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04章 一切为了春耕

第304章 一切为了春耕

左少阳惊喜交加,心想难不成这场持续两个多月的战乱,只是因为自己发现的那封密信而终结了么?忙躬身道:“不敢当……”

大将军道:“弄座!坐下说话!”,门外卫兵忙端来两根圆凳,放了门边。两人歪着屁股坐下,欠着身。

大将军见左少阳他们两一头雾水”微笑道:“小郎中,上次你送来的那封在夹袄里找到的信,是冯立将军写给本王的。是请求招安归降的信。是将近两个月前写的,也就是两军在西城外大战的前两天。冯将军和薛将军那时候便有意归降,只是担心兵变,所以派亲信着便装将这封信送给本王,想商议招安归降之事,不料,信使不归,而第三天我军恰好就组织了全军规模的大反攻,致使两位将军误以为我军无意招安,酿成这场误会,此后再未派密使联系,只是围困我城池,料想我军会知难媾和,战事这才一直延续了两个多月。现在从你口才知道,信使被那老妖僧掠走,杀害在鬼谷峰顶了……”

左少阳这才明白,自己穿的那件短袄,是叛军首领冯立派出的密使穿的便衣,密使把密信放在了短袄夹层里”结果不知怎么的遇到了了禅这个妖僧,给弄死了,了禅没发现夹层的密信,把短袄扔在了箱子里,恰好被左少阳穿回来了。

他现在也知道了,为什么叛军一直围着合州不攻城,为什么能大量消灭官军却不主动进攻,为什么只杀伤还不杀死,为什么不让城里百姓逃难却允许百姓出城在半山以下采挖野菜,却原来目的便是不想大量歼灭官军而激怒朝廷,同时又想利用官军无粮,逼迫官军同意招安,并在招安中获取更大的好处。本来这件事很快就能解决的,没想到密使被掠走”而官军却阴差阳错正好组织大反攻”准备歼灭叛军。这才让叛军误会朝廷不想招安,而用围城困住官军。

但是冯立他们并不死心,却也没再派密使商谈招安之事,只是依旧围着官军”但也不强攻,而官军也无力反攻,双方这才僵持不下两个月之久。

大将军得到左少阳交来的这封信之后,又听说了经过,这才知道真相,连夜派密使联系冯立,双方进行了招安会谈,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终于达成了诏妥协议”叛军接受招安投诚,朝廷赦免所有叛军上下官兵全体叛乱之罪,全军将官不撤职,原职留用。对叛军进行改编,部分妾力由官军率领,调往北疆参与征剿突厥军。其余叛军打散分到各边疆驻军。冯立、薛万彻等军一级高级将领,回京城面圣,由皇上予以重新调用。

左少阳听了大将军的解释,这才知道原委。

大将军道:“这场战乱下来,合州民众饱受折磨”据合州府衙的统计,总共掩埋了上万饥民的尸体,我军饿死的官军也有一千余人。当真是一场灾难啊!”,说到这,冯立和薛万彻都有些黯然,低头不语。左少阳不禁感叹造化弄人,没想到这样一封密信的延误,造成了合州军民上万人的饿死。

大将军道:“小郎中为平息这场战乱里了首功,又是我军的拥军模范,救治伤员不惜牺牲生命”施舍药粥赈济灾民,挽救了无数人的性命,本王十分赞赏,这一次要好好赏赐于你!”,大将军手一挥”身后的护卫首领傅队正从怀里取出一张红色礼单”走到左少阳面前,双手递给他,满脸是笑道:“这是大将军赏赐给你的”本来准备这边完了之后,就给你们送去”没成想你们就过来了”正好。拿着吧……”

左少阳忙接过,展开之后,与老爹左贵一起观瞧,只见礼单上写着:“稻谷种子五十斗、精米面共五十斗、鸡鸭鱼各五十只(尾)、猪五头、耕牛两头。”,两人高兴的眼睛都瞪圆了”这些东西,在别的衣食无忧的地方,可能不值多少钱,但是在饥荒的合州,可是一笔巨额财富!

