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03章 摆明了悔婚

第303章 摆明了悔婚

乔老爷一家三口都没有去,在低声议论着什么。

桑家所有的人都出去了,包括桑小妹,都在黄芹的搀扶下出去了,这让左少阳有些意外。

既然人不齐,也就不好商量事情了,还是先把稻种领回来再说,免得夜长梦多。

左贵他们正要出门去州衙门,却被乔老爷叫住了。

乔老爷陪着笑脸道:“左郎中,老朽夫妻有急事想跟你们夫妻商量,能占用一会时间吗?很快的。”

左贵见他神色,猜到了几分,捋着胡须点点头,让左少阳他们在门口等自己,然后与妻子梁氏跟着乔老爷夫妻到了隔壁厢房,关上门说话。

乔老爷夫妻先客套几句,一再表示对左家的感激之后,乔老爷才支支吾吾说道:“左郎中,是这样的,刚才我去城门口打听了,双槐县叛军已经投诚。县城已经开放,可以自由出入了,老朽与拙荆商议了,这场兵灾,我们乔家大院被一把火烧了个精光,已经没什么东西留下了。所以,想即刻离开出城,投奔犬子那里。犬子在京城弘文馆任校书郎。犬子以前三番五次要接我们去住,只是一直未能成行。这次家宅烧毁,也算是天意吧。我们准备以后就住在犬子哪里不回来了。”

梁氏一听,有些着急,道:“那巧儿呢?巧儿也同去吗?”

乔老爷和夫人互视了一眼,有些尴尬地笑了笑,乔老爷道:“我们原意也是将巧儿许给令郎为妻,只是,令郎一直含糊不清,至今没有说媒之意,我们也不好再等,所以,这门亲事,还是就此作罢吧。——两位放心,我们一家得到你们左家的恩惠,永世不忘,也一定会报答的。老朽在合州尚有良田四十亩,用以冲抵这两个月在贵府叨扰饮食之资,以及给小女疗伤治腿的药费。我们也知道这远不足以冲抵,只是,除了这四十亩地之外,我们再无长物,救出的一些银钱,拟充路资的,实不得已,只能等将来再行报答。”

梁氏和左贵互视一眼,梁氏道:“要不,我这就是跟忠儿说说,他跟巧儿挺谈得来的,说不定听说巧儿要走,就答应了呢?”

“不必了。”乔老爷把心一横,把牙一咬,“这个……,说实话吧,原先这门亲事,也是饥寒交迫之下迫不得已,既然两个月令郎都没有表示,还是作罢吧。”

“忠儿是被困在了绝顶之上,回不来,没办法表态啊……”

左贵已经看出来对方存心悔婚了,淡淡一笑,对梁氏道:“算了,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乔老爷看不上咱们家,这门亲,不结也罢。”

乔老爷夫妻很是有些尴尬,起身道:“左郎中,老朽实在对不住之至!”从怀里取出一叠文契,递了过去:“这是老朽的四十亩良田的田契。请笑纳。——另外,能否将商定好的一斗五升路途干粮也一并给了老朽一家,好赶往京城?”

上次也说好了,如果不能成亲,要算饭钱和医药费的,乔老爷家用四十亩田冲抵,价值八十贯,而他们三人两个月在左家都是按未来媳妇亲家对待。

其实乔老爷说的价跟当初他们一家人商定的将来如果结亲不成,就用良田冲抵饭钱的价差不多,甚至还多十贯,但那是他们按三折计算的,是他们家里人才知道的“内部价”,如果他们自己说出来倒也没什么,现在乔老爷提出要用这么低的价冲抵这两个月的饭钱,就让左贵气不打一处来了,——这两个月的粮价是十五贯一斗,还没地方买。算下来,每人每月两斗米,总共十二斗,价值一百八十贯,也就是说,只用了零头不到就像冲抵左家的债,而且,这还不算给乔巧儿治疗腿伤的医药费和一斗五升的路上干粮。

左贵很生气,有心不要这四十亩田,可是想着自己夫妻二人饿得浮肿了,把粮食拿给他们吃,现在儿媳妇飞了,还不要饭钱的话,这亏也吃大发了。该要的还是得要回来。所以左贵转身回来,接过了文契,道:“我左家说定的事情,绝不会反悔,这一斗五升干粮,我立马给你们就是。”

乔老爷大喜,忙找来纸笔,写了转让文契,签字之后递给左贵,左贵二话不说,提笔写了。然后把文契收入怀中。拱手道:“恕不远送!”背着手扬长而去。

梁氏歉意一笑,也跟着出门去了。

乔夫人感到有些难堪,低声对乔老爷道:“老爷,咱们这样……,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过什么过?”乔老爷瞪眼道,“得亏他们以前不答应,正好借坡下驴,咱们是什么样人家?他一个小小郎中,能配得上咱们家吗?说出去没得让人笑话!现在正好!两下罢手,谁也不欠谁的!赶紧走!到了京城,还愁给巧儿找不到门当户对的如意郎君?”

