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39章 当官的好坏

第339章 当官的好坏

左少阳忍不住咧着嘴笑了,想不到穿越来到古代,参加由数十位各县‘精’选出来的医者参加的州试,只取两名,居然能通过,心中还是很是得意。不过,自己以超越唐代一千年的医学知识,才考了个第二,想想又觉得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他又抬头看去,想瞧瞧超过自己的第一名到底是何方神圣。只见第一名叫“康玄胡”

左少阳‘摸’着下巴,自言自语道:“康玄胡?这小子凭什么比我强*……”

旁边一位黑须中年男子一听这话,侧脸过来,好生瞧了左少阳一眼,捋了捋胡须,拱手道:“兄弟便是这第二名伍舒么?”

左少阳忙摆手笑道:“不不,我就是随便看看*……”

“是吗?”那中年人鼻孔里哼了一声,道:“兄弟刚才的话,在下听得真真的,实不相瞒,在下便是位列医术科第一的康玄胡。伍兄弟若想讨教,可到隆州青囊医馆找在下切磋便是,不用在这里发狠。”

说罢,康玄胡袍袖一拂,扬长而去。

左少阳很是有些尴尬,白芷寒望着他背影,哼了一声:“有什么了不起,瞧他那样,指不定在后面使了什么手脚呢。”

左少阳摆摆手:“算了,咱们说话不小心,先得罪了人家,怨不得人家生气。走吧!”

左少阳对那些之乎者的屡第者不感兴趣,也懒得过上看那些悲喜‘交’加的场景,带着白芷寒返回客栈。

路上,白芷寒低声道:“少爷,你这么本事,明年也去参加科考,谋个一官半职的吧*……”

左少阳站住了”冷眼瞧着她:“如果我不去呢?”

白芷寒也站住了:“你有这本事,为何不去?”

“我是说我如果不去参加科举考试,你会如何?”

白芷寒见他说话冷冰冰的,便也淡淡答道:“我能如何”我只是可惜了你一身所学。”

“哼,你是不是觉得,我没有一官半职,就配不上你这六品京官的孙‘女’?”左少阳冷冷地瞧着她。

白芷寒丝毫没有回避他凌厉的目光:“夫贵妻荣,任何‘女’人都希望自己的男人出人头地,我只是一个建议”听不听由你,娶不娶我也由你,我一个奴婢,能有什么选择?”

“你要是有选择呢?”

“我还会选你,就因为你的才华!”白芷寒认真地答道。

左少阳定定地瞧着她,她也眼都不眨地瞧着他。就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引得好奇的路人不时侧目。

左少阳走过去,低声道:“对不起,芷儿,我刚才‘乱’发脾气。”

白芷寒勉力一笑:“我不该劝你这些*……”

“你应该!你说的没错,夫贵妻荣,这是每一个‘女’人做梦都希望的,只因为‘女’人不能从政,不能当官,只能把所有的梦想都寄托在丈夫身上,你是一番好意。我却‘乱’发脾气”是我不好*……”

白芷寒笑了,这一次是由衷的笑了,因为左少阳理解了她的心,歪着头瞧着他:“那你明年去不去参加科举考试呢?”

左少阳摇摇头,柔声道:“芷儿”很抱歉,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学医是为了治病救人,而不是当官。因为我不想当官*……”

“为什么?”白芷寒觉得,这世上还有人不想当官,真是太稀奇了。

“当官有什么好?我先问你*……”左少阳一边慢慢往前走一边笑着问道。

“当官的好处啊?”白芷寒还真没仔细想过这样具体的问题,“首先是光宗耀祖喽!家族里有个当官的”全族人都感到荣耀啊。”

“一句话,可以满足虚荣心!还有什么好处?”

“有钱啦,官越大”钱越多。

“我治病救人卖‘药’也能赚钱””又压低了声音道:“包括替人捉笔”也能挣钱。”

“那,当官别人都崇敬你呀*……”

“要让老百姓真心崇敬你,你得为百姓做事才行。否则,百姓的口水可是会淹死人的!”

白芷寒扑哧一声笑了:“这倒也是,那,当官可以鸣锣开道,威风八面啊。”

“见到上司呢?奴颜媚骨,点头哈腰?”

白芷寒歪着头瞧着他:“那你说,当官有什么不好?”

“我没说当官不好,我是说当官很累很烦很辛苦。特别是小官,官越小,越是如此*……”

白芷寒皱眉道:“是吗?”

“当然了,当官跟行医不一样,行医你能治病别人就认可你是神医,当官呢?得看为官之道,得看会不会当官,当官的本事如何,得由上级来定,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不行就不行,行也不行*……”

白芷寒扑哧一声笑了:“哪来的这些怪话!”