大将军乐呵呵笑道:“这犒赏轻了点,由于需要赈灾济民,所以不能给你更多的东西了。

一好了”你还有什么要求吗?”,左少阳忙讪讪笑道:“没有了,大将军赏赐这么多,小人都不知如何感谢才好了。哪里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嗯,有什么困难,也可以跟本王说。”,这话倒是提醒了左少阳,瞧了大将军一眼,见他笑吟吟的,顿时胆子大了,躬身道:“咱们合州是田多人少,本来种田的人就不多,这次大饥荒”又饿死上万人,更无人佃租耕种了,眼看春耕时令就要过去,耽误了农时,这一年可就没收成了,现在田税又高,若没有收成,将来不知如何缴纳**我……”

大将军点点头:“嗯……”……,这倒的确是个很实际的问题。”,左少阳得到了鼓励,信心大增,忙又道:“官军放粥济民,估计不会延续数月经年之久,合州百姓家中已经没有存粮”一旦停止放粥赈灾,百姓只能流离失所,背井离乡去逃难了。不仅百姓会更苦,而且,大量流民流向其他州县,也会增加当地民众的负担……”

“说的不错,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左少阳拱手道:“如果大将军能指派兵士们帮合州百姓春耕,那就太好了。不用多久,两天时间就够了,只需帮着把地翻了,把土碎了,把田埂砌好方便将来灌溉,然后把稻种播下就行了。这是最重的农活。

只要地里长了庄稼,再加上适当赈灾放粮,人就能留得住。就会回到田地继续耕种的。”,“很不错!”,大将军微笑点头,转头看了看旁边一直不说话的冯立和薛万彻,“两位将军意下如何……”

冯立欠身拱手道:“回禀大将军,这场饥荒,主要是我军将士围城引起”百姓因此饱受饥荒之苦,我军理应帮助百姓度过难关。左公子的建议很好,如果大将军同意,小将立即组织全军将士,将合州所有尚未翻地耕种的良田全部耕种上。”

薛万彻沉吟道:“派兵士用两天时间帮着翻耕播种,这个没有问题,只是……”,大将军皱了皱眉:“薛将军有何为难之处?”,“末将担心的事,合州本来就地多人少,大部分田都撂荒了的,这两个月的饥荒又死了若干壮劳力,劳力就更不够用了。只怕撂荒的土地会更多。我等派兵士帮助当地春耕播种”这很好办,虽然没有合适的工具,但我军数万人齐上阵,只翻耕播种,却也不是什么难事,应该能完成。但是,后面除草、灌溉、收获,这些怎么办?这么多田地,没有足够人力来照管,种子播下去,未必能收上粮食来,如果后面没有人来照料,甚至可能连稻种都收不回来的……”

“嗯……”大将军点点头:“说得很有道理……”抬着脸又望向左少阳,嘴角有一抹讥讽,似乎在嘲笑左少阳顾头不顾尾。

左少阳早已经想好此节,忙拱手道:“大将军,不知道现在我大唐境内还是否有叛乱?”,大将军哼了一声,道:“冯将军和薛将军已经弃暗投明,举国再无贼人作乱了。对吧?两位将军。”,大将军之所以有此一问,是因为他大军被包围在这里两个月,外界消息半点也没有,所以并不知道其他地方还有没有叛乱。

冯立和薛万彻互视了一眼,一起拱手道:“再无其他叛乱……”

他们两人围困大将军大军的这两个月”时刻关注全国局势”也有派在各地的军情探马传来消息,得知此前叛乱的几股叛军都或者接受招安或者被歼灭了,目前国内的确只有他们这股叛军还在活动,现在他们也接受招安,那全国范围内的叛乱便已经全部平息。

这个消息让大将军喜上眉梢,抑制不住的高兴。

左少阳又问:“跟突厥的大战不知进展如何了?”,大将军面色一沉:“这个似乎不是你该打听的吧?”,左少阳忙拱手道:“我不是要刺探军情,我只是在想,如果国内已经太平,对突厥的作战我们如果又取得了重大胜利,打败了突厥军队。那我大唐是否还需要这么多的兵力?是否要让这些军队解甲归田呢?”,左少阳这个推论来自于他对现在军事历史的一些了解,比如我军在抗美援朝停战和国内剿匪结束之后,总兵力减少了一半,因为和平时期,不需要维持一直庞大的军队,否则国家不堪重负。不过,他不了解唐朝的兵制,唐朝初期实行的是隋朝留下来了的府兵制,兵士同时也是农民,平时耕种,农闲训练,战时自带兵器粮食出征。这种兵制不存在裁军问题,但是,歪打正着,府兵制情况下,战争结束之后”兵士的确是要解甲归田的。

大将军点头道:“本将军明白你的意思了”现在国内已无战事,虽然对突厥的战斗只怕一时还不会完结,不过,的确不需要如此多的军队征战突厥”大部分的将士特别是老弱之师都可以解甲归田,以弥补劳力的不足。但这需要皇上的决定。本将军回朝之后,会向皇兄禀报合州情况,派府兵留住合州耕种,同时向合州移民的。我想这件事皇上一定会认真考虑,多少能解决一部分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