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23章 出尔反尔

第323章 出尔反尔

左少阳微笑道:i,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到了秋后,看看地里的收成,不就知道了吗?”

旁边桑小妹微笑插话道:“就是,听说左公子犁地只用一头牛,还用一种弯弯的犁,样子怪怪的,好多人不相信都去看了,听说,还真能把地犁开,而且很深哩!”

黄芹咯咯笑道:“我可听说的不是这样,人家说,左公子赶着一头牛,也不知道拖的是个什么东西,在水田里乱走,地是翻过来了,却有拿了个梳子一样的东西,仍旧用牛拉着,把犁好的地哗啦个稀烂。

左少阳道:“那叫耕地,先把地犁好,然后用抄进行粉碎,再插秧,这样庄稼才能长的好。”

“我可没见过这样种地的。

”黄芹笑得更欢了,“不过,你总是能使一些让人莫名其妙的新鲜事。全城的郎中都说李大娘的中风治不好了,你却愣给治好了,一般郎中只敢用一两枚乌头治病,医书上最多也只说能用到五枚,你却用八枚,而且还把病给治好了。还有,你出城救伤员,腿上被砍了一刀,流了那么多血,整个人成了血人,都说你肯定死定了,没想到你却活了下来,还当了楷模。所以,你这次这种地,谁又敢说你不会再作出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来呢?说不定秋后你地里的收成,比人家多上一两倍,只怕更要成大奇闻了!咯咯咯”

左少阳听不出她的笑声到底是夸赞,还是讥笑,又或者兼而有之,这芹嫂子的脑袋到底想什么,有时候真难琢磨的。

桑母在桑小妹和黄芹搀扶下,慢慢回到了茶肆。

一进门”桑母就直奔卧室,打开大立柜,找她存钱存首饰的铁匣子。铁匣子还好端端摆在那里,只是盖子开着”里面却空无一物。

“我的钱呢!”桑母这一嗓子差点撕破了喉咙,一个虎跳,转过身来,恶狠狠盯着桑老爹,“钱!我的钱!还有我的首饰!拿来!快拿来!”

一家人的耳膜都被震得嗡嗡响。

桑老爹陪着笑:“孩他娘,这个不行,你发了毒誓的……”

“狗屁毒誓!快点给我,否则老娘撕了你!”

桑小妹急声道:“娘,左公子说了,你不能再想钱的事,要不然你到命……”

“滚……”桑母骂道,“滚一边去!你这个赔钱货!我还没死就哭丧,我要真死了,就是你给哭死的!滚!”

桑小妹眼圈都红了,捂着嘴退了开去,却不敢哭。

黄芹陪笑道:“婆婆”这都是为了你好……”

“好个屁!你要真是为了我好,赶紧的立马给我生个孙儿出来呀?养只母鸡还能下蛋,养你这么个,能做啥?除了吃饭拉屎,你还能干啥?赶明儿老娘就让我儿休了你这丧门星!”

“我………”黄芹气得脸都白了,盯着桑娃子瞧”桑娃子却跟见了猫的老鼠死的躲在外面大堂里,低着头瞅地上,好象地上有什么稀罕物似的。

桑母一步步跟大象似的逼了过来,粗大的鼻孔拉风箱一般呼呲呼呲喷着粗重的鼻息,咬牙切齿冲着桑老爹吼道:“你个老东西”赶紧把钱和首饰还给我!”

桑老爹道:“孩他娘,不是我不给你,左公子说了……”

“少给我提那臭小子!老娘知道他是唬我的,哼!他想用这个办法,让我不跟他们家要聘礼,我呸!做梦!等我病彻底好了”小妹的聘礼七十贯一文不能少,他不给就甭想把小妹娶过门!”

“娘!”桑小妹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你怎么能出尔反尔呢?”

“闭嘴!你个赔钱货”你想让那小郎中听见了,用不给我治病来威胁我?我可告诉你”你是从老娘肠子里爬出来的货,老娘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拿你换点彩礼怎么了?有什么过意不去的了?左家又不是拿不出来,他们已经买下两间商铺,还有我们家茶肆,还有一百多亩田地,七十贯能拿不出来?卖掉田,再把茶肆还给我,不就够了吗?我可说明了,田我可不要,我要钱,响当当的现钱!而且,茶肆只能折抵二十贯,不,不,茶肆都旧了,最多十五贯,啊不,十三贯!最多折抵十三贯,他还得给我五十七贯!就可以接你过门了……!”

“娘!”喜卜妹嘶哑的声音道,“这闹饥荒的两个月,咱们一家人可是靠人家的粮食活过来的!”

“屁!那是我卖茶肆给他换来的!”

“茶肆只抵了四十贯,我们还欠人家三十贯,而且后来人家给我们吃的,一文钱都没收!”

