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12章 难得的新药

第312章 难得的新药

过敏性体质就是这样,也许你以前从来不对灰菜过敏,体重发生变化之后,某一天或者在某种情况下却会过敏,左少阳没办法用现代医学知识跟他们解释,只能胡诌道:“灰菜,还有荠菜、苋菜、油菜,都有一种暑邪,这种暑邪感受阳光才会发作,而且,并不是所有的灰菜都有这种暑邪,有时出现,有的没有。没有的时候占大多数,所以很多人吃了都没事,是因为吃的灰菜没有暑邪。但是如果有人吃了带有暑邪的灰菜,如果不暴晒,也不会发病,但是,如果在太阳底下暴晒时间长了,就会引发暑邪而发病,病症就是灼热、浮肿、头大如斗、瘙痒、起水泡、胸口憋闷等等。”

他用暑邪来解释,这些人也就能听得懂了,立即并相信了,嗡嗡地议论起来。

一个老头道:“左楷模,那这灰菜还能不能吃啊?”

“可以吃”左少阳道,“我教你们一个方法,可以消除灰菜里的暑邪,再吃就不会生病了。”灰菜是一种常见的食用野菜,不管是饥荒时期,还是平常,很多普通老百姓都是挖这种野菜加在粮食里吃,才能维井生活,而这种浮肿病以前也曾经出现过,只是那时候没有这么集中的时间集中的人群出现饥荒,一般都是加在粮食里吃,所以发病比较轻,症状不太明显。也比较分散,不容易引起人注意,而这一次,很多人长时间食用灰菜,灰菜是有小毒的,积累中毒之后,便在第一个艳阳天里集体爆发了而且来势凶猛,这才引起大家的注意。现在听说左少阳有办法吃灰菜而不生病,都围拢过来听。左少阳道:“其实很简单,一先采灰菜嫩叶晒干然后再用滚开水煮,再用生凉水反复漂洗浸泡去毒三天以上,要频繁换水,然后再挤干,便可以食用了。希望你们回去之后,把这个方法告诉左邻右舍让大人不至于食用灰菜生病。”

众人都用心记住了,连连点头答应。植物日光性皮炎分两种类型,一类叫风毒型,这类浮肿瘙痒程度相对较轻,用散风清热理湿解毒的普济消毒饮加减治疗。而另一类叫毒热型,是程度很重的一种皮炎,病起急暴,高度浮肿,面如满月,日晒处起红斑水疱甚至糜烂坏死,指甲青紫脱落,并伴有全身症状如高烧,头晕头痛等,可能由此引发其他并发症而导致生命危险。治疗方剂是清瘟败毒饮。外擦用药可以使用左产阳先前配置的止痒消肿药。

当左少阳提笔写方的时候,又写不下去了。

治疗日光性皮炎的常用方普济消毒饮走出自清朝清瘟败毒饮出自金朝,都是唐朝以后才新出的方剂,使用的药中,有几味药是后世才新出的。

其中,普济消毒饮中的板蓝根和薄荷最早作为药物使用走出现在唐朝前期的《新修本草》(也叫《唐本草》),但是,还并未广泛使用,左少阳他们药铺就没有,他以前在药材批发商处也没有看见过这两种药。不过,既然唐朝已经作为药材写入官修本草里肯定已经使用了,或许能在别的药铺找到。这两种药中薄荷是方剂中的臣药,配伍牛蒡子、连翘等药辛凉疏散头面风热没有这玩意,头面部的消肿不容易退。

板蓝根在这个方中用处倒不是非常重要只是加强清热解毒的作用,是佐药,但是,板蓝根这味药太有名了,特别是在非典时期,全国简直卖断了货。所以左少阳印象很深,而实际使用中,板蓝根也是最常用的清热解毒药之一,用量非常大。当时唐朝由于刚刚开始发现这种药的药用价值,所以很多药铺都还没有这种药上架。

清瘟败毒饮中的赤芍则比较麻烦,这种药最早作为药材使用,是在宋朝,所以唐朝药铺里找不到这种药的。好在赤芍在全国各地很多地方都出产,合州附近的山上应该有。

现在叛军已经被招安,战乱已经结束,对外交通也恢复了,必须尽快把唐朝还没有的药采购回来,或者移栽到自己的药圃里。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用得着,这一次就算能对付过去,下一次如果不能或缺的药,如果不早作准备,只怕到时候只能干瞪眼了。

