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小郎

第341章 分田分地真忙

第341章 分田分地真忙

桑小妹按照左少阳的设计,请木匠李大壮修建了后院暖阁,墙壁门窗都是可以很方便地拆卸的,既不影响纳凉,将来冬天装上又可以保暖。

祝药柜和几个老茶客依旧是天天来,桑小妹大着胆子悄悄跟祝药柜打听左少阳的事。祝药柜告诉她,说药行分号一直把左少阳的消息传回来,得知左少阳给那个老财主的公子剖开手臂重新接骨,还把经络给接上了,说只要按照他的要求做,两个月之后,保证能恢复如初,提笔写字绝对没问题。那老财主很高兴,把他和白芷寒待如上宾。

另外,隆州的几个中风病人正在吃左少阳开的药,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好转,口口相传,加上恒昌药行分号和那老财主的推荐,现在整天都有人找左少阳看病,一天到晚忙着呢。

桑小妹听了,得知心上人事业蒸蒸日上,心里跟灌了蜜似的。

这一个多月,桑母、桑老爹和桑娃子都是帮忙忙的团团转,唯独黄芹,身子骨觉得越来越懒,总提不起劲来,而且总喜欢一个人发呆,叫她总是被吓一跳。

——————————————————

黄芹这边心神不宁,左少阳那边也不得安生。

从左少阳答应替考之后,白芷寒对他就一直不冷不热的。若左少阳不主动说话,白芷寒绝对不主动说一句,左少阳跟他亲热,她也跟木头一样任由他自己折腾,把个左少阳气得鼻子歪。

到底左少阳忍耐不住了,这天,把她按在**,揪着她粉嫩嫩滑的脸蛋问道:“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这么对我?”

白芷寒淡淡道:“我只是奴婢,我只做奴婢该做的事情,我一个奴婢,不敢对少爷怎么样。”

“你,你别张口闭口奴婢的好不好?以后你要当我的妻子的,就不是奴婢了。”

白芷寒寂寥地淡淡一笑,没说话。

左少阳亲了她一下:“怎么?不乐意当我的妻子?”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自然是真话”

白芷寒美丽的丹凤眼定定地瞧着他:“以前我不了解你,曾经因为误会而讨厌你,后来我了解你了,知道你博学多才,医术高明,待人宽厚,特别是很有诗才,我就很仰慕你,嫁给一个有才情而又心地善良仁厚,对我很好的人,是我的梦想,那时候我真的很渴望能成为你的妻子,可是现在,如果我可以选择,我不愿成为你的妻子”

左少阳愣了,慢慢放开了她,坐在床沿边,闷声问:“为什么?因为我不想参加科举?”

白芷寒翻身跪趴起来,侧着身坐在他身边:“不是,人各有志,少爷不愿走上勾心斗角的仕途,奴婢虽觉可惜了少爷的才情,但也很佩服少爷淡漠名利的心志。不会为此有什么别的想法。”

“那你是为了什么?”

“因为少爷见利忘义,你在痛恨庸医的同时却在塑造一个庸医”

白芷寒声音很平淡,听在左少阳耳中,却如滚雷轰顶,他涨红着脸扭头瞪眼瞧着她。

白芷寒丝毫没有退避,迎着他的目光道:“少爷,你心地善良,乐于助人,这是非常难得的优秀品质,特别是对一个医者,更是如此,但是,这种乐于助人,不该用在旁门左道上,乐于助人是仁义,而不是用来换取钱财的工具庸医杀人,这是你经常感叹的,可是现在,你却为了钱,而帮着塑造一个庸医”

“你是说我替伍舒进京参加贡举的事情?——他已经发誓了不当医官,只是想要一个功名。”

“很多事情是身不由己的人心不足蛇吞象他没通过州试当举人的时候,只想成为举人,而现在你帮他成为举人了,他又想会试及第当状元,等到你帮他及第当上状元,他便会想当医官了。”

“不见得人人都想当官”

“少爷,你淡泊名利,对仕途不感兴趣,不等于别人也有这份心态很多人痴迷官途的,甚至可以不惜牺牲一切”

左少阳心头一震,想起酒桌上最初商谈替考之事的时候,伍舒听说自己不想当官,无意仕途之后,他一脸兴奋,还说了他痴迷仕途,令人汗颜,莫非真象白芷寒说的那样,伍舒有心将来当医官,说假话欺骗了自己?

