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40章 进京捉笔

第340章 进京捉笔

因为试卷题目很多都是对考察的几部经典医书中某些论断或者词句的点评分析。左少阳的分析都是后世医家的精辟论断,自然是妙笔生花的了。

左少阳笑道:“你们也就是要一个功名,现在已经是医科举人,我也算交差了。——对了,田少爷如何?”

“中秀才科头名!”

“哇!想不到这小子如此厉害!”

“是啊,全托你的福,他们一家子人都说,若不是你帮他治好了病,只怕要名落深山的。”

“嘿嘿,言重了,我也就是治病罢了,考贡举,还得靠他自己,否则,那么多人手脚齐备,如何考不上呢?”

“那是那是。”伍掌柜父子都笑了,“田家说了,家里庆贺人太多,抽不出空,等忙过了,再来登门拜谢。”

“不客气的。”

伍掌柜:“我们这次来,也是登门拜谢来了。”朝儿子伍舒使了个眼色。伍舒忙费力地将一口箱子抬起来放在桌上。伍掌柜陪笑道:“这是给左公子的酬谢,请过目。”

左少阳笑了笑:“不用了,难道你们还会差我的钱不成?”

“不不,左兄还是亲自当面点一下的好。”伍舒笑呵呵道,还朝匣子努了努嘴,让他打开看。

“搞什么鬼。”左少阳笑道,“难不成你们还多给我了?”

他伸手吧嗒一声打开铜扣,将盖子掀开,顿时呆了,只见满满一箱子的铜钱,估计有二三十贯。迷惑地瞧着伍舒父子:“这是什么意思?不会太高兴了多给我这么多吧?”

伍掌柜微笑道:“这里面总共有三十贯钱,其中十贯,是商量好的事成之后的酬谢。另外二十贯,是定金。”

“定金?”

“是的,”伍掌柜跟伍舒父子相视一笑,伍掌柜道:“老朽想请公子再替犬子参加明年春天的大考春闱吏部试。”

唐朝科举,州县两级考试通过之后,便成为举人,乡贡入京,参加全国姓的科举考试,这叫会试。由皇帝亲自主持的叫殿试。如果能高中头名,便是熟知的状元郎了。

医举考试跟秀才、明经和进士三个最重要的科举考试一样,也是经历这三个层次的考试。最终头名也叫状元,只不过,医举状元跟秀才、进士、明经三科的状元含金量是根本没办法比的,但好歹也是一场功名。

左少阳很是有些惊讶:“让我进京替考?”

“是啊。”伍掌柜恨不得把一张老脸的每一道皱纹都变成一张献媚的笑脸,以换取左少阳的点头:“公子替小儿进京赶考,所有费用全部由我们出,这二十贯是公子的辛苦费,就算名落深山,也无不用退一文钱。仍归公子。若是春闱及第,另酬谢一百贯!若是能位列前十,侧酬谢两百贯,若能位列第三,则酬谢三百贯!若能位列第二,重谢四百贯。”

说到这,伍掌柜深吸一口气,眼睛亮闪闪仿佛要冒烟了一般:“公子若能帮犬子一举夺魁,名列状元,嘿嘿,老朽愿意重谢公子五百贯!决不食言!”

五百贯,也就是人民币二百五十万元。虽然是个二百五,但还是让左少阳心头猛地跳了一下,这在唐初可不是个小数目,可以算得上小康之家了。

唐初时期,医举会试及第之后,最高可以授予太医监等从八品医官,级别还是比较高的,所以很多儒生不能诗赋取士及第,转而从医举谋取仕途,医举的竞争也是异常的激烈。

这一次左少阳牛刀小试,甚至没有复习,就一举拿下头名,虽然因为书法太臭,屈居第二,这已经让伍家疯狂了,瞬间看到了一条直接通向学医最高峰的灿烂大道。所以不惜重金再次请求左少阳捉笔代刀。

左少阳经历了家庭的清贫,对钱财的重要姓比以前有了更深的认识。一切能合法赚钱而又没有太大风险的事情,他都不愿意放弃。更何况能一举赚个二百五,被发现也不过是终生禁赛,不能参加科举考试而已,这生意还是做的的。

左少阳是不想当官的,不想卑躬屈膝奴颜媚骨进入仕途,特别是不愿意进皇宫当伺候皇上的太医,虽然后宫娘娘如何如何让人想入非非,但脑袋还是第一重要的,所以,他打定了主意绝对不去当医官,更不想去皇宫摸老虎屁股。

伴君如伴虎,他学中国医学史知道,多少名医被皇帝所杀,最有名的莫过于神医华佗,只因为说了要给曹艹这个当时的无冕之王做开颅手术,这本来是一番好意,却被砍了头。自己可不想当华佗第二。所以,这科举是不想参加的,也不想卑躬屈膝看人脸色,既然自己不想参加科举,那就替人捉刀赚钱,倒也不失为一条生财之路。

左少阳想了想,道:“我只管考试,别的不用管?”

