这人真是,说好了,到我哪里蹭饭啊”萧芸飞笑道。

“哦对对,”左少阳一拍脑门,“忙得我都忘了,怎么去?城里还是城外?”

“吃顿饭跑城外?你不累我还累呢。就清风寺旁边。”

“啊?你原来住在清风寺啊?”

“不是,我居无定所的,只是那里清静,暂借吃饭饮酒罢了。”

左少阳又惊又喜:“饮酒?你还备有酒?”

“瞧你那馋样,当心把舌头都吞下去了。”萧芸飞笑道,“走吧”

左少阳跟老爹说了一声之后,跟着萧芸飞出了后门,穿过小巷,来到清风寺。里面依旧冷冷清清的,穿过僧房,从后门出来,后面是一块菜地,用篱笆墙围着,却一颗菜都没有,早被饥民偷光了。紧挨着清风寺的围墙边,有一座两层小木楼。踩着吱嘎作响的楼梯,上到二楼。

楼梯口有个老婆婆,背微微有些驼了,眯着眼,见他们上来,忙福礼。

萧芸飞道:“她姓黄,教她黄婆就行了,是我的仆从。”

“你一个飞……,咳咳,还有仆从?”

萧芸飞展颜一笑:“我们就不能有仆从了?”

“说的也是,有钱就是老大。”

“我没钱”

“对对,我忘了,你除了够吃饭的,其余的钱全部捐给寺庙了。好人啊”

左少阳一边说一边走进房间,只见二楼靠窗放着一张四方桌,桌上摆着几碟精致的菜肴,有荤有素,旁边还放着一小坛酒,一个温酒的酒盅,两个小瓷杯。

左少阳眼都直了,他这已经两个月没吃过荤菜了,瞧得哈喇子都要下来了,走过去,又闻到了酒香,更是急不可待,揭开小酒坛盖子,凑鼻子过去用力一吸,一股清香直沁心脾。赞道:“好酒真是好酒”

萧芸飞捋着胡须呵呵一笑:“这叫菊花酒。本来应该是重阳节喝的,但我很喜欢喝,所以弄来了。这种酒清淡而余味无穷,很适合女……,嗯,我们老人家喝。就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没事,有酒就行。”

“那好,坐吧。”

左少阳忙撩衣袍坐下,望着满桌精致菜肴,笑道:“现在满城饥荒,你居然还能吃到如此精美的酒菜,当真厉害”

萧芸飞笑道:“满城饥荒?嘿嘿,那是一般老百姓,当官的依旧吃得满嘴流油,酒足饭饱。他们有的吃,我就有的吃。”

“哦,原来你这些菜肴都是顺来的?嘿嘿,厉害”

“别的不说,欧阳刺史的几个厨子还真是手艺不错的,大将军的厨子也还行,我都各自顺了几盘回来,给你尝尝,”萧芸飞笑了,指着一盘豆腐道:“这一盘,叫做‘貂蝉豆腐’,是用泥鳅和豆腐烹饪而成。”

“哈,这有什么讲究不成?”

“董卓老奸巨猾,无孔不入,好比泥鳅,貂蝉皎洁如明月,好比豆腐,这道菜中,活泥鳅为逃避滚汤,钻入豆腐内,岂不是跟董卓死在皎洁美丽的貂蝉的怀里一般?”

“原来如此,很是形象啊”左少阳笑道。指着一道菜,白色的跟蚕蛹似的,“这是什么?”

“这道菜叫‘扒鱼福’。”

“也有典吗?”

“当然有。”萧芸飞道:“传说先秦皇帝秦始皇喜欢吃鱼,又怕刺,因为吃鱼被刺扎了,杀了不少厨子。”

“这都杀人?当真残暴之至”

“但凡有权有势之人,难有不草菅人命者”

“这话到也是,你接着说。”

萧芸飞又道:“秦始皇这一天巡游,到了山东福山,又要吃鱼,叫了一个当地名厨帮他做鱼肉菜肴。这厨子知道大祸临头,气急之下,就把气撒在鱼身上,将鱼搁在案板上啪啪拍了几刀,咒骂这鱼害了自己性命,没法逃避,只能硬着头皮将鱼肉过水做成了丸子给秦始皇吃,不料秦始皇吃了之后,居然丝毫没有被鱼刺伤到,顿时龙颜大悦,重赏了这厨子,还叫他当了自己的御厨,专门做鱼。这厨子侥幸逃得一命,一琢磨,才知道自己先前将鱼在案板上这么一拍,倒把鱼肉和鱼刺分开了。这之后,他就靠这道菜,得到皇恩,福寿终老,便把这道菜叫扒鱼福。”

