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21章 把钱交出来

第321章 把钱交出来

一番话,在场众人都傻了。

左少阳又道:“现在她这病,已经是水邪凌心犯肺之危症,如果这一次治好了,她再因为钱而诱发水肿病,便必死无疑纵然大罗金仙,也救不了她的性命——如果她不断这钱的病根,那就死定了,一个必死之人,我费那劲救她做什么?”

薛郎中和石郎中都频频点头。左贵老爹听他说得有理,也只得叹息了一声,背着手走回了长条几案后面交椅上坐下不言语了。

话已经说得很明确了,——要钱还是要命。

桑小妹流泪哭道:“娘,你就安心养病吧,把钱财都让爹来管,反正家里也没什么钱了。”

桑娃子和黄芹也道:“是啊娘,你还是一心一意养病的好。”

可是要让桑母舍去钱,那比割她的肉还要痛,只是屈伸躺在**干嚎着就是不肯答应。

左少阳站起身道:“行了,你慢慢想,我去犁田去了,还有好多田没犁好呢。——提醒你一句,你这病,现在已经是危症,再拖几天,必死无疑”说罢,背着手踱步出门。

眼看着左少阳都要走到门口了,桑家人齐齐哭着劝桑母。桑母终于撕心裂肺嚷了一嗓子:“行了我答应你,我不要钱了再不管钱了天啦……”

说到钱,这话倒是立即顺溜起来了,左少阳不禁暗自好笑,转身过来,沉着脸道:“说话算话?”

“嗯”

“你发个誓——虽然你说话不算话已经习惯了,但是,还是发个誓郑重一点,得发个毒誓,能让我相信你是真的不再在乎钱。”

“好,我发誓”桑母痛苦地喘息着,咬牙切齿道:“我以后要是再在乎钱,再碰钱,我就不得好死,就让我水肿病复发肿死烂死我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死无葬身之地”

左少阳点点头:“行,这是你说的,我们都听到了。你们大家也都听到了吧?”指着桑家人说道。

桑老爹等人都点头。

左少阳道:“我最后提醒你一句话,——这个誓言如果你不遵守,再惦记钱的时候,迟早会再次发病,那就必死无疑,是否算得上不得好死我不知道,但水肿病人肯定会死得很难看这是可以肯定的我已经再三提醒你,到时候你别怪我没说。听清了吗?”

桑母顿时脸上变色,点点头:“听清了。”

“记住了吗?”

“记住了”

“那好我现在给你开方下药。你把钱财都交给桑伯夫。东西都交了,我就给你用药。”

“哦……”桑母猪头一般的脸哭丧着,把桑老爹叫到旁边,从怀里摸出一串钥匙,紧紧攥着,浑浊的老泪一颗颗滚落,把心一横,扔给了桑老爹:“管好钱少一文,我要你命”

“哼”左少阳冷笑道,“刚刚才说了,钱财交出去,以后就再不要过问钱的事情,怎么刚说完就违反呢?你这样,我还给你看什么病?看了也白看,左右是个死”

桑母摆着浮肿肥胖的手,呜呜哭着喘息道:“我错了,我不问了……,小妹她爹,钱以后交你给管了……,我再不问,你也再别问我该如何……,凡事你做主就是了……,呜呜呜”

“哎你放心养病,我们一辈子辛苦赚的钱,我不会糟蹋的。”

“那就好……”

桑老爹陪笑对左少阳道:“左公子,你伯母已经答应以后再不问钱的事情,你就给开方治病吧?”

“这还行,记住,以后她再问钱的时候,再碰钱,你们都要断然拒绝,警告她不要问不要管,这件事上迁就她就是害她而不是尊重她,会要她的命的我这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一定要铭刻在心,否则,将来后悔莫及切记切记”

桑家人都一头。

左少阳对桑母道:“你的病非常危重了,这几天,你就住在我们药铺病房,我好随时观察用药情况,随证调整用药。一旦病危也好抢救。等将来治好了回去茶肆,也不能住在临水的房间了,最好搬到临街一边二楼上住。”

桑母等人忙答应了。黄芹插话道:“正好,将来小妹过门到你们左家,房间就空出来了,婆婆和公公可以搬到她屋里住。”

桑小妹顿时羞红了脸,轻轻打了她一下:“这会子还拿我说笑”

“没说笑啊”黄芹吃吃笑道,“公公婆婆都已经写了文契,不要一文彩礼,把你许给左公子了,只待将来过门呢——左公子,这下没什么说的了吧?”