唐朝的医官不仅可以直接诊病,而且还有职责带医疗队到各处巡医,一部分医官要参与医学典籍的编撰修订,一些医官要在太医署教授医学,都是与百姓生命健康息息相关的事情,可是开不得玩笑的。

想到这,左少阳两手撑膝,呆呆地望着地板不吭气。

白芷寒见左少阳这样子,知道说进他心里了,便从后面搂住他,贴在他后背上,轻声道:“少爷,咱们家现在有房有地,也算小康之家了,不缺这笔钱用,这笔钱虽说数额巨大,但换取的,是你的良心,一旦伍舒当了医官,而又有病患因此而病情耽误甚至不治身亡。咱们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左少阳勉强一笑,兀自无力地强辩道:“他医术很烂,就算他痴迷仕途,改变主意当了医官,也不会冒险给人看病的吧?”

白芷寒将他扳了过来,望着他,柔声道:“少爷,就算这只是一种可能,就算这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可是,一旦他当上医官,咱们就得用一辈子去为这一点可能而揪心,你不是说过吗‘安能摧眉折腰,使我不得开心颜’,你为了能‘开心颜’,连考科举当官去摧眉折腰事权贵这种事都不屑做,又为何会为了区区几百贯钱而摧眉折腰呢?将来伍舒当了医官,你还能‘开心颜’吗?”

左少阳怔住了,良久,缓缓点头:“你说的有理,是我考虑不周,我只想着反正我不参加科举,替他考试于我没有什么大的干系,帮了他考试又能赚一笔大钱,所以才答应了,没有过多考虑他一旦不守信用,及第之后想当官而又当上医官的后果。——谢谢你提醒我,芷儿。”

白芷寒俊俏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现在改还来得及。”

“嗯我这就去把钱退给他们,不替他考试了。”

白芷寒大喜,搂住他的脖颈吻了他一下:“少爷真好”

左少爷笑了笑:“我这样做了,你还愿意嫁给我吗?”

“当然愿意”白芷寒甜甜地笑着,搂着他深深一吻,“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能嫁给少爷这个大才子大神医大善人,是我一生最幸福事”

左少阳轻轻刮了她高挺的鼻子一下:“调皮”

左少阳当即带着白芷寒,拿着那预先收取的五十贯钱,来到伍家。放下钱,告诉伍氏父子,自己不愿意替伍舒进京参加医举考试了。

伍家非常失望,以为左少阳嫌钱少,又往上涨价,左少阳直截了当说了不愿意帮他成为庸医。如果他真想当医官,那就踏踏实实学医,这一点他倒可以帮忙。

伍舒自然是不愿意埋下头来学医的,见左少阳意志坚决,只好作罢,想法另外找枪手替考了。

办成了这件事,左少阳心情大好,白芷寒见左少阳能听得进自己的逆耳忠言,也很欣慰,对他也加倍柔情。

————————————————

合州。

桑小妹一家人这些天遇到了高兴的事。只是,这件事并不是桑家所有的人都高兴。

这天一大早,城里就进来了很多人,拖儿带女的,推着车拉着牛的,扛着包裹挑着担子的,大街小巷的都是人。

桑小妹和黄芹去挑水,见此情景很是惊诧,拦住一个问了,才知道是外省来的,也不是逃难的,而是朝廷让他搬迁到这边来的,说是这边田多人少,来这边种田的。现在去衙门登记分田呢。

二女惊喜交加,回到茶肆说了这件事,一家人都是又惊又喜,关了茶肆往衙门跑。一路上,看见街上很多人,都兴奋地往衙门跑,看看自己能不能分田。

衙门前已经人山人海,大多是拖儿带女的外乡人人,一个个脸上又是高兴又是紧张,手里拿着路卡汇集在衙门口。左少阳的姐夫侯普等书吏长桌子摆了一长溜,负责登记。

她们问了几个登记好出来的人,竟然是原先在合州打仗的官军。问了之后也说不太清楚,说衙门前的照壁上有告示。桑娃子认识字,便挤进去看了,回来兴奋地告诉了他们告示的内容。

原来,朝廷已经在全国实施一种叫“均田制”的分田制度,按男丁分,有两种田地,一种叫口分田,原则上不能买卖,死后要归还朝廷;另一种叫永业田,可以传给子孙。合州是山区,田地并不多,但是由于战乱饥荒死了上万人,田多地少矛盾突出,所以朝廷组织地少人多的州县的百姓五万余人,举家迁徙到合州分田。同时,将原先在合州作战的一万余名官军也安排到合州屯田。使得合州人口比战前翻了一倍多

根据迁徙人口和固有人口,合州均田按每丁六十亩授田,其中四十亩是口分田,只能种,没有所有权,不能买卖,也不能继承,授田男丁死后,由朝廷收回。二十亩是永业田,可以传给子孙,但不能买卖。