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19章 冲抵彩礼钱

第319章 冲抵彩礼钱

黄芩道:“行,你说吧,我把方子背下来。”

“这不行”左少阳摇头道。

“怎么?你还怕我学了方子去?”

“不是,因为我方子里的药有几味一般药铺都没有,而且要特别炮制,还是我给你配好药,你拿回去直接煎服就行了。”

“这样啊,那好吧,我明早上来拿?”

“行。”左少阳道:“咱们回去吧,快宵禁了。”

“唉!”黄芹叹了一声,“真想在河边坐一晚上。要是能在城外有个房子就好了,不用怕宵禁,晚上也可以出来看星星看月亮,在河边坐着听河水哗哗,听虫子唧唧。”

“是啊,你这话倒是提醒了我,赶明儿我有钱了,在城外开办一家度假山庄,就给你这样寻求浪漫的人享受田园生活。”

“好啊。我第一个去!”

两人站起身,说着往回走。从清风寺旁绕过,钻小巷来到大街上。这里已经有街边人家的灯照亮了,黄芹道:“我走了!先前跟你开玩笑的,别在意啊!”

左少阳也不知道她指的开玩笑是什么事,含糊地点点头:“没事。开心就好!”

“和你在一起挺开心的!”黄芹调皮一笑,挥挥手走了。

左少阳又有些发蒙,搞不懂黄芹最后这一句话中有没有话。摇摇头,漫步回到了家里。黄芹要的这种药药铺都有,只是地黄需要炮制成熟地黄,这种炮制地黄配药的办法,在唐初还没有出现,而且,要做成药丸。左少阳费了些时间这才配置好需要的药丸,用纸包好,这才回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黄芹就来了左少阳将配好的药丸给他,黄芹接药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脸红红的。

随后几天正是春耕忙的时节,左少阳带着苗佩兰和白芷寒天天一早就下地犁田,到天黑才回来。他和白芷寒替换着犁地,还有个休息苗佩兰却从早到晚,除了中途喝水吃饭,就没停歇过。犁田的速度却还是比他们两人稍快。

第三天上午,左少阳正跟二女在东城外犁田,远处沿着田埂跑来了一个女子,穿着白底绡花的衫子,碧绿的妆花膝裤,一头秀发在脑后用一条嫩黄丝带系着,身形有些单薄,跑得很快一边跑一边喊:“左公子!左公子!”左少阳正在赶着牛犁田,听到喊声,直起腰望了一眼:“小妹!我在这!”

桑小妹来到田埂边,一脸焦急道:“左公子,麻烦你回去救救我娘吧?”

左少阳心头一沉:“你娘怎么了?”

“她快死了!呜呜呜”桑小妹急得直抹眼泪。

“病情加重了吗?”左少阳边说边把犁交给白芷寒,淌水来到田埂上穿上草鞋。

“是,薛郎中说不行了,让抬到你这里看看有没有办法。求你了,我知道你恨我娘,说实话我也恨她,可是,她到底是我娘啊,你就看在我份上,救救她吧。”

桑小妹瞧见苗佩兰和白芷寒都望着她一连凄然道:“左公子,只要你救了我娘,我我指天发誓,以后再也不纠缠你了!呜呜呜”

左少阳有些尴尬看了看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苗佩兰,还有表情淡漠的白芷寒,故作轻松地耸耸肩:“说什么呢,你啥时候纠缠我了?走吧!”左少阳甩开大步,逃也似的往城里跑,桑小妹呜呜哭着后面追他。倒像是两口子闹别扭了似的。

沿着石镜河边小路往前跑出一两里地,远远看见官道了,回头也望不见苗佩兰她们了,左少阳这才站住,转身等桑小妹追上来。道:“小妹,你误会了,我没有讨厌你的意思。”

桑小妹站住了,追得有些急,高高的胸脯不停起伏,头发也被风吹乱了,眼泪汪汪的瞧着他。左少阳拉着她的手,柔声道:“其实,我真的挺喜欢你的,只是,我爹娘要我娶一个门当户对的书香门第官宦世家的作妻子,否则就不认我这儿子。”

桑小妹点点头:“我听说了的…。”粉首垂下,能看见她白腻而曲线优美的后脖颈。

“我爹说,我娶了妻子,就可以纳妾,纳谁做妾他们不会反对的。”

桑小妹惊喜地抬起头来瞧着他:“我不在乎名份。”

“可是,你娘一直坚持索要七十贯彩礼,才能把你给我,这让我很烦,漫说我现在没这么多钱,就算有,我也不想花钱买女人作妻妾。”

“我知道。其实,你给我们家的东西,帮着我们一家人度过两个月的饥荒,算起来早已经超过了七十贯彩礼钱了的。只是娘太贪心了,她认定你一定会娶我,所以怎么都不肯让步。”

“是啊,我只是因为这个烦恼,从没嫌弃过你。”

“真的?”桑小妹含泪的凤目顿时神采飞扬,甚至不在乎远处正在犁田的农户远远看着他们,欣喜地上前一步,几乎要贴着他了。

左少阳握着她的手紧了紧:“自然是真的。”

“那,我娘要是不要彩礼了呢?”