“那是他卖高价!五斗米!以前才卖不到两贯钱,他就拿来换了我的茶肆。我那茶肆可是huā了三十五贯钱买的!他才huā了两贯!还要我写三十贯的欠条!我呸!贪财吸血不得好死的东西,他以为我会感激他?他这个吸人血的臭虫!我心里有杆秤!当时不说别以为我忘了,哼哼,老娘我记在心里的哩!哼!这笔帐咱们慢慢算!反正小妹扣在手里,老娘让他扁他就圆不起来!”

黄芹嘟哝道:“再怎么算,人家都救过咱们一家的命!”

“救命怎么了?救命就能不讲道理?救命就能纳妾不给钱?救命就能吸血能要高价能把你婆婆一辈子的血汗都榨干?我呸!来来!我们来算清楚了,他开始给了五斗米,后来两个月,每天八个馍馍,折算一斤二两……”

“每个馍一个二两重,应该是一斤六两!”黄芹嘟哝道,“又惦记着占人便宜……”

桑母恶狠狠扬起手一巴掌扇了过去,黄芹急忙躲开,这一巴掌打空了,桑母举着,可是妈大病初愈,只追出两步就气喘吁吁走不动了,指着黄芹道:“你这扫帚星,你等着,老娘病好了,录你的皮!”

桑老爹陪笑道:“孩她娘,你还是歇歇吧,左公子都说了,你要卧床休起……”

“不许给我提他!我这跟他算账呢!哼!他那馍没一个二两,一个最多一两五,算下来,我们吃了两个月,也就六斗米不得了了,加起来总共十一斗。一斗米按三百六十文算,也就四贯钱不到!我大方点,给他四贯钱,这总成了吧?再不行,我买十一斗米赔他!当然不是现在,等秋后粮价下来了,反正赔他米呗!然后他得把茶肆还给我,要娶小妹行了,再给七十贯,人就是他的,要不然,免谈!”

桑小妹苍白着脸听着,她知道,如此一来,左家绝对会非常讨厌自己一家人,那自己想嫁给左少阳,只能是梦一场了。颤抖着声音道:,“娘,你要把女儿往死里逼,你就等着收尸好了!”说罢,捂着脸冲上了楼。

“你听听”桑母指着桑老爹吼道,“你听听啊,你这死闺女说的什么?用死来逼我?嘿,我才不怕的!你有本事就去死,就算死了,我也不能便宜了小郎中一家!”

桑老爹低声道:“小妹她娘,你先消消气,说到底,人家也是帮了我们的……”

“你说什么?他们几咋,气我,你也来气我?钱呢?首饰呢?马上还我!快点,别让老娘翻脸……”

桑老爹长叹一声,摇了摇头,走进屋里,片刻,取了一个小匣子递给桑母:“喏,都在里面呢。”说罢,无力地坐在椅子上,想了想,又道:“,这茶肆已经抵给人家了,小妹的聘礼也签字画押说了不要了,你现在又要反悔,人家能干吗?”

桑母检查了箱子,果然钱和首饰都在,顿时眉开眼笑:“他会干的,我知道,文契在他们手里,我的病也还没好完,所以我自然不会跟他硬顶,我会跟他好好说的。只要小妹在我们手里,这行了,小郎中是个情种,一定舍不得小妹,他会按照我的要求,把茶肆还给我,欠他的钱一笔勾销,而且还巴巴的送上七十贯钱。等着瞧吧!”

三天后下午百时处。

瞿家老宅大堂上,摆着四桌酒席,坐满了前来庆贺的亲朋好友。主要是姐夫侯普一家、瞿老太爷一家、苗母一家、倪大夫一家、桑小妹一家、余掌柜一家,另外,还有薛郎中等医者同仁。

现在城里饥荒刚结束,粮价还是比较贵的,肉的价钱更贵,好在左家有大将军增送的鸡鸭鱼,又有上次藏在地害里的白菜、鸭蛋等,还有一位心灵手巧的厨艺高手白芷寒亲自掌厨,做了四桌精致的酒宴。

来的宾客多少都带了礼,但看门的当真是人进礼不进,说明了只是图个热闹,现在大家都很拮据,相对而言左家条件比较好。所以一份礼都没有收。这些人见左家真的说到做到,也就没坚持。

酒宴上,众人轮番给寿星左贵老爹敬酒,左贵老爹本来酒量还是不错的,但也架不住这么折腾,天还没黑,便醉倒了,草儿和粱氏把他搀扶回房休息。

老寿星醉倒走了,众人却还没喝尽心,便让左少阳代喝,特别是黄芹,劝得非常起劲。左少阳又是个豪爽人,喝酒都不用劝的,没多久,也喝得昏头转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