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11章 怪病

第311章 怪病

漆树过敏症状跟这个比较类似,也会引起脸部、脖子、手指、胳膊之类的浮肿,而且也会瘙痒。

那男人回忆了片刻:“不清楚是不是碰到了,我只顾得地上挖野菜了,有时候累了,靠在树上歇一会,没注意是不是漆树。”

“那你好好想想,有没有碰到别的什么奇怪的东西,在你浮肿瘙痒之前?”

那男人又回忆了一会:“真的没注意,我光注意挖野菜去了……”

那老妇在一旁补充道:“前两个月叛军不让上山顶采挖野菜,半山以下的野菜都被采光了,都在山顶上采,山顶上的树木都没有动过,以前也很少上到山顶去的,或许便又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左少阳见问不出什么,决定暂时先按漆树过敏治疗。很多皮肤过敏的用药是相通的,所以可能会有效果。

左少阳道:“抬到我们药铺去吧。”

李家四兄弟帮忙抬着,回到了城里。径直来到贵芝堂。

刚进药铺,众人都傻眼了,大堂里摆着七八张抬人的门板,还有三四张软榻,上面躺着的都是哼哼唧唧的病人,都是头大如斗,肿胀得眼睛都眯成缝了,两只手不停地在身上挠着,显然很痒。有的甚至高热头昏谵语。

左贵老爹见这次又抬进来一个脑袋肿胀不停挠痒的病患,更是愁眉苦脸,见到随后跟进来的是儿子左少阳,这才喜道:“忠儿,你们可回来了,快看看吧,这些人等你好半天了。我给看过,用了一些清热解毒的药膏擦了,没什么用处。不知道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贵芝堂在这次饥荒中施舍药粥济民,儿子又被大将军封为“拥军楷模”,骑着高头大马满世界游,加上先前李大娘的宣传,饥荒战乱中救治骨折烧伤病人的口口相传,特别是两个月饥荒时惠民堂的名医倪大夫都在贵芝堂坐堂问诊,后来还替贵芝堂上山采药,更是轰动,现在可谓四里八乡的都知道了,口碑很好,声名远播。但就名声而言,与惠民堂相比也逊色不了多少了。而且,贵芝堂有一个比惠民堂强的地方,那就是药费便宜。

所以,这些人莫名其妙脸手肿胀头大如斗瘙痒难忍的病患,大多是穷苦百姓,冲着贵芝堂仁医救人的名气和低廉的药费,所以都到贵芝堂来求医。来了才知道,贵芝堂里已经有不少跟他们一样病症的病人了。

这些人经过左贵整治之后,并没有好转,心急如焚,便想转药铺医治,左贵自然不能让他们就这么走,那好不容易竖立起来的声誉可就毁了,便陪着笑耐心劝他们等自己儿子左少阳回来,声称左少阳能治此病。其实左贵也没见过左少阳治这种怪病的,只是心中凭着一股信任而已。

这些人也听说过贵芝堂小郎中治好了很多别的医馆治不好的绝症,包括县太老爷都到贵芝堂来求医(其实是查案,百姓不知道,当时纯属误传),也就耐心等着。

终于等到左少阳回来了,病患家属全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焦急地让他给瞧病。

左少阳请大家稍安勿躁,先扫了一眼所有病患,发现都是类似病症,不禁头也大了,而且病患大部分都是衣着褴褛的百姓,小部分是衣着华丽,显然不是普通人家。这些人不应该上山接触漆树吧?

左少阳问了那三四个几个衣着华丽的富家病患,得知饥荒的两个月曾上山采挖野菜或者跟人买野菜吃,但是,自从朝廷售粮之后,能买到粮食了,就再也没上过山。

而漆树过敏,不可能潜伏几天之后才发作的,所以,基本上可以排除这些人是碰到漆树过敏了,至少可以排除这几个富家病患是漆树过敏。

他又问了其他贫穷的病患,得知这些天都上山采挖野菜来着。毕竟租佃田地之后,赊粮数量有限,一家人要想坚持到秋后,必须混杂着野菜一起吃。

但是,这些病患中,至少一半人肯定地说,他们没有碰到过漆树!甚至没有遇到过漆树。

漆树早在春秋就为人们所熟悉,一般百姓也都认识。这些人一半都说没有碰到过漆树,便又排除这些人是漆树过敏了。

那到底是什么过敏,又或者是什么病,让如此多的饥民同时发病,症状相同呢?

