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24章 大寿酒宴醉成团

第324章 大寿酒宴醉成团

这些人都是托左家的关照,才度过了饥荒,也算是同生共死了,相互也开始敬酒,回忆着饥荒时的艰难,一把鼻涕一把泪哭着,喝着,说着。大堂里乱糟糟说的,都喝醉了。

余掌柜在儿子搀扶下,拄着一根拐杖,端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酒杯,满满地斟满了酒,来给左少阳敬酒。

他已经喝得舌头都大了:“老弟,要说这看病的郎中,老哥我是见得多了,可是,这个,像你这么年轻又,这个,这么有本事的,老哥我还是,这个,第一次见到,嘿嘿,我今天还能,这个站着跟你说话,走着出门溜大街,那可是,托了你的福,我这个,谁都不敬,也得,这个敬你!来,咱们,这个,干他妈的一大杯!”

左少阳也喝大了:“老哥,你说这话太这个见外了,要不是你那价值,连城的,那个阴沉木,给我做成了,骨针,我也没办法给你和乔姑娘,做手术,你们的腿,也好不了。所以,要感谢也得感谢你自己。”

“不对!”余掌柜脑袋摇得跟大号拨浪鼓似的:“我这个木头,那个这么多郎中,怎么都不会,用来治这个治腿的骨折呢?怎么就你会?哈,这就是本事!嘿!我逢人就说,这就是小郎中的本事!贵芝堂有个,有本事的小郎中!”

左少阳乐了:“多谢,余老伯为了放粮赈济灾民,搞得全家差点,饿死,这个才是真正令人敬佩!来,我敬余老伯一杯!——老伯是大杯,我也换个大杯来喝!”说着,叫草儿给自己换了一个拳头大的酒杯,也斟满了,两人哈哈大笑,都是一饮而尽。

余掌柜放下酒杯,伸手搂住左少阳的肩膀,低声道:“老弟,我问你一句话。”

“老哥请讲。”

“你这个,我听说了,瞿老太爷的外孙女,就是那个白姑娘,你的那个药童,你不娶她,这个,是不是想着别人?是不是想着那个乔老爷家的乔巧儿?”

“哪里,”左少阳苦笑,“说实话,我跟白姑娘不来电,啊不,这个,原先我们吵过架,说不拢,后来刚好一点,我又被困在那个什么鬼谷峰上了,回来没多长时间,所以,接触不多,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这样啊,那,那乔巧儿,我听说当时,就是许给你做媳妇的,你家负责养乔老爷他们,这个,活过饥荒,后来,怎么就走了,是你看不上她?”

说到这个话题,左少阳有些郁闷:“没有,也谈不上看得上看不上,跟白姑娘一样,才见了几面,相处没几天呢,我爹让我从他们中间选一个,可是,我还没琢磨出个味道来,人家就,就搬京城去了。”

“唉!可惜了了,说实话,这个,乔巧儿,倒是个不错的姑娘,不过,没关系,天底下好姑娘多了去了,赶明儿老哥我给你物色物色,一准错不了,不就是门当户对,书香门第嘛,又不是天上的,那个秃尾巴凤凰!没人见过?包在我身上!”

“别价!”左少阳连连摆手,“老哥,我这三个姑娘都没搞定,别再给我添乱了。”

“三个?”余掌柜斜着迷离的醉眼,东瞧细看,“哪三个?”

“瞿老爷家的白姑娘,苗家的苗佩兰,还有,茶肆桑家的桑小妹。”

“桑家小妹?”余掌柜手掌乱摆,身子踉跄了一下,他儿子忙搀扶住他摇晃的身子,酒劲上来了,余掌柜有些反胃,不停打嗝:“茶肆桑家?我老哥,这个,呃!劝你,还是不要的好,那,老太婆,呃!不是个东西,认钱,这个不认人的,呃!别看你们家救了他们一家,呃,我敢说,她不会,呃!感激你的!呃!这样的亲家,你要是结了,有的你头痛的时候!呃!……”

“没准备结亲,我就是,说好了,纳妾,把小妹纳过来,做我的小妾。”

“小妾?”余掌柜那一大杯酒当真有些挡不住了,脚下发飘,摇摇晃晃跟个不倒翁似的,“小妾还行,不过,她那老娘,呃!就是女儿做你的妾,呃,也会不时来找你打秋风的!呃!你可得,呃……”

余掌柜说着要往地下坐,他儿子忙扶着他道:“爹,你醉了,要不,咱们家走吧?”

“不!谁说我醉了?谁说的?我还没喝够呢!”

