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296章 最后的抉择

第296章 最后的抉择

智空见到他们俩在此喝酒吃肉,也不惊讶,也不厌恶,只是微笑合十道:“阿弥陀佛,萧老哥有何吩咐?”,萧芸飞先让智空方丈坐下,然后让黄婆把酒席撤下,送上香茶来,等黄婆退了出去之后,这才笑道:“是左公子有个重要决定要向我二人宣布,所以让你来听听。”,两人一起望向他。

左少阳道:“说正事之前,先向大师姿询一件事。”,他从怀里取出那串从鬼谷寺了禅方丈那得到的佛珠,递给智空,“大师请帮忙看看,这佛珠是不是宝物,值不值钱?”

智空接过,咦了一声,走到窗户前细细观瞧,好一会,才扭头过来:“公子这佛珠从何而来?”,“嗯,是一个老僧临死之前……,嗯,送我的。”左少阳不想说得太细。

“这老僧叫什么?现在何处……”

“名字不知道”来不及问他就圆寂了。”,左少阳随口编了个谎话,“怎么?有问题吗?”

智空将佛珠递还给了左少阳,道:“这串佛珠,叫做五眼六通佛珠。是用一种十分罕见的树木的果实制作的,这种树只有西域才有,一般难觅踪迹,维有缘人才能得见,但是这种果树,据说却要三百年一开花,又三百年一结果,而所结的果实,满树也就寥寥数颗而已,所以,要凑足一串佛珠,非得莫大的机缘才行。”

左少阳惊喜道:“这么说来,这佛珠当真是宝贝了?”,“那得看在谁的眼里来说了……”

“对大师而言呢?”,“一无用处。”,“不会吧?”

“出家人不打诳语……”智空合什道,“这种佛珠,只有修炼邪法的西域密宗才使用。正宗佛家视其为邪物,避之不及,如何会当宝贝呢?”,左少阳听智空说得头头是道跟自己看见了禅的修炼很像,忙问道:“这么说来,在那些修炼邪法的密宗修炼者眼里,这玩意才是宝贝了?”,“嗯”智空道,“据老衲所致,西域这种神秘的教派,修炼一种密宗佛法,供奉一种邪神,用杀人来修炼佛法十分恐怖,令人齿寒。这种五眼六通佛珠,是他们修炼的主要法器之一。据说可以大增法力。所以,在他们看来,这应该是一件宝物。不过,在不知道其中内幕的普通人眼里,他也就是一串普普通通的佛珠,不值什么钱。”,左少阳叹了口气,有些沮丧地说道:“我还指望将来逃出去,拿它卖钱活命呢看来没戏了……”

萧芸飞笑道:“你要是遇到一个修炼这种密宗佛法的人,把这佛珠卖给他,应该就能卖大价钱,不过,既然修炼这种密宗的人是用杀人来修炼佛法,你还是不要遇到他们的好免得人家杀人越货,钱没挣到,倒先把脑袋丢了。”

“正是,还是回去把它压在箱子底的好。”,左少阳将佛珠揣进怀里,拱手问智空道:“大师我寄存贵寺的粮食,目前还有多少?”,“五十六斗。”,“嗯,感谢智空方丈,如果不是你帮忙隐藏粮食,这些粮食就全没了,我们一家人只怕早已经饿死了。

另外智空方丈限量供养粮食,这个举动虽然残酷,但的确是不得已的选择如果这些粮食任由我爹娘取用,只怕爹娘已经饿死了。对二位的帮助我代表父母和本人,深表谢意。”说罢,深深鞠了一躬。

两人急忙还礼。都是面露微笑。

左少阳又道:“我的决定其实很简单,我现在有八十亩亩的良田,我要把这些良田全部播种,秋后才有粮食维持生活,这个险必须冒。现在问题是没有稻种……”,弃芸飞想了想”为难地捋着胡须道:“我是不能帮你偷稻种…………”

“这个我知道,你有你的原则,所以我也没指望你去帮我偷稻种。我听说官军把衙门的稻种都收走了,但是应该没有吃掉,我被大将军册封做了,拥军楷模”我今天去州府衙门跟傅队正说了,想必问题不是很大。”

萧芸飞微笑点头:“稻种用量不大,大将军应该不会不给你这个面子的。你要说的决定就是这个?”