“我不是不想给彩礼,聘礼自然是要给的,但那只能是六礼要求的聘礼,而不是买卖婚姻的花费。”

桑小妹却不管这两者有什么区别,只是急急望着他道:“嗯,只要一般的彩礼,不要七十贯那么多,对吧?——她要是答应了呢?”

“她不会答应的。”

“要是答妄了呢?”桑小妹执着地追问道。

“要是她答应了。”左少阳有些犹豫,可是望着桑小妹几乎绝望的眼神,他心软了,握住她的手紧了紧,“那我就纳你为妾,在我娶妻之后。”

“你,你不是哄我吧?”桑小妹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幸福来得如此干脆。

“当然不是。”左少阳将她揽入怀中,她娇小瘦弱的身子在他怀里颤抖着,如同寒风里的枯叶:“你对我好,我都知道。我以前没想那么多,这次我被困在山顶上,想了很多事,想到了你,和你在一起的快乐,还有你帮我梳头。我们一起担水的情景。”

桑小妹哭了,嘤嘤的:“有你这份心,我即刻死了,也心甘了。”

左少阳低头在她秀发上轻轻一吻:“傻丫头,不许乱说!”

“嗯。”桑小妹点点头,扬起脸来,满是泪花:“薛郎中说,我娘只怕没救了,你一定要救她,你放心,你要救了她,她会答应你的要求的。”

左少阳苦笑:“只怕没这么简单。说得难听一点,你娘是要钱不要命的。”

桑小妹一抹眼泪,定定地望着他:“要是你救了我娘,我娘还不肯松口,要我嫁给别人的话,我就一辈子不嫁人!皇天后土为证!”

“小妹。!”左少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觉得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两人进城来到贵芝堂,大堂上人很多,桑家都到齐了,还有几个热心的邻居,包括那个曾经说媒的王婆。另外,还有仁寿堂的薛郎中和石郎中师徒俩,跟左贵老爹各自坐在旁边的交椅,唉声叹气说着什么。

左家现在有些钱了,病人也多了,粱氏又买了几把交椅,以便来个贵客好坐,不至于坐在原先那把吱吱嘎嘎的破交椅上。

屋角诊病的床榻上,桑母卷曲着身子侧躺着,不停喘咳,一双肥手在胸前揉捏着,仿佛想把胸口里塞着的东西掏出来似的,两眼无神地翻着,嘴唇发绀,呼吸急促如拉风箱一般。

左少阳心中一惊,却不过去。朝薛郎中和石郎中拱了拱手。

薛郎中师徒忙起身施礼,薛郎中一脸惭愧:“左公子,老朽无能,对桑家老母水肿病诸般办法都用尽了,依旧没有起色,反倒更加沉重,而且,今早已现危状,老朽无能,带来求助来了。

左少阳也不客气,只是点点头,走到小床边,丫鬟草儿端了一根凳子过来,左少阳坐下,问道:“伯母,你感觉如何?”

桑母摇晃着如开水烫过的死猪头一般肿胀的大脑袋,艰难地哼哼着:“难受,我要死了…胸口,胸口压了大石头一样,救我啊。”

“小便解得出来吗?”

“还行,但是很少。”

左少阳望舌之后,提腕诊脉,脉虚浮而数。不禁长叹一声,对旁边的桑老爹等人道:“伯母这病,心悸、唇绀、气急、喘促不能平卧,是水邪凌心犯肺,病情急重啊!”

桑家人都呆了,桑小妹眼泪簌簌而下,桑老爹一脸凄惨样,嘴唇哆嗦着,桑娃子和黄芹则放声大哭,声音虽然响亮,却没什么眼泪,让人总觉得有些假。

桑母挣扎着嘶声道:“别嚎了!老娘还没死呢!哭什么丧!”

桑娃子和黄芹声音戛然而止。桑小妹眼泪却还是不停地流淌。却不伸手去擦拭,一任泪水流淌。

桑母训斥完,不停喘着粗气,望向左少阳:“公子,求你,救救我,你要是救了我一条性命,我,我就把小妹嫁给你!聘礼。聘礼只要,只要五十贯!”

左少阳苦笑着瞧了桑小妹一眼,那眼神在说:怎么样?猜得不错吧?她就是要钱不要命。

桑小妹哭道:“娘!你再这么把女儿当东西卖,女儿就一辈子不嫁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