“当然!别的不用公子艹心。”

“什么时候去?”

“明年正月。”

“去多久?”

“加上路途,大概二十天左右。”

二十天就算考不上,也能赚保底二十贯,一天一贯,在家里行医可赚不到。如果能考中,还能赚一百贯,小发一笔,要是能种状元,可以赚五百贯,那可就是大发一笔了。这生意还是划得来的。左少阳正要答应,听的白芷寒轻轻咳嗽了几声,便转头望去,只见白芷寒朝他眨了眨眼,朝外间屋努努嘴。

左少阳知道她有话要说,想必是与科举有关的,有心不听,但又有些不忍心,便起身拱手道:“两位稍候,我……,我有些内急,片刻即回。”

伍家父子忙答应了。

左少阳出到门外,白芷寒也跟了出去。两人走过走廊,来到候客厅里,这里没人。左少阳道:“你跟我使眼色做什么?让我别答应?”

“是啊。”白芷寒扭头看了看外面,低声道:“万一替考被发现,那可是终身不能参加科举考试了!”

“那又怎么样?我本来就不想参加。”

“现在是不想,如果将来情况有了变化,少爷又想了呢?”

“不会的。”

“万一呢!比如出现什么变故,让你必须当官才能解决的变故,又或者你想法发生了变化,觉得当官好呢?再说了,医举会试及第是当医官,又不是县令县尉,医官除了百姓治病,还要传授医术,组织地方医术教育。这些都是造福百姓的事情,就算少爷不愿意进宫,可以在地方做这些为民造福的好事啊。”

“你不用说了,”左少阳皱眉道,“凡是当官,我都不想做,不管是管理地方的行政官员,还是治病教学的医官,我都没兴趣。所以,科举我是不会参加的。”

左少阳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又站住了,他虽然没有回头,也能猜得出后面白芷寒脸上的表情一定很让人心疼,不禁又有些不忍心,便补了一句:“再说了,这件事做的隐蔽一点,应该不会别发现的!”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进京会试盘查可比州里州试要严格得多。伍家一个州里的药商,只怕还没有那通天本事能买通京城监考官啊。万一将来露馅了怎么办?”

“没事,我问过了,就算京城会试,替人代考被发现,也只是终身禁考罢了。我虽然不想当官,但科举考试还是很有意思的,我到有兴趣去见识见识,而且我没去过京城,正好有人埋单旅游,逛逛京城也好。替他们考试,不仅能赚钱,还能长见识增阅历,挺好!”

说着,左少阳背着手踱回了房间。白芷寒望着他的背影,丹凤眼中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无奈和哀怨。

左少阳回到屋里跟伍家父子一说,答应替考,伍家父子高兴极了,连声称谢。

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左少阳的书法,会试都是全国精英,如果因为书法太臭而名落深山,那可太冤枉了,好在现在距离进京会试还有半年时间,所以双方商定,伍舒这段时间用各种书体誊抄医书作为左少阳练字的字帖,即曰开始,左少阳按照伍舒的字苦练书法。

鉴于这要耽误左少阳行医赚钱,所以伍家主动提出,另加三十贯作为损失赔偿金。弥补这半年因为练字而耽误行医的损失。

这样下来,就算左少阳替考落榜,也能赚总共五十贯钱,左少阳本来就想好好练练毛笔字,现在练字还有钱赚,还真是不错的。

几天后,田家果然也来登门拜谢,又送了五贯钱给左少阳作为酬谢。左少阳见自己的治疗帮助一个学子实现了梦想,心中很是高兴。

——————————这又热又闷的将近两个月时间里,合州清香茶肆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因为已经进入了仲夏,天气火辣辣的热,都想到河边茶肆吹吹河风凉快凉快。

合州城外的稻田的青草长得差不多跟稻苗一样高了,分不清哪里是稻子那些是青草。所有的人都唉声叹气,说可惜了这么多种子,撒下去,只能是收不回来了。

桑小妹卯足了劲忙着茶肆的生意,她定做的茶盏得到了茶客们的一致赞叹,就冲这一点,新增加了不少茶客。收入也天天见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