左少阳道:“不是,这只是告诉你们我作出决定的一个原因。我家现在供养的一共有四十多个人,现在只剩五十六斗了,满打满算也最多能支持一个来月。现在山上能吃的野菜包括树皮都吃光了,一些人已经开始吃观音土,再也坚持不了多久了。我家的药材也只剩几天的量了,所以,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活路。我想将他们集中起来,给他们三天,提供比较充裕的粮食用来恢复体力,然后再分给他们十天的粮食,那时候,我想请大师兑现以前的承诺,帮他们穿越封锁线,送他们出去逃荒。同时也请萧老哥帮忙协助突围。没办法了,这是最后的抉择。

不过,我和兰儿我们俩要留下种地。一、不种地就没有粮食,没有粮食就没有未来……”

萧芸飞和智空方丈很是惊讶,互视了一眼。萧芸飞道:“这就是你的决定?”,“是,你们两武功高强,非送一些百姓突破敌军岗哨应该问题不大。送他们外出逃荒,我目前能做的,就这些了。”

“阿弥陀佛!善哉!”,智空方丈道了一声佛号:“左施主宅心仁厚,舍己为人”令人佩服”老衲早先也答应了,愿助一臂之力。”,萧芸飞捋着胡须点头道:“瞧你这样,如果不让你帮他们,单纯用粮食来逼你不帮人,也太残忍了些,现在把他们送出去,强过在这里坐以待毙,那好吧,我和智空大师帮你就是。”

左少阳夹喜,起身一礼:“多谢两位!”,萧芸飞道:,“行了,你去召集他们吧,我马上把粮食送来……”

商量好之后,左少阳急匆匆返回药铺,现在距离宵禁还有不到一个时辰了,得加紧时间。

回到药铺,左贵老爹已经喝得有点晕乎乎的了,笑吟吟道:“忠儿,你这萧大哥真是够义气,送了这么多吃的过来……”

“吃了吗?”

“还没呢,你娘正在做,那壶酒我已经喝了一大半了。呵呵呵”,左少阳奇道:“那都是煮熟的呀,还做什么?”

“煮在一起熬粥啊……”

“啊……”左少阳这才闻到厨房传来药材和米饭菜肴的香味,急忙钻进厨房,只见一口大锅正冒着热气,揭开锅盖一瞧,只见满满一锅药粥,先前给的一小盆米饭和菜肴,全都跟药材粉集煮在一锅了。

左少阳哭笑不得:“黄婆没说吗?这是给二老你们两吃的!”,“说了,你娘跟我一商量,总不能我们躲在一边吃肉喝酒,他们在一旁喝那淡如水的药粥啊。所以就煮一起大家吃呗……”

“不用忙了!”,左少阳道”“我已经想好了一个主意,说给萧大哥了,他也同意了……”左少阳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左贵和粱氏都连连点头,都觉得突围出去,强过在这里坐以待毙。

左贵老爹道:“余掌柜和巧儿姑娘的腿伤能行吗?”

“我看过了,现在已经能吃住力。可以取下外用固定器了,然后给穿洞的伤口上药,几天之内就能收口。再给他们带上药,而且路上有人照顾,不要太用力,问题不大的……”

“嗯,敌军岗哨那边好过吗?”,“应该没问题,清风寺的智空方丈也是武功高手,加上萧老哥也是高手,利用上山挖野菜的机会上山之后,他们两人对付这些个岗哨轻而易举……”

“好,这样就好。”

粱氏诺诺道:“可是……”,……,巧儿姑娘要是走了,那这门婚事……,这个……”,左贵捋着胡须道:“是啊忠儿,你想好没有,究竟是娶芷儿,还是娶巧儿?也早点做个决断。一一对了,上次倪母保媒拉纤,让巧儿到咱们做媳妇换粮食,这件事不知道怎么就走漏风声了,后来十几家人家都把姑娘送来,说要嫁给咱们家,有的只说姑娘和父母能有口饭吃就行,聘礼一文不要,有的甚至只要求能让姑娘留下,有一条活路,什么都不要,无论妻妾都行。还有的宁可让姑娘来做奴婢。唉,我们家实在没办法周济这么多,只能狠着心肠一一拒绝了。你还是尽早决断,要不然,后面更麻烦。”

“可是我真没想好……”左少阳道,“我觉得,娶妻不是菜市场挑白菜,看着好就买,我这两个月困在山上,跟芷儿和乔姑娘她们两都没接触,实在不好做出抉择,再说了”现在决定的话”对芷儿来说还好办,对巧儿姑娘来说,烦有乘人之危的嫌疑,我不想给人留下这个印象,所以,这件事还是先放一放吧。”,粱氏道:“可去……”

左贵瞪眼道:“别可走了,忠儿说得有理,我也觉得现在决定,是有点乘人之危的意思,倒不如先就这么着,等饥荒过去了,再做决定……”

商定之后,立即派苗佩兰、丁小三去召集其他人,在崔家老宅集合,带上所有值钱的细软和铺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