左少阳忙道:“老伯好酒量,怎么会醉呢,你大病初愈,不能久站,先坐一会,我让人给你泡杯茶解解酒,等一会咱们再喝。”

正说着话,后面传来蛤蟆一般的笑声:“呱呱呱,左公子,老身给你敬酒来了。”

左少阳不用回头就知道是桑母,当真是说曹艹,曹艹到。忙转身过来,便看见桑母、桑老爹和桑小妹三个,端着酒杯站在他身后,黄芹和桑娃子却不见了,四处张望,便看见黄芹正在跟白芷寒说话,而桑娃子,却在缠着赵三娘说着什么。

桑母道:“左公子,你们一家人救了我们一家的命,这个恩情,刚才我已经给左郎中说过了,感激不尽,一辈子都报答不完的,我们家小妹,能够给你做妾,也是她的福气,虽说还没过门,咱们也算是亲家了,来,老身一家人敬你一杯酒!”

桑小妹刚才给左贵老爹和梁氏他们敬酒,喝了几大杯,有些醉意,俏脸红红的,很是可爱。

左少阳举杯致意,冲着桑小妹微微一笑,举杯正要喝,桑母又拦住了:“左公子,不是老身给你倒苦水,我跟小妹她爹,成亲到现在,辛辛苦苦一辈子,攒下了一点钱,买了清香茶肆,可是,就这两个月的饥荒,就全成了你们左家的了,不仅茶肆成了你的了,还倒欠你三十贯钱,由不得只能拿闺女来抵债,把闺女卖个三十贯给你,这往后,我们老两口,可怎么活啊,呜呜呜……”

说着桑母便低声抽噎起来。

左少阳很是有些尴尬,怎么把自己说得跟白毛女里面的黄世仁似的。

桑小妹本来巧红的脸蛋,变得苍白了,轻咬着嘴唇低着头。

桑母哭哭啼啼说着:“左公子,你是不知道,我跟小妹她爹当年赚钱买这茶肆的辛苦,唉,那曰子可真不是人过的,她爹是累死累活撑船跑码头,我在家那是起早摸黑的给人缝缝补补,洗洗晒晒,大年三十,我还在河边洗一大堆衣服,冻得手的要断了,还咬牙洗,不然就没钱过年……”

桑母一把鼻涕一把泪,拉着左少阳端着酒杯的手,不停诉说着他们当年赚钱买茶肆的辛苦,左少阳很想走开不听,可是桑母的嘴就跟竹筒倒豆子似的,不停往外蹦,左少阳连插话的时间都没有。

那边说得热闹,这边黄芹也正跟白芷寒说得热闹。

黄芹端着一杯酒,拉着白芷寒不停说话:“白大哥,我们都认识两个多月了,你怎么每次见到我,都是冷冰冰的,你就不能有个笑模样吗?”

根据左少阳的要求,白芷寒一直是穿的男装,作药童打扮,轻轻挣脱她的手,冷声道:“嫂子,你喝醉了。”

“别叫我嫂子!叫我芹妹子,咯咯咯,我当你芹妹子,好不好?”

白芷寒没理她,转身望着左少阳那边,左少阳此刻正被桑母拉着,不停地说着什么话。

黄芹顺着白芷寒的视线望了过去,发现她在看左少阳,便咯咯笑道:“放心,你们少爷没事,他是喝多了,但没醉,用不着你服侍的。来来,白大哥,咱两喝一杯!”

拿过酒盅,到了两杯酒,一杯递给白芷寒,一杯自己端着:“白大哥,芹妹敬你一杯,先干为敬!”端起来,一仰脖就喝干了。亮了空杯,望着白芷寒。

白芷寒先前敬酒,自己也喝了不少,她酒量不行,本就有些醉了,又不经劝,便仰脖也喝了。

黄芹乐了,又喜滋滋斟了两杯,拉着白芷寒的手道:“白大哥,你长得可真俊,只可惜啊,芹妹子我成亲了,有了男人了,虽然这男人不是个男人,可是,到底是有了男人的人了,要不是这样,我,我黄芹一定央媒到你们家求亲去!”

白芷寒没理她,只是歪头望着左少阳那边。

左少阳的耳朵都要起老茧了。

他听着桑母翻来覆去说这赚钱买茶肆的辛苦经历,心中很清楚她为什么要这么说,她想把那茶肆要回去,想起刚才余掌柜的话,先前桑母已经发过毒誓再也不关心钱,可是,现在虽说不直接说钱,却所有的话都绕着这个“钱”字打转,心中说不出的厌恶,可是被她攥着手没办法离开。

正在无可奈何之时,就听哎哟一声,一个女子倒退着正好撞在桑母的肩膀上,那女子端着的一碗酒全洒了桑母半个身。正是左家原来的房东赵三娘!

“哎呀!怎么回事啊?”桑母扭转身,冲着赵三娘道:“喝醉了呀你?”一边赶紧用手划拉着身上的酒水。

“是啊,不好意思。”赵三娘趁着桑母松手的片刻,一把抓住左少阳的胳膊,拉着他往大堂外就走。

“喂喂!左公子,老身的话还没说完呢!”

赵三娘咯咯笑道:“你老说半天了,我还想给大郎敬酒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