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20章 要命还是要钱

第320章 要命还是要钱

桑母呼呲呼呲喘着粗气:……你懂个屁一一一一一,滚!滚一边去,桑小妹一跺脚,扭过身子,捂着脸哭了起来。

桑老爹也哭丧着脸道:“他娘,要不,这聘礼以后再说吧,先让左公子给你瞧病……”

“对对!”桑母艰难地喘息着,“左公子,你先救我,聘礼,咱们好商量的!”

左少阳两手一摊:“你这病,说实话我也没辙!”

啊?

桑家又是大吃一惊。说这么热闹,他也治不了,那还说什么。桑老爹陪着笑道:“左公子,你都把病说的那么准了,如何治不了呢?嘿……”

桑母却仿佛猜中了左少阳的心思,苦着脸道:“左公子,这聘礼…………,我少收十责,只收你四十贯,还不成吗?冲抵欠你的三十贯,你只需再要给我十贯就行了!”

“不是这个问题。”左少阳道,“现在谈我跟小妹的事,好象我在乘人之危是的。还是以后再说吧。”

桑母、桑老爹和桑娃子顿时喜上眉梢,连连点头。

桑母呜咽了两声:“还是公子心好,体贴我老婆子……,小妹这丫头算是交了好运了……!”

桑老爹也一脸感激道:“就是就是,那就烦请公子下方救命吧!”

“我说了”左少阳无奈地摊摊手,“我不是因为聘礼的问题,而是我真的没办法治伯母这病。”

桑母哭了,这次是真的哭了,嘎嘎的跟嗓子眼卡着死老鼠骨头的夜猫子似的:“公子,我老婆子知道……,你恨我,因为我……我这两个月……,抢了小妹的吃的,差点……,差点把她给饿死……。你心里一直忌恨我…………。我知罪了……你若救了我,我……,我就不要聘礼了……,一文钱都不要!就冲抵欠你的那三十贯的钱得了……,呜呜呜”

桑小妹立刻转身过来,欣喜地瞧着左严阳。

左少阳摇头道:“我真的治不了!”

桑母哭声更大了:“天啦……左公子,总不至于……,我嫁女给你……,你还要跟我要聘礼吧?天啦……”情急之下,连连咳嗽。

桑小妹脸上笑容也顿时没了踪影,轻轻咬着嘴唇。

黄芹眼珠一转,朝左少阳眨眨眼,道:“我猜着了,左公子是怕婆婆将来又反悔,要不……”

桑母立即会意挣扎着道:“快!小妹她爹,快写一张文契,写明了……,我们愿意把小妹嫁给左公子为妻,聘礼一文不要!全部…………,全部冲抵欠债!我画押在座的……,在座的各位,麻烦给老婆子,做个证!”

左贵老爹轻咳一声,捋着胡须慢慢走了过来:“桑家媳妇有句话老朽得说在前头,小儿左忠,将来娶妻之后,纳谁为妾,老朽不予干涉,但是他的妻子,只能是书香门第、官宦世家的闺女。须得说明在先,免得将来纷争。”

桑母水肿病沉重哼哼唧唧十分难受,苦笑道:“这个老身已有耳闻不劳叮嘱……,“妹若没福气做左家儿媳,做妾也无妨的……,当初金玉堂那姓朱的老死鬼,不也是准备把小妹接过门做妾的吗?只要小妹答应,都行啊………”眼望着桑小妹:“死蹄子,这会子说句话啊,想看着你娘活活病死啊?”

桑小妹脸上还挂着泪huā,嘴角却有了羞涩甜蜜而欣喜的笑容,瞟了左少阳一眼,点点头,低低的声音道:“我跟左公子说过了……,我不在乎名份的……”

桑老爹满脸是笑:“成了!左公子,都说妥了!我这就写下文契!”不由分说,快步走到左贵老爹看病的长条几案旁,提笔蘸了蘸墨,在一张写处方的白纸上写了一份文契,拿起来念了一遍,然后端着墨来到床边,让桑母盖了掌印。递给左少阳:“左公子,都弄好了,你就赶紧给你伯母治病吧,治好病了就成亲!”

左少阳没接,旁边的黄芹忙帮他接了过来,折好了放在他怀里,喜滋滋捅了左少阳一下:“喂,高兴傻了?赶紧的呀!”

左尖阳苦笑:“你们都想拧了,我不是这意思!伯母的病,我真的没办法治!伯母这病,真的太重了,我治不好的……”

薛郎中也捋着胡须过来,低声在左少阳耳边道:“左公子,先前你跟桑家嫂子说,桑家老婶子这病,先从头发肿,是逆证,可能脱变为死证,桑家嫂子都跟老朽说了,老朽开始不以为然,后来果然脱变,才觉公子医术高明,已经洞察先机,所以,才建议送到贵堂医治。病情危重,左公子既能预测此病前景,必有诊疗良策。还请救她一救吧。”

这声音虽然低,但是旁边的桑家人都听见了,都可怜巴巴望着他。桑老爹道:“瞿老太爷都快死了,你都给治好了,你伯母这病一定能治好的。薛郎中都说了,你肯定有办法的。”

左少阳苦笑道“他们两个不一样,瞿老太爷心胸开阔,拿得起放得下。而伯母,斤斤计较,丝毫吃不得亏,这是治疗水肿病的大忌。有这样的毛病,这水肿病就很难治了。”

桑母哭丧着脸道:“治病也要看脾气?”