“是是,不过,就怕巧儿……,我看巧儿对这小郎中还是有些意思的……”

“别告诉实情她啊!就说小郎中不乐意,这亲事吹了!咱们用田地冲抵了欠的情,这就行了!”

“哦……”

原先乔老爷夫妻商议这件事的时候,并没有把想法告诉女儿,回来之后,只说了立马走人,并告诉乔巧儿,左家不同意这门亲事。乔巧儿本就是个天真烂漫的女孩,跟左少阳也相处时曰不多,并没有建立多少男女感情,有的更多的只是病患对有德医者的感激之情,如今听说左家不答应这门亲,并不觉得伤心,只是有些不好意思而已。

梁氏将说好的一斗五升粮食送来,又另外塞了十个煮好的鸭蛋给巧儿,让她路上吃。巧儿感动的眼泪簌簌的。

乔家已经收拾好行礼,将粮食装好,左贵把左少阳以前的拐杖拿来给巧儿撑着,一家人匆匆告辞,出门走了。

——————————————左贵阴着脸从乔老爷住处出来,把事情给左少阳说了,左少阳跟乔巧儿见面的时间加起来没三天,还谈不上有什么男女之情,只是觉得这女孩调皮可爱,如今人家父母没等自己表态,过河拆桥,不愿意结这门亲,也就罢了。

他们父子两带着苗佩兰和白芷寒出门来到州府衙门,这里人已经不多了,都跑去四城领粥去了。

那小头领喜滋滋的通报进去之后,很快传见。但只让左贵父子进去,两个随从留在门房候着。

左少阳和左贵跟着引领官来到花厅坐下,有卫兵送上香茶,坐了片刻,又进来一个卫兵,大将军请他们到议事大厅晋见。

左贵和左少阳都惊呆了,大将军有请?自己只是来领稻种的,已经说好了的,直接给稻种就行了,这点小事还不需要大将军赵王爷亲自出面吧?

左贵又是高兴又是紧张,刚才的气闷早已经一扫而光,此刻连手脚都在微微发抖,两人急忙跟着卫兵来到议事大厅。

卫兵通报进去,里面传进。两人这才迈步进去。

这大厅是州府衙门的会议室,左贵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左少阳却不知这些礼数,扫了一眼场中坐着的人,只见坐在正中的,却是一个年轻人,岁数比自己略大几岁,但是生的虎背熊腰,十分魁梧高大,而且一脸的横肉。护卫首领傅队正站在他身后,一脸媚笑。见这情景,左少阳心头惊诧,难不成中间这位一脸凶相的年轻人,便是此番领军平叛的大将军?当今皇上李世民的亲弟弟,赵王爷、骁卫大将军李元景?

又瞟眼看了看其他几个人,左边下首两把交椅上,坐着个两个身穿铠甲的大将,一个身高八尺,魁梧异常,满脸虬髯,一个却是白面文静书生模样。

右边交椅上,坐着两个官吏,都是花白胡须的干瘦老头,穿着官服,其中坐在最末一位,左少阳却认识,正是他们合州石镜县的钱县令。

连钱县令都只能坐在末席,那当中那位,八九不离十应该是大将军李元景了,他旁边那老头官儿,莫非就是合州的欧阳刺史?那另外两位大将呢?

那五人坐下之后,当中年轻人拖长了声音笑道:“嘿嘿,来人可是咱们拥军楷模,贵芝堂的小郎中左少阳?还有令尊左贵郎中啊?”

两人急忙躬身施礼,左贵也看出这架势不简单了,连声音都有些发颤,结结巴巴的道:“正是小人……,小人左贵,携犬子……,左忠,参见……,参见几位大老爷。”

年轻将官微笑道:“你们还不认识吧,给你们介绍一下,左手这两位,文静书生模样的,是冯立将军。那一脸大胡子的,是薛万彻将军,这边两位,一位是欧阳刺史,下面那位,是钱县令。本王就是此番领军的大将军李元景。”

他介绍一位,两人就忙作揖见礼一位。最后,大将军道:“我等在商议军情,已经商议完了,正好你们来,本王就让他们也见见。嘿嘿,若不是小郎中这的那封信,这场仗还不知道要达到什么时候呢!说起来,你可是咱们合州军民的大恩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