要完成这个任务,非合州最大的恒昌药行不能胜任。左少阳决定去找祝药柜。叛军被招安的第一天,祝药柜就立即通过衙门的驿站给距离石镜县最近的县城自己家的药行分号发了急令,调集粮食和常用药材到合州总号。祝药柜还急令药行所有分号全部暂时改做粮食生意。从各地组织粮食远往合州。

当天晚上

,距离最近的双槐县和太和县的恒昌药行分号的粮食运输队就把粮食运到了药行。

在唐朝,粮食不是专营,民间可以自*由买卖,官府并不禁止,当然,类似这场战乱中粮食特别紧张时除外。官府也鼓励民间长途贩运粮食进行调剂。但是,由于古代交通不便,像粮食这样大宗物品的运输成本很高,所以,一般都是在几百里范围内的运输贩卖,超过千里以上的长途贩运,除非是利用大船海运或者航道运输,光靠骡马运粮,成本会高得吓人,百姓无法承受”这样贩运的粮食由于成本太高赚不到什么钱。

所以调运粮食,只能从合州所辖的数个县城调运,这些地方本来就是高粮价”再加上高额运输成本,运到合州城里,粮价已经跟官府现在出售的粮价差不多了。赚取的利润也不高。

但是,祝药柜之所以还是下令暂时调集粮食运到合州出售,主要目的还不是赚钱”而是他这两个月对饥荒感触太深了”实在不忍心看着饥民缺粮饿死,而又了解到官府从军队接受的移交出售的粮食并不太多。为了解合州燃眉之急,通过大量粮食的运入,平抑粮价。左少阳找到祝药柜的时候,恒昌药行门前很是热闹”他们已经重新招录了一批伙计,正忙着卖粮。粮价跟官府一样。

见到左少阳来了,祝药柜很是高兴,自己一家人的性命,可以说都是拜贵芝堂所赐,全家将他待若上宾。搞得左少阳都有些受宠若惊了。

祝药柜第一句话就是:“小郎中,是不是家粮伞不够了?尽管拿,多少都可以,按成本价给你*……”左少阳笑了:“你这成本价只怕也不会低于一贯吧?”

祝药柜笑了:“实话跟你说,成本一贯二钱,算你一贯好了!要多少?”

左少阳抱拳道:“多谢祝老伯,我还真有事情找你帮忙,只不过不是买粮食,我们家的粮食还够吃。、我想找你帮我买一些药。一些新药,合州药铺还没有*……”

“什么药,你说吧,我马上叫人帮你进货*……”

“靛青根和蕃荷菜*……”

靛青根就是板蓝根,蕃荷菜就是薄荷。这是这两种药在唐朝的名称。

这两味药虽然是新药,但祝药柜多年老药商,对各种新药也很了解,一听便知道了,说道:“这两味药我的分号都没有。估计只有京城大药行才有*……”左少阳急道:“集城离这里多迎”

“单边一趟估计十天左右。来回得大半个月。”

“啊?”左少阳大失所望。

祝药柜一见他这神情,忙道:“怎么,这两味药要得很急吗*……”

“是。现在很多百姓得了大头瘟,头大如斗,治疗这种病需要这两味药。”

祝药柜也听说了,今天城里来了很多人求医,都是头大如斗,脸上红斑水疱,瘙痒难忍。很多药铺医治效果不佳。说道:“你有办法治这种病?”

“是的。不过,还需要三味药,除了这两味,另外一味药能在咱们附近山上采到。这两味药就只能找老伯您帮忙进货了。可是,如果来去二十天,时间太长了,这种病如果得到很好的监护的话,只要不引起别的并发症,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是,病患会很痛苦*……”

“这样啊””祝药柜想了想,“要的数量大不大?”

“单剂量使用不需要很多,因为是配伍别的药吃的”只是生病的人很多,算下来,可能要个一二十斤应该够用了*……”

“那好办!”祝药柜一拍大腿站了起来:“我马上去一趟州府衙门。”

“做什么?”

“找汤博士,告诉他这两味药急用,让他派出八百里加急,两天就能赶到京城!再把货同样用八百里加急送回来,这样来去四天就能拿到药了,这是最快的*……”左少阳大喜:“这感情好,就怕汤博士不肯。”

“放心,他是医官”有处理本地突发疾病的职责,这件事交给我来办,你就放心好了。一除了这两味药,别的还要什么?”

“着急着要的就这两味。别的药不着急,而且数量很多,有的药可能还比较难找。”

祝药柜一拍胸脯:“你放心,多难找我也给你找到!你回去把需要的药有名字的写名字,没有名字的,画图画,然后我派专门的人去帮你采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