“当然的啦!”左少阳沉着脸道,“你们知不知道,水肿病是怎么得的?”

桑母等人一起摇头。

“水肿病是肺脾肾三个脏器的水液宣化输布功能失调,致使体内水液潴留,泛滥于肌肤,才引起的浮肿。你们知道,导致三个脏器这种功能失调的原因都有些什么吗?”

众人又都一起摇头。

“原因很多,比如风邪,水湿、疮毒、劳欲或者其他疾病等等,都有可能引发水肿,另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需要单独说出来,那就是情志,情志失调也是引发水肿的一个重要原因。情志郁勃肝气郁结,疏泄失司,三焦气机不畅,水道不到水湿泛于肌肤,就会发为水肿。而疑虑忧思,则伤脾胃,脾虚失运,便会发为水肿。现在明白了吗?伯母开茶肆长年生活在水边,水湿内侵加上整日里患得患失,斤斤计较,不得水肿病才怪了。而且一旦得了,就是重症,不妥善及时治疗,便会危及生命!”

左少阳说桑母患得患失,斤斤计较,话虽然有些难听,但道理很站得住脚,这些人不懂医术倒也罢了薛郎中、石郎中和左贵老爹听得都是频频点头。

桑母手脚哆嗦着都说不出话来了。

桑老爹更是哭丧着脸道:“那,现在该怎么办?左公子,你,你还是给治治吧,总不能看着你伯母病死吧?~小妹,你们也求求左公子啊…”既然左少阳能把这病分析如此透彻肯定有治病的绝招。只是他不肯出手。

桑娃子和黄芹都施礼哀求着,只有桑小妹眼泪汪汪瞧着左少阳,心想左少阳不是见死不救的人,他要救,不求也会救他不能救,求也没用。

左少阳扫了一眼,冷声道:“你们真想让我治?”

桑家人都急急点娄左少阳缓缓道:“要我溶也行,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桑家人惊喜交加,桑老爹道:“行行!别说一个,十个一百个要求我都答应!”

桑母紧张地挣扎喘息着道:“我们已经签约……把小妹给你做妾了………一文钱聘礼都不要,冲抵欠你的三十贯…………,就行了………你还要什么条件?你说吧“……”我都答应你“…………”

左少阳道:“这个要求很简单一伯母须把所有的钱,包括首饰等等,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交给桑老爹管理,从今以后,一辈子再不许碰钱,也不许问关于钱的事情。简单一句话,关于钱的一切事情,都不问不说更不碰。能做到,我就治,不能做到,就另请高明!”

桑母一辈子视财如命,整日里就想着钱钱钱,为一文钱都能跟人翻脸的,现在要让她不问钱不碰钱不管钱,那简直就是要他的命了。顿时一张浮肿如猪尿泡一般的老脸拉得比马脸还长,哼哼唧唧有气无力道:“把钱给他管………”?那咱们就等着喝西北风了……!”

桑小妹道:“娘!爹没你想的那么不中用,他也很会管账的,只是你总不给他机会“……”

“你懂个屁………,!”刚说了这句话,又想起桑小妹是左少阳的心上人,自己这样骂她,只怕惹左少阳不高兴,不给自己看病了,那可就活不成了,忙改口道:“小妹乖,大人的事你不懂“……”你别说话…………”

桑老爹陪笑道:“左公子,你是不知道,我…………,嘿嘿,我不会管钱,还是小妹她娘管钱管得好,还是让她管好了。”

左少阳道:“行啊,我是不会管你们的家务事的,你们的钱爱谁管谁管。不过,这个病我也不治了。”

“为什么?”

“不答应这个条件,病治好了又要犯,何苦来?”

左贵老爹轻咳一声,低声道:“忠儿,咱们只管治病就成了,只是他们家这钱如何管,还是让他们自己做主好了。”

“不是因为钱本身的事情!”左少阳两手一摊,道:“桑伯母这病就是因为钱引起的,她整日只想着钱,如何赚钱,如何才能更少地huā钱,为了钱,凡事斤斤计较,寸利必争。一门心思都钻进了钱眼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钱,忧伤脾胃,肝气郁结,便会脾虚失运,发为水肿。这是她的病根!这个病根不除,就算这次治好了,肯定还会再犯,而且,水肿这种病,每发一次,正气就会虚弱一次,后一次的发作就会来势更猛,更无法控制,如此反复发作,她这命还能经得起几次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