左少阳嘿嘿笑着瞧向桑小妹,桑小妹扭过身去不敢看他,耳朵却直愣着听。

旁边左贵老爹轻咳一声,插话道:“这个以后再说,先救人吧,而且,先有妻才有妾,妻还没定,妾的事容后再说好了。”

桑老爹也道:“对对,以后再说,反正小妹已经许给你们家了,啥时候过门都成。”

黄芹却只想要左少阳一句话,走到他身边,捅了他一下:“喂哑巴了?行不行给句话啊”

左少阳笑道:“要说的话,先前在田埂上我已经跟小妹说了,她知道的。”

一听这话,桑小妹又羞又喜,连耳朵根都红了,羞答答低下头:“公子,赶紧给我娘开药治病吧,娘很难受的。”

“好,你们把伯母抬到隔壁病房,我开方用药,别担心,我心里有数的。”

当下,桑家人将桑母转到了原先左贵夫妻住的那间房,那房间已经改造成了留诊女病患专用病房。

事情办妥,薛郎中和石郎中都起身告辞,左贵老爹和左少阳送出门外。

回来之后,左少阳提笔写了个方子,用附子、生大黄、黄连、吴茱萸、生姜煎服。拣药放在砂罐里上火煎药,很快,一屋子都是药香了。

左少阳把老爹左贵叫到一边,低声道:“爹,我跟你说一下桑母这病的情况。”

“好她这病真的很严重吗?”

“嗯,的确比较重,但还没有到马上要死的地步。我先前有些夸大,是为了让她改掉斤斤计较钱财的毛病。嘿嘿”

“啊?”左贵老爹惊讶道:“那就是说,她就算管钱,也不会死了?”

“这可说不准。”左少阳道,“忧伤脾胃,所以斤斤计较钱财肯定会不利于她脾胃的健康,肯定会加重水肿病的病情,这是没问题的,只是,会不会马上就死,倒也不一定,如果不说的严重一点,她就改不了这臭毛病,对她一辈子也没好处,对大家也都没好处。”

“嗯……”左贵老爹捋着胡须道,“不过,你别怪为父多嘴唠叨,桑姑娘要过来,只能做妾,而且是在你娶妻之后先有妻然后才能纳妾,这是规矩,明白吗?”

“您先前已经说了,我听明白了。”

听左少阳很遵从自己的意见,左贵老爹很满意,点点头:“现在乔姑娘已经走了,就剩白姑娘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成亲呢?”

左少阳虽然对白芷寒已经有了一些好感,但是,真要娶作妻子,又觉得还是太仓促了一些,便道:“过些时候再说吧。”

“也行,你什么时候想成亲了,爹就给你操办。”

“嗯。”

“好了,你接着说桑母这病该怎么治?”

“她现在是水邪凌心犯肺,虽然还不是内闭外脱的恶变之证,但已经很急重,必须先救急,然后再治。救急方用附子、桂枝、丹参、益母草、炙甘草水煎服几颗,一天一剂,服到危急症状缓解就行了。然后改方。后面的用方就要根据她发病辩证论治了。”

“她这水肿到底怎么回事?”左贵老爹问道。

“其实薛郎中的辩证基本上是对的,只是用方没用对。桑母久居水边,湿邪内困,伤及脾阳,水液内停,太阴之伤,又累及足少阴肾。这一次突然急性发作,是因为长时间饥饿,脾气极度亏损,本身已经饥饿浮肿,得粮食后又暴饮暴食,大伤脾胃,再加上她情志失调,脾胃虚损更是雪上加霜,以至于水肿暴发。”

“明白了,这么说来,她这病是多种原因导致的?”

“是的。治疗她这病,要温肾健脾,燥湿利水,用理中汤加减治疗。因为她这病绵延时间比较长了,这一次是突然暴发,救急之后,要长时间用药调理治疗,而且要非常注意饮食清淡,并控制情绪,保持良好心态,否则还会犯病,所以先前我提醒她的话,倒也不全是吓唬的,她如果真的能控制情绪,不再去为钱财操心费心,斤斤计较,患得患失,对她水肿病的康复会有非常好的帮助的。”

接着,左少阳给老爹左贵详细分析了桑母这病的辩证及用药配伍的要点,左贵老爹听得很仔细,不懂得还反复询问,等到药煎好的时候,左贵老爹也掌握了这病的相关知识。

左少阳端了药到了隔壁病房里,桑家人都忙起身相迎,桑小妹从左少阳手里接过汤药,坐在床边,喂桑母吃了药。然后躺下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