“我父亲是个小官,大半辈子在官场‘摸’爬滚打,喝醉的时候,经常给我们唠叨这些一一一一一……

白芷寒奇道:“你父亲是个小官?咱家老爷不是个郎中吗?”

左少阳刚才想也不想顺口说出来的,那是穿越之前的父亲,一听这话,赶紧圆谎:“我没说清楚,我是说我爷爷是小官,是个八品官,他喝醉酒唠叨给我爹听,我爹喝醉了又唠叨给我听,所以知道了*……”

“哦,那老太爷都说当官的有什么不好的了?”

“老太爷说,当官有本事的,不仅累死,还会被人妒忌打压,如果正直一点,想为民做主干点实事,就更麻烦了,不知哪里就得罪权贵,结果什么时候被整死都不知道。如果没本事又不想溜须拍马请客送礼,想明哲保身但求无过‘混’日子,你不能为上司办事,而上司又得不到你的好处,上司凭什么让你‘混’日子?便会义正词严指责你碌碌无为无所事事,那你倒霉日子便接踵而来了。”

白芷寒点点头:“说的也是,正直的官很多没有好下场的。商朝以死谏君的忠臣比干,被纣王挖了心肝。西汉清官颖川郡太守赵广汉,为百姓做事得罪权贵最后被腰斩。不过,还是有很多正直的清官得了善终的。”

“这些正直的官,大多是正直的同时又八面玲珑,擅于处理各种关系,协调处理各种矛眉,化解来自敌方的攻击诋毁,结同盟,排除异己,找靠山,大树底下好乘凉。这些都是为官之道。

所以,要当官,不管你有没有本事,都得奴颜媚骨溜须拍马,请客送礼提着猪头到处烧香叩头。而且还要笑里藏刀心狠手辣,当的官员大,就越需要这种本事!否则,就是自寻死路,成为人家踩在脚底往上攀登的垫脚石!”

白芷寒笑了,笑得有些勉强:“瞧你说得这么吓人,好象你已经在官场‘摸’爬滚打几十年出来似的。”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秀才不出‘门’全知天下事*……”

白芷寒轻轻道:“我见过那么多当官的,人家怎么当得有滋有味的,也没见如何刀光剑影呀。”

“那是表面,当官的表面上当然要一团和气,底下却是暗流涌动暗藏杀机的!你要不被人杀,就得杀人,或者跟他同流合污当同党,听他使唤,让他肆意践踏……!”

白芷寒叹了口气:“唉,说不过你!、咱们到了*……”

左少阳迈步走进客栈院‘门’,摇头晃脑道:“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白芷寒站住了,幽幽道:“听你出口成章,如此诗才,就算去考明经、进士甚至秀才科,也未必不能及第!”

左少阳哈哈大笑:“算了,我还走过那“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逍遥日子吧*……”

李白这两句名句白芷寒自然没听过,不禁又呆了,眼见左少阳迈步进了客栈,便轻叹了口气,跟着走了进去。

客栈掌柜的见他们进来,急忙从柜台出来迎上来拱手道:“左公子回来了,伍家‘药’铺的老掌柜和少掌柜在楼上‘花’厅等您呢*……”

这两人肯定已经得了科举的消息赶来了,左少阳带着白芷寒上楼来到二楼上房,楼梯口的候客‘花’厅里坐着两人,正是伍氏父子。

见他们上来,二人急忙起身相迎,满脸喜‘色’却不说话,自然是外面说着不方便。左少阳将他父子让到自己客房屋里,让白芷寒关上‘门’。伍家父子两都是一拱到地,伍掌柜道:“多谢左公子,犬子高中医举第二名!”

左少阳笑道:,“我已经知道了,刚才去看了回来。第一名好象叫什么康玄胡。”

伍掌柜道:“这康玄胡是隆州岐黄世家,也是屡试多年,今年才中,其实,他本不该是第一,而应该是第二的,犬子才是第一,一当然,是左公子您帮忙才拿到第一的。”

左少阳奇道:“这是怎么回事?”

伍掌柜压低了声音道:“我昨夜探听到的消息,说本来是列犬子第一的,无奈公子答卷的书法……,这个“……,有些不入主考官的眼,说什么这样的试卷要是列为头名的话,也太不成体统,所以才改成了第二名*……”

左少阳笑道:“这没办法,我刚开始就说了,我的书法很烂,根本拿不出手,就算苦练了五天,也还是不行的*……”

伍舒陪笑道:“书法乃是旁支,关键是这医术,我爹探听得知,几位考官品卷,对左兄的应答策对是赞不绝口,卷面多处圈阅题注“好”、,妙极,、,‘精’辟,、,新颖,等等。若不是这书法,州试头名是稳拿的,那康玄胡得靠边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