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02章 战争结束了!

第302章 战争结束了!

左少阳讪讪道:……我说错了“我的意思是我们从那一百亩****地里选个十亩左右,按照我的方法来种,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人来看病,地也荒废着,闲着也是闲着。”,左贵一时犹豫不决,转头看了看女婿侯普,道:“姑爷觉得呢?”,侯普道:“种地我也是外行,不过,我觉得大郎不是个不知轻重的人,他能提出这个办法,一定有他的道理,反正李家兄弟帮忙种的二十亩稻田,产的稻谷打成大米,正常年份大概有二百四十斗,扣除两成的田税,还有将近两百斗。一个人一年的口粮是二十皿斗,可以共差不多九个人一年的口粮。

如果加上野菜,耳以提供差不多二十个人一年口粮,老爷家五口人(加芷儿、草儿两个奴婢),加上苗家六口和李家六口,也才十七。人,随便可以养活了。这还不算苗姑娘他们种的十亩,如果他们的田也产粮,那不仅可以养活三家人,还至少可以大半年吃白米饭,小半年再加野菜了。”,侯普是衙门的人,衙门的傣禄随便够供养一家人的,只要战乱一平息,粮食能运进来,就不愁吃,所以并不把他们家算在左家田地供养的范围内。

左贵老爹从来都很尊重女婿的意见,他这么说了,也觉得有理,点头道:,“那好吧,就这么定了。”,左少阳道:“我还得找合适的秧田育苗。”,苗佩兰道:“要多少田作秧田?”,“不用很多,因为秧田育秧要密植,主要是必须平坦向阳,排水良好,方便灌溉,而且土制要肥沃,以后要长期使用的,要年年培肥。表土要疏松”下层要有适当渗水性的土壤。”,李大壮道:“只怕不能种在城外”要不然,现在城外山上能吃的差不多都吃光了,城里饥民只要是能吃的都会采挖回去吃。只怕看见秧苗,更不会放过*……”

大家都频频点头。可是,不种在城外,城里怎么种?左少阳瞧向了一直沉默不语的白芷寒:,“育秧不需要在田里,旱地也可以育秧。一在后ua园育苗怎么样?”

白芷寒笑了笑:“老太爷说了现在这宅院是你的了,你想做什么,你自己就可以定,不用问我。”,“我不是问你,我是问后ua园有没有合适的地方?”,“我又不懂种田,我不知道。”,左少阳想了想,道:“后ua园一大半都是池塘占了”只有你种ua的地方比较平整。可能需要铲掉一些ua草,才能平整出需要的苗床来。”,“你自己定。”,“那好”就这么办吧,等到以后能在外面育秧了,再把ua草还原*……”

李四壮不太好爱说,闷闷地冒了一句:“农具怎么办?有这么多农具吗?”,左家以前不种地,家里只有锄头、铁楸等简单的用具,没有犁耙之类的专用农具。粱氏道:“对面杂货店蔡大叔家有农具卖,到他那里买就走了。犁耙啥的都有。”,农具问题解决了”下面该如何具体开工了。

不管采用哪种方法种田,都要先耕地翻地整地,碎土平田。而翻地整地在没有耕牛的情况下,靠人拉则绝对是重体力活,若是以前,李家四兄弟能够胜任”但是,现在他们经历两个月的饥荒折磨,身体已经虚弱不堪”而且全身浮肿,别说翻地整地了”连走到地头都困难。

左少阳已经想到了如何解决这个问题,说道:“咱们先选种晒种,我知道有一种机械,可以代替牛耕。也比较省力。快的话明天就能造出来。希望你们明天能恢复一部分体力了。”,众人一听他能设计一种代替耕牛的机械,都很好奇,问他是什么样的机械,他有不肯说,只说到时候就知道了。

解散之后,粱氏去找杂货店蔡大叔说了买农具的事情,蔡大叔一句话:“我跟儿子的命都是你们家救的,要什么农具尽管拿,一不要。”,说是这么说,粱氏不肯占这牟便宜,到底还是按本钱给了,买足了农具。

当晚,左少阳画了一张绳索牵引犁的草图,让木匠李大壮照图纸连夜赶制出来。

李大壮也不多问,木材上次做留诊病房的床铺还有剩余的,这机械也比较简单,用料不多,他一夜不睡,便做出了三架!