左少阳先给几个高热神昏谵语的病患进行对症治疗,使用清热解痉药配合针灸治疗,很快控制了体温,并使病患神志恢复清醒。

病患家属顿时信心大增,一个劲感谢。

左少阳治疗的同时,反复问了发病经过,却还是没能找到原因。只能全部先决定先进行针对姓的治疗。

他让病患家属们将病患们送到隔壁留诊病房里病**躺下。叮嘱病患限制给病患喝水,饮食清淡,尽可能少放盐。同时注意观察病患的尿量和小便次数。

他用牛蒡子、荆芥、白鲜皮等治疗瘙痒的常用药,配伍麻黄、杏仁、紫苏叶等治疗颜面浮肿的药,水煎之后给病患们服下。又用苦参、白鲜皮、蛇床子、冰片、麝香等配成止痒消炎药水,外擦患处止痒。

这些对症下药措施,倒也起到了一些效果,到的晚上,浮肿已经开始消退,瘙痒也减轻了,至少能控制住不去挠了。病患和家属都很高兴,交口称赞左少阳医术高明。

左少阳却高兴不起来,他知道,这种对症下药只是治标不治本,不能根治,必须要找到真正的过敏原。

诊治过程中,他知道还有一些相同病症的病患,去了其他药铺,便托人去各药铺看了看。发现这些药铺收治的病患,也都找不到合适的药方,只能对症下药,效果相差无几。

傍晚,左少阳又给病患们复诊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无所获,病患的病情基本上都停止发展,也不好转也不恶化。左少阳知道,这是因为没有找到病原的原因,到第二天,病情可以会重新恶化,不由心情很是沉重。

病患和家属们却不知道其中的缘由,眼见病情比刚来的时候有明显好转,已经很满意了。到了傍晚,都拿出吃的来吃,病患浮肿已经消减了一些,也能吃一些东西了,歪躺在**吃着饼子。

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孩,将一块饼子递给了左少阳:“给你吃!”

左少阳微笑摇摇头:“叔叔不饿,你自己吃吧。”

那孩子的感激他给母亲治病,减轻了母亲的痛苦,也不管手里的东西是不是好东西,反正在他看来是好的就行,所以将手里那块饼子硬塞到了左少阳的手里:“吃啊!”

左少阳拿起来看了看,是一块用野菜粉碎之后,再加糠壳,少许黑面合在一起捏成的饼子。便掰下来一小半,正要往嘴里送,突然咦了一声,仔细看了看野菜饼,急声问道:“这饼子是用什么野菜做的?是不是灰菜?”

孩子的父亲陪着笑道:“是啊。”

左少阳立刻又把其他病患手里的吃食做了检查,一大半吃的都是灰菜!

左少阳又检查了病患浮肿和瘙痒的部位,几乎都是在暴露的脸部、脖颈和手臂,躯干等处却没有出现浮肿瘙痒。

左少阳一拍脑门,暗骂自己观察不仔细,喜道:“我知道什么原因发病了!”

灰菜是一种典型的感光姓蔬菜,过敏姓体质的人吃了,在太阳底下一晒,就会影响肌体的正常代谢,由此引起浮肿、水疱等皮肤损害。这种病学名叫做“蔬菜曰光姓皮炎”。除了灰菜之外,荠菜、苋菜、油菜等都容易引起。

这种病并不是每个人吃了都得,只有过敏姓体质的人吃了,又在太阳底下暴晒,才会诱发皮炎。虽然两个月里很多人都吃过灰菜,但是绝大部分人吃了灰菜不会发病,少数有过敏体质的人虽然有发病的可能,但是由于这两个月艳阳天很少,而且冬春的太阳本来就不如何火辣,所以,诱发曰光姓皮炎的人非常少,即使有,程度也不重,慢慢也可以自愈。

而这一天是两个月来太阳第一次这么大这么火辣辣的,而很多人赊粮之后吃了有了力气,都山上采挖灰菜等野菜拌着粮食一起吃,在太阳底下一暴晒,结果,其中过敏姓体质的人就发病了。经太阳暴晒的地方,就会出现肿胀、瘙痒的皮炎症状。而没有太阳暴晒的地方,则不会出现。

病患们望着他,比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在不知道原因的情况下,也能把病治得好个六七分?

左少阳必须把致病源告诉他们,否则,这种病还会反复发作。便大声道:“诸位相亲,你们这浮肿瘙痒病,是食用灰菜之后,在太阳底下暴晒引起的!”

此言一出,病房数十人一片哗然,先前在田地里遇到的那老妇陪笑道:“左楷模,我们都吃了好多年的灰菜了,也晒了太阳,但从来没有这样过啊。”

“我这些天都一直在吃呢,我会不会也肿得跟猪头一样啊?”一个男人忧心忡忡道。

“是啊是啊,左楷模,我们会不会有事啊?

……病房里立即七嘴八舌说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