左少阳叹道:“唉,伴君如伴虎,这厨子也算是万幸了,这般侥幸的,只怕十个也找不到一个。”

“是啊,”萧芸飞用筷子点了点其他几道菜:“这些菜都有名堂,等一会吃的时候我慢慢跟你说,先吃吧”

左少阳却拿过酒盅,先斟了两杯酒,举起来道:“老哥,这一次饥荒劫难,若不是你鼎力相助,我们全家已经饿死了。我敬你一杯”

萧芸飞笑了:“别这么说,你当初要是不救我,我早就死在捕快手里了,哪里轮得到我来救你。应当我先敬你才是。”

“那咱们就互敬吧”两人相视一笑,仰脖子饮干了杯中酒。

这酒果然香醇甘美,酒劲绵绵,满口留香。

萧芸飞放下杯子,提起筷子,见左少阳却没动筷,不禁诧道:“吃啊”

左少阳黯然道:“爹娘现在只能喝稀药粥,食不果腹,人都浮肿了,想想他们,我哪还有心思在这大鱼大肉推杯换盏啊。算了,我不吃了,回去陪他们喝药粥好了。”说罢站起身,拱拱手就要往外走。

“等等”萧芸飞道,“要走也行,喏,把门边竹篮提走。那是我给二老预备的。”

“什么?”左少阳回头瞧了他一眼,“给我爹娘预备的?”

“嗯”

左少阳忙蹲下,将竹篮的盖头揭开,里面放着个食盒,又把食盒揭开,香气扑鼻,竟然是一小盆白米饭,还有三荤两素的精致菜肴。旁边还有一小葫芦酒。

左少阳又惊又喜:“你这是……?”

“我没你想得那么狠心,”萧芸飞悠然道,“不过,我能做的就这么多,帮二老可以,但别指望我会帮其他的那些乱七八糟大一堆人。我这人不是侠盗,我也不是正人君子,所以别让我提着脑袋去做善事。”

左少阳笑了:“你做的善事不少了,满天神佛都没少得你的好处……,”本想调侃两句,眼见萧芸飞脸沉下来,忙改口:“对不起,我没有对神佛不敬的意思,我是说你把那么多钱财捐给寺庙,潜心礼佛,佛祖一定会保佑你。”

萧芸飞这才转嗔为喜:“行了,我让黄婆帮你把饭菜送去。你回来吃吧。”

黄婆施礼之后,提着饭菜走了。

左少阳回到座位上,抱拳拱手:“多谢老哥想得周到。”

他是两月不知肉味,现在父母有了酒肉,也就吃得安心了,吱的一口酒,吧唧一口菜,有滋有味。

萧芸飞吃得很少,酒也是象征性的抿一口就放下,说一些这两个月他自己在外面行走江湖各寺庙捐赠布施的事情。

窗外就是石镜河,流水潺潺,已经阳春三月,春暖花开了,河风吹来,暖洋洋的。只是此刻,外面却是细雨蒙蒙。在傍晚时节,更是愁云惨淡。

天渐渐黑下来了,左少阳打了个饱嗝,道:“酒足饭饱,老哥,我想去找智空方丈,能陪我去吗?”

萧芸飞道:“如果你是为了每天多要一点粮食,那就不必去找他了,找我就行了,因为是我让他们这么做的,你也知道,这都是为了你们好。其实智空方丈给你们每天的定额口粮,足够你们一家人吃饱了的。但是,你们一家的心肠都太好了,看不得人家受苦,所以只能自己受苦。这是我不能容忍的。今年这农事是耽误了,只怕一年都没有收成。就算大着胆子把稻种播下去了,没有饥民偷拣种子偷割秧苗吃,也要到秋后才有收成,据我估计,这大半年,咱们合州日子会很苦,没多少粮食的,就算有,也肯定高得吓人。我不能总呆在合州,这边战乱一平,我或许就要离开,继续浪迹天涯了。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也必须救你一次,救人救到底才行,不能我前脚走,你后脚就饿死了。我于心不忍,所以我才做出这个很残酷又很无奈的决定。”

左少阳道:“这些我都明白,不过,我也有个决定,想跟你和智空方丈说说。你要不肯去找他,能不能把他请到这里来。”

“什么决定?”

“他来了一并说。”

萧芸飞笑笑道:“你要是想花言巧语说服我给你追加每天定量口粮,那就错了。”

“先听听再说不迟。”

“好”这时黄婆已经送回饭菜回来了,萧芸飞让她去把智空方丈请来,有事商量。

黄婆出去,很快把智空方丈领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