第二天一大早,李家四兄弟就起来,准备扛着锄头下地,左少阳跟老爹左贵今早上要去衙门找傅队正领稻种,这不能再耽误了,必须马上去。

两天的正常饮食,加上猪肉营养,李家四兄弟的浮肿有了明显好转,下地慢慢干活是没问题了**队扛着锄头犁耙出了门。

因为估计官军给的稻种会比较多,所以左贵、左少阳带了苗佩兰和白芷寒一起上去领。四人迈步出了宅院大门,在门口就遇到了李家四兄弟,气喘吁吁跑回来了,脸上都是惊喜交加的表情,喘着粗气道:“叛军……,叛军被“……”被招安了!不…………,不打镂了*……”

左少阳他们四个惊呆了,一时间都有些懵了,还没醒悟过来,李家四兄弟已经扛着犁耙锄头冲进了院子,一路高声喊着:“叛军被招安了!不打仗了……!”

这时候,大街上也开始乱哄哄起来,原先躺在地上的饥民们也听到了风声,都爬起来了,议论纷纷的,更有人来回跑个不停,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笑容。

也有人高声喊着跑过门口去:“不打仗了!叛军投降了!”

左少阳来不及问李家四兄弟,他们就跑进屋了,听见这人也这么叫,一准知道消息,立即抢步出门,拦住问道:“究竟怎么回事?”,那饥民曾经在贵芝堂领过药粥活命,认得左少阳,此刻眼泪都下来了,咧着嘴不停笑着:“叛军被招安了,衙门口告示都贴出来了!还有官员在帮大家念公告示呢!而且,从今天起,衙门分东南西北四处开粥场赈灾!一人一碗呢!赶紧排队领粥去!”,左贵老爹高兴得ua白胡子乱抖:“走走!看看去!”,四人快步如飞直奔州府衙门。

到了州府衙门口,这里已经满都是孱弱的饥民,但是脸上充满了兴奋的笑容。

州府衙门旁边有一个高台,上面插有一根旗杆,这高台是专门用来枷锁示众以及官员训话用的,此刻,下面围着几队兵士进行警戒,高台上,站着几个军校,当先一个胖胖的军校,身穿军装铠甲,手成喇叭形,高声嚷着,声音很洪亮,声震四方:“乡亲们,今天上午,叛军投诚,接受大将军的招安,再不用打仗了!”,这军官这话似乎已经说了好些遍了,但是,下面的饥民听了,仍旧出一阵欢呼声。

官军又高声嚷着:“从今天午开始,全城东南西北四条主街口,官军放粥济民,每人一碗,不许多领!乡亲们放心,从今以后,大家不用担心会饿死了!大将军赈灾了!”,又是一阵欢呼,饥民们本来已经极度虚弱的身体,被这话刺激得群情振奋,挥臂狂喊,往各个放粥的地方奔去。

这消息果然是真的!

左贵老爹还不放心,又惊喜地挤到衙门口照壁上观瞧告示,果然,告示上写得明明白白,叛军已经接受招安,战争已经结束,官军分四个地方开粥场放粥济民!

左少阳他们顾不得去领稻种,先回去商量这件事要紧,急忙跑回瞿家老宅。是粱氏开的门,进门后,院子里却空空的没什么人了”粱氏已经喜极而泣,对左贵道:,“老爷还不知道吧,叛军接受招安了!官军在放粥赈灾呢!除了瞿老太爷和倪家老母他们几个老人,大伙儿都跑去看布告领粥去了!”

左家还不需要排队领粥,来到瞿家老宅的大堂,瞿老太爷等几个老人正围坐在大堂里,兴高采烈议论着。

瞿老太爷的儿媳妇和龙婶去领粥了,瞿老太太笑嘻嘻道:“好!这下可好了,叛军投降了,不用打仗了,官军还真的开粥场放粥了,呵呵呵,咱们也不用逃荒要饭去了!嘿嘿嘿”

余掌柜自持身份,他自己是不会去排队领粥的,让妻子带着儿子去了,毕竟能给左家减轻负担就减轻一些,此刻捋着胡须乐呵呵笑道:“是啊,前几天,说实话,想着以后要沿街乞讨要饭过日子,我就想一头撞死算了,现在可好了,苦日子到头了!”,祝药柜也是不会自己去领粥的,不过逼着儿子领着家人去了,他也是能为左家节省就节省一些,对左少阳道:“左公子,多亏了你们一家周济,要不然,咱们大家可就活不到今儿个了。”,杂货店的蔡大叔道:“听说双槐县和太和县都已经可以自*由出入了,好多饥民已经逃荒走了,这里实在不是人呆的地方,我也想带着儿子逃荒去。”

倪母又是高兴又是忧心,叹了口气,道:“先看看城里赈灾情况再说吧,如果城里真的没吃的,只怕还得逃荒去*……”她年迈加上浮肿走不动,二儿子腿断了走不了,所以倪大夫亲自排队领粥去了,他不去,就没人去领粥了。

支持修真世界请到首发站或书店购